• 第七十三章 碧萝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14本章字数:3079字

    风澈将白老头拉扯住,准备教说一番,却听得一阵清脆的声音。

    “行了别闹了,我饿了,香茶,你随几位一同去准备晚饭吧。”

    香茶忽然被点名,被吓得一个激灵,听清旨意后,立刻应了声,转身出去,风澈与白老头见状也立刻尾随而去。

    墨煊瞥了沈画一眼,语气淡淡。

    “夫人这还没过门便晓得维护他们了?”

    沈画被墨煊的语气揶揄闹了个大红脸,她美眸轻瞪。

    “是你吓着他们了。”

    墨煊挑眉,自己以前可都是这么对待他们的,吓着了?那些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可不会这么弱,只是这个未过门的小娇妻太心软了而已,墨煊上前揽着她的肩膀,将大半个身子的重量全部压在她身上,声音听起来甚是虚弱。

    “夫人,为夫肩膀处疼。”

    沈画一听,连忙转身,将他的衣裳扯开,露出被包扎好的肩膀,这里中了箭伤,莫不是扯到裂开了?

    墨煊眼底含笑,看着沈画一脸焦急的模样,她心软的毛病他又怎能放过呢?

    沈画检查了半天不见有何异样,正想询问他还有没有其他反应,一抬眸便落入一双含笑的眸子里,沈画这才反应过来,这厮是骗她的!

    沈画恨恨的咬牙,手指重重的在伤口上戳了下,墨煊脸色一变,痛苦之色言露于表,沈画心中解气,墨煊待痛意过去,嘴角扯出笑。

    “夫人真是好狠的心。”

    沈画瞥他一眼,将他的衣裳穿好,语气霸道。

    “吃饭去。”

    墨煊低低的笑,跟着沈画的身后踏出屋子。

    天色已经完全晚了下来,沈画这才仔细的打量住着的院子,是个标准的四合院不错,小小的院子里种满了梅花,正是墨煊所喜爱的白梅,沈画不由得看了墨煊一眼,心中暗暗嘀咕。这厮从哪儿找来这处这么秀丽的地方。

    晚饭时沈画才知晓答案,她看着一身朴素衣裳的女子跑前跑后,将菜肴不断的端上桌子,摆得满满的,那女子虽然着粗布衣裳,但是面容却生的俏丽的很。

    白净的皮肤,大大的杏眼,小巧的鼻尖下一张待人摘采的小嘴,沈画说不上来是什么感受,只觉得心中闷闷的,像被人用一块布蒙住了呼吸道,有些喘不上气。

    那女子忙活了半天,终于将菜肴全部上齐,沈画的眼睛一直随着她移动欧诺个,她停下来时,沈画觉得似乎能嗅到与墨煊身上如出一辙的冷梅香。沈画眸子一眯,脸色不太好看。

    “大人,快些用饭吧,冷了味儿就不鲜了。”

    那女子仿若视沈画如不存在,径直踏过她的身边,将一碗白米饭端到墨煊的面前,墨煊看了一眼脸色不善的沈画,眼底含笑,接过米饭淡然的吃着。

    女子坐在墨煊的右侧,沈画坐在左侧,一桌子的气氛很是诡异,沈画戳着碗里的饭,有些食不下咽,墨煊倒是很自在的模样,他一边吃着菜,身边的女子不停的给他夹菜。

    沈画正在气头上,如若她仔细的观察便会发现,女子给墨煊夹得菜他一口没动。

    一顿饭下来,沈画几乎没有吃什么,墨煊放下碗筷,女子面上欣喜,语气急切的问。

    “大人,碧罗的手艺有没有长进?”

    墨煊淡淡应了声。碧罗喜出望外,她盼了许久才将墨煊盼来,这个机会她一定不会再放过,碧罗看了一眼墨煊旁边的沈画,语气淡淡。

    “大人,这位姑娘是谁啊?”

    墨煊的神色变了变,还未待他出声,一旁的沈画便淡淡开口。

    “风侍卫没有告诉你么,我是你们的夫人。”

    碧罗脸色大变,她的笑容僵硬在脸上,她看向一旁的墨煊,墨煊接着沈画的话道。

    “夫人好像没什么胃口,为夫带你去别处看看,有没有些喜爱的小吃。”

    沈画满意的点了点头,暗道这厮还是懂的配合的,殊不知墨煊的眸子里笑意已经溢出。

    两人将要踏出屋子的时候,墨煊回过头,碧罗喜出望外,她期待着看着墨煊,墨煊思索半晌,似乎在组织语言,半晌他道。

    “本国师记得你家隔壁的小哥向你提亲好多次了,改日本国师亲自替你们将婚事办了吧。”

    沈画看着墨煊,有些惊讶,她震惊于他的雷厉风行丝毫不拖泥带水,不得不承认,沈画心中还是有些欣喜的。

    碧罗面如死灰,她低低的应了声。

    “是。”

    墨煊听到回答,拉着沈画出了门。

    碧罗死死地看着沈画的背影,眸子里满是恨意,她等了这么久,竟然等到他将自己许配给他人,碧罗的命是墨煊救下来的,因此可以说她的一切都是墨煊能支配的,墨煊的话,她不得不听。

    哼,夫人?大人的夫人岂是她想做就做的,她碧罗定不会就此罢休!

    沈画与墨煊走在这座小村子里,小村并不富裕,但酒家还是有的,沈画远远的看到一处酒楼,她眼底一亮,快步走过去。

    墨煊紧随其后,看着沈画雀跃的背影,嘴角轻挑。

    沈画进了酒楼点了些菜肴便寻了处地方坐了下来,墨煊坐在她的对面,沈画感受他灼灼的目光,语气不善。

    “盯着我做什么?”

    墨煊轻声道。

    “夫人吃醋的模样着实可爱。”

    沈画脸一红,不自在的别过头,半晌想到什么又转过头来。

    “你做的这么绝,就不怕她由爱生恨?”

    沈画的话中还是有些酸的,墨煊笑意渐深,他依然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恨也好,爱也罢,又与我何干?”

    沈画听着墨煊的话,心中一跳,墨煊本就是冷情至极的人,她都险险忘了。

    墨煊见沈画神色有些低落,不由得脱口而出。

    “但若是伤害到你,我定会斩草除根。”

    墨煊的耳根处有些红,幸好灯光暗,也不能看的真切,沈画眨了眨眼,半晌才反应过来他这句告白,心中一甜,她正欲说些什么,小二便端着菜肴过来,墨煊的眸子忽的一变。

    他将沈画快速的拉过,沈画只看到一道银光闪过,接着墨煊带着她又是一阵天旋地转,接着便听到一阵刀剑相碰的声音,待到沈画站定时,那小二已经倒在地上。

    沈画惊魂未定,她不解的看着躺在血泊中的店小二,她招惹了些什么人,怎的各个都想置她于死地?

    墨煊低声道。

    “此地不宜久留。”

    接着便将沈画拦腰抱起,几个轻跃便消失在夜色中。

    墨煊带着沈画回了四合院,风澈见状急忙上前,他本应时刻的跟在墨煊后面,但这次香茶在身边,导致他的行动受阻,此刻见墨煊匆忙回来,便知晓他们受袭了。

    墨煊冷声道。

    “这小村里四处都是叶青滕的人,他还没死心,你去荀门将绿水召来。”

    风澈领命,身子一跃足尖轻点便消失了身影。

    沈画听到墨煊的话秀眉微蹙,她思索着跟着墨煊到了里屋。

    墨煊的脸色有些苍白,沈画这才注意到他手腕处又渐渐渗出血,她急忙拿过医箱,替墨煊换药,墨煊看着沈画,良久道。

    “你身上究竟有什么东西值得叶青滕这般冒险。”

    沈画一愣,她紧抿着唇,她也想知晓自己身上究竟有什么招来此等杀生之祸。

    “我不知。”

    墨煊别过眼光,沈画没有撒谎,她确实不知,那么她究竟有什么吸引着叶青滕,这么紧咬着不放?

    叶青滕无疑也参与了那场阴谋之中,长安会的事情与他有着密切的关系,当年叶青滕借着纯城与洛夕颜的关系,套出许多长安会的机密,洛夕颜与纯城年纪小,不懂防备,就这么把机密泄露出去,导致后来的长安会被封。

    墨煊眉头紧缩,叶青滕在两年内从一个小小的七品官员变成现在与沈骞官职同等的将军,这中间定然是有许多的人们所不知的秘密,而这份秘密定然与长安会的事情有关联。

    可以这么推测,叶青滕的幕后还有一个官职更高的人在操控着这一切,他利用叶青滕将长安会的势力分解,而那股不知所踪的长安会势力的所有者便是幕后人。

    那么那这一切又与沈画有什么关系呢?

    墨煊看着沈画认真替自己包扎伤口的模样,麻乱的心顺便安定下来,除去那些障眼之物,他要做的无非就是保护沈画。

    这般一想,整个人便豁然开朗,沈画也正巧包扎完毕,她舒了口气,墨煊语气淡然。

    “夫人可想玩一次瓮中捉鳖?”

    沈画看着墨煊晦暗不明的神情,微微一顿,接着轻笑。

    “好。”

    她明白,墨煊要出击了。

    墨煊眸子沉了沉,这些天一直处于被动的状态,这一次,该是反击的时候了。

    翌日,沈画还在朦胧中,便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她睁开眼,四周环顾下,见没有墨煊的身影,心中一个咯噔,她急忙下床,开了门。

    敲门的人是令她意外的碧罗,碧罗神色匆忙,她抓着沈画的手便要往外走,沈画甩开她的手腕。

    “你做什么?”

    碧罗看都不看她一眼,匆忙道。

    “大人受了埋伏,我们快去救他!”

    沈画虽然惊疑,但是以碧罗对墨煊的情意,她是不会袖手旁观的,沈画没有多想,随着她便疾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