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黄河大王?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13本章字数:3076字

    那一个正在黄河汹涌的滚滚波涛中缓缓下沉的有着长长头发的头颅,再联系到之前抓住我们这个小队的那个队员脚脖子的那惨白惨白,被黄河水泡得发胀的手。

    我一下就想到了这个东西是什么了。这是黄河里面的水倒啊!

    你问什么是水倒?那几乎是有点儿常识的人都会知道。每年淹死在黄河里的人,那可不是个小数目啊!除了有游泳溺水而死,各种凶杀案件,还有一些投河自杀的。

    这些死在黄河里面的人,如果有些冤屈,那怨气在肚子里面散步开去。就会变成一种在水底走来走去的水鬼。因为这水鬼可以在河底逆着水流行走,活动自如,所以也就被称之为水倒。或者叫倒河鬼。非常的吓人。

    我简直是觉得好像天都要塌下来了一样。他奶奶的啊!这狗日的老天爷本来就已经连续下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大暴雨了,本来这黄河大堤就非常的危险,我们拼死拼活地加高堤坝。这会儿黄河里的水倒又要出来,还让不让人活了?!

    转头一看,这泼皮赵二和我们队长也都是面如死灰,嘴唇都哆嗦了。显然他俩也是看见了那河中的水倒。

    这赵二虽然是个街上的混混儿,时常这儿搞搞,那儿搞搞的。但是真个要遇上这些诡异恐怖的事儿,这家伙的胆子就小了。

    只听他大吼一声:“水倒,水倒!河里的水倒出来啦!”然后就转身往回跑,显然是想要临阵脱逃了。

    他一转身逃跑,一下就撞上了正扛着沙袋往这边儿过来的阿山。阿山被他撞得一个踉跄,莫名其妙地吼到:“怎么了?干嘛去?”因为是在哗啦啦的大雨中,伴随着轰隆隆的河水声和雷声,人和人之间说话是只能用吼到。

    赵二也是一把拉住她:“水倒!黄河里的水倒出来了。”

    “水稻?是稻谷子么?还有长在黄河里的?”阿山一些被整蒙了。

    而这个时候我和队长也已经跑了过去,我抓住赵二的肩膀使劲儿摇晃着说你冷静点儿,这个时候我们不能退,否则河水一旦冲上堤坝,河床本来就低,那县城就被淹了!

    “可是那是鬼啊!是水里冤死的鬼啊,我们会被一个个拉进河里淹死的。”赵二还是非常的惊慌。而阿山则是非常迷茫,刚刚还在说稻谷的事儿,咋一下子就跳到河里的水鬼了呢?

    一时之间,场面有些混乱。

    “别吵了!赶紧运送沙袋,千万别让河水冲上来!”队长对着我们奋力地嘶吼着。可是突然之间,他也不说话了。我们一转头,立刻就看到他手中的手电指着的方向,正有一个东西从堤坝下面,越过这层层叠叠的沙袋,在往上面爬行!

    那东西长长的湿漉漉的头发,上面还缠绕着一些水草,披散下来,几乎把整个身体都笼罩在里面,所以根本看不到它的样子。只能看到惨白惨白的泡的发胀的四肢,和那扭曲的动作。

    是水倒上岸了!

    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其他小队的人都在努力地扛着沙袋,根本没有注意到我们这边的情况。

    “绝对不能让水倒上岸,否则它混在这倾盆大雨中,趁着大家的注意力根本没法注意到异常。说不定会弄死更多的人。”我嘴里喃喃地说到,然后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勇气。眼光模模糊糊地看到一两米远的地面上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看样子好像是一个铁铲。

    我一下跑过去操起那铁铲,猛然就对着前方冲了过去。

    “王狗你他娘的要干嘛去?”我隐隐约约地听到后面的赵二传来的声音。

    可是这当口,哪里还管的了那么多,心里只想着把这天杀的水倒给干翻,弄回河里去。待得冲到这堤坝边缘的时候,这水倒已经整个快要爬出来了,散发着一股黄河河底淤泥的强烈的臭气。

    “去死吧!”我大吼一声,手中的铁铲整个抡动起来,一下子劈在这水倒的头上。只听噗嗤一声,一下子就砍了进去。因为可能是在水里泡了太久,这鬼东西浑身都软趴趴的。这一下就劈进了头颅里面,瞬间就溅起尺来高的黑水。

    这黑水腥臭无比,让人恶心地想吐。可是这水倒被我给一下用铁铲批中脑袋,好像没有任何反应,依然是慢慢地往岸上爬。

    “你们还傻站着干嘛?快来一起把这鬼东西弄下去,别让它趁着混乱上岸啊。”我扭头朝着后面大喊,让他们都过来帮忙。同时手中的铁铲一下一下地混动着,往着水倒身上招呼过去。

    每次劈中这水倒,它身上都溅起一股股腥臭的黑水。到了最后,这玩意儿几乎快要被我给用铁铲捣鼓成一团黑乎乎的臭熏熏的烂泥了。

    看了这让黄河岸边儿的人谈之色变的水鬼,也并不是那么难对付的嘛。这时候我心里涌起一股豪情,直接上前,想再用力一铲子,把这东西给顶下去。哪里知道,我刚靠近了一些。这本来一团烂泥似的东西突然暴起,一下伸出还剩下的一只惨白的手,紧紧地抓住了我的胸口上的衣服。

    我一下没有反应过来,被这水倒往前一拉,整个人踉踉跄跄地往前几步,一下就差点儿从这沙袋顶部滚落下去。就在我整个人都快要翻到进黄河里被那滚滚波涛卷走的一瞬间,我赶紧到身后一紧,好像是有一股力量紧紧地拽住了我。

    在朦胧的大雨和雾气之中,我回头一看。就看到了那赵二和队长,一人拉住了我的一条腿,正在这这水倒拉锯战。

    我心中涌起一股感动。赵二这家伙虽然说是胆小,但是兄弟有难,也还是大着胆子上来帮我了。而队长跟是萍水相逢,也拼命上来帮忙。

    这水倒的力气也是真大,居然和他两人加起来不相上下。拉着拉着,突然刷的一声,我的水工服居然直接被一下给扯坏了。那水倒一下子就翻滚下了堤坝,摔进了滚滚的河水中。而我也被赵二和队长刷的一下拉了回去。

    三人跌坐在大雨之中,彼此想看。

    这时候那阿山也带着我们队里的几个人来了,原来这阿山刚才是去叫人来帮忙了,没想到我已经安全了。

    “队长,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如果这堤坝沿岸都有水倒上来的话,那大家就都非常危险了。这事儿必须让局里找人沿途用大喇叭通知啊。”我大声说到。

    队长摇摇头说来不及了,这当口,暴涨的黄河水随时可能冲上堤坝,那些水倒也不知道会不会来的更多。我后面的小屋里有三个喇叭。咱们仨一人拿一个,沿着这堤坝跑过去各种通知各个小队的人。其他人继续搬沙袋,注意千万别被水倒给拉走!

    我们仨立刻发疯一样在大雨中拼命奔跑,很快就跑到了那后方的小木屋里,拿出了三个喇叭。

    “别说是水鬼,否则吓坏大家。就说接到水文局的通知,有特务分子隐藏在这里准备搞破坏,让大家时刻注意不是水工,没有穿水工衣的人。一旦发现立刻警惕,并想办法推进河中。”

    不得不说队长毕竟是队长,在这么危急的时刻,居然还能够不忘这方面的说道。的确,如果一说这里有鬼,在这样恐怖的环境下,估计很多人会像之前赵二一样,首先想到的就是离开这儿。而如果说是特务分子的话,反而会激起大家的勇气。

    于是我们三拿着这大喇叭,把音量调到了最大,几乎是扯破了喉咙,在这沙袋堆高的堤坝上面,一边跑一边喊着。

    “给位同志注意了,据刚才局里的通知,现在有特务反动分子混在这热火朝天的工作里,伺机搞破坏!大家一定要提高警惕,所有没穿水工服的人,都要警惕。不是我们的同志,一旦发现,直接弄进河里。再重复一遍!”

    我们就这么喊着,跑着,全然不顾自己已经疲惫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幸好,每当我感觉到快要疲惫得撑不下去的时候,脖子上面小花留给我的那一串项链,总是会发出一阵温暖的好像暖流一样的感觉,弥漫到全身,让我的疲惫一下子减轻了很多。才能继续坚持下去。

    而这个时候,队长和赵二已经累得好像死狗一样瘫倒在泥水之中,应该是正在缓一缓。

    跑着跑着,喊着喊着,借着堤坝工地上的大探照灯,我好像看到了前面不远处,一片极度的混乱,而且还听到了工人凄厉惊慌的惨叫声。

    是水倒么?

    我赶紧快跑几步,冲了过去,随便拉住一个人问到:“怎么了怎么了?是发现搞破坏的特务反动分子了么?”

    “不是不是,是,俺也不知道是个啥啊。好像是黄河大王上岸来咯!”说完拔腿就跑,好像后面有鬼追上来了一样。

    黄河大王?这些人疯了吧!

    我一回头,立刻就看到,一个无比巨大的阴影,正从那用沙袋加高的堤坝后面,慢慢地露出形态来。

    这个阴影无比的庞大,好像一座小山似的,仅仅露出了从堤坝后面露出了极小的一部分躯体,已经是非常的惊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