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 遗宫正门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1:15本章字数:2525字

    我突然之间发现这三块形状一样,彼此之间还用铁链子相互连接起来的怪石头中间那一块好像是动了一下。

    揉了揉眼睛,再仔细地盯着看了看。松了口气,没动啊。看来真是我自己眼睛花了,这泡在黄河里面的石头怎么会动嘛。

    可是接下来,我就无语了。因为中间的那块石头不动了,我又看见左边儿的那块石头非常非常明显地动了,而且还动了好几下。动的幅度也挺大,甚至牵扯得那连接它们的铁链子摇晃起来,哗啦啦的响。

    这铁链响动的声音在这荒无人烟的黄河岸边儿听得非常的明显,也显得格外的渗人和阴森。

    我和大龙都面面相觑,看到了各自眼中的惊骇。只有欧阳还是那么一副淡定的模样,仿佛就算天塌下来了也和他没有关系一般。而狗爷则是哈哈大笑,连说了几个好字,就往那三块石头跑了过去。

    我们自然是要紧随其后,跟着一块儿过去了。好在狗爷跑了一会儿就停了下来不跑了,我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因为这地儿是黄河河水退潮之后露出了的浅滩,全部都是厚厚的淤泥,再往前走,那可就不好玩了。

    “哈哈哈!当初李主任和陈老板都没有找到的玄鸟遗宫的正门,总算是被我给找到了。哈哈。当初我第一次进去的时候,是从一个被无知村民们偶然发现的玄鸟遗宫最外围的山壁地质坍塌出现的山洞。第二次是跟着李主任陈老板走的偏门。这次,我自己终于找到玄鸟遗宫的正门了。”

    大龙拉了拉我的衣袖说:“我还从来没有看到过狗爷这么激动的样子,看来这个什么玄鸟遗宫里面的好宝贝应该多的难以想象啊。”

    听大龙这么一说,我才知道,原来狗爷并没有把自己年轻时候的经历告诉过他们。所以大龙并不是完全的清楚这个玄鸟遗宫对于狗爷的意义。还以为主要是里面宝贝多呢。我却是知道除了这里面恐怕宝贝极多之外,还是因为这是改变王狗大爷命运的一个重要拐点,是他人生第一次变化。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就那么的肯定,当初在下面一起被地下大水给冲开的端木阿玲黑子他们,都还活着都被困在里面。

    这时候,那三块在黄河河床浅滩淤泥里的三块大石头,开始剧烈地动了起来。如果说之前是动的偷偷摸摸的,那么现在就是动的光明正大了。三块石头一起动了,然后缓缓地往岸边儿爬了过来。

    借着手中狼眼手电的光芒,带着震惊的心情把这三块牵扯这粗铁链子哗啦啦的响着朝我们走过来的石头看了又看,我不由得惊叫了一声:“这,这不是石头,是三只大乌龟啊!”

    我这么一叫,大龙也才跟着我发现了,原来还真的是三只大乌龟。难怪会动来动去,敢情根本就不是石头嘛。不过长这么巨大的大乌龟,不知道得活了多少年了啊。恐怕真的是已经成精了吧,三只大王八精。

    欧阳淡淡地说了一句:“你俩现在才发现,看来你们的反应和观察力的确是有够弱的。”

    呛得我和大龙灰溜溜的,说不出话来。

    然后我俩就非常明智地保持了沉默没有说话,看着那黄河退潮之后的浅滩淤泥里的三只大王八接下来是要干什么。

    只见这三只大王八被那不知道是用什么金属做成的铁链子连在一起,爬行的时候彼此拉扯碰撞,那金属链子就叮当作响。其实它们爬行的速度还挺快的,没多久时间就爬到了距离我们不远的地方。

    然后慢腾腾地转了个弯儿,又开始顺着这黄河浅滩往另一个方向爬行,这一下它们就爬的有些快了。这三个巨大的大王八在如水的的静谧月色中爬行着,带给人一种强烈的不真实的感觉。

    而这个时候,那已经退去的黄河河水又再次汹涌而来,瞬间就吞没了之前那些裸露在外面的浅滩。到了我们站着的脚下,只差一点儿就要打湿我们的鞋子了。

    我们三人也都在狗爷的后面跟着这三只大王八沿着黄河岸边儿跑着好一会儿,才追上了这三只爬的挺快的大王八。然后狗爷在这些大王的身体侧面用手激动地把那些已经长满了这些巨大王八甲壳上的那些水草啊浮游生物啊还有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全部都弄掉,露出了这大王八正常的龟壳。

    用手中的狼眼手电往这裸露出来的龟壳一照,就发现在这龟壳的上面好像有一些模糊的字迹,应该是当初把这三只大王八弄在这儿的人雕刻上去的。都是些歪歪扭扭我不认识的符号,或者应该是某种古文字。

    “甲骨文,的确是甲骨文!哈哈,我在那个古墓里得到的竹简资料果然是真的。当初商王朝的残余势力在这附近的地下修建了庞大的玄鸟遗宫,这三只大乌龟就是外出时候回来重新找到入口的关键。哈哈,玄鸟遗宫的正门啊。”狗爷激动得哈哈大笑起来,好像一个得到了最好玩的玩具的孩子一般。

    于是乎,在这深更半夜,在这荒无人烟鸟不拉屎连鬼影子都看不到一个的荒郊野外,我摸四个人跟在三只爬行速度还挺快的千年大王八的后面,在月光下往某个地方一路而去。

    这三只大王八真是不嫌累,爬的挺快还不休息,搞得我们也只能不休息地跟着它们。一路下来,我猛然发现,我的体质居然是四个人里面最差的。这让我这个自诩为户外探险爱好者的人有些汗颜了。

    如果说比不上欧阳和大龙我还觉得没啥,他俩比我大不了几岁,正是身强力壮的时候,而且又是职业盗墓倒斗的,体质比我好那是正常的。问题在于最前面那已经六十多岁的狗爷,背着重重的户外背包居然跑了这们久也脸不红心不跳的,看上去并没有多累。这的确让我是深受打击。

    抬手看了看表,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也就是说,我们已经跟着这三个千年大王八跑了两个多小时了。

    这是要跑到天亮的节奏么?我心里暗暗郁闷。

    看来这次老天爷对我不薄,我刚刚心里起了一些抱怨,前面那三只大乌龟就停了下来,叮叮咚咚的铁链子也不响了。这儿是一处黄河拐大弯儿的地方,也就是一处河湾。

    所谓黄河九曲十八弯,那都只是个虚指。真正的黄河流经的流域,那弯弯道道可是多了去了,而有的拐弯的地方,河面就会比较的宽广,水流也相对平缓一些。现在我们的面前就是一个罕见的宽广河湾。

    前面的三只大乌龟对着河面就这么静静地站着,好像是在等待什么东西一般。

    我站在狗爷旁边,也是全神贯注地盯着前面的三只大乌龟,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今晚看到这些景象实在是太神奇太有趣了,是我之前的多次轻度探险经历所完全不同的。神秘,而久远。

    过了一会儿,前面的三只大乌龟居然同时张开了嘴巴,对着平静宽广的黄河河面发出了一阵阵古怪的声音,紧接着,有三团散发着荧光的亮亮的东西从这三只大乌龟的嘴巴里面吐了出来。缓缓地飘进了黄河平静的水中。

    我激动得不行,暗暗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动物成精之后的内丹么?我小时候也听我也有讲过什么牛黄马宝狗宝之类的东西,活的很久的一些动物体内都会长出一种极其珍贵的灵性物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