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一个秘密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13本章字数:3026字

    李主任往我打开的麻布袋子里伸头一看,立刻脸色大变,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陈老板本来还笑呵呵的,一看到李主任这幅表情,立刻就知道恐怕是有什么变故。赶紧问李主任是咋回事儿。

    “是那个东西,居然是那个东西!不敢相信,居然又看到了。”李主任好像激动得有点儿语无伦次了,我和赵二对视了一眼,觉得这情况好像有点儿和我们预想的不太一样啊。这李主任的反应,好像有点儿太大了啊。

    “李大哥,什么那个东西?哪个东西?”陈老板有些疑惑。

    李主任却的露出有些狂热的表情,说就是那个地方啊,想不起来了?就是咱们一直在找的地方。

    我和赵二更加的莫名其妙的,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个啥。但是陈老板听到这儿,却同样是脸色大变。猛然扒开李主任,凑过来伸头往我的麻布口袋里面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种光亮,这种颜色,的确是!小兄弟,快跟我们一起回旅馆,咱们回去再说行么?”

    看他焦急的样子,我差不多已经预感到了,可能我从那所谓的黄河河神的巢穴里面带出来的东西,恐怕有些不得了啊!

    我也识趣,赶紧把这袋子收起来,口子捏的紧紧的。有些紧张地跟着那仿佛非常焦急和激动的李主任陈老板两人身后,立刻了这饭店,往刚才他俩住的旅馆走了过去。跟着他们上了三楼,来到走廊末尾的一个房间里。

    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进这么高档的地方,这房间真他奶奶的大啊!起码有十个我的小木屋那么大。

    刚一进屋,我立刻被陈老板好像按住一只小鸡一下砰的一下按着肩膀坐在了凳子上面。而李主任则是刷刷刷的把窗帘全部都拉了起来,仿佛是生怕有人在监视一样。我心想不就是买块石头嘛,怎么跟以前还没有解放的时候,伟大的地下党员接头似的呢?

    待得一切准备都做好了,陈老板和李主任两人才用激动得有些发颤的语气问我:“小兄弟,你这东西,能卖给我们么?你随便开个价吧。”

    我和赵二一听,顿时心头一阵狂喜,随便开价?!这不是说,我们想要多少钱就要多少钱了?可是做人要厚道,人家说随便开价,也不能真的就狮子大开口。我那早死的师傅兼养父告诉我,防人之心不可无,但是害人之心也不可有。随意欺诈别人是不好的。

    于是我伸出了一根手指。

    “一万块?好,没问题小兄弟。我立刻去给你取。”这陈老板似乎非常的着急一般。

    而我则感觉整个人好像被雷劈了一样,完全都没法思考了。一万块?!我,我想说的是一百块啊。一百块钱,在我心目中已经是一比超级巨款了。可是这陈老板一开口就是一万块。是我听错了,还是他疯了?

    这时候,那李主任已经冷静下来了,他摆摆手说陈老弟,你别吓着人家小兄弟了,冷静一些。既然小兄弟是诚心找我们卖这个东西,就不用着急。对了赵二,还有王兄弟,你俩没把这东西给其他人看过吧?

    赵二这时候似乎也知道了这恐怕是了不得的东西了,立刻把脑袋使劲儿摇晃,说没有没有。我们就是小老百姓,也不认识什么大人物啊。要不是那天恰好认识了你和陈老板,我们都不知道找谁卖这东西啊。

    听得赵二这番话后,李主任陈老板二人好像是松了一口气,喃喃自语到说那就好,那就好啊。

    “这个,李主任,陈老板。能不能问一下,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啊?为啥这么值钱,又为啥能让你们两个大人物这么激动呢?”我很是不解地问到,心里面也是觉得疑惑。不过我想了想,终于还什么没有说出那河神巢穴里满满一洞窟都是这玩意儿。

    我问出这话之后,李主任和陈老板都是沉默了,两人彼此对视,眼中满是犹豫。赵二对我狂使眼色,那意思是说着大人物之间的事情,我们就别管了。赶紧拿了钱走人,有了这么多钱,咱们这辈子都够了啊。

    可我这人就是整儿犟脾气,有的事情就想搞个刨根问底。我那早死的师傅兼养父说过,要保持一颗好奇心,哪怕是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也要知道人应该活的有些价值。

    他这话说的悬乎,我之前的二十年一直不太明白,现在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冲动。我隐隐约约地感觉,这一次找李主任和陈老板来卖这石头,很可能就会让我的生活彻底改变。说不定还能够明白师傅说的什么生活啊价值啥的。

    “抱歉啊,这里面的事情关系始终太大。我们,的确是暂时没法告诉你。”最后,李主任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这样的话。

    赵二堆起一脸笑容摆摆手说没事儿没事儿,俺这兄弟就是好奇,他也就问问。没其他意思。

    可我却不这么想,这一刻,我无比的坚定,想要知道这个东西到底有什么意义。他们口中的“那个地方”,是不是就是小花他们村子里祭祀河神的那一块广大的地下空间。如果是的话,那说不定,我可以跟着去!毕竟,小花掉进了那个地方的无底深渊里,我还真的想再回去一趟了。

    所以我没有接赵二的话,而是站起来,非常坚定地对李主任和陈老板说到:“那个,李主任陈老板啊,我这人就这毛病。好奇的紧。如果二位不愿意告诉我这东西是什么,有什么用处的话,我就不卖了。”

    什么?!

    我此话一出,赵二和李主任陈老板三个人都被吓住了。赵二是觉得我犯糊涂了,那两人则是担心我真的不卖了。

    “这样,王小兄弟,我俩先商量一下,给我们一点时间。你再坐一会儿好吗?”李主任最后说到。

    我点点头,就坐在椅子上。赵二则是不断地用埋怨的眼神看我。觉得我太能整事儿了。

    过了好一会儿,李主任和陈老板才重新走了过来,脸上再次勉强堆起了笑容:“小兄弟啊,罢了罢了。你想知道,我们就告诉你吧。本来这事儿我们是不愿意说给外人听的,但是现在如此,我也就告诉你无妨。不过你可要做好思想准备,这事情听听就算了,切不要外传啊。”

    我看他说的严肃,心里就有些没底,该不会是和神秘反动特务分子有关吧?那年头,风声鹤唳的。虽然我和赵二都是社会底层的小人物,但是这不人民当家作主了嘛。经常也有人给我们普及种种斗争知识的。

    “在我们国家的历史上,很久远的时间之前,有一个朝代,叫做商朝。不知道二位小兄弟有没有听说过?”

    赵二和我眉头都皱了起来,商朝?那是什么朝代?比唐朝还要久远么?因为那个时候在我心里,唐朝就是最远的年代了。皆因为我那养父以前喝醉酒的时候,总是唱这些我听不懂的东西,什么盛唐大唐之类的。

    李主任和陈老板都笑起来:“小兄弟知道唐朝啊,不错不错。不过这商朝,可是比唐朝远的多得多了。不过不必纠结这些,重点在于。这个商朝,他的最后一个国君。嗯,你就认为算是皇帝吧,他非常的残暴。所以就激起了当时人民的反抗。这其中有一个势力非常强大,叫做周朝。在一个叫牧野的地方,击败了商朝的最后一个皇帝,灭亡了这个商朝。”

    “就好像我们伟大的解放军战士最终赶跑了所有的坏人一样!”这赵二突然插了一句,有些洋洋得意,好像在显示自己触类旁通。我对他翻了个白眼,很是无语。

    李主任则是继续说了下去:“这个商朝灭完了,但是这末代的国君尸体,却是没有找到。这就成为了周朝的新国君的心腹大患,他命令手下的人在战场上在以前商朝的皇宫里,四处寻找这商朝末代国君的尸体。都没有找到。其实也不怪他找不到,因为,没有人知道。当时的商朝末代国君,根本就没有死!他带着一些忠诚于他的人,趁乱离开了。不知所踪。”

    然后,他就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我。

    我没有啥文化,但我不是傻蛋,一下就明白了过来。我手里的这块石头,恐怕是和那个什么上,不对,是商朝的末代国君有很密切的关联。

    “我手里的这块石头,和那个古代的逃走的末代国君有关系?”

    李主任点了点头:“没错,而且关系还很大。因为这个被称为帝辛的国君,消失在了中原的广袤土地上。后来,跟随他的那批人里面,有的人居然重新出现了。当然,知道这些事情的人当然是很少的。那些跟随他的人里面,有人留下了一些线索,指向了这国君最后的去向。”

    “我手里的这种石头,就是找到那个什么朝的什么辛的线索?”

    李主任和陈老板都同时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