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过河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12本章字数:2553字

    华夏文明发源于两条河流,长江,黄河。

    长江位居南方,俺们北方人不了解,暂且不提。这个黄河嘛,可以说道的就太多了。

    比如黄河里面的水倒,就是蹲在水下找替死鬼的水鬼;比如说长到十米多长的黄河鲤鱼,一片鳞甲跟脸盆一样厚。

    再比如说黄河里经常捞出来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像长满铜绿的大鼎,全是干瘪人眼珠子的陶罐,这些玩意儿就被太多人说过了,也不新鲜了。

    老人们都说,黄河是一条神异的河流,是咱们的母亲河,中国人的老祖宗。这一点,我绝对同意。

    今年春节我回老家过年,我姥爷有一个朋友来屋头做客。和我聊了很多关于黄河的事情,第一个就是65年的黄河沿岸大规模出现巨型生物的神秘事件。这个事情因为太离奇,所有一直被封杀了,知道的人不多。但恰好我姥爷这个朋友就是当年的知情者之一。

    因为这个老人家是用第一人称给我讲的,所有下面我也用第一人称给大家讲哈。这个“我”,就是指我姥爷的朋友了。

    我姓王,单名一个狗字,是黄河上面的一个摆渡者。啥叫摆渡者呢?老时候不像现在交通便利,要想过河,那必须靠渡船。我就是一个专门摆渡的。65年的时候,我刚好20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那年头,你们也晓得,兵荒马乱的。马上红色大事就要发生了,很多社会生产已经停止,所以我的生意也不太好。整天靠在黄河码头边儿,无所事事的。

    这人一闲下来啊,就容易胡思乱想。我就开始琢磨,是不是该想办法捞点儿钱。

    话说从我爷爷的爷爷那辈开始,我们王家就在黄河上面摆渡。风里来雨里去,干的是拼命的活儿,拿的是乞丐的钱。可能你们这些小娃娃要问,不就是在黄河上划个船嘛,危险个几把啊。那是因为你们不晓得黄河上行船的一些规矩。

    黄河上摆渡行船,有三大规八小条。你莫跟我扯主席那一套,我说的是从最老最老的老时候,就传下来的规矩。这三大规就是不拉棺材死人明器,不拉活人寡妇独一人,不拉十斤王八九斤鳖。前面两条很好理解,最后一条。据说长得大的王八鳖之类的东西,有到河底龙宫当差的机会,是神仙,万万不能怠慢。

    八小条是不准深夜行船,不准在黄河大王生日行船,不准在行船摆渡之时唱歌,不准在黄河中心撒尿,行至黄河中心需对黄河大王祷告,午时过河不准让小孩儿啼哭,不准携带龟甲占卜之物,不准直视水中的古怪。

    你问为啥有这些古怪有悬乎的规矩?鬼大爷才晓得哦。反正千百年来,黄河上面的摆渡人都这么照做就行了。

    扯远了扯远了哈,说回正题。当时社会生产停滞了,过河的人少了,而且大家都全部去搞斗争了。我就寻思,是不是该去河里面捞点儿东西出来。据说有人在黄河浅滩里找到过拳头那么大的黄金!

    虽然我没得啥文化,但是自认为脑瓜还是活络。以前我听别人说,黄河里面东西多了去了,只要得法,就可以大富大贵!以前是管的严,现在大家都忙着准备你斗我我斗你,没得哪个来管。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我就准备把船拴好去找我一个关系不错的兄弟伙。他是在街上到处闲晃的一个混混儿,平时帮人下点儿苦力赚钱,对这种发财的事情肯定感兴趣。哪晓得就在这个时候,居然来了个客人。看样子好像是个女的。

    这女的穿着那个年代常见的衣服,不过脑袋上面却是裹着一块花布,看不太清楚样子。

    她走过来问我说大哥你这渡船还过不过河?

    我一看来了生意,赶紧说过啊过啊。于是就让她上了船,准备载她过河。

    那天天气还算晴朗,正是中午的时候。

    等到船开到黄河中心的时候,突然莫名其妙地刮了一阵大风,那风呼啦一下就把她裹在脑袋上的花布吹走了。

    我一看,就吓得我差点儿站都站不稳了。

    原来这女人头上居然是戴着白花,一看就是家里死了人。这么年轻的女的,应该不可能死父母。唯一的可能,就是死了丈夫!

    “你,你这是搞啥哦?”我颤抖着声音问他,船也停下来,不敢继续划了。

    “大哥,我,我家里那位刚走没多久。我,我。”

    她开始哭,说不下去了。

    但是我却被吓得背过气去。妈哟,老人早就说过,单独一人的寡妇拉不得。我咋就这么倒霉,拉到一个寡妇啊。真晦气。

    那时候我的确很害怕,因为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规矩,我们都很信。

    所有我也不敢再走,想把她拉回去。

    这个寡妇开始苦苦哀求,说大哥求求你,我不想回去了。你拉我过河嘛,我给你三倍的价钱。

    我一听给三倍价钱,立刻就来劲儿了。心里面嘀咕。

    这摆渡人的规矩,大家都晓得,但是也没见真有啥怪事。

    在三倍的钱的诱惑下,我决定拉了。

    结果,这下坏了。

    当我摆渡到黄河中心过去一点的时候,突然莫名其妙的,船不动了。

    当时风平浪静了,水下也很清澈,水里头啥子东西都没得。河水的流向也没有异常。

    但船就是动不了了。

    这时候,我有点儿害怕了。

    “大,大哥,咋回事儿捏?你咋个不走了哦。”那寡妇坐在船尾,怯生生地问我。

    我气不打一处来。说看嘛,都是你吵着要过河。这下子,惹怒了黄河大王。估计我们今天都要遭了。

    本来呢,我只是说个气话,想吓唬吓唬她。哪里知道,我这话刚说话,河面上立刻起了变化!

    本来风平浪静的河面上,突然就起了浪。这起浪的同时,还刮起了大风。天空上面一片云飘过,一下就把太阳挡住了。

    我试了一下,发现船居然可以动了。心下大喜,心想着离对岸也不远了,加把劲儿就过去了。

    刚想划船,突然咚的一声巨响。整个船身一震,我立刻东倒西歪站不稳了。

    好像是有一个巨大的东西在猛烈的撞击船底!

    我一下吓蒙了。看了果然是坏了祖宗的规矩,黄河里的黄河大王发怒了。

    “妹子啊,还不快点儿跪下来求黄河大王开恩啊。”我说着就跪了下来,对着已经开始翻滚着大浪的黄河开始跪拜。那女人自然也被吓得够呛,也是倒头就拜。没想到毫无用处,这黄河上的风浪是越来越多,最后一个浪花过来。整个船都翻了。

    那寡妇被浪头给打到离我十多米的地方,不断地喊着救命。

    摆渡者的水性都还不错,落水之后我就想着还是得救一救这寡妇。毕竟人家也是可怜。

    哪知道我正准备过去,风浪中突然水下一个巨大的黑影一晃而过。然后那寡妇一声惨叫,就被吸入那黑影吞入腹中了。

    我心头大骇,哪里还敢过去,只顾着自己逃命了。

    可是这风大浪大的,水性再好也没用。我就感觉自己好像被卷进了一个大漩涡里面,晕头转向的。最后整个人都动弹不得。

    当时我就觉得,我还这么年轻,媳妇儿都没讨着就死了,这他娘的憋屈啊。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睁开眼睛一看。四周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我还以为自己死了到了阴曹地府呢。四周还能听到一些潺潺的水流声,还有水滴滴落的声音。

    这会儿我就缓过劲儿了,原来我没死。这是被黄河大浪冲到了一个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