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治疗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14本章字数:2565字

    在现代历史学定义的“神话时代”时期,出现了大量的哪怕运用现代科学技术都极其难以修建的建筑,比如埃及金字塔,古巴比伦空中花园,摩索拉斯陵墓等等。

    而我极度渴望有这样的机会去冒险,现在机会摆在眼前,何乐而不为呢。当然我是故意摆出一副完全不想去的模样,故意想让这王狗大爷付出“一点代价”。

    想到这儿,我微微笑起来。看到我露出开心的带着点儿“奸计得逞”的笑容,王狗先是一愣,然后摇摇头:“唉,人老了,居然被你这个小兔崽子给骗了。亏了亏了。”

    我说王狗大爷,你是我姥爷的好朋友,是我的长辈,可不能对晚辈坑蒙拐骗啊,既然大爷了让我后背的黑色斑块儿三个月保持良好情况就要算数的啊。

    王狗点点头说这个当然,既然答应你了就一定会做到的,虽然代价的确有点儿高。

    “好了,那现在说说我非去不可的第二个理由吧。”我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对他说到。

    “第二个理由嘛,自然也是跟你背后的那个东西有关咯。我的最大能力也只不过是帮你把那东西控制三个月状况良好,三个月之后还是该咋样就咋样。你们傅家的这个延续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家族诅咒,可不是那么容易能搞定的。一年之后,你还是会全身都变成黑色肿块,然后死翘翘的。”

    我一听刚才的良好心情再次乌云密布了。是啊,就算王狗大爷能够帮我压制三个月又能怎么样呢?如果没有办法治疗,再过一年一样是个死。而且我也基本对这个事情信了百分之九十。虽然我不相信着东西是诅咒,但肯定是一种极其罕见的难以治愈的家族跨代遗传病。

    “所以,为了好好活下去,你必须跟我一起去玄鸟遗宫。因为那里面,藏着能够让你痊愈的方法,能够彻底的消除你后背上的黑色斑块!”

    什么?!

    这一下可是大大的惊喜啊。能够彻底治愈我身上“诅咒”的办法,居然恰好就在那玄鸟遗宫里面,这真是我听到的最让人激动的消息了。虽然我知道,这一切恐怕是有点儿太巧合了,好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给安排好的一样。不过我也顾不得那许多了,我只知道,我必须要去!因为我想去,同时也是为了活命。而且王狗也犯不着为这个事情骗我,因为就算他不说,我也会去的。他没必要多此一举。

    不过我还是很好奇地问了一下说王狗大爷你怎么会知道的?而且似乎你对我傅家的事情很是了解啊,很多东西我都不清楚你都知道。

    他打了个哈哈说到,小岳啊,难不成你还以为你王狗大爷还是昨天跟你讲的故事里面的那个在黄河上面摆渡的愣头青啊?这都过了四十多年咯。人活着就要学习,就要进步嘛。四十多年前我独自从那玄鸟遗宫莫名逃生之后,就放弃了当船夫,而是开始在这方面进行研究,同时自学文化知识。七六年的闻华大哥名(谐音,你们懂的)结束之后,七七年我还考上了大学。唉,那之后四十多年的人生,说来话长啊。总之我不会害你就是。

    说着他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来,好像是准备要回去了。我赶紧也站起来,准备送他到门口。

    “听你姥爷说,你应该是后天一早就回上海吧?明天晚上来我家一趟,我帮你解决你后背上的问题。”王狗大爷轻轻地低声说到。

    我点点头,把他送到了门口。

    我姥爷一看他要走,自然又是一通抱怨,说王狗大爷不给面子不留下来吃饭什么的。王狗打了个哈哈,又想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接着就转身走了。

    其实很久之后我才知道,我的整个人生,从今天开始,才发生了无比巨大的变化。从此之后,我和王狗大爷一起,经历了无数的常人难以想象的神奇经历,见到了无数匪夷所思的存在和景象。而这一切,都遥遥地指向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个秘密!!

    话说当时王狗走了之后,我也没有心思再看什么家谱什么古旧的线装书了,直接跟姥爷打了声招呼,就进屋去了。然后到我自己的房间里面,开始用手机上网,查询一些关于商朝和周代的历史。

    不过那两个年代和现在相隔实在是过于久远,大多数都是一些间接的文献史料记载,真实与否,还真不一定。比如关于商王子辛的死,正史中就没有明确的记载,而且不同的文献资料又有不同的说法。野史更是数不胜数。

    当然,现在我已经知道当初牧野之站的历史真相了。的确是商王子辛在叛徒和一些反戈的奴隶以及周武王姬发的夹击下失败。不过他没有死,而是带着自己的残余部队突出重围,后来到一个巨大的地下空间之中修建了玄鸟遗宫。

    至于再后来怎么样,就不得而知了。至少我知道,商朝并没有真的东山再起,西周分裂之后,就是春秋战国的东周了,在之后那个千古一帝的始皇帝嬴政首次统一了中国,开始了大一统的时期。而商族,或者说商朝王族自命为的玄鸟一族,已经消失在历史的滚滚长河中了,真是让人唏嘘感叹啊。历史就是如此。

    现在,我可以和一个经验丰富的人一起去那商王子辛的玄鸟遗宫探寻当年的真相了。想想就让人激动啊!

    我的确是有些激动,激动得都忘了自己身上还带着同样神秘和诡异的傅家人每隔两百年出现一次的“家族诅咒”了。直接盯着手机屏幕,舒展开身体就这么直直地往后面倒了下去。

    结果自然是无比悲惨的,不过我死死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泪都痛出来了,不过还真是硬生生地没有叫出声来。

    第二天晚上吃过晚饭,我给我姥爷借口说我出去溜达溜达,偷偷摸摸地按照王狗昨天写给我的地址,去了他家。

    这是一个普通的筒子楼,看上去有些年头了。他住在四楼,我敲门之后他给我开门把我迎进屋去。

    “王狗大爷,你老人家应该是那种超级隐形富豪把?不说你四十多年前从玄鸟遗宫带出来的那些东西,光是你之后的时间闯荡各大古代王侯古墓,或者深山大泽寻找宝贝,也是了不得的财富吧?还住这么破烂的房子?”我一边往里面进,一边和他开着玩笑。

    这两天相处下来,我也发现这王狗大爷虽然年纪大,已经六十多快七十了,但是身子骨硬朗得惊人,真要动起手来我还真可能不是他的对手。而且他性格没有那种老古板的感觉,相处起来跟同龄人一样自在。

    王狗大爷很无语地白了我一眼:“古人说财不露白,我可不像你们这些现在这些富二代小年轻一样傻比呵呵的炫富。咋死的都不知道。”

    他犀利的回复让我呆了一呆。

    “废话少说,开始治疗吧。你先把上衣脱了,我去那给你治疗的东西出来。唉,这玩意儿,你知道多贵重么?简直不可想象啊。唉,价值多少简直无法计算啊。唉。”

    王狗大爷一步三叹气摇头晃脑地进屋了,去拿那给我控制傅家“诅咒”的东西。而我则轻松地哼着小曲儿,脱下了上衣,露出了还算是健壮的身体。

    没多久,我就看到王狗大爷双手捧着一个东西出来了。当我看清楚他手里捧着的东西是什么的时候,我差点儿直接给吓晕了过去。

    “我,我的个妈呀!王狗大爷啊,你确定是给我治病而不是想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