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患难父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23本章字数:3481字

    张正看到他爹的表情和强硬的态度,不敢多说一句废话,拔腿就往家跑。

    在路过一处水库时,张正听到身后有沙沙的脚步声,吓得他头也不敢回,浑身冒冷汗不要命的跑,跑到家中二话不说直接奔到大堂,一把摘掉挂在墙上的八卦青铜镜,又掀开供桌上的宣纸,丛下面找到一个古朴的桃木令,上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符咒,想都没有想,一个猛地转身,就将手中的天师令狠狠地打在身后的一个跟屁鬼身上,顿时让它灰飞烟灭。

    张正显然没有料想到这枚家传的天师令竟会如此霸道,如此的犀利,以至于自己拿在手中,面对鬼神,简直都无所畏惧了!但是想到他爹还在原地等着,张正就没有敢停留,揣着这两件宝贝就跑出了门,连门都忘记关了。

    回来的时候,张正都曾遇见几个小鬼,但是还没等到他拿出怀中的天师令和青铜八卦镜的时候,小鬼们就远远的躲开,不敢靠近。

    所以一路上有惊无险,张正还是很顺利的赶了回去,大口喘着气,将手中的两件宝贝递给张福龙。

    张福龙只接过张正手中的天师令,而青铜八卦镜,他则是摇了摇头。“儿子!这面青铜八卦镜今天我正式交给你,它的威力丝毫不小于我手中的天师令!”

    “哎!”张福龙又叹了口气,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张正说道:“儿子,等会儿爹就保护不了你了,你也别来帮爹,保重好自己就行!”

    说完扭过头去,不管张正的疑问,摆弄起手中天师令来。

    他简单地将自己的人中掐破,挤出一滴鲜血,滴在天师令之上,顿时让天师令变得一片血红。“儿子,你回去看好郭家父子,爹今天要大开杀戒!”张福龙突然扭过头对着张正说道。

    张正看着张福龙坚决的样子,假装答应的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很坚决的跑到爷爷的家中,看到太公仍旧在那里祈祷,整个人都快虚脱了,不禁再次让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他上前一把抓住太公,想要将太公扶起,结果太公就是不肯起来,气的他对着太公大吼:“老爹,你起来!不要再求这个没用的伪神了!”

    说完他愤怒的将天师的像推倒然后扯着嗓子吼道:“你要真是天师就不会见死不救,我不信你,有本事你出来让我看看,你出来啊!!!”

    “喀嚓!”天空一道闪电劈落而下,吓得张正瘫坐在地上。

    但是他依旧怒不可遏,口中仍然咆哮不止:“好!既然你能听的见,那你就出来给我打倒她妈狗屁的天鬼,救下我爹!”看到张正完全陷入疯狂的模样,太公赶忙上前将天师像拿起,小心翼翼地放在案桌之上,口中不断说着道歉的话,无非是什么让天师不要责怪,孩子不懂事儿的之类的。

    但是张正更火了,直接飞出一脚将桌案踹倒,然后将手中的青铜八卦镜扔给太公,然后流着眼泪,不要命的冲了出去,只留下一句:“老爹,你保重,我不能看着我爹死!!!”

    当张正跑到村头的时候却发现张福龙已经跟一群恶鬼扭打在一起了,张福龙一身狼狈,双眼通红,手中的铜钱剑不断的挥舞着。当张正跑到村头的时候却发现张福龙已经跟一群恶鬼扭打在一起了,张福龙一身狼狈,双眼通红,手中的铜钱剑不断的挥舞着。

    看到这种景象,张正怒了,伸手狠狠地摸了一把眼泪,然后一咬冲了过去。

    “狗日的!爷爷跟你们拼了!”

    “别过来!”张福龙大声吼道。

    “张福龙!你给我听着,我就要过来,我就要跟你一起战斗!我就不准你死!”张正面目狰狞,嗓子都够吼破了。

    “你给我滚!”

    “我不滚!”

    “我让你滚你听到没有!!”张福龙也陷入了疯狂状态。“我不滚!我来帮我爹!!”

    “我来帮我爹!我来帮我爹!!!”张正流着眼泪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随身掏出一把黄符像个疯子一样对着周围贴了下去。

    “滚!”张福龙瞅准空晰踹了张正一脚,想让他离开这里,但是张正怎么也不肯离开!

    而且让张福龙感到诧异的是,张正竟然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铜钱剑,不由分说,对着自己眼前的恶鬼门砍了过去。“狗日的,敢伤我爹,我跟你们拼了!”

    张正手持天师令,瞪大了眼睛怒视着周围的恶鬼们,大有神阻杀神,佛挡杀佛之势。天师令一出,那种让恶鬼们闻风丧胆的气势,当场镇住了不少恶鬼。

    哪知张福龙一把推过张正口中大骂:“你才狗日的!赶紧给我滚,我这儿不需要你!”张正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什么孝道了,一把狠狠地推开张福龙:“要走你走!我不走!!”

    “你个狗日的!非要跟我死在一起你才甘心啊!”张福龙转身一剑刺中了一个恶鬼,让它瞬间灰飞烟灭。

    但是这回张正没有回声了,张福龙感觉不妙,赶紧回身看,结果发现张正已经被数个恶鬼全部压住,四肢被恶鬼紧紧的缠住,脖子也被紧紧的勒住。恶鬼面露凶相,狰狞的面孔紧紧的凑在张正的眼前,让张正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怖和窒息。

    张福龙一看势头不对,竟然一把揭起布在磨盘上的八卦镜,脚踏阵眼,顿时他手中的八卦镜大变模样,射出一道道璀璨的金光,让周围的恶鬼纷纷避让。

    趁着这个空隙,他一个飞身,跃到张正的身旁,手持铜钱剑,对着压在张正身上的恶鬼们就狠狠地拍了出去。三下五除二就将压在张正身上的恶鬼们全部的灰飞烟灭,面色狰狞的看着张正,张福龙一把将他拉起,骂了一句。

    “没用的东西,别两下子也敢到这里撒野,赶紧给我滚回去,别在这儿给我丢人现眼!”

    但是张正只是呵呵一笑,然后头也不回,像个疯子一样,冲上前去,也不顾身前的恶鬼们是如何的丑陋。就这样,两人如狼似虎,完全不要命的似的跟恶鬼们搏斗,没有用上多长的时间就将恶鬼们全部杀掉。

    杀完恶鬼之后,张正看着狼狈不堪的张福龙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笑!“笑!笑,兔崽子就知道笑!”张福龙二话不说上来就劈头盖脸的骂道。

    但是张正还是很开心的,看到他爹没有事情他的心中怎么都会开心,感到踏踏实实的实在。

    “赶紧回去吧,看看学连怎么样了?”张福龙说道。

    张正看到他爹没有事情,才露出欣慰的笑容,然后点了点头,也没有想到接下来将是张正一生之中最凶险的一次,转身没说什么废话,就离开了!张正刚刚走到家门口,就突然感到一阵阴风从背后吹来,让他不由自主的回头看,但是却看到了让他差点吓掉魂的鬼东西。

    张正当时就不干肯定这是不是一个鬼,但是他知道自己遇到危险了,所以他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扭头便跑,完全像个丧家犬一样,几步便跑到了爷爷家中,可是却看到太公正在和刚才他看到的鬼东西拼命的搏斗。

    张正当时就震惊了,因为他实在想不通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竟然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同时出现。“吼···”与此同时张正的身后响起了让人浑身发麻的声音,而一直在堂屋门前狗吠的大黑突然停止了叫声,躺在地上抽搐,而这时原本安静的狸花猫又开始叫了起来,叫声凄惨,让人听了觉得头皮发麻。

    张正这时突然之间想到了他的父亲,不知道他的父亲怎么样,但是他知道现在想要回去救他父亲,就必须要解决眼前的两个怪物了。

    所以他深呼了一口气,渐渐缓了一下心情,而后突然全身大变模样,像个野兽一样冲了上去,手中掏出一把黄符对着正在和太公搏斗的鬼东西撒了过去。可以还没等到张正完全冲过去,张正就突然之间感到了全身一颤,身后传来一阵怒吼,而后他便感到自己竟然全身不受控制,浑身竟然呼吸困难,全身都在颤抖不止。

    没有多余的时间想想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就想被人拉住一样,倒在地上,而后眼前一黑,一个动地扑在了自己的身上,他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就看见了眼前一个十分丑恶的面孔,让他吓得差点疯掉。

    “娘啊!”张正大吼一声然后就赶紧闭上了眼睛,顺手将手中的黄符按了出去,死死的贴在那个东西的身上。“咿呀!”惨叫一声,那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的鬼东西从张正的身上弹开。

    张正赶紧从地上爬起,一把抓起桌案上的香炉灰,一把撒了出去,全部撒在鬼东西的身上,顿时让它一声大吼,然后全身竟然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让张正和太公感到十分怪异。

    但是两人也没有细想,太公则将手中的青铜八卦镜下子狠狠地拍在鬼东西的身上,让它顿时扑倒在地,全身竟然流出了鲜血。只是一瞬间两人就解决了这两个怪物,张正和太公敢肯定,这一定不是鬼,因为鬼不可能是这样的。

    “难不成真的会有僵尸?”张正回头问道,但是太公摇了摇头,不知道是不是不知道还是没有。

    这个时候张正才突然回过神了,响起自己的父亲还在面临着危险,于是赶紧回头,却看到张福龙一脸焦急的模样回来了。“爹,怎么了?天鬼解决了??”张正用充满疑问的眼神看着张福龙。

    张福龙进门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两个怪物,也没有细看,便急急忙忙地对太公说:“兄弟,天师刚刚显灵了,刚刚天鬼刚出现就被惊走了。”

    没有等到太公反应过来,他便接着说道:“别的话不说,没现在赶紧招魂,不然等会儿吉时一过,什么都完了!”

    于是太公和张正便乖乖的闭了嘴。张福龙看了看招魂台,见到上面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便一屁股坐了上去,烧了道符,念了句咒语,便开始晃动手中的两道招魂幡。

    “烧八辰,还孤魂!”张福龙口中大喝一声,赶紧将手中的写有奶奶生辰八字的符咒点燃。

    刚刚烧完,就忽然传来一阵大风,吹的庭院之中一阵灯光闪烁。

    “兄弟,点上红蜡烛,烧些纸钱慰劳你的亲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