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两件东西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13本章字数:2506字

    我和赵二这是一通夺命狂奔,终于在倾盆大雨之中,跑到了这黄河堤坝的最后方,自认为安全一些地方。

    然后就听到了前面真正一线靠近黄河河床的堤坝出,想起了密集的枪声。虽然隔着哗啦啦的雨水声,但还是能够分明地听得很是真切。

    我和赵二站在大雨中,全身发抖。也不知道是给这鬼天气给冻的还是吓的。根本都止不住。我们这儿站着的人也不少,大家三五成群的,脸上都带着惊骇的神色。仿佛还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也有人在嚎啕大哭,嘴里念念叨叨的,听起来好像是死了好兄弟好哥们儿了。

    不由得有些感慨,看了赵二一眼。

    “对了,你看到黄光荣了没?我看那会儿你俩不都累的爬不起来,瘫倒在堤坝上面泥水里休息么?”我问赵二,想看看黄光荣有没有活路。

    赵二叹了口气说俺也不知道啊。当时俺刚从泥水里面爬起来,就听到前面的人非常的骚乱。俺当时还以为是水倒大规模地上岸了呢,正准备逃跑呢。就看到一个大得老子做噩梦都没有梦到过的大怪物从黄河里面爬了出来。好像是一条蛇一样,但是那身子比山里林子里的大树还要粗壮得多得多!当时俺就吓坏了,爬起来就逃命。哪里还顾得上黄光荣啊。俺就是想到王狗你这家伙万一被吓呆了,被弄死了。老子就没兄弟了,然后就到处找你。结果他奶奶的你他娘的你还真被那怪物给吓呆了!你不是号称胆子很大么?风里来雨里去黄河上讨生活的摆渡人?咋被吓傻了呢?

    我被赵二这家伙一顿抢白,只能是有些心虚地辩解到说我那时候思想突然开了个小差,就没注意到。赵二啊,你说会不会是咱们县城好多年没有祭祀黄河大王了。它老人家发怒了,所以派遣手底下的巨大怪兽来惩罚俺们?

    这么一说,赵二还真的不说话了。好一会儿才说俺也不知道,不过反正天塌下来有高个的盯着。咱就是普通老百姓,遵纪守法的。有民兵和解放军战士保护俺们的安全吧。

    当下两人也不再说话,开始坐下来休息。话说这人都有好奇心的,虽然我们这当口很是害怕。但是前面有了民兵和紧急赶来的派出所人员,有了ZF的保护,心里感觉也就安稳了一些。也想看看结果如何。

    渐渐的,密集的枪声变得稀稀拉拉的了,再过了一小会儿,枪声居然是基本停了下来,好像是几乎没有了。如果不仔细竖起耳朵认真听的话,好像还要听不出来了。

    看来是那些黄河水精水怪都退去了。想来这些怪物虽然是厉害,但是无缘无故地爬上岸来,人没吃到几个,却是遇到了战士们的攻击,所以应该很快退去了。

    这时候,哗啦啦的倾盆暴雨也慢慢地停了下来,雷声风声雨声都听了,四周一下子有重新变得安静了下来。只能够听到暴涨的黄河水奔腾不息的流淌声和隐隐约约传来的一些痛苦的喊声,想来刚才的战斗中,我们这边的英勇战士肯定也是受伤不轻。

    天上厚重的乌云渐渐地散去了,一轮圆月高悬在天空中,显得很是美丽。把四周也都照亮了。我们很快就听到了轰隆隆的声音,还有整整齐齐地跑步声。

    解放军战士!

    我们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这肯定是真正的解放军战士来了。我们都显得很是激动,那个年代,大家对于解放军战士,是真的有这发自内心的崇敬的。这会儿他们又这么快速地赶了过来,虽然战斗已经结束了,但我们还是觉得很振奋,都欢呼了起来。

    这下好了,我们这县城黄河堤坝上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差点儿危险决堤,又是有黄河深处的种种河中怪物想要上岸攻击县城,解放军战士想来也是应该会驻扎在穿过我们县城的黄河两岸了。应该会安全一些了。

    这么一折腾,加上暴雨也停了下来,至少今晚黄河已经没有了决堤的危险。所以大家也就三三两两的准备回去睡觉了。至于工钱什么的,看看明天来水文局这儿领吧。现在主要是疲惫了,加上危机一解决,整个人一放松同时就乏了。

    “赵二,今天别回你那破庙了。睡着不舒服,跟我回我那儿睡吧。”我让赵二跟我一起回去。以前他都是自己住在县城那头的一个破庙里面,今天下雨,那破庙里估计漏雨漏得一塌糊涂。估计已经不能住了,所以让他跟我一块儿回去。

    赵二也没有反对,我俩一起彼此搀扶着回了小木屋,进去之后再也顾不得其他,两人脱下衣服随便用布把身上的雨水擦干了一些,然后倒头就睡。

    很快我俩就进入了梦乡,睡得是死沉死沉的。

    可是我又做恶梦了。

    我又梦到自己回到了那无边无际的黑暗虚空之中,站在那剧烈摇晃的金属巨棺上面。棺盖被棺材里面的可怕东西给弄得不断的往上冲,从远处的岩壁延伸过来的四条粗大铁索哗啦啦的响。小花一个不小心,就差点儿摔了下去。

    我拼命拉着她的手,她却是流着眼泪挣脱了我的手,把那条家传的链子留给了我。自己掉进了下面无边无际的黑暗深渊里面。

    小花!!!

    我大叫一声,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发现自己已经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了。再看旁边的赵二,睡得正香呢。也不知道做了什么美梦,居然好像在微笑。这狗日的混混,肯定是又梦见在街上调戏那个良家妇女了。

    这时候也不知道是几点了,我却是再也睡不着了,翻身下床,就想去看看我上次经历中带出来的两个东西。那个开始被我误以为是金子的古怪石球,和在那被小花所在的村子村民称之为黄河河神的巢穴里面扣下来的发光石头。我把它们锁在了我这小破木屋唯一的一个木箱子里面。钥匙塞在了床脚下。

    轻手轻脚地从床脚下摸出钥匙,然后走到这木头柜子前,用钥匙把柜子打开,就看到这两个东西还好好的摆在柜子里面。一个拳头大小,表面布满了均匀的孔洞的圆形石球,透过孔洞能够看到里面是黑乎乎的东西,闻起来有一股淡淡的鱼腥味儿。另一个是比鸡蛋稍微小伤几圈儿的发光石头,本来要大一些的。但是被我弄成的两块,给小花的那一块跟她一起掉进了无底深渊了。

    之前一直没有时间好好的思考,现在不知道为什么,睡了一觉起来之后,头脑很是清醒。我意识到这个发光的石头可能是个宝贝,所以现在其实是起了想办法把它给卖掉的心思。没有了船,我就没有了经济来源。要是把这玩意儿给卖掉的话,说不定还可以赚一笔钱。只是现在这年头,大家都忙着去准备斗争这斗争那了,这东西可能不太好卖。

    锁上柜子,把那石球继续放在里面,把发光的石头拿了出来。坐在凳子上看着这东西发呆。

    突然,背后响起了一个声音:“他奶奶的王狗,你小子天还没亮就不睡觉爬起来偷偷摸摸的干嘛?是不是想趁我睡觉谋我财害我命?”

    这冷不丁二的声音突然一响起来,真是吓得我浑身一哆嗦,手里的发光石头差点儿就掉落到了地上。一转身发现赵二已经醒了过来,正在床上揉着眼睛看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