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诡异的大缸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13本章字数:2543字

    这洞四周非常的光滑,一点儿不觉得擦得痛,反而滑溜溜的。

    这下完了。本来这个地方已经是在非常非常深的地下山体中了,这还望下滑?该不会直接滑进阴曹地府吧。会不会这光滑通道的出口,直接就是一口阎王殿的大油锅摆着,然后一些长得青面獠牙的小鬼正拿着钢叉在油锅旁边等着人下锅呢。

    我赶紧安慰自己mao竹溪说要打倒牛鬼蛇神,要破除封建迷信。这世上哪有阴曹地府啊,别自己吓自己了啊。

    到最后我已经习惯了这种高速下滑的感觉了,就在想为什么还不到?这要到多深的地下啊?

    这么继续滑下去,就算下面不是阴曹地府阎罗殿,我他妈的也肯定出不去了啊。就这么被困死在地底了?唉,看来果然是要去找小花了。

    想到小花,心里又是一痛。虽然我和小花认识不久,但对她已经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了。

    突然,我感觉整个人身子一轻,一股好像悬空的感觉出现了。眼前也是一花,等到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却是发现自己已经稳稳当当地站在坚硬的岩石地面上了。

    同时感觉到一股刺眼的光线,让我的眼睛刺痛刺痛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流出来了。赶紧一下闭上眼睛用双手捂住,不然这强烈的光芒直射。在幽暗漆黑的深深地底呆了太久了,现在还没法适应如此强烈的光线。

    但是这光线的出现,却是让我惊喜万分,赶紧心都要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了。

    因为,刚才那刺眼的光线,明显是阳光啊!

    能看到阳光了。说明我已经距离地面很近了,就算是没有出去,但是也肯定距离地面不远了。怎么能不让我高兴啊?!

    而且这地方已经没有下面那么阴冷阴冷的感觉了,我好像都能够感觉到阳光照射在身上的感觉了,也不知道是心里的错觉还是真的。

    可是奇怪了。那光滑的通道明明是往地下去的啊?按照道理来说,不是应该到了更加幽深黑暗的地下么?为什么会反而到了更接近地面的地方呢?咋回事儿啊?

    想了一会儿想不明白,也就懒得去想了。重要的是,我现在终于距离地面比较近了。那就说明出去的希望大了!

    我开始慢慢地张开五指,让微量的阳光透进来,眼睛也张开一条缝,去适应这阳光。随着时间的流逝,眼前的景象也渐渐变得清晰了。最后,我终于彻底的张开了双眼,适应了照射进来的阳光。同时也看清了眼前的景象。

    这是一个不大的圆形洞窟,感觉好像是一个圆形的那种柱子一样。下面是远的,上面头顶也是圆的。洞顶差不多有十多米高,洞顶好像不是完整的岩石封闭的,而是一条条大小不一的石柱架设而成。上面爬满了各种各样的腾腾蔓蔓的草木。

    让我想到了用竹篾编制的竹筐的那种感觉。所以这洞顶就有很多的空隙,阳光就从上面直射了下来,让能够感觉得到。而在这个圆形洞窟的地面中心,就是一口大缸,上面缠满了各种藤蔓,看上去非常的古旧。

    往我身旁看看,我身后不远处正是一个黑乎乎的洞口,显然是直接通往刚才我跳进来有一大群影子女鬼的地方。这里只有一个洞口,说明是中间的那个刚好可以通到这儿。另外的两个洞,就不知道是通往什么地方了。

    唉,他奶奶的。虽然已经距离地面是触手可及了,也都可以感觉到外面透进来的阳光。但是这圆形洞窟还是有十多米高啊!我根本不可能一下就跳上去。而且这洞窟四壁都明显没有任何可供攀爬的地方,就好像是一个坑一样。

    只能是先四处瞎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了。我有些沮丧地往前走去,想看看这洞窟中心摆着的那口大缸有什么玄乎的地方。

    走到近前,发现这口大缸差不多到我胸口这么高,大缸外面的壁上都是一些绿色的锈,外面坑坑洼洼的,还缠着藤蔓。我双手扒在缸沿上,伸长了脖子往里面看。

    这口大缸里面,居然是一大缸子清水!

    缸里的水清澈透明,很清楚就能够看到深深的大缸底下有些什么。居然长着一株奇特的植物。这植物也不高,约莫着应该也就我膝盖这么高。下面就是直直的根茎,到了顶端一下分叉,变成三条枝干。每一条枝干上面,有一朵鲜红欲滴的花!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红色!

    这大缸里的植物上长出的三朵红色花儿,无比娇艳,无比美丽。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用语言根本没有办法来形容这花的美。我相信就算是有文化的人来也一样形容不出。

    因为这三朵花实在是太美了!

    我都不由得看的有些如痴如醉了,恍惚之中,伸手就想伸进大缸里面的水里去摘花。整个人还想爬到大缸上面跳进水里。

    可就在我伸手的一瞬间,借着从头顶上直射下来的阳光的反射,我眼角瞥到了这大缸中清澈透明的水面反射出来的光芒。伸出去想要摘花的手一下子就僵住了,停在了距离水面不到一指宽的距离。没有落下去。

    这水面反射阳光的感觉,完全不对劲儿!

    我从几岁就跟着师傅在黄河上面跑船,十三岁就独自跑船载人过河了。到现在二十岁,对于水这种东西,那简直是太熟悉不过了。水的流向,谁流动的声音,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河面反光,一切和水和黄河有关的,我都那么熟悉。

    可是现在兴许是因为太过疲惫,这一大缸子“水”,居然把我给骗过去了!这大缸里的东西根本不是正常的清水!正常的水,通过阳光反射出的光芒,绝对不会是这样的。

    这个大缸里面的“水”发射出的光泽,让人联想到特别特别光滑的那种铁器或者其他什么金属的玩意儿。

    但如果不是借着阳光的反射来看,我还真的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异样。这明明就是一大缸子清水啊!

    转念仔细想想,如果这真是一大缸清水,那就有两个地方有些古怪了,说不通。

    第一就是这如果是一大缸清水,看这大缸外面都生满锈迹了,肯定也是古代的东西。那怎么保证这么久的时间里,缸里的水一直满着呢?第二就是这大缸里漂亮得惊人的花。这花没有根。仔细看会发现是最下面的一条主干,居然是直接连接着缸身长出来的!

    如果现在我还看不出来这大缸诡异的紧,那我就是白痴了。我当然不是白痴,虽然没文化,但是我不傻。所以我打算随便找个东西,扔进这缸里看看会出现什么情况。

    四处看了一下,发现这洞窟岩壁附近散落着很多的碎石块儿。于是走过去随便捡起来一块儿,走回那大缸处,然后贴着水面轻轻地放了进去,一点“水花”都没有溅起来。这块碎石就缓缓地往下沉没。

    在逐渐沉入的过程中,这碎石居然无声无息地溶解了开来!

    而且再这碎石块儿逐渐溶解的过程当中,并没有任何的动静发生。简单的说,就是如果在水中发生一些变化,按理说应该有些动静才是。比如我认识在街上打铁的哥们儿,那家伙把烧红的铁放进水里水会沸腾。

    但是这被我扔进大缸中的碎石块儿,就那么无声无息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了,完完全全的消失了。一点儿残渣都没有剩下。大缸里的水依然是清澈透明,没有一点变化。

    我的冷汗都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