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神奇的虫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15本章字数:2524字

    当我看清楚王狗大爷手上捧着的那个东西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头皮一下就炸了,整个人身体都哆嗦,吓得浑身冒冷汗,就差直接昏厥过去了。

    因为,王狗大爷双手捧着的,居然是一条足足有我的小臂粗细的,长度也差不多的大蚂蝗!!而且这大蚂蝗浑身还是血红色的,圆鼓鼓胖乎乎的身上,每隔一段距离还有一圈黑色的环形斑纹,看上去显得格外的狰狞和恶心。对我这种本来就极其害怕这种蠕虫类生物的人,那绝对是地狱领主级别的存在,分分钟把我秒杀!

    心里好像有一万子草泥马带着飞扬的尘土奔腾而过。我拼命忍住强烈地想要用我的砂锅大的拳头去接触王狗大爷那一张看上去笑眯眯人畜无害的脸的冲动,吞了吞口水:“王狗大爷,你拿出这么个玩意儿是要干啥啊?你养的宠物么,是来观赏你如何治疗我的?”

    王狗大爷依然是笑眯眯的,捧着那条我小臂那么粗的血红色大蚂蝗,还轻轻捏了捏它,于是这大蚂蝗就欢快地扭动了一下,掉出了一些黏糊糊的液体。

    “不是啊小岳,这就是你的医生。咳咳,用它来控制你后背上的黑色斑块。”

    我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昏过去了。非常淡定的拿起衣服开始系纽扣。

    王狗大爷非常疑惑:“小岳你干嘛呢?”

    我:“不好意思啊王狗大爷,我不治了,让我自己死吧。”

    王狗:“……”

    当然,最后的结局,我依然是没有成功从王狗大爷家里逃走。他好说歹说,苦口婆心地说服了我,让我接受他用那血红色的大蚂蝗的治疗。

    我再次脱光了衣服,趴在客厅里的一张折叠小床上,感觉自己是马上就要被处以死刑的犯人一般,心里头一股子无比的凄凉感觉。

    我说王狗大爷啊,如果你这大蚂蝗不小心把我给咬死了,你回去警察局自首么?如果不去的话,要不我现在先给我姥爷打个电话?

    王狗大爷没有说话,冷着一张脸啪的一下就把这血红色还带着黑色条纹的大蚂蝗扔到了我的背上。我立刻感觉到一个冰冰凉的滑腻腻的东西,掉到了我的后背上面,还发出啪的一声。让我顿时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全身的鸡皮疙瘩一颗一颗,全部都立了起来。

    “小岳啊,你这胆子也太小了吧。就这样,之前还跟我吹说是户外运动爱好者,业余探险家?呵呵,的确是够业余的了。”

    感觉到那血红色的大蚂蝗开始在我后背上面缓缓地爬行起来,它滑腻的皮肤紧紧贴住我的后背,身子下面的吸盘也死死地吸附住我的皮肤,我就感觉简直比在十八层地狱里面都还要难受还要煎熬。

    我咬着牙齿用力地回复他:“王狗大爷,这可真不是我胆子小也不是我太业余。是您老的玩意儿实在是太惊悚了,一般人受不了啊。这要小姑娘看到了,我觉得能够直接吓到医院急诊室去。”

    “啊?你是小姑娘么?难道我一直看错了?”

    草!!

    这王狗大爷的嘴巴还真毒啊。

    我闭嘴不说话了,是在生闷气,同时也是真的觉得害怕啊。那血红色的大蚂蝗在我后背上越怕越快,我能够感觉到它是在朝着我后背上那个黑色的斑块儿处爬了过去。

    看我似乎真有些不爽,王狗大爷不再故意打击我了,语气很是认真地说到:“小岳啊,其实我觉得你这人不错,也挺信任我。我都没有跟你解释这玩意儿到底是个啥,你就真敢让我放你身上。我要是现在告诉你这东西就是条剧毒的吸血怪物,你怎么办?”

    我顿时吓得快要尿了。这一回是彻底没了脾气。虽然我知道这王狗大爷对我肯定是没有恶意,但是这老人家的恶趣味也实在是太足了一点儿吧?居然无时无刻不再调戏我,吓唬我。

    “王狗大爷啊,我相信你。你可别真把我玩儿死了啊。”我趴在折叠小床上,有气无力地说到。

    “那不能啊,最多半残。”

    我:“……”

    “算了不逗你了。说真的小岳,这东西你别看看起来吓人,你要知道它的用途,就知道我真是为了压制你后背上的这诅咒,付出了多大的代价。这玩意儿,上次一个美国那边懂行的华裔,花三千万美金买。我没卖。”

    王狗大爷的语气说的很平淡,似乎就是在随口聊天儿一样。但是我是真的听出来他说的是实话,没有忽悠我。同时我也感觉到那血红色的大蚂蝗已经爬到了我后背的那黑色版块儿处,好像已经是碰到了那黑色的版块儿。

    我心头一颤,本来以为接下来会是钻心的疼痛。但是和我预想的不同,居然没有一丁点儿的疼痛感,反而有一种非常清凉冰爽的感觉。让我觉得非常的舒服,跟我几年前去马尔代夫的时候做过的马杀鸡一样,差点儿没让我叫出声来。

    这时候我就知道,恐怕这玩意儿,看来的确是真的昂贵得超出我的想象,心里不由得涌起一些感动。三千万美金的东西,王狗大爷都舍得给我用。

    “王狗大爷啊,这东西到底是什么,这么珍贵?”我有些好奇地问到。

    “这个啊。古书里面一般叫它神仙蚕,有一群专门在深山大泽里憋宝的家伙管这叫长生虫,那些装神弄鬼的道士炼丹的搞封建迷信的那群人管这叫三清虫,我们这行就没个固定的叫法咯。总而言之,不管什么叫法,这东西能够治疗天下间一切的毒性,能够吸走你身上全部的毒素。让你的血液,干干净净,没有一丝杂质。”

    听到这儿,我是彻底的震惊了,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神奇的东西,那不是包治百病么?

    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王狗大爷在我身后说到:“嗯,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那美国华裔商人想买,也是因为他家祖上本来就是憋宝的,天天在荒山老林深山大泽里面摸爬滚打,曾经见过一次这东西,只是没有抓住。新中国成立之后他爷爷就跑到美国去了,在那边儿扎下根来。手艺生疏了,见识还在。”

    我刚想说这玩意儿要包治百病的话,为什么只能控制我后背的黑色斑块儿三个月时间,不能彻底治愈呢。王狗大爷立刻说到:“不过呢,说是包治百病,包解万毒也不完全准确。因为几百年之前曾经出现过一个案例。当时的一个厉害的大家族的族长得了怪病,居然被他们想方设法从一个倒斗的摸金贼手里搞到了这玩意儿。用过之后当时好像是好了,不过三个月后,又复发了。一年之后还是死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我才缓缓地说到:“王狗大爷,你说的这个人,就是我们傅家的一位先祖,对吗?你听说过这件秘闻,手里又恰好有这个东西,所以才敢说能够控制我的病情三个月时间。”

    嗯。

    身上的王狗大爷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算是默认了我的话了。

    不知道为什么,一时之间,我的心里居然是有了些悲凉。如果我最后在玄鸟遗宫里面找不到那能够彻底消除我后背的“诅咒”的东西,会不会一年之后,也就是我的死期呢?想到这儿,本来还算轻松的心情突然之间变得有些沉重了。

    王狗大爷可能也是知道我在想什么,所以也没有说话。我俩就这样沉默着,后背上的那血红色大蚂蝗在缓慢地吞噬着那些黑色的斑块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