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石球和村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12本章字数:2529字

    凭我在河上行船,对黄河也有些了解的经验,这可能是一个水下的溶洞。不晓得为啥会被浪头卷到这个溶洞里头来。

    周身摸了一下,还好,发现胳膊腿儿都没少。我就爬起来,在黑暗中摸索着往前面走,走着走着,前面居然出现了一点点光亮。

    奇怪了!这溶洞里面咋个会有亮光啊?虽然心里面害怕,但更多是好奇。所有我就朝着前面的亮光快走了几步。

    居然发现自己到了一个洞窟里面。旁边有一条地下暗河流过,那发出的光亮正是这地下暗河里面的鱼儿。

    那些鱼儿居然通体透明的,还发光。都能够看到这些鱼儿的骨头,非常的神奇。

    看了一会儿,我就发现者地下暗河下面好像有一个东西。

    这个东西看起来圆滚滚的,好像一个球,差不多拳头大小。上面还有一些密密麻麻的小孔。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发现这个石球的孔洞里面金光闪闪的!好像金子一样。

    我一下就觉得心跳加速。想起以前听别人说的在黄河浅滩捡到过拳头那么大的黄金。今天我是要发啊。

    有了金子的诱惑,我也顾不得危险了。直接一个猛子扎了进去,借着这地下暗河里面这些发光的透明鱼发出的光亮,我非常顺利地潜入到了这暗河底部。一下操起了这个石球,入手的触感冰凉凉的。还挺舒服。

    但狗日的,就在我刚把这个里面有金子的石球握紧的时候,地下暗河里面的水流突然起了变化!

    不知道咋个的这地下暗河里面居然出现了一个漩涡,狗日是今天是犯冲啊!

    刚在黄河上面拉了个寡妇被黄河大王惩罚,给我搞到这个洞窟里面来。眼看拿到黄金了,又遇到漩涡。

    不过不管怎么样,我就是死死地拿住这个石球就是不放手。紧紧地憋住气。

    一阵天旋地转,这一次我没有昏过去。只是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打了一样,全身都痛。终于我突然感觉水声一变,耳朵里面也听到了黄河水流的声音。赶紧睁开眼睛一看,我居然已经被冲到了黄河的浅滩上面!现在正好像是一条鱼一样,搁浅在岸边儿。

    我的金子呢!

    首先反应过来就是我的金子。赶紧检查一下,我手里面居然没有东西!

    狗日的老天爷,真的是玩儿我啊。

    郁闷的从岸边儿的泥水里爬起来,却一下看到脚边儿有个东西。

    正是那个里面有金子的石球!

    我欣喜若狂,一下把这东西捡起来抱在怀里。

    总算是给我带出来了!哈哈,拳头这么大的金子,就算外面有一层石头壳子,应该也不小。

    发了发了,再也不用做这个几把的摆渡人了。

    我赶紧把这东西放进怀里,开始观察四周,想看看我是在啥地方了。

    这一看就有点沮丧了。因为这附近一带,无论是地形,还是黄河的形状,我居然都不认识!

    也就是说我被这浪头一冲,那溶洞里的地下暗河一搞,我迷路了。

    不过这会儿也顾不得其他了,我赶紧从浅滩泥水里头爬出来,上了岸。一看四周都荒无人烟,鬼影子都看不到一个。

    一看天色还早,看太阳判断的话,也就下午三点多。看来也就两个多小时的事情。

    一模最贴身缝起的一个兜兜里头居然还有一小块干粮馍馍,高兴坏了。坐在地上就开始吃。吃完之后感觉有点儿力气,站起来就准备走。

    这下运气不错了,一走走到一条小路上。居然遇到一个老头儿骑着一头牛。

    我赶紧跑过去:“老人家,我是过路的,遭贼抢了扔到河里面。你搭救我一把嘛。”

    骑牛的老头儿看我可怜,就让我也坐到牛背上面去,跟他回村子。

    不要觉得我编的假。真的以为六十年代就太平了么?呵呵,65年的黄河沿岸,一些比较穷的地方。治安不比建国前好。

    过路劫匪的事情多的很,估计这个老头儿怕都是习以为常了。所以也相信我,就把我带回了村子。

    到了村子。我一看,这村子还真的小,粗略一看也就几十户人家,不过倒也不错。村口居然还有个牌坊,认不到字,只是觉得这个东西好像很厉害。是古代皇帝发的。

    “狗蛋儿,出来帮爷爷牵一下牛。”那骑牛的老头儿到了村口就让我从牛背上下来,然后他自己也下来了。

    这时候从村里面靠村头的一件房子里面跑出来一个八九岁的小孩儿,帮着这老头儿把牛牵过去栓好了。

    “那个,老人家,你看现在已经有点儿晚了。我可以不可以在你们村儿住一晚上?”我赶紧跟过去和这老头儿商量到。

    那小孩儿似乎有些怕生,看到我过去了赶紧躲到那老头子身后,警惕地看着我。

    其实要走夜路我也不怕。不过现在身上带着这么大的一团金子,我还真不放心。万一走夜路撞鬼,真要遇到拦路抢劫的强盗。那我这拿命换来的金子可不就完了吗?所有我死缠烂打,求这老头让我在村里留一夜。那个年代,除了城市,散落在黄河流域平原上的一个个小村子就是一个小集体。很是排外,外村人来,是没什么好脸色看的。

    不过那老头子也是心好,看我这么可怜,身上又湿透了。就让我去村尾的祠堂里住一晚。

    “年轻娃子就去祠堂住一晚吧。不过俺们村子有自己的风俗习惯,外村人儿如果看到什么不要多管闲事。老实住一晚,明天就走啊。”

    这老头子叮嘱到。不过我当时也没往心里去。毕竟每个村子都有自己的事儿,我一个外人自然不会去管。

    问清楚了那祠堂的位置,我就直接沿着村里的石板小路往村尾去了。只是沿途经过,居然没有看到一个人。本来应该是家家户户做饭的时候,却连炊烟都看不到。

    身上湿漉漉的衣服贴在皮肤上,风一吹也有点儿冷飕飕的了。

    我赶紧快走几步,到了村尾。祠堂就已经出现在了眼前。

    一座非常破落的小房子,就那么树立在村尾尽头。背后是一座小山,这祠堂就在山脚下。

    我觉得有些奇怪。因为这一带都是平原,就这儿这么突兀的出现一座小山?

    推开这破旧祠堂的门,嘎吱一声刺耳的声音,那门差点没掉下来。

    狗日的!这么破的祠堂!

    我骂骂咧咧的进去了。

    这祠堂的确是破落。不但窗户纸都是破洞,里面也是非常破败。到处都是一些碎裂的凳子桌子之类的,布满了尘土和蜘蛛网。

    这也太破了吧。比我以前住过的野外的寺庙还要破得多。而且这村里的祠堂,应该是很重要的地方,怎么居然这个样子呢?

    当然这些念头都是一闪而过,我关上了门,很快打扫出一片空地。发现这儿有个好处是柴火挺多,还要碎石。正是钻木起火的好工具。

    很快的,一堆篝火就被我生了起来。噼里啪啦的火焰跳动着,让我觉得挺暖和的。用木头随便搭了个衣架,然后把外套和裤子脱下来晾在上面烤着。

    这时候,我有时间来好好看看我从那黄河河底某个不知道的溶洞地下暗河里拿出来的石球了。这里面的黄金,可是我的命根子哟。

    摸出这个石球,对着前面的篝火仔细的看着。我却发现了一件怪事儿。

    从这石球表面密布的孔洞上面可以看到,这里面并没有什么金灿灿的光芒了。而是黑乎乎的一片,好像是一种煤炭一样的颜色。

    我的心顿时紧张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