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傅家的诅咒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14本章字数:2525字

    当时看着这一圈围过来的表情阴森,目露凶光的大人,我当时就吓蒙了,不敢哭不敢说话。

    接着就听到一个男人用阴阳怪气的声音说到:“哦,好久没看到人了,还是个小娃娃。哈哈,你们看你们看,肩膀上的那火,啧啧,弱啊。我感觉吹一口就会熄灭哦。俺来试试看。”一边说着一边凑了过来,对着我的肩膀两边呼呼各吹了一口。

    我顿时就感觉浑身刷的一下变得非常非常的冰凉,好像是冬天没穿衣服的那种感觉,冷得刺骨。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被从我的身体里面给抽出去了一样,感觉非常的难受,胸口也发闷。我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我这一哭,这些围着我的大人都嘿嘿嘿的笑。笑的毛骨悚然的,笑的让我浑身发抖。

    刚才那个对我肩膀两边吹气的男人一看我哭了,好像笑的更开心了,嘿嘿笑着,而且一把扑了过来,就用手掐我的脖子。我就一个小孩儿,看到一个大人这么气势汹汹地扑了过来,哪里还敢反抗,就只能任由他掐我的脖子。

    他的手非常非常冰凉,比冰块儿还冷,掐的我脖子生疼。那个时候我虽然还小,但是也知道这么掐脖子会死人的,就觉得自己今天可能要死了,想要大声哭喊,但是脖子被掐着发不出声音。只能默默流泪。

    就在我感觉自己的意识都要恍惚的时候,我好像隐隐约约听到了我姥爷叫我名字的声音,还听到了其他一些大人的声音,同时看到了隐隐约约的光亮,好像是手电筒和火把的亮光。

    “老傅,老傅,我看到你外孙咯。”一个听起来挺慈祥的老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听到这儿,不要觉得奇怪,因为我爸妈都姓傅,所以我别人叫我姥爷也是叫老傅的。挺神奇吧?

    话说当时我听到有人的声音越来越近,突然就感觉到脖子上面掐着我的那种感觉一松。突然又感觉可以呼吸了,立刻使劲儿呼吸,往前面一看,只见前面全部都是些破败的“土包包”,哪儿还有半点人的影子在。

    等我姥爷他们找到我的时候,我直接就晕倒了过去,倒在了他的怀里。据说当时我的脖子上面有一个清晰可见的乌黑的五指印,这儿又是坟地,把在场的人都给吓得够呛。我遇到了什么东西,那就是不言而喻的了。

    从那之后我的身体就变得非常的虚弱,还总是做恶梦。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我上了小学之后才结束。

    后来我长大一些了,回想起来那天晚上,才明白过来。恐怕我是无意之间走到了一个乱葬岗去了,遇到了那些冤死的鬼魂,没想到居然全部都是恶鬼。

    所以再后来长大了,看什么人鬼情未了啊,倩女幽魂什么的,我都觉得都他妈的是扯淡!鬼就是鬼,就注定了是“恶”的。死了之后变成的鬼,跟生前的那个人根本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是绝对不可能再有人的情感的,什么和活人谈恋爱,那就更是无稽之谈了。

    这个故事差不多就是这样,所以我姥爷对这件事情,可以说是后悔了一辈子。我现在都这么大了,二十好几的人了,说起这事儿,他都还是不再反驳什么。

    话说这当口,待得姥爷终于是走了,我才松了口气。径直走到那墙壁的镜子旁边,再次借助镜子扭头看了看后背上的那个黑色斑点。现在已经看不是个古怪符号的形状了,因为现在已经就是一块大拇指大小的黑色斑块儿了,还向外面鼓了起来。

    妈的!才这么一晚上,擦了昨晚那医生开的药膏,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好像还恶化了。心里一边骂着用以一边小心翼翼地穿上了衣服,尽量让衣服和后背不要贴的那么紧,别碰着那块黑斑。

    穿好衣服之后,出去就吃午饭了。只有我姥爷和我大舅在,其他人都回自己家去了。不过估计晚上吃饭的时候还会过来。其实我跟这些亲戚朋友都不熟,而且似乎他们对我也不怎么亲热。主要是我老爸老妈和他们的生活已经差距太远了,彼此在一起,完全找不到共同话题。更何况是我这个隔代的?所以每年都有些尴尬。

    吃完午饭之后,闲的没事儿四处溜达。姥爷家里是一处四合院的构造,我是老爸当年升任主任研究员的时候这小城市的领导硬要送给我姥爷的。实在没法推辞,只能就这样接受了。

    溜达到院子里面,就看到姥爷正在那儿整理一些看上去非常古旧的线装书,一本本的码在院子里的石头桌子上面,因为今年是个暖冬,都没怎么下雪,又出太阳,所以姥爷就好像是在让他们晒太阳一般。这可不是说笑,书这东西,尤其是比较有些年头的线装书,的确是最好时不时的翻出来晒一晒,不然很容易被虫蛀的。

    我溜达了过去,随手从上面拿起一本挺厚实的线装书开始看,这一看之下居然发现是“傅氏家谱”!

    原来还有家谱啊,而且看起来还是很有些年头了,估计应该上一次修订的时候也是二三十年之前了。

    翻开家谱随意的看起来,可是看着看着,我就我看出了些问题。原来我们这一支往上几代还是京城的名门望族,一直都还算是大户人家。所以各方面的信息都挺详细,尤其是关于族长的。可是我却发现这家谱上面记载的族长里面,每隔两百年,似乎就有一个非常年轻就莫名地暴毙了。死的时候也就二十八岁,而且似乎并没有死亡原因。

    二十八岁,我现在就已经二十七岁了,想想那些以前的傅家族谱,的确是死的的确是有够早的了。而且还很奇怪,每两百年就有这么一次。

    “看啥呢小岳,还挺入神哈。”姥爷一边收拾整理着其他的老书,一边随意的问我。我说没什么,就翻翻族谱。不过姥爷啊,为什么我看着族谱上很奇怪啊。咱们傅家,每隔两百年好像都有一个组长都在二十八岁的时候死了,而且还是暴毙,死因也不明?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秘闻啊。

    我的确是挺好奇的。因为我对这些东西一直都挺好奇的,所以这会儿就直接问姥爷到底怎么回事儿。

    姥爷听完我的话,脸色有些变了变,好久之后才叹了口气说到:“小岳啊,这个情况呢,具体姥爷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儿哦。不过你一定要听个理由的话,也不是没有。就是不知真假。因为是据说。”

    我一听就来了兴趣,赶紧问姥爷这是怎么回事儿,有什么说道。

    姥爷说咱们傅家在以前古代的时候,那可是大家族啊。或者都别说那么远,就我姥爷小的时候,家里还有一些当大官儿的长辈呢。家族里面流传着一个传说,据说傅家是一个受到巫术诅咒的家族,每隔两百年,就会随机有一个直系的傅家族人,身上会出现一种古怪的黑色斑点。这种斑点会剧烈的疼痛,并且逐渐的扩大。无论医术再怎么高明的医生都查不出原因,也治不好这怪病。

    一年的时间,最后就会扩散到全身,整个人就会变成一个黑色的东西,全身都是鼓鼓囊囊的黑色凸起,还会流出腥臭的脓水。最后痛苦的死去。但是说也奇怪,这种可怕的骇人听闻的怪病并不会传染,出现的次数也不多。但是每过两百年左右,都会非常准时的出现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