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 沈眉的死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15本章字数:3173字

    沈画呼吸一紧,心中是前所未有的慌乱,她跌跌撞撞的到书房,墨煊胸前猩红一片,面具下的一双眸子紧闭着,沈画心脏抽痛,她上前探了墨煊的脉搏,很是不稳定。

    伤口在心脏处,正是致命的地方,他的后心插着一把短刀,沈画小心翼翼的将它拔出,血顺便便喷涌而出,沈画眼眶红了一片,她慌乱的用手堵上,却依旧不能阻止鲜血的流失。

    风澈将墨煊背到床上,沈画深呼吸一口,接着撕开他的衣裳,开始处理伤口,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伤口并不深,没有伤及心脏,也许是墨煊躲的及时,那伤口错开了几分。

    沈画看清楚伤势后,一颗几欲挑出的心又放了回去,但今晚依旧是危险期,沈画坐在床榻上,一刻不离的守着墨煊,直到半夜,墨煊才悠悠醒来,沈画见他转醒,面上一喜,急忙上前询问。

    “你觉得如何?”

    墨煊看了她一会,指着心口道。

    “这儿疼。”

    沈画见他指着心脏的位置,以为是伤口处理有问题,正想将他衣裳扒开查探一番时,墨煊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卸了面具的脸有些苍白,却是带着分明的笑意的,他悠悠道。

    “我心疼这两日的你。”

    沈画心跳漏了一拍,随即狠狠的在他身上打了一巴掌,语气不善。

    “你与别人恩爱的时候,怎么不说心疼我?”

    墨煊面上露出痛色,沈画却不吃这一套,墨煊渐渐收了笑,语气苦涩。

    “我还是亲手了结了她的生命。”

    沈画一怔,接着反应过来,她看着墨煊,有一种想将自己就是洛夕颜的事实说出来的想法。墨煊目光哀伤,他看着沈画浅浅道。

    “其实我一开始便知道她是尸彘,只是我却不想承认这个事实,但是奇异的,我亲手断送她的性命时,竟然没有想象中的难。”

    沈画脑海中忽然冒出一句矫情的话,他爱着过去的她,却更爱现在的她。

    墨煊似乎看透她的想法,直视她的眸子,一字一句道。

    “我想,我更在乎夫人你。”

    沈画起身,轻轻的吻上他的唇,话语淹没在唇齿间。

    “对不起,这一次我还是没能帮到你。”

    墨煊眼底轻笑,心口还是在隐隐作痛,但是心中的伤痛却奇迹般的一点一点被抚平,墨煊眸中浮上释然,这一次,便让过去彻底的翻篇。

    东方玄看着面前的木人忽的被切断,他眸子微微动了动,忽的将面前的木人扫到地上,眼神阴霾,自暗处浮现出一个身影,声音嘶哑低沉。

    “失败了?”

    东方玄冷哼一声,并不回答,那身影并不在意,他将地上的木人捡起,阴阳怪气道。

    “清王又何须动怒,不过是个傀儡而已。”

    东方玄冷冷的看着他,语气森然。

    “不过是个傀儡?本王为了她费了多少的心思,每天用精血替她续命,甚至不惜将自己的行踪泄露出去,你现在一句不过是个傀儡?”

    那身影笑了片刻,笑声同院子里的那只鸟相似,东方玄眉头紧蹙,闪过一丝嫌恶,按身影闪了闪,将自己又隐如黑暗道。

    “清王何不先从太子身上下手?”

    东方玄不屑的轻哼。

    “我当你有多大的能耐,竟然连世局都看不清,只要除了墨煊,他一个东方翼有何畏惧?”

    那身影又是一阵轻笑,他道。

    “清王又糊涂了,所谓招兵买马,不过是为了壮大自己,只要清王有足够的实力,又何必畏惧一个墨煊。”

    东方玄面色动了动,依旧觉得不太妥当。

    “墨煊此人深不可测,到时候...”

    “到时候清王强大如斯,他墨煊还能只手遮天不成?”

    那身影未及东方玄将话讲完便打断,东方玄顿了顿,眸子里闪过一阵杀意。

    只要是人,挡着他的路,便杀之!

    那暗影不动声色的消失,与黑暗融为一体,东方玄注视着远方,手掌紧握,骨节处微微泛白。

    墨煊的伤势并无大碍,休养几日,便又是生龙活虎,清王自这一次的出手后,便没有什么动作,沈画依旧有些担心,墨煊却不急不躁,沈画瞥了他一眼,阴阳怪气。

    “你不担心他再弄出个洛夕颜来?”

    墨煊神色淡然,他嘴角轻挑,勾起一抹魅惑的笑,将身子压在沈画的身上,轻声道。

    “不怕了,就算再有十个洛夕颜出来,我也只要夫人。”

    沈画面上轻红,她手在他身上一砸,力道不重,却也不轻,墨煊受着,低低的轻笑。

    沈画忽的轻叹一声道。

    “我在国师府之前便已经下定决心,你半个月不许上床。”

    墨煊身子一颤,语气淡淡。

    “夫人真是好狠的心。”

    沈画跟着淡淡道。

    “彼此彼此。”

    墨煊不在意,他十分的享受此刻的打情骂俏,沈画的存在改变的不仅仅是他的生活,还有心性,他满意与这种变化,那让他觉得真实。

    墨煊将沈画搂的更紧了些,沈画疑惑道。

    “做什么?”

    墨煊不答话,依旧紧紧的抱着她,良久轻声道。

    “拉得紧了,便再也不放手。”

    沈画一怔,接着漾开笑容,满室的阳光撒进,冬日也可以这般的温暖。

    沈画刚刚得以一阵安生的日子,忽的一个消息传来,太子妃死了!

    沈画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先是一怔,接着说不清的感受,像是快感,又像是怜悯,沈眉这一生没有什么快乐的回忆,估计最令她开心的,便是成了太子妃这件事,却没想到,来之不易,去之匆匆。

    沈画与墨煊赶到太子府时,太子府已经是一片素白,沈画看着这满院子的白,心中有一丝发憷,墨煊将握着她的手紧了紧,以示安慰,大厅中,一具灵柩摆在中央,暗红色的,像是鲜血凝固的颜色。

    沈画盯着那棺材不眨一眼,这里面是她的杀母仇人,沈眉。同时也是沈画这具身子的姐姐,两者关系令人发笑。

    东方翼守在一旁,一身素衣,他面无表情,似乎沈眉的死,对他丝毫没有影响,沈画不禁替沈眉感到悲哀,东方翼见两人进来,忽的面上换了副表情。

    眉宇间的伤痛几乎令沈画怀疑方才她所看到的伤痛仅仅是她的错觉,东方翼声音哑然道。

    “国师,夫人。”

    沈画盈盈一拜,墨煊依旧神情淡漠,东方翼看着那具棺材,悠悠道。

    “眉儿这些日子的精神似乎总是不太好,我忙于公务,没有太过在意,去没想到,她今早便弃我而去...”

    沈画心中一阵冷然,嘴上的客套话却没少。

    “太子也不要太过伤心,身子要紧,人死不能复生,眉儿姐姐在地下看到太子这般重情,也会安心的。”

    沈画的话教东方翼打了个颤,他手微微撤离沈眉的棺材,面上有些挂不住,只得道。

    “多谢夫人关怀。”

    沈画转过眸子,环视一圈后,总觉得有哪处不妥,忽的她脑中闪过什么,不禁拧眉问东方翼。

    “爹爹没来么?”

    沈画以为她与墨煊已经来得够晚了,却没想到沈骞也姗姗来迟,自从进了国师府,便甚少见到沈骞,话音刚落,沈骞的身影便疾步而来。

    他走到灵堂前,却顿住了脚步,一脸的痛容与太子的形成鲜明的对比,沈画看了一眼东方翼,看,人家这才叫真正的伤心。

    沈骞的发丝凌乱,眼窝深深的凹陷下去,一眼便能看出是风尘仆仆赶来的,他停滞在灵堂前,看着沈眉的棺材再走不动半分,沈画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沈骞这三个女儿中,最疼爱的便是沈眉,却没成想,最先离她而去的也是沈眉。

    沈骞终于迈动步伐一步步的上前,他是习武之人,因此以下便将棺材拉开,东方翼来不及阻止,沈骞的满脸悲痛在看到棺材里的沈眉时,瞬间化为愤怒,他直直的看向东方翼,声音怒气横生。

    “太子就是这般好好照顾的眉儿?”

    东方翼面色不太好看,他没想到沈骞会突然有此动作,也没想到他会这般不留情面的当着墨煊与沈画面说出,他尽量使自己的声音温和。

    “本太子发现眉儿身子有恙时,已经为时已晚。”

    沈画上前一步,想看清令沈骞这般愤怒的原因是什么,走近时看了一眼,眉头紧蹙。

    只见棺材里的沈眉瘦柴如骨,脸颊深深的凹陷进去,本来白皙有弹性的面上只剩一层干黄的皮,她的嘴巴微张,露出的牙齿也是黄色,沈眉的尸身看起来不不像是刚刚死去的人,倒更像死去多日的尸骨。

    沈画不禁疑惑,如果沈眉早便死去了,东方翼为什么要瞒着,如果瞒着的话,为什么又现在将这件事抖出,他是在计划着什么,还是这一切仅仅是个巧合。

    她所下的药按照周期的话,这个时间段是恰好的,沈眉如果是正常毒发,与她定的时间恰好吻合,但如果不是正常死亡,又会是谁杀了她?一时间,沈画疑云丛生。

    一旁的墨煊将她往后一拉,沈画看向他,墨煊对着沈画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她这个时候不要往前冲,沈画应下。

    沈骞听着东方翼的回答更是火冒三丈,他吼道。

    “眉儿若是刚刚去世,她的这副情况长眼的都能看出有恙,我就不信太子的眼睛还不如我这半截身子进黄土的人!”

    东方翼黑着脸,不悦的看向沈骞,沈骞却不等他开口,便对一旁的沈画道。

    “画儿,你检验一下,看你眉儿姐姐究竟是何时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