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杀鬼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22本章字数:3059字

    不一会儿,整个门都被完全贴满了符咒,这时门才渐渐停止了抖动,大家心中才渐渐放心下来!

    这个时候距天亮还有两刻钟!

    而爷爷此时的手臂都举酸了,额头上青筋暴起,豆大的汗珠滚落,浑身都在发抖。张正看到爷爷的模样,赶紧走上前去,跳上桌子,从爷爷的手中接过画满符咒的黄油纸伞。

    这是爷爷才放下举得酸疼的手臂,擦了一下额头之上的汗珠,才从桌子上跳下来!可是这时异变突然发生,房顶之上突然之间传来阵阵的“沙沙”之声,而后站在桌子上的张正突然感到头顶上传来让他感到毛骨悚然的感觉,还有阵阵惊恐的叫声!

    张正自然承受不住这种恐怖令人窒息的感觉,一瞬间没有站稳,便从桌子上摔了下来,头都磕在了地上,当场流出了鲜血。

    “坏了!”张福龙心中一阵大惊,赶忙捡起掉在地上的黄油纸伞,跳上桌子,想要阻挡这一切恐怖的发生!可是这时,东南墙角的一战长明灯突然之间灭了。

    “不好!”

    张福龙大叫一声,赶忙将手中的一张天师符掷了过去,之间天师符还没有到达东南墙角,就突然之间着火了,剧烈的燃烧起来。

    “坏了!”爷爷也看得出来,有危险,于是二话不说一把操起桌案上的杀猪刀,虎视耽耽的看着周围的一切。这时候张福龙一手举着黄油纸伞,一手又再次拿出一张符咒,在自己的眼前晃了晃,而后便看见了躲在东南墙角的的恶鬼,才发现这并不是鬼王!

    “在墙角!不是鬼王!上去收了他!”

    张福龙一声大喊,让爷爷和张正当场惊醒,赶紧回过神来,一人提着一把杀猪刀向墙角扑了过去!张福龙看见随着爷爷和张正的扑来,原本躲在墙角的恶鬼突然站起身来,然后迅速的跑出了东南墙角一下子窜到了西北的墙角。

    这时候张福龙才知道恶鬼的目的。

    “不好!西北墙角的灯不要灭了!”

    爷爷听完,想都没有想,立即转身,猛然扑向西北墙角,手中的杀猪刀举得高高的。“快!别让他把灯吹灭了!”张福龙在拼命的吼着,爷爷知道事情的眼中程度,“嗖”的一声,一把从桌案上抓起一把黄符,想都没有想,直接像天女散花一般扔了过去。

    刹那间,有许多黄符突然之间就燃烧了起来,但是有几张却是没有落下,停在半空中,正闪烁着血红色的光芒。

    爷爷知道这是个机会了,所以手中的杀猪刀狠狠地对着虚空劈了下去,顿时爷爷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被自己割开一样!而张福龙则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爷爷手中的杀猪刀竟然将没有躲避开来的恶鬼自上而下,一刀劈成两半,而后恶鬼渐渐散开,化成了一阵黑雾,渐渐变淡,灰飞烟灭。

    看到这个恶鬼总算被爷爷给解决掉,四人的心中感到些许安慰,但是当爷爷转过身,走到东南墙角想要将那盏长明灯点着时,却突然吃惊的发现,这盏长明灯怎么点都点不着。

    “不对,有怪事!”四人的心中都是这么想的。这时,头顶上突然传来一阵无比刺耳的嘶吼声,差点将张福龙吓得从桌子上跳了下来。

    “去将桌子上的那道清心符咒拿出,放在你们的眼前晃三下!”

    张福龙一声大吼,爷爷和张正一听,赶忙从桌子上拿出两道清心符咒,在自己的眼前晃晃了三下,而后突然之间,爷爷就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一个恶鬼,吓得爷爷朝后一个大跳。这时,张福龙才知道难怪刚才长明灯怎么点也点不着,原来是因为这里还有一个恶鬼正在吹灯呢。

    这时张福龙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自己竟然没有发现。但是当他看向太公的时候,他才突然恍悟,明白了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刚才这个恶鬼正好上了太公的身,难怪太公一直都一动不动,连句话都没有说。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个恶鬼,爷爷才感觉到自己的后背都在冒冷汗,难怪刚才自己感到眼前有什么东西在晃来晃去,感情是这个恶鬼呀。

    此时,张正已经冲了上去,手中的铜钱剑挥舞着不停,但是这只恶鬼行动竟然极为灵敏,尽管张正也练过两下子,但是就是始终碰不到它,完全打在了空气之中。

    爷爷看到此景,气冲冲的冲了上去,操起杀猪刀也开始砍了起来!两人左右夹击,不一会儿就将恶鬼给生生的逼到了西南墙角,让他无路可逃。

    爷爷和张正看到此时的恶鬼完全像只疯狗一样,尊在墙角种抓牙舞抓的嘶吼着,露出异常凶恶的眼神。

    但是这在爷爷和张正眼中就成了死亡的信号了。所以爷爷和张正再次一起动手,没有两下子,就彻底的将这个恶鬼除掉了!这时突然之间,房顶上传来数声尖叫声,吓得张福龙浑身一颤。

    但是他还是稳住了身体,将手中的黄油纸伞高高举起,一刻也不愿意放松。

    可是鬼王毕竟是鬼王,浑身释放的恐怖气机,让爷爷这个局外人都有点承受不住。

    “不好!”

    张福龙大吼一声,而后身体竟然不受控制的从桌子上滚落了,撞伤了头脑。张正看到他爹摔伤了,赶紧上前将张福龙扶起,替他捂住正在流血的脑门。

    可是这时墙角的四盏长明灯突然熄灭,而案桌上的两盏青灯也是一阵灯光摇曳,几乎熄灭,屋内顿时变得十分昏暗。

    张福龙一看便知不妙,一把推开张正,翻身从地上爬了起来,操起掉在地上的铜钱剑就是一阵猛砍。

    这时爷爷看到了在他们的面前一个浑身布满鳞甲,青面獠牙的鬼!

    这就是鬼王吗?爷爷和张正心中同时想到!

    这时张福龙大吼一声:“你们俩愣着干嘛,赶紧动手上啊!”

    听到张福龙的话,爷爷和张正没有犹豫,赶紧扑上前去。

    爷爷手中提着杀猪刀,张正则从桌子上抓起一把黄符想都没有想扑了上去,与张福龙一块儿,陷入了恶战之中。

    “老爹啊,这就是鬼王吗?好吓人啊!”爷爷实在忍不住,问了出来。结果张福龙的回答却让爷爷和张正感到面面相觑:“这不是鬼王,这是一个鬼将,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鬼前卒!”

    这时爷爷和张正才知道这不是鬼王,但是纵使这一个鬼将,也让三人难以抵挡,有点招架不住。

    鬼将张牙舞爪,在三人的围攻中游刃有余,此时三人已经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爷爷的手臂上被那双鬼爪狠狠地抓了一下,竟然让他肌肤裂开,流出鲜红的血水。再看看张福龙和张正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张正的脸上被狠狠的拍了一掌,嘴都歪了。而张福龙的腹部已经流出了大滩的鲜血。

    情况危急,刻不容缓。

    突然爷爷一个躲闪不济,被鬼将一把掐住了喉咙,将他凌空提起,让爷爷顿时脸都紫了,眼珠子都瞪了出来!

    张福龙和张正看到了爷爷的状况,大喝一声,不要命似的扑了过去!但是鬼将几个闪避躲开了张福龙父子凶猛的攻击,这时爷爷已经感到浑身都开始抽搐了,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怎么办?

    几人的心中异常的着急,尽管进攻很猛烈,但是始终没有救下爷爷,眼看着爷爷痛苦的挣扎,张福龙父子急得满头大汗。

    突然,太公从床上惊醒,一眼看到了被抓在空中的爷爷,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了!

    “学连!”

    太公大吼一声,竟然忘记了脚上的疼痛,从床上一跃而起,抓起掉在地上的黄油纸伞,不要命的冲了过去。

    “砰!”

    出人意料之外,太公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和这么快的速度,手中的黄油纸伞竟然不偏不巧,正好抽在鬼将的面门之上,将它抽飞,手一松,爷爷落到地上,剧烈的咳嗽不止。张福龙见状,知道这是个机会,赶忙从地上爬起来,抓起桌子上的一碗黑狗血,连碗一块儿扔了过去。

    “砰!哗啦!”

    碗狠狠地砸在了鬼将的身上,然后破裂,里面的黑狗血溅出,洒满了鬼将一身。

    顿时,阵阵的黑气从鬼将的身上冒出,它狰狞的面孔变得丑恶无比,口中发出极其惨烈的叫声。

    张福龙见状,连忙照顾张正冲了上去。

    张正将手中一把黄符当场点燃,然后全都扔在了鬼将的身上,顿时让他疯狂不止,而张福龙瞅住了一个机会,手中的铜钱剑适时狠狠刺出,毫不留情地扎中了鬼将的胸膛,让它惨叫不已,而后迅速的抽出,又狠狠地对着鬼将砍了下去。

    就这样,不一会儿,鬼将就彻底完蛋,被众人合力杀死,灰飞烟灭。

    而这时,一声鸡鸣声响起,天终于亮了!

    四人心中舒了一口气,然后趴在桌案上睡了起来了!

    早上的时候,太公最先醒来,刚要挣扎着爬起来,结果爷爷正好醒了,又再次按住太公,不让他动。

    太公无奈只好又坐在床上,告诉爷爷该出去做点饭了,昨晚四人折腾了一晚,都该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