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幼时惊魂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14本章字数:2567字

    我这一觉是睡得极不踏实,做了一宿的怪梦,等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正准备起床,房间的门被推开了,我姥爷走了进来,嘴里还叼着袋现在几乎已经绝迹了的旱烟斗:“小岳,咋起这么晚呢?昨晚是不是有对着手机玩到很晚?俺是搞不明白,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咋就对这么小小的一个屏幕这么着迷呢?”

    姥爷絮絮叨叨地说着,一边让我起床去吃饭。

    我一边答应着一边起身想要起来,发现自己是趴着的,这样根本起不来床。所以下意识的直接就往侧面一翻,准备正常的坐起来。

    哪里知道,我这么一翻过去,后背接触到床板,我立刻感觉到后背一阵撕心裂肺难以形容的剧痛。立刻嗷的一声,发出一声比杀猪还要凄惨的叫声。真是痛死老子了!这尼玛怎么回事儿啊?!

    我嗖的一下站了起来,感觉后背痛的要了我的老命,这才突然想起来,昨天晚上我后背上莫名其妙地起了一块黑色的指甲盖大小的有些像是一个古怪符号的斑点。还去医院看了医生,拿了些药膏回来。睡觉之前也涂抹了一些。

    可是过了一晚上,这完全没有一丁点儿的好转的迹象,反而越来越痛了,比昨天晚上还痛啊!不过幸好是碰着了才疼,不去碰它的话还是正常的。否则的话,估计我就是真正的生不如死了。

    话说我这么嚎了一嗓子,那刚刚踏出门去的姥爷听到了,立刻担心地转身回来了,非常紧张地问我小岳你咋了啊?咋了啊?

    我不想告诉姥爷,怕他担心,赶紧努力地从脸上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没事儿的姥爷,我刚才就是错把地上的一块破布看成老鼠了,所以吓了我一跳呢。

    姥爷将信将疑地看着我说:“真的?你一个大小伙子还能被老鼠给吓着了?你是黄花大姑娘吗?”

    我赶紧时候姥爷我从小胆子就小嘛,你也知道的,自从小时候在郊外的坟地撞到鬼了之后,我这人胆子一直就小了不是。

    姥爷听我这么一说,也就没有再问,只是让我快点儿出去吃午饭,然后就走出去了。

    我松了一口气,总算是瞒过去了。我暂时还不想让姥爷和其他人知道这事儿,不然的话,也搞得麻烦。一大堆人咋咋呼呼的,你一言我一语的,我最烦这样的。相信很多同龄人也应该和我有同感,很多事情就不太想告诉自己的父母或者长辈。

    不过我之前说的那个借口,但还真是确有其事,而且也是姥爷一直有些为此自责,所以听到我提出了这件事儿也就没有再继续追问了。曾经因为这郊外坟地撞鬼的事情,我回上海之后还一直虚弱了小半年,直到上了小学身体才好起来。

    既然提到这儿,我就大概说一下吧。

    话说这事儿是我幼儿园的时候,那是我父母还没有被调到海外,都是上海某研究所的两个研究员。那年他俩带我一起回姥爷家过年,大家自然是开开心心和和美美的。

    过了初五之后,就要开始去走一些朋友了。我还记得那天我父母说要去拜访一个朋友,就把我直接丢给了姥爷管。姥爷就带着我去他一个朋友家里吃酒,也就是请客吃饭的意思。

    那是县城外面的一个村子里,饭局就摆在这村子的空地上,摆了很多桌,大家都吃的很开心。要吃两顿,吃了午饭吃晚饭。待得晚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四周都拉亮了那种简易电线搭起的电灯,还点燃了一些火把。

    从小在城市里面长大我的看到这场景,自然是十分的兴奋和好奇,姥爷他们在喝酒,我就和几个小伙伴在旁边各种玩儿。

    姥爷他们喝酒喝了一会儿觉得不过瘾,还想去隔壁村子找几个认识了几十年的好友一起来喝。当时姥爷也是喝醉了,居然叫我过去,让我去隔壁村子叫他的朋友。说是到了那村口,就叫一声说傅山叫你们去旁边村子喝酒。

    其实去叫人的那个村子和我当时吃饭的村子也就相隔不到五六百米距离,非常近。两个村子之间的小道还只拐了一个弯儿,都不用绕来绕去的。现在想来这么近的两个村子干嘛不直接合并呢?

    话说那个时候才几岁我的,就这么拿着个手电筒独自一人沿着这小道往不远的隔壁村子去了。刚开始走着还算是顺利,因为心里面还是有些害怕的,所以赶紧闷头赶路,走的也是极快。但是走着走着,突然就看到小路边儿的浅浅的草丛里面,居然有一只土黄的小野兔子!

    当时正是淘气的小孩儿心性,一看到这蹲在那儿吃草的又萌又胖的小兔子,所有的事情就全部都抛到脑后去了。一心就只想着去抓这次超级可爱的小野兔子了。于是年幼的我就向这野兔子扑了过去。

    小孩儿本来就不是很灵活,动作也不快,这野兔子嗖的一下就转头跑进了身后的草丛里面了。这时候我完全忘了害怕忘了姥爷的话,也拿着手电筒跟着这野兔子一头就扎进了这草丛里面。

    那野兔子不停地往前跑着,我也就一路跟着追了过去。我和这野兔子就这么一逃一追,也不知道我跟着追了多久,到了一片竹林里面,那兔子一转眼就彻底不见了,怎么都找不到了。

    这时候,我才突然发现,自己居然迷路了!!

    四周都是黑漆漆的竹林,大晚上的,风一吹过,竹子就发出刷刷的响声,好像是有人在低声的窃窃私语一样,风再大一些,就好像鬼哭狼嚎了。

    我一下子有些懵了,一股强烈的恐惧感在我心中涌现了出来。那时候我才上幼儿园啊,一个人在这乡野地方的竹林里面,还刮起了一阵阵夜风,我自己是害怕了。

    “姥爷,爸爸,妈妈……呜呜,小岳害怕啊。”我带着哭腔一边走一边喊着,可是这走的路线也是毫无章法,我就好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窜。走着走着,我发现我没有走出这一片竹林,反而是越走越深入了。走着走着,我猛然发现,这竹林里面,好像有一个个的土包包。

    这些土包包有大有小,有的上面还插着一根竹竿,竹竿上面是那种白色的纸裁剪成的一缕一缕的那种东西,风一吹还飘。还有的土包包前面有破碗,破碗旁边还有一些干巴巴的吃的,还压着写黄色的纸。当然后来我才知道,那东西叫做纸钱,是供死人的。有的土包包还破裂开了,里面露出黑乎乎的好像木头箱子一样的东西,后来我知道,那东西叫棺材。

    虽然当时我并不是很清楚地知道这些都是什么,但是那种人类心中对于坟墓,棺材,死人,尸体等等源自本能的恐惧,还是让我瞬间就放声大哭了起来。我害怕得不得了,根本就走不动了。两腿一软,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嚎啕大哭。

    哭着哭着,我听到有簌簌的声音响起了,开始我还以为是姥爷找我来了,大喊着姥爷我在这里,然后擦擦眼泪扑了上去。

    可是当我喊着姥爷扑了过去之后,才发现根本不是我姥爷来了!面前站着的,全部都是些我不认识的人!

    都是大人,有的还是老爷爷老奶奶,按理说我当时是个小孩儿,他们看到我应该很慈祥。但是我却感觉,这围过来的一群人,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说不出的阴森和狰狞。眼中都闪动着凶光,好像是要把我给吃了一样。

    我被吓住了,不敢哭也不敢说话,就这么站在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