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棺材山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13本章字数:5158字

    我这才知道,原来这个强壮得跟头黑熊一样的男青年叫熊五,的确是跟头黑熊似的。身上疙瘩肉一块一块的。

    然后他又给我介绍了旁边那个瘦瘦黑黑的青年,叫赵黑子,大家都叫他黑子。我也把赵二介绍给了他。他还笑说两个都姓赵,五百年前都是一家。

    熊五和黑子还算是很好相处的,年纪也都不算大,也没有看不起我和赵二两人一个船夫一个混混,没多久我们四人就聊得热火朝天了。同时我也知道了刚才那个冷面男大家都叫他端木师傅,好像是非常的厉害。那个女的叫阿玲,是个归国华侨。

    夜幕很快就降临了,我们进了船舱,开始吃饭了。

    看到桌子上面摆上来的菜,我惊呆了。

    他奶奶的!

    这,这些菜也太丰盛了吧?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菜肴,而且都精致无比,一看就非常的美味。在执行那么危险的勘探任务之前,而且是在船上还能吃到这些?这生活可比我和赵二好多了。

    最让我吃惊的地方,是距离我最近的一盘菜。一开始我还以为是炒土豆丝,但是一看不像啊,这玩意儿是白色的啊。再仔细一看差点儿没把我筷子吓掉。

    这,这居然是豆腐,或者准确地说,是豆腐脑,豆腐花!

    把豆腐脑切成这么细这么细的,他奶奶的简直超乎我的想象啊。

    那李主任也是非常吃惊,用勺子舀了一勺放进嘴里,似乎非常享受一般,然后对着那个之前表情非常冷漠的年轻人赞叹到:“嗯嗯,端木师傅的刀工又有进步了啊。我们这些老家伙,能够请到你来,不但把握更大,还有享受美食的口福啊。”陈老板也是点头微笑,很是赞同。

    哼,端木。真是好奇怪的姓。感觉像个小日本鬼子。这要在几十年前,上街不得被揍死?

    我有些恶意地想到,对这个家伙我一看就不爽,自以为清高傲气。

    听到李主任的赞美,他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大家都在吃饭,就他一个人不吃,坐在一边儿左手垫在脑袋后面,右手玩儿着手里的小刀。我看到他的手指头都又细又长,还非常的白皙,好像保养很好的女人的手。

    让人吃惊的是,那把一看就非常锋利的小刀,在他的五指之间上下翻飞,快的好像一道白色的影子。却没看到他的手有一点儿受伤!

    这个家伙,点子很硬。绝对不好惹啊。我心中暗暗想到。不过好在他是我们一起的,也算是战友了。如果我不去招惹他,这家伙应该也不会对我怎么样。

    晚饭之后,我们就在这船舱里面开会。李主任和陈老板开始讲话。

    “相信大家,应该也都知道我们这次是去干什么的。目标是,牧野之站中战败的商王帝辛的墓。也就是大家可能平时听说过的商纣王。当然,具体的历史人物评价我们不去争辩。知道是谁就行。根据我和陈老弟多年来的勘探和研究,在无数的历史古籍中寻找,终于让我俩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把范围确定在了三个地质条件非常复杂的地方。”

    说到这儿,他拿出了一种很大的中国地图,我看到那上面标注了三个红点儿,不过我也不太知道我们伟大的新中国到底是怎么个地形。我也看不懂那些什么省份划分,只是看到那三个红点儿一个在中间偏北一点的位置,一个在最东北,一个在西南地区。

    “最后,还是通过王小兄弟手里的玄鸟矿,我才确定了。应该就是在这儿。同时,王小兄弟还机缘巧合之下进去过商朝遗族最后躲避的地方。”

    玄鸟矿?原来那发光的石头是叫这个古怪的名字啊。

    而待得李主任此话一出,其他的人都用一种震惊的眼神盯着我。我敏锐地察觉到,就连那个单手玩儿着一把小刀的叫端木的家伙,眼中也闪过了一丝波动。好像对我去过那地方也是非常震惊。

    于是我又大概把情况说了一下,说到小花为了让我有时间逃命,自己松开双手掉进无底深渊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心又是一阵痛,而那阿玲则是眼圈儿都红红的。看起来这个女人也算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了。

    “他应该只去过外围,否则的话,不会只遇到这些简单的东西。不过那悬在深渊上面的金属巨棺里面是什么东西?好像没有相关的记载啊。你确定没有记错?”那被称为端木师傅的冷酷年轻人终于说话了,眉头也微微的皱了起来。

    我一下就火了。

    他奶奶的!我的小花就是死在那儿的,这家伙的意思居然是不相信我,是在说我胡编乱造么?就算你手里玩儿着小刀一看很厉害的样子,我他妈的也忍不了了。老子也不是没有打过架砍过人!黄河摆渡者,风里来雨里去,黄河大王都不怕,怕你这家伙?

    我嗖的一下站起来,刚想要发作。

    陈老板和熊五他们赶紧过来打圆场,说端木师傅不是那个意思,他就是有疑问,稍微问一下。因为这儿的人里面,要说谁对那诡异神秘的地方最了解,恐怕就是端木师傅了。

    那端木师傅摆着一张面无表情的死人脸,冷冷地说到:“我对那地方也只是听家里人说过,也并是所有的都知道。我也并没有说这个船夫说的是谎话,只是疑问而已。看起来,这次行动会有些麻烦。我们掌握的信息太少。”

    “大家都是一个团队的,千万别内讧。到时候要精诚合作,如果能够找到他们最后躲藏的地方和修筑的地下宫殿群落,里面随便哪一样东西出来,都是无价之宝。”

    赵二吞了吞口水,眼睛发光地问到:“随便拿?比金子还贵?”

    我明显的看到阿玲露出鄙夷的眼神:“土包子,就知道金子。”而熊五和黑子则是善意地笑起来,拍了拍赵二的肩膀:“兄弟啊,那些玩意儿。比金子贵百倍都不止,甚至千倍万倍,无法计算的价值。”

    赵二完全目光呆滞了,完全想不到世界上还会有比金子贵重这么多的东西。其实我也挺吃惊的,不过长年累月在黄河上危险行船的经验让我遇到事情都还算比较冷静。所以虽然心中震惊,但也没有太过流露出来。

    当晚,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感觉到有阳光直射进来了,照在我的脸上,烫烫的,还挺舒服。一看旁边的三张床上都没人了,就知道他们肯定都起床了。用脚踹了踹那头睡得正香的赵二,把这懒蛋给弄了起来。他正抱怨着,就听到门开的声音,熊五高大的身影冲了进来。

    “快点儿起来啊你俩,到地方了!”

    熊五的声音非常激动,显然是因为到达了地点了。想起来也有些让人感叹,他们是因为到了这个地方而激动和兴奋。当初我和小花被人关在笼子里面,当成献给那黄河河神的祭品被村民打着火把抬到那去的时候,却是无比的惊慌。

    不过也怪我没能记住当时的位置,所以不能够原路进去。不过就算能进去估计也下不去,因为当时是那巨大的河神抓着我和小花下了很长一段陡峭的悬崖,才到的那下面。我们现在走的路线是李主任和陈老板直接给的,也就是说,那地方恐怕有多个出入口。这么说来,那个地下的洞窟,整个地方的面积,加起来可能是一个极其吓人的面积!

    会不会跟我们的县城一样大?

    我的脑袋里面突然浮现出这个有些荒谬的念头。

    这时候,我才发现船已经渐渐地靠近了岸边儿,那熊五和黑子停下了船,下了船锚,铺上了上岸用的板子。我们就陆陆续续的上岸了。

    “我记得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在深深的地下吧?入口在哪儿呢?”我随口说到,谁愿意回答就回答我。

    没想到最先回应我的是那死人脸端木,他也没有说话,举起右手往前面一指,脸上还是没有任何的表情波动。而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就发现了问题。

    这一带本来是属于黄河流经的平原地区,四周都是一望无际的广袤平原,往天边儿看去都是看到那宽广的天和地相接的地方。但是这死人脸指的地方,却在距离我们还不算太远的地方,有一座矮矮的丘陵小山。在平原上显得非常的突兀。

    难道那山就是入口?

    “的确就是那座山,棺材山!没错了,就是它。咱们快点儿过去,到那儿去等太阳下山。”陈老板满脸喜色,首先就背着一个大包,往前面走去。

    我们这些人背后都背着一个很大的黑色大包,是李主任他们发的,一人一个,里面杂七杂八地放了好多东西。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别说见了,我脸听都没听过。昨晚还是熊五一个一个地给我讲解了用法,让我很是感激。

    一行人在这广袤无垠的平原上,小跑着前进,往不远处那突兀显出的丘陵小山跑了过去。我一边跑一边偷偷地看了看那阿玲,本来以为她一个弱女子,背着这么大一包连我都觉得非常非常沉重的东西,走起路来肯定的不停地喊雷叫苦。但是我却惊讶地发现,这小妮子居然一点没有叫苦!甚至跑得比我和赵二还快。

    他奶奶的!可不能被一个女的给比下去啊。

    我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挑衅,虽然已经有些累了,立刻咬紧牙关,使劲儿往前冲,很快就到了和她在一条直线上的水平了。赵二这家伙一看我都这么卖力了,自然也不甘落后。而且他之前看到阿玲直流口水,我估计他说不定心里还有些小心思。不过人家一个归国华侨,又这么漂亮,肯定家里背景也大。赵二这种泼皮混混孤儿,就不用想了。

    俗话说有句话叫“看到屋,走的哭”,意思是说在广阔的平原上,因为一马平川一望无际的,所以有时候距离就不太好判断。眼前就是这样的情况,看起来不远,但是一行人走了快两个小时了,还没有到。

    中途我们还停下来就席地而坐吃了个午饭,然后又走了一会儿,当太阳都开始逐渐西斜的时候,才终于到了这丘陵小山脚下。看起来也不算太矮。山体巨大的阴影在太阳的照射下投射在地面上,显得非常怪异。

    “好了,就坐在这儿等吧。等太阳和地面四十五度角的时候,端木师傅,我们就要睁大眼睛仔细看了。”李主任对那死人脸说到。他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我和赵二自然是听不明白的,小声地问熊五他们打的什么哑谜,啥角啥的。

    熊五和黑子给我俩解释到,说这次我们去的那商王帝辛带着最后的王族躲避西周追杀的地方入口,就在这儿。不过不是那么容易发现的,需要借助快要下山的太阳才能发现。至于具体怎么发现,他们也不知道,需要靠那个端木师傅。

    又是这个死人脸。我又悄悄问熊五对这个死人脸熟不熟,他摇了摇头说他也不认识,他们这批人,都是被李主任在地下市场招募来的。

    地下市场?招募?我一下愣住了。不是说着李主任是一个地质研究所的主任么?你们难道不是他单位的工作人员?

    熊五和黑子看到我惊讶的表情,顿时明白了过来,相视一笑之后对着我笑着说王兄弟,恐怕这李主任和陈老板没跟你说实话吧?他俩的确一个是地质研究所的主任一个是大老板,但是呢,还有一层身份。不过也是,反正你也就跟我们一起下去倒这么一次,而且你对这里还有些经验。之后也不会踏入这个圈子,所以我就不跟你多讲了。总之,下去之后保护好自己啊。

    熊五这一番话说的神神秘秘的,让我和赵二都摸不着头脑?难道说着李主任和陈老板骗了我俩什么不成?不跟看样子他俩也不像是坏人啊?哎呀懒得管了,反正都是中国人,又不是英美帝国主义和反动分子,应该不会做什么坏事儿的吧。

    随着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很快的,太阳就越来越低,再过不了多久就应该要彻底地落下去了。

    这时候李主任陈老板和那死人脸端木三人都显得有些紧张,三人站了起来开始往这侧面的方向跑。他们这一跑,我们不知道咋回事儿,也只能跟着往侧面跑。跑了一段距离之后,他们都停了下来,直勾勾地看着一个地方。

    顺着他们的目光看过去,我发现站在这个地方,能够完整地看到这座低矮的丘陵小山被抬眼照射投影在地面上的影子。

    “快了,快了!”陈老板的声音都激动地有些发颤。那死人脸也是死死地盯着这座小山的影子。

    我觉得奇怪,也目不转睛地仔细观察这座小山的影子,终于,我发现了一个让人吃惊的事情!

    只见这座本来就是横向的丘陵小山,它的影子在太阳的照射下,变得延伸拉长了,有些古怪。下面是长条形的,上面好像还有个盖子,两头翘起来,隐隐约约地还能看到一些缝隙。

    他奶奶的!

    这时候这座小山的影子,活脱脱的就是一具棺材的形状啊。

    我一下想起来刚才一下船的时候陈老板说的话,他把这座小山叫做“棺材山”。这当口,我才总算是明白了,为啥这座小山要叫棺材山这么一个古怪骇人的名字。原来在特定时刻太阳光线的照射下,站在一个特定的角度看,这小山的影子会变成一具棺材的形状!

    那死人脸这时候动了。只见他扬起了右手,那把锋利的小刀刷的一下就飞了出去,飞出去老远,然后一下钉在地上。钉在那小山影子变成的棺材那棺材盖子和棺身的一条明显的缝隙上。

    “没错,就是那个位置了。棺材山的棺盖和棺身的第一个缝隙。”李主任和陈老板都很激动,那死人脸也难得地露出了一丝微笑,不过很快就消失了,甚至让人以为是错觉。

    这家伙也是会笑的嘛。我心里暗暗嘀咕着。

    就跟着他们继续往前走去,到了那把匕首插着的地方。因为太阳照射的方向和小山的方向,以及影子投射的方向是有些不同的,所以现在这把小刀插在地面的位置,其实已经和小山的中心距离有些偏移了。

    “就是这个地方,从这儿拉一条直线到棺材上,相交的那个点,就是进入的关键所在了。”死人脸又冷冷地开口说到,然后从背包里取出了一根折叠的铁棍。再从地上拔起小刀,以那个位置为起始,手中的铁棍拄在地上,往棺材山走去。地面顺着他的走动,被铁棍划拉出一条深深的痕迹。

    我震惊的发现,他就这么随意的往前走,铁棍在地面划拉出来的痕迹却是笔直笔直的。好像是用什么东西量着,小心翼翼画出来的一般。

    不过我看其他人都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所以想来这个家伙的手段应该是层出不穷,他们都习惯了。

    终于,我们又走到了这棺材山的脚下,那死人脸端木用手中的铁棍终于也靠近了那小山最下方的岩石。他重重地在铁棍上面一按,铁棍下方立刻弹出来一个尖尖的头,往那岩石上面使劲儿一戳。

    立刻就起了古怪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