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一个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13本章字数:2540字

    这河神伸过来的玩意儿在吸收了我和小花身上的血液之后,居然发出砰砰砰的响声,然后居然开始蜕皮了!好像蛇一样蜕皮了。外面的一层皮肉全部都脱落下来,黏糊糊肉块块的掉落在地上,发出啪啪啪的响声。从里面新翻出来的东西,有一种诡异的暗红色。

    “谢谢河神大人赐下神肉,谢谢河神大人!”那老村长一看到这些掉落下来的肉块儿,大喜望外,不停地磕头。这蜕皮之后的河神,一下卷起了我和小花,把我们往它那巨大脑袋所在的地方拉了过去。

    我只听到耳朵边风声呼啸,还有小花的尖叫声。然后紧接着又是快速的下降。我能够感觉到我们是被这河神的一条好像手臂的东西给卷住了,在跟着它快速地往下面的那个深涧下降。河神在沿着这往下的深涧岩壁爬行,我这才知道刚才我听到的那种巨大物体和岩壁摩擦发出的声音是啥了。就是这个河神移动时候的声响!

    奇怪的是,这个时候我居然并没有觉得多么害怕。也许是在黄河上做摆渡人太久了,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遇到这样的情况,我居然出奇的冷静,反而没有之前在破旧祠堂以为有鬼的时候那么害怕。

    这河神往下移动的速度很快,非常的摇晃,让我感觉好像是风浪很大的时候在黄河行船的那种感觉。想关心一下小花,转头一看,小花已经口吐白沫,显然是被晃得晕了过去。这丫头,可怜啊。

    就这么过了一会儿,也许是已经到了这深涧的底部。我感觉这河神一下从岩壁上腾空而起,巨大的身体居然跳了起来,轰隆一声,砸落在了这深涧之下的一条地下暗河里面。我又被水流给搞得七荤八素的。不过这次只有一小会儿,我就感觉出了水面。然后在快速地移动,最后,我和小花被扔到了冰冷的地面上。

    那河神自顾自地爬进了一个大得我不敢相信的溶洞岩壁中的洞穴里,蜷缩成了一团儿,不动了。

    我喘着粗气,忍着浑身的剧痛,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先扶起了旁边躺在冰凉地面上昏迷了的小花,开始打量起这个洞穴来。

    要说在这黑灯瞎火的地方,为啥能够看清楚?这就是这儿的古怪之处了。

    但见这巨大的洞窟,大的我根本不敢相信。起码有百米来高!必须仰头伸直了脖子,才能够看到洞顶。本来那所谓的河神就已经够大了,而这洞窟里的岩壁上还有可以让它进入的地方,你说这洞窟多大?

    而在这洞窟的岩壁上面,零散的镶嵌着一些古怪的矿石。都亮晶晶的,散发着幽幽的冷光,好像一盏盏小灯笼。正是因为这些镶嵌分布在岩壁上的发光矿石,才把这个山体里的溶洞给照亮了,显得能够看出一些具体的情况。

    那河神蜷缩成一团,在那岩壁上凹陷进去的巨大洞窟里面睡觉,居然没有当场吃掉我和小花。这似乎有些不可思议,因为从它刚才用伸过来的一根肢体吸我和小花的血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它肯定是吃人的。

    趁着这河神睡觉的时候,我就差不多看清楚了它的模样,的确是有够丑的。这所谓的河神身体就是一个好像圆球的东西,从这圆球上面伸出来不知道多少根肢干,好像触须,对,就是触手一样的东西。睡觉的时候那些触手就把它圆形的身体包起来了。

    这分明就是一个黄河里的大怪物,哪里是什么神仙!这些荒野村民,真是无知,我一个摆渡的船夫都能看出来这玩意儿不是啥好东西。他们怎么就不知道呢?

    这时候,我发现自己和地上的小花都还在流血,于是刷的一声把自己上衣的两截衣袖直接给撕了下来,再一用力,撕碎成了一条一条的,先把地上的小花流血的伤口包扎了起来,然后又把自己包扎了起来。勉强算是止了血。就开始走远一些看这溶洞。

    这溶洞的洞口处应该是和那外面的地下暗河连通的,可惜这洞窟所在的巨大山体好像和外面有一条差不多四五米宽的裂缝,这裂缝下面黑洞洞的,都不知道有多深多深!因为这儿本来就是那黄河岸边的那座大山之下了,再下面,该不会是通到阴曹地府了吧?我有些荒唐地想到。

    不过这隔着四五米的地底裂缝,那河神庞大的身躯可以一下过来根本没有什么阻碍,但是我这么一个正常人,就过不去了。更何况还要带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小花。

    唉,看来是想要原路出去显然不可能了,只能从这洞窟内部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找到另外的通道。

    一边叹气一边走了回去,准备好好观察一下这洞窟。却发现这洞窟靠近那河神睡觉的地方,散落很多很多的死人骨架子,白森森的,在这样地底的环境有些渗人。这说明这河神还真他娘的不是吃素的!这些骷髅显然就是之前的那些被吃掉的祭品。

    可为什么它没有吃掉我和小花呢?

    也许是因为黄河大王保佑吧。也不亏我每年哪怕再穷,都严格按照祖辈传下来的的规矩用供品祭拜它老人家啊。

    想不出答案,只能是归功于黄河大王它老人家对我们这些黄河上面讨生活的人的保佑了。

    不过看到这些死人骨架子之后,心里也有了些危机感。这狗日的河神怪物是要吃人的,我和小花必须在它醒过来之前赶紧离开这儿,不然也跟之前的那些可怜的祭品一样,最后变成这地下洞窟里的一堆骨头。

    可是这儿很明显的就是一个封闭的洞窟,除了刚才进来的地方,看不到还有什么往内部去的出口啊?

    心下已然有些焦急,额头上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珠。终于,在这巨大的洞窟里,还真被我发现了一个可能的通道。

    就在那河神怪物睡觉的那岩壁上往里凹进去的大洞里面!在这怪物身体无意间挪动的时候,我看到了有一个差不多可以让一个成年人爬行通过的洞穴!

    虽然不知道这个仅仅能容一个人爬行通过的洞穴到底是通往什么地方,还是说根本就是一条死路,里面不过是通往岩壁里面,没有连接到什么地方。但是这个时候我的,根本就没有其他的选择。想要活命,只能试一试了。

    时间紧迫,不能犹豫。我又不能单独去试试看行不行得通再来,只能直接带着小花赌上一把了!

    我首先通过一些岩壁上凸起的岩石往上攀爬了一段距离,想试试看能不能把那些镶嵌在岩壁上的发光矿石弄一块下来。因为我感觉这些东西看起来就好像是宝贝,就算没有金子值钱,应该也值点儿吧?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东西发光,我可不知道这地下的其他地方有没有,没有的话,那就是一片彻底的黑暗了。

    结果真是黄河大王保佑啊!这些镶嵌在岩壁上的发光矿石,并不算严实。我尝试着掰了好几块之后,终于被我给掰下来一块拳头大小的还算规则的发光矿石。拿在手里感觉冰凉冰凉的,还挺舒服。

    我看了看小花,把她扶了起来,又把我上衣的下摆再次撕了下来,弄成一根布绳一样,把我的左手和她的左手紧紧绑在了一起。然后背着小花,好像一只在岩石上攀爬的大蜘蛛一样,费劲儿地爬到了这离地差不多两三米的那凹陷处,小心翼翼地警惕不碰到那正在熟睡的河神怪物,一头钻进了这黑乎乎的洞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