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 慢慢回忆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15本章字数:3498字

    沈骞看了墨煊一眼,语气淡淡。

    “国师大人为何会对十六年前的事情感兴趣?”

    墨煊回道。

    “将军懂得我的意思,我问的是关于我夫人体内的毒。”

    沈骞一顿,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沈画,沈画眉头紧蹙,等着他道出当年的真相。沈骞缓缓起身,良久,声音低沉。

    “当年,画儿的母亲与我情投意合,但是李家与沈家有着无法纾解的恩怨,两家都是强烈反对,后来,她与我私定终身,谎称她怀有身孕,两家不得已,只好联姻。”

    沈画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她只是平淡的听着沈骞讲述,沈骞的面容上升起一丝笑容,他接着道。

    “新婚的那段时间,真的是最快乐,什么烦恼也没有,但是好景不长,我发现了一个令我十分气愤的事情,她与别的男人私通。”

    沈骞的声音豁然低沉下去,沈画一颤,私通?

    沈骞目光阴狠,他道。

    “她私通的男人不是旁人,正是当朝的太子现在的皇帝,东方连和!我气氛,我恨不得将她杀死,但是我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做,因为那人是太子,是我惹不起的人物。”

    “我故意娶了名小妾,她替我生了个女儿,我开始冷落她,她却没有因此跟我闹,我更加的确定她变了心,后来,她也替我生了个女儿。”

    沈骞紧紧的盯着沈画,沈画心头一惊,沈骞接着道。

    “我根本不能相信她生下的孩子是我的,因此我愈发的冷落她,连同她的孩子一起,她得了重病,常年卧病在床,但是依旧不去看望她,这是我对她的惩罚。”

    沈画打断沈骞的话,一字一句。

    “你有确认她与太子私通的事实么?或者说,你有证据么?”

    沈骞低吼一声。

    “证据?我亲耳听到的还能有假?”

    沈画嗤笑一声,语气冰冷。

    “父亲没听过一句话,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沈骞眸子里闪过一丝的茫然,沈画心中却是怒火冲天,她虽然与李氏不熟,但李氏能不顾名声,谎称自己有孕,嫁给沈骞,在她临死前还在生生唤着沈骞的名字,这样的女人,沈画不信她会变心。而沈骞,不过自诩聪明,这么些年来被沈眉母女俩耍的团团转,这样的人,怎能不被一时的假象迷昏了眼!

    沈骞陷入沉默,墨煊提醒道。

    “将军,请接着说。”

    沈骞抬眸,语气不再似方才的那般恨意浓重,他道。

    “直到后来,我无意中听到父亲与一个男人的对话,他们在商量着举兵起义,这对于那个时候的我来说,无疑是接了个烫手山芋,我惊恐着,生怕自己将这个秘密给说出去,但是我最后还是没能守住。”

    说到这里的时候,沈骞的身子明显一颤,他眼神里透露的一种情绪名唤懊悔,他动了动嘴唇,接着道。

    “那一天,我喝多了,她来照顾我,我没醉,我想着你一个将死之人还有多余的精力来照顾我,当时我十分的不屑,借着酒劲儿将话说出来,我不知道她是什么表情,只知道那晚过后,李家从墨国消失了。”

    沈骞无奈的轻笑一声,沈画清楚的知道,李家的消失,与李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一切不过是为了换来眼前这个男人的平安,李氏用她的家族,换来了沈家的安稳。

    沈画只觉得一股气往上涌,她脱口而出。

    “你到现在还以为她背叛你了么?”

    沈骞面色不惊,他淡淡道。

    “我早就知道真相了,她与当朝太子因为她的密友相识,一直感情颇好,是我误会她。”

    沈画声音清冷,她将沈骞没有说出的话道出。

    “但是你没有脸面去面对她,你的骄傲不允许你低头,所以那个可悲的女人便孤苦伶仃的过了一生,直到临死你也没能去见她!”

    沈画的情绪越说越激动,更多的是来自这个身体自身的感情,最后几句她几乎是吼了出来。

    沈骞看着她,鹰眸里总算有了一丝愧疚,一直默不作声墨煊开口,将事情推向白热化。

    “夫人体内的毒究竟是何人所下?”

    沈骞抿唇道。

    “当年我并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法子使得我父亲收回成命,但是我肯定的是,这件事与皇后定有关系。”

    墨煊眸子一暗,沈画心中微动,没想到这件事竟然与后宫也扯上联系,她追问。

    “你为何这般肯定?”

    沈骞嘴角扯出一个诡异的笑容,语气森然。

    “因为你娘亲的闺中密友便是太子的母亲,那个女人,并不简单。”

    沈画自然知道皇后并不简单,她能够这么些年将后宫管理的井井有条,便证明是个有手段的女人,她的背景并不厚实,却能稳坐后位二十余年,这样的女子怎么会是简单的人物?

    墨煊抓住他话中的重点,步步紧逼。

    “也就是说画儿体内的毒与皇后有着密切的关系,也或者是东方翼所为?”

    沈骞眸中闪了闪,东方翼?恐怕他这次的牢狱之灾便是出自他手。

    墨煊得到想要的答案,淡漠转身,沈骞唤了一声。

    “国师。”

    墨煊转身,声音冷然。

    “放心,我说到做到。”

    沈画与墨煊离开牢房,心头一阵压抑,是来自这具身子的强烈意识,她在伤心。墨煊看着闷闷不乐的沈画,轻声道。

    “夫人安心。”

    沈画点了点头,她心中依旧郁结,她抬眸看向墨煊,半晌道。

    “你真的打算帮他?”

    墨煊面色不惊,他将问题抛给沈画。

    “夫人觉得呢?”

    沈画眉头轻蹙。

    “我不晓得。”

    墨煊回眸,拉着沈画的手踏上马车,墨煊的声音悠悠传来。

    “那就什么都不去想。”

    沈画迎了上去,从沈骞这得知的线索,无疑是让墨煊有了希望,沈画知道,墨煊绝对不会放弃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两人回了国师府,沈画恹恹的回了屋子,墨煊径直走到书房,他唤来风澈。

    “备车,去一趟皇宫。”

    风澈领命,转身出了书房,墨煊眸子一暗,脑海中想起沈骞的话,这件事情显然是与皇宫有干系,他,也是知道的?

    不多时风澈便来通报。

    “大人,准备好了。”

    墨煊面色淡然,出了屋子到国师府门前,正欲上马车,衣袖便被人拉住,墨煊回过眸子,沈画的面容映入眼帘,墨煊抿唇道。

    “夫人在府中好生休养一番。”

    沈画眸中浮起倔强的神色,她摇了摇头道。

    “我跟你一同前去。”

    墨煊眸色闪了闪,良久,嘴角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轻声应道。

    “好。”

    从国师府到皇宫的距离不远,约莫半刻钟的时间,沈画坐在马车里,淡淡垂眸,不发一语,墨煊本就不是多话之人,两人沉默着,马车晃晃悠悠的来到皇宫,沈画与墨煊并肩而行。

    沈画并不是头一次来到皇宫,却是头一次来到这朝廷上,宽敞辉煌的大殿之上,地面如镜,光滑的几乎能照见人影,沈画环顾一周,身旁的墨煊淡漠的站在一旁,一个身穿蓝色宫服的太监上前一步,声音尖细。

    “国师大人稍等片刻。”

    墨煊淡淡的应了声,那太监似乎已经习惯墨煊的态度,应了声便踩着小碎步匆匆离去,沈画看着这奢华的宫殿,一时间起了揶揄之心。

    “果然好的环境才能造就人才栋梁。”

    墨煊却淡淡拧眉,沈画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画,墨煊的声音缓缓响起。

    “这朝堂之上,从来不缺人才栋梁,但是良善之辈又有几人?”

    沈画抿唇,她知道墨国近年来朝局动荡不稳,却没想着竟然到了今日的地步,不多时一声尖锐的声音响彻大殿。

    “皇上驾到!”

    沈画回过身子,与墨煊一并弯下双膝,东方连和远远的便见到墨煊与他身边的沈画,微微挑眉,不待两人出声便道。

    “平身吧。”

    沈画起身,一旁的墨煊也淡然的直起身子,东方连和缓缓走上高位,声音是与生俱来的威严。

    “沈骞一案可是有结果了?”

    墨煊顿了顿,声音不卑不亢,沈画余光中,墨煊的眸子直视东方连和,分明不是一副臣与君的姿态,沈画低垂着眉眼,兀自疑惑,身旁墨煊的声音缓缓响起。

    “暂时还没有,倒是我遇到件事情想与皇上证实下。”

    东方连和哦了一声,尾音上挑,他接着墨煊的话道。

    “何事?说来听听。”

    墨煊的声音依旧冷淡,他语气没有一丝波动。

    “皇上与沈骞的已故夫人关系如何?”

    东方连和挑眉,不晓得墨煊为何会问这个问题,但依旧回答道。

    “甚好。”

    墨煊眸子里一丝精光一闪而过,他沉默着,东方连和不解道。

    “此事可是与沈骞一案有关?”

    墨煊抬起眸子,直视他的目光,淡声道。

    “并无。”

    东方连和也不恼,他挥了挥手,语气慵懒。

    “那便等有结果的时候再来找朕吧。”

    墨煊微微颔首,正欲带着沈画离去,忽的东方连和又唤住沈画,语气与墨煊的如出一辙。。

    “如果沈骞的罪名定了下来,郡主也脱不了干系了。”

    沈画的脚步一顿,她缓缓转过身子,微微行了个礼,语出不惊。

    “多谢皇上提醒。”

    东方连和面上闪过一丝异样,他的唇角微挑,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不卑不亢,与墨煊还算般配。

    沈画与墨煊出了殿堂后,轻吁口气,虽然东方连和并未露出丝毫身为帝王的威严,但身处高位者,一言一行之间的霸气总会不由自主的流露出来,颇为压抑。

    墨煊看了宫殿一眼,接着对沈画道。

    “夫人,想不想玩一些刺激的?”

    沈画挑眉,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偌大的皇宫里一间间矗立的宫殿,看起来颇为壮观,朝堂之后便是皇帝的寝宫,而另一座辉煌的宫殿便是皇后的无疑,此刻墨煊的目光看去的方向正是皇后那间。

    “你想做什么?”

    墨煊嘴角轻勾,他搂着沈画的腰身,纵身一跃,沈画来不及惊讶,只觉得眼前一闪,定身时已经到了宫殿的屋顶上,整个皇宫的景观瞬间尽收眼底,沈画只觉得眼前一亮,刚想说些什么,墨煊对着她比这个手势,沈画立刻噤了声。

    有了上次在千云国的经验,沈画这一次显然要得心应手的多,她小心翼翼的在屋檐边行走着,墨煊早已将一块砖瓦揭下,沈画屏住呼吸,目测了下自己与墨煊的距离,随后坐下,决定还是不冒这个险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