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一个故事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14本章字数:2642字

    我发现这高大黑色石碑中心有一个巨大的神秘符号!

    而这一个巨大的符号,就几乎占据了这个高大黑色石碑碑面的一般。我正准备用手电筒照射着,好好的看看这黑色石碑上面的这个巨大符号是什么模样的,颗是刚看了几眼。这符号立刻发出一阵难以形容的刺目光芒,让我几乎都要睁不开眼睛了。

    四周的景象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了,只有一片白茫茫的光的世界,四周都是刺目的光线。然后我听到一阵巨大的轰鸣声,轰隆隆的,好像是什么东西在从深深的地下破土而出一般……

    轰隆隆,轰隆隆。

    天边滚过了一道道沉闷的雷声,好像是落在了遥远的大地那头。震得我们的屋顶都有轻微的颤抖。同时紧接着居然有一道刺目的闪电划过天空,把整个天地都照的异常明亮。现在正是冬天,按理说是很少有这种雷雨天气的。今年真是奇了怪了啊。

    这雷声闪电搞得我心头一震,本来我正在听王狗大爷讲故事讲到关键的时刻,就被这突如其来的雷声和闪电给吓得一楞。

    一时之间,我俩都沉默了下来。

    “那个,王狗大爷,你讲的这个故事,可真是带劲儿啊。比我看过最好的小说都刺激,都吸引人。不过你还没给我讲完呢,你在那幽深神秘的地下宫殿的黑色石碑林里面最大的那块石碑上看到的符号到底是什么啊?接下来呢?”我好奇地问到。

    对面白发苍苍的王狗大爷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而且,也没有接下来了。”

    啊?

    我一下站了起来,非常的惊讶:“没有了?这,这就这么没头没尾的了么?”

    王狗大爷叹了口气说到:“是啊。当年我在那地下宫殿中,巨大的黑色石碑上那个符号突然发出强光。等我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是在黄河的浅滩上了。已经莫名其妙地就从那地下宫殿出来了。就这么躺在黄河边儿上,下半身还泡在水里呢。”

    我非常的失望,本来以为听到了一个非常刺激的寻宝故事,却没想到居然就是这么的没头没尾的。我问王狗大爷,就算从那地下宫殿莫名其妙地出来了,但是之后也总有些事情吧?难道你就没想去找找和你一起去的那些朋友么?比如故事里的赵二,比如端木,阿玲,比如熊五和黑子还有李主任陈老板他们?

    王狗大爷笑呵呵地摇了摇头,同时站起身来:“找过啦找过啦,但是找不到哇。我能有什么办法?时间不早咯,我也该回去了。”

    这时候,我姥爷从屋里出来,看我俩正聊天呢,就招呼王狗大爷,让他别回去了,今晚就在我们家吃饭,反正春节过年期间,饭菜都做得挺多的。

    王狗大爷笑眯眯地说不用咯不用咯,我这个孤老头子就不打扰你们一家团圆啦。

    说着,起身就走了出去,我拦都来不及拦。

    姥爷说算了小岳,让他去吧。这老家伙就是脾气古怪,都搬来这儿十多年了,也没啥朋友。也就俺和他脾气还算对付,呵呵。说着,就拉我进去去吃饭了。

    这儿我得大概地说一下了,我叫傅岳,在上海工作,是一家户外运动品牌的品牌经理。老家本来是河南的,但是从我老妈考到上海那所全国著名的大学之后,就基本和老家河南说拜拜了。后来他在大学认识了我那来自重庆的老爸,两人坠入爱河结婚之后就一直在上海。

    但是后来两人因为工作关系调去了海外,而且搞得神神秘秘的,好几年都难得回来一次。不过我这个人从小就非常的独立,小学开始就因为他俩工作忙,就一个人学会做饭洗衣服了。所以除了情感上有时会想念一下他俩,其他问题倒是不大。不过这可就苦了我姥爷和爷爷了,每年春节都是牵肠挂肚的,所以我就惨了,一年去一家。搞得很是郁闷。

    今年,我就回的河南姥爷家里。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意外的惊喜,听到了姥爷的这个叫王狗的朋友给我讲了这么一个如此精彩好玩儿的故事。可惜的是,这个故事有些没头没尾,而且我凭借着在上海职场混迹多年的经验和直觉判断,这王狗大爷一定还有很多的故事没有告诉我。这个看似精彩的故事,一定只是冰上露在海面上的一小部分。

    反正这春节假期还有好几天呢,这么几天时间,足够我再挖挖这王狗大爷的故事了。一边想着,一边就和姥爷进屋吃饭了。一大桌子人,七大姑八大姨的,不过都和我关系不熟。所以也就是假惺惺地客套着,吃完饭后,我回到了姥爷给我安排的住的房间,想躺在床上用手机上会儿网。

    可是我这么往床上一躺,却突然觉得后背很痛很痛。而且并不是那种普通的痛,是痛的钻心啊!

    草啊!这他娘的咋回事儿呢?

    我一下从床上蹦了起来,把衣服整个都撸了起来,想对着墙壁上的大镜子扭头看看背上是不是长了什么东西。

    这一看之下,就把我给吓了一大跳。只见镜子里的后背上出现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我再后退了几步,距离镜子再靠近了一些,想看个清楚。就发现这黑乎乎的东西居然是一个古怪的符号!

    不过这符号有点儿小,而且又好像是皮肤自己肿胀起来形成的,所以有些看不太清楚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我的后背怎么会莫名其妙地起来个这么古怪的符号呢?!这,这太灵异了吧!该不会是种什么邪了吧?我小声嘀咕着,不过又觉得有些好笑。这可能就是一团病变的皮肤组织,只是恰好看起来像是一个符号而已。刚才听了那王狗大爷讲了那么一个有些神神叨叨的好像是民间奇闻异事的刺激故事,自己也开始变得疑神疑鬼起来。

    可是不管这玩意儿咋回事儿,也得想办法去看看啊。就这么长在背上,也不知道是瘤子还是皮肤病变,让人既担心又很疼啊。

    想到这儿我给姥爷说了声我有事儿出门一会儿,然后就径直出去了,出门就打了辆车,问司机这地方最大最好的医院在啥地方。这出租车司机还算是实在,没有听我口音是外地人而坑我,直接把我拉到了一个看上去还挺不错的医院。

    可是在这医院一番检查之后,医生也说看不出来是什么毛病。不过是已经基本排除了肿瘤和皮肤病的可能性,问了我一下情况之后说有一定可能是食物过敏之类的。然后给我开了一些消炎之类的药膏,让我回去自己涂抹。

    虽然心里面有些不安,觉得这玩意儿恐怕没那么简单,不然也不会疼得这么厉害。说实话从小到大至少身体上从来没遇到过这么疼的时候。但是也没办法啊。医生也是的确看不出来毛病,我总不能揍人家一顿,一定让人家看出毛病来吧?

    于是只能讪讪回家,姥爷问我什么事儿我也没心情跟他说,只是说出去逛了逛,然后就回屋休息了。可是这背上长了这一团黑乎乎的鬼东西,也没法好好睡了。只能一直这么趴着睡,真是挺难受的。

    这一宿,不知道是因为后背上那莫名其妙出现的剧痛的黑乎乎的一块儿东西,还是之前听了那王狗讲的故事。我做了很多很多的梦,都是乱七八糟纷纷乱乱的。

    我居然梦见了王狗所说的那次大暴雨水文局的临时水工们加高堤坝时出现的可怕水倒和巨大神秘的黄河深处的怪物,梦见了那深深地下的庞大宫殿群落,梦见了王狗说的那些跟他一起进去的朋友。泼皮赵二,端木,阿玲,熊五,黑子,还有那李主任和陈老板。不过他们的脸都是一团模糊,迷迷蒙蒙的。

    睡得极不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