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杀鬼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22本章字数:3806字

    爷爷跟张正几人没有磨磨唧唧,直接抽身在墓室中找了起来,可是墓室里面连块儿板砖都没有,最后实在没有办法,爷爷索性拣起地上的人骨头,拿了只大腿骨跑了回来。

    “砰砰砰!”二话没说,爷爷就敲了起来。其他的人见状,也学着爷爷,拣起一块儿人骨,果断敲了起来。

    “快呀,快拔掉!来了!”

    张福龙刚吼完,墓室的门就传来一阵剧烈的颤抖。

    爷爷一听,就知道是鬼王来了,赶忙使出吃奶的劲,可是人骨头都敲碎了,就是敲不出来,这急的爷爷头都大了。

    “你们快点行不行啊!都来了!”赵老九扯着嗓子吼道。

    “老爹!根本拔不动啊!”爷爷焦急道。

    “砰!”大门又被狠狠地被撞了一下,一下子将正在抵门的赵老九弹飞了出去。

    “拔,快拔!”张福龙吼着嗓子,跑到门前,死死的抵住了墓室的门。

    “拔不…动啊!”张正脸都鳖红了,其他的人也是一样。

    “拔!拔不动也要拔,不然大家全都要完蛋!”张福龙抵住门的时候吼道。

    与此同时,赵老九也爬了起来,嘴唇上流出鲜血也没顾上擦,捡起地上的七星剑,一咬牙,将自己的舌尖咬破,然后匆忙地摸出一道血红色小旗子。

    “奶奶的,今儿个豁出去了,你不死我就死!”

    “噗…!”

    赵老九将口中的鲜血全部喷在小旗子之上,然后烧了一道符咒,念了句咒语,而后狠狠地将手中的旗子插进门上事先凿好的孔中。

    接下来他又拿出一面血色的旗帜,喷了口鲜血,然后又插进去另一个小孔。

    就这样一共七面血色的旗帜,他全部都喷了鲜血,到了后来,他脸都白了,毫无血色。

    “给你使劲拔!”爷爷看到赵老九的行为,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手臂上青筋暴起,发疯似的拔着镇魂钉!

    可是镇魂钉仍旧纹丝不动,爷爷一边拔一边吼,嗓子都吼破了,手中的皮都磨破了。

    “狗日的,老子给你拼了!当年没有干过尸王,差点死掉,今天碰上你个鸟鬼王,就是死,老子也要打的你魂飞魄散!”

    赵老九爆出了自己惊人的秘密,可是现在大家哪还有时间听啊,一个个全都快要力竭了,还在拼命的拔着。

    “砰!”又是狠狠地一记撞门,张福龙几乎是拼了老命才抵住,但是口中已经震得流出鲜血。

    “快啊!快……”赵老九几乎用哭腔喊到。

    “急急如令令,给我封!”

    赵老九眼睛都红了,忍着剧痛,将十指全部扎破,流出的鲜血,每一滴都滴到一张符咒上,然后将这些符咒全部贴在门上。

    “砰!”又是一下子,张福龙感到全身的骨头都裂了,但是仍旧不要命,死死的抵住门,死都不肯放开。

    “狗日的……!”赵老九瞪大了眼睛骂道。

    看到张福龙的状况,张正大吼一声:“爹!”,想要冲过来。

    “别过来!赶紧滴血进去,试试能不能拔出来!”张福龙咬着牙吼道,胸前已经布满了鲜血。

    张正一听,赶紧将手指咬破,流出鲜红的血水,然后将血水滴在镇魂钉上。

    “动了!动了!”张正心中一喜,赶紧吼了出来。

    爷爷等人看到这样有效,也赶紧将自己的手指咬破,各自滴了一滴鲜血在镇魂钉上。

    结果,镇魂钉真的松动了,爷爷心中大喜,扯着嗓子吼破道:“拔啊!使劲拔出来!!!”

    “给我出来!!!!”七人一齐发力,将整个石碑都晃动了。

    “噗!”

    张福龙喷了一口鲜血,赵老九也没坚持住,再次被撞飞。

    与此同时,墓室的门传来一阵巨响,上面插的旗子掉了一面。

    “不好!”赵老九惊叫一声,拎起手中的七星剑严阵以待,口中同时吼道:“接着滴血,越多越好,越快越好!”

    爷爷和几人听了,丝毫没有犹豫,拼命的将手中的鲜血疯狂的滴在镇魂钉上,而且还将自己的舌尖咬破,喷出鲜血,撒在石碑上。

    “轰隆隆!”

    几人感觉到,整间墓室都在颤抖。

    “砰!”门被重重的撞飞,鬼王撕吼着冲了进来。正好冲到赵老九的身前,赵老九顾不上害怕,手中的七星剑狠狠地捅了下去。

    “砰!”他根本干不过鬼王,直接被撞飞,手中的七星剑也掉了。

    “啊!!!”张福龙口中涌着鲜血,全身贴满符咒,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拣起掉在地上的铜钱剑,不要命的冲了过去。

    “滋滋滋……”

    在遇上鬼王的那一刹那,他全身的符咒都在滋滋滋的作响,让鬼王吃了大亏,被张福龙重创了一下,翻飞出去。

    但是张福龙更惨,整个人都几乎变成了血人,全身的肌肤都破解了。

    看到张福龙的情况,张正实在忍不住了,大吼一声:“爹!!”然后扑了过去,捡起地上的铜钱剑,不要命的跟鬼王纠缠在一起。

    “噌!”

    终于爷爷拔出了一根镇魂钉,顿时让鬼王全身颤抖了一下。而后张正手中的铜钱剑趁着这个空档,一下子狠狠地砍在了他的肩上。

    “吼!”他怒吼了一声,将自己的骷髅脸伸到张正的面前,吓了张正一大跳。

    “噌!”

    又有一根镇魂钉被拔出,顿时又让鬼王全身一颤,动作迟疑了一下。而张正则趁着这个空荡的时间,一脚将它踹飞,手中的铜钱剑适时刺出。

    无声无息,铜钱剑竟然像穿透空气一样穿过鬼王的身体。让它嘶吼,惨叫着。

    “噌噌噌…………”

    接连四根镇魂钉被拔出,顿时让鬼王完全发狂,张牙舞爪像爷爷扑来。

    “姥姥的!我就不信今天干不掉你!”

    爷爷爆了句粗口,竟然壮大了胆子,对着鬼王就踹了起来。

    但是,面对什么东西都没有的爷爷,鬼王还是很强悍的,避过爷爷一脚,伸出白骨爪,一把将爷爷的胸前抓裂,让里面一片血肉模糊。

    “啊!”爷爷惨叫。

    这时张正已经冲了过来,手中铜钱剑毫不犹豫砍出,砍向鬼王。

    “啊!”爷爷惨叫。

    这时张正已经冲了过来,手中铜钱剑毫不犹豫砍出,砍向鬼王。

    鬼王行动迅速,快速的避过,再次给爷爷来了一个重击,差点让爷爷昏掉。

    “快!快将最后一颗钉拔掉!”张福龙躺在地上无比虚弱的喊道。

    鬼王一听,一个快速的闪避,瞬间到了石碑的旁边,将完全吓尿的五个人扫了出去,而后发狂护住身后的本体。

    “上啊!在不上就没机会了!”赵老九从地上爬了起来,不顾身体的剧痛,就不要命的举起七星剑扑了上去。

    “别让他根本体合在一起,否则就完了!!”赵老九一边与鬼王搏斗,一边大声喊道。

    “狗日的!爷爷我今天不杀你我就是孙子!”

    爷爷彻底愤怒了,不顾胸前流淌的鲜血,再次扑了上去,顺便抓起地上的一把符咒。

    鬼王闪避,但是还是被爷爷狠狠地贴了一张在头上,当场让它嘶吼不止。

    “呼”的一声,符咒点燃,而与此同时,鬼王也是最狰狞怒吼,在他的洁白的额骨上,已经有一块儿淡淡的黑色痕迹。

    这时剩余的五个人也壮起了胆子,不要命的扑了过来。

    “拼了!死就死吧!”

    “娘的,今天就是死,也要让着鬼东西涨涨记性!”

    “啊······”

    五人这个时候突然之间表现的尤为勇猛,心中的恐惧此刻全部化为了力量,向着鬼王冲去。“抱死他!”爷爷大声喊道,而后抽身挤到鬼王和石碑中间,右手一把抓住了钉在鬼王本体头顶上的镇魂钉,用力的拔下去。

    但是镇魂钉还是相当的紧,爷爷一时之间还拔不出来,急得额头上直冒冷汗,紧接着他迅速咬破自己的左手指,将鲜血一滴一滴的挤在镇魂钉上面。

    而后他突然之间就将镇魂钉缓缓摇动,让他身前的鬼王更加的陷入疯狂。

    面对着鬼王恶心的面孔,爷爷实在不愿意看下去,索性闭上眼睛,竭尽全身的力气用力的向外拔。

    “好了···没有···?”赵老九紧紧地抱住鬼王的大腿吼道。

    “快点啊!快啊!”张正仿佛已经到了极限,正在拼命的咬着牙。

    “快啊!”另外五个人也在拼命的吼叫。

    “我··知··道··!!!”爷爷几乎快要虚脱了。

    “砰!”

    张正没有坚持住,被鬼王一脚踢飞,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砰···砰···!”又是几脚,将其余的五人也全都踹飞。

    “坚持住啊!”赵老九一人面对鬼王丝毫无惧,手中的七星剑狠狠地按住鬼王,死都不愿意放手。

    “噗···”

    “啊···!”

    鬼王狠狠地出手,将赵老九的肩膀抓裂,让他几乎疼得昏过去。“咔嚓!又是狠狠地一抓,爷爷几乎可以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赵老九的左臂上血肉模糊,鲜血拼命的流淌着。

    “啊·····!”爷爷崩溃了,疯狂了起来。

    “给我···出来!!!!”

    “噌!”

    镇魂钉拔出,爷爷全身都虚脱了。鬼王瞬间崩溃,全身剧烈的颤抖,发出嘶吼的声音。“杀了他!”

    重伤倒地的张福龙突然来劲了,忍着全身的剧痛,从地上一跃而起,捡起掉在地上的铜钱剑对着鬼王砍了过去。

    “咔嚓!”鬼王全身开始碎裂,但是他仍旧大力将张福龙打飞。

    “老爹!”爷爷冲过去,一把抱住张福龙。

    “快!杀了他!别让他跑了,否则就后患无穷了!”张福龙有气无力的说道。

    “知道了!”爷爷放下了张福龙,抓起地上的铜钱剑,怒吼着冲了过去,眼中寒芒闪闪,铜钱剑闪电般的劈出,瞬间就劈到了鬼王的身上。

    “咔嚓!”骨头裂的声音传来,让众人听的头皮发麻。

    “狗日的,敢伤我爹,我跟你拼了,”张正想都没有想直接动手从地上捡起一根小腿骨,对着鬼王的脑袋狠狠地敲了下去。

    “咔嚓!”又是一声骨头声响,张正手中的骨头碎裂,但是他没有气馁,直接不要命扑了上去,一个起跳,竟然狠狠地扑在了来不及闪避的鬼王的身上,让他随着张正一块倒下。

    “一块上啊!”

    赵老九忍着全身的剧痛,招呼摔倒在地上的五人扑了上去,瞬间压上了鬼王。

    这下足足有七人正死死的压住了鬼王,不让他动弹,七人死死地压住,拼死按住了鬼王的全身。

    “娘的,受了那么大的罪,今天非拆了你不可!”

    爷爷气愤的骂道,提着铜钱剑对准鬼王的头部,趁它不能动弹,狠狠地扎了下去。

    “咔嚓!”一声,骨头碎裂。铜钱剑深深地扎进鬼王的头骨中,以至于爷爷完全没有力气拔出来了。

    “姥姥的,我还有一把。”

    这回爷爷没有扎下去,而是对着他的脖子狠狠地砍了下去。

    “我砍死你!!”

    爷爷大吼一声,手中的七星剑狠狠地砍在了他的脖子之上,结果却发生铿锵的声音,迸溅出阵阵的火星。

    “我操你爹!我就不信治不好你!”

    “刺啦!”爷爷不顾疼痛,又再次在自己的手掌之上狠狠地划了一道深深地口子,让鲜血将自己手中的七星剑全部染红。

    “你还不死,还不死····”

    爷爷像个疯子一样狠狠地砍在了鬼王的脖子上,一剑又是一剑,每一件都震得爷爷的双手发麻,虎口欲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