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除鬼计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23本章字数:3211字

    太公听了赶紧照做了,刚做完这一切,忽然一阵阴风吹来,卷地上的尘土和纸钱灰,让太公完全睁不开眼。

    等到太公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太公看到两只红蜡烛已经熄灭,地上的纸灰已经被风吹的干干净净。

    太公不接,看向张福龙,眼中充满了不解。

    张福龙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指了指红线,太公定眼一看,嘿嘿,两滴精血已经融在一起。“成了?”太公瞪大了眼睛向张福龙看去。

    “成了!”张福龙道。

    “真的??”太公高兴地忍不住问道。

    “废话!”

    “不过别高兴的太早,等会儿就有你忙的了。”张福龙说道。但是太公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这么多年了看见爷爷终于有着落,可以成家了,他还是忍不住高兴地落泪。

    “嘿!哎!兄弟,先别高兴,赶紧去把门口的纸钱点燃,香再次插上,别让它们断了。”张福龙打断了正在高兴地太公。

    太公应了一声,赶紧抱了一叠纸钱,拿了一把香烛出去了,不一会儿就将原先烧过纸钱的地方全部补上了,顿时大门前一片香气阵阵,火光冲天。张福龙看到太公做好了一切之后,便开始动手准备迎接百鬼抢宴了。

    张福龙将手中的天师令和铜钱剑暂时放在了一边,拿起桌上的一把黄符全部点燃,然后将黄符燃烧过的灰尘全部混上糙米,然后撒到大门前的空地上。

    “好了,兄弟,你去门口,准备迎接百鬼抢宴!”

    于是太公就赶紧手持迎宾红绸,站在大门口,对着四周拜了三拜。

    没有过多少时间,大门前就出现一阵阵阴风,吹在太公的脸上,让太公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时张福龙突然走出来了,他告诉太公,等会儿不管发生什么,千万不要出声,否则会功亏一篑,而且众人还可能吃不了兜着走。

    叮嘱完之后,他从案桌上抓起一把香炉灰,抹在太公的脸上,告诉太公,让太公等会儿只管做好自己的就是了。

    太公听了,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于是张福龙便带着张正进门开始守株待兔了。

    张福龙和张正就紧张站在院子中,听着屋外“呜呜”的阴风声,两人的手心都出汗了。

    终于桌案上的一盏青灯突然熄灭,紧接着,站在门口的太公就感到一阵寒颤,手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这时太公看到,地上的一阵阵旋儿风,纸灰都被卷起,火苗呼呼的作响,最中间的柳树枝也在不断的摇摆。于是太公赶紧抱着一叠纸,踹上一把香,游走在各个纸墩之间,让门前的香火不断。

    而张福龙和张正则紧张的看着爷爷的房间,又让张正在门前撒上石灰粉,等待着占据奶奶的恶鬼出来。

    大约等了一柱香的时间,突然挂在案桌上的一串摄魂铃一阵叮呤叮呤的响。

    张福龙眉头立马一紧,对张正使了个眼色。

    刚使完眼色,在爷爷的房门前突然出现了一窜浅浅的脚印,张福龙父子看了,心中一紧,呆在原地没有动弹,因为他们两个也提前抹上了香炉灰,这个恶鬼暂时看不见他,所以两人都在紧张的盯着这些脚印。

    张福龙看到脚印快走到了尽头,心中机会来了,赶紧将手中的摄魂铃一摇,而张正则将手中的一面君王幡用力一展,七盏七星天灯同时灯光闪耀,顿时垂落出来了丝丝柔弱灯光。一瞬间阴风怒号,正在门外烧纸钱的太公突然感到身后一阵阴风直吹后颈,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但是他牢记住张福龙的话,没有敢出声,也没有回头,就在那里无声的烧着纸钱,延续着香火。

    这是时,张福龙拿出一道黄符,点开了自己的天眼,然后望向七星大阵中,竟然看到了一个异常凶恶,真正的青面獠牙恶鬼,正在张牙舞爪的嘶吼着。

    张福龙心中一沉,一把抓起案桌上的铜钱剑,招呼张正一声,然后就冲了上去。

    而张正则一把抓起桌子上的青铜八卦镜,也抹了一把婴儿泪,冲了上去,和他爹一块儿杀恶鬼!

    “狗日的,守了你这么久,今天也有让你好好尝尝甜头!”张正嘴中骂道。

    “闭嘴!不能说话!”张福龙小声的叮嘱道,于是张正只好闭上了嘴,将手中的八卦青铜镜当板砖使,对着青面獠牙恶鬼就拍了过去。但是这种青面獠牙恶鬼还真的不是什么好对手,张正和张福龙一块上,竟然丝毫没有伤到它,反而让恶鬼将张福龙的手臂都抓坏了,里面虽然没有流出鲜血,但是却让张正感到相当的难受。

    “急急如令令!”张福龙打出一道天师符,手中的铜钱在再次刺出,不偏不巧正好刺在了天师符上,然后迅速咬破自己的手指,在铜钱剑上一抹,原本猩红的剑身就变得更加猩红血腥了。

    “拍死你!”张正瞅准了个机会,手中的青铜八卦镜再次拍出,向着恶鬼的面门拍去。

    “啪!”青铜八卦镜竟然拍中了恶鬼的面门,还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响声,像是瓷器破裂声音,清脆响。

    这时张福龙看见,恶鬼已经坚持不住了,整个面门开始龟裂,有的地方都掉了一大块儿。

    “吒!”张福龙手中的铜钱剑刺出,准确无误刺中了恶鬼的身体,让他惨叫一声,像瓷器般片片碎裂,而后灰飞烟灭了。就这样,恶鬼终于被解决掉了,不久之后百鬼抢宴也结束了,众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才进屋睡觉了,但是绝对没有打扰爷爷和奶奶的好事儿。

    不用想第二天,奶奶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一声尖叫,然后一个巴掌有一个巴掌狠狠地抽在爷爷的脸上,当场将爷爷打蒙了。

    爷爷一睁开眼,就看见奶奶要死要活的,吓得爷爷急忙一把紧紧的抱住奶奶,不顾一切的诉说着自己心中的爱意。最后爷爷也不记得了最后奶奶是怎样妥协的就留在了爷爷的家中,而当爷爷问起奶奶为什么半夜会出现在那么阴森的地方。

    奶奶支支吾吾的半天才道出一段心酸的事情,原来奶奶家境原本很好,家中也是地主阶级,她的母亲是一个地主的第五房,再生了奶奶之后,没有多久,奶奶的父亲突然病逝,然后家中就开始拼命的争夺财产。

    奶奶的母亲也想要争得一点,结果什么都没有得到,反而被无缘无故的赶出家门。就这样,奶奶跟着她母亲一块儿几乎过着乞讨的日子,一路流浪,整整过了十八年了。

    前几天,奶奶跟她母亲一块儿流浪到此,就在邢村的破庙中暂时安顿下来,当天夜里奶奶就感到浑身不对劲。结果第二天早上一起来,就看到自己的母亲突然暴毙了,正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

    这种景象当场就吓住了奶奶,奶奶伤心欲绝,见院中有一棺木,看起来还不错,就将自己母亲的尸体放了进去,暂时安顿下母亲。

    结果当天夜里她去庙中找出一把布满灰尘的香,挑了很久才挑出来三根整根的香,点着之后就插在了棺材之上。

    这时候爷爷才知道,原来棺材上的三柱香是奶奶插上的,可是爷爷就不明白了,那当时棺材之中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咚咚”响声,还有那只黄大仙是怎么回事儿,庙中又怎么可能出现饿狼,还有牛绳子为什么会栓的如此死……

    一大堆的问题困扰着爷爷和众人,而奶奶竟然对这些事情完全不知,竟然像做了一场梦一样,醒来之后就什么都忘了。

    听了奶奶的话,张福龙当场决定,先去那座破庙看看,顺便将奶奶的母亲安葬下去。于是就在爷爷和奶奶的新婚第一天,爷爷便带上奶奶,前去邢村的破庙中给奶奶的母亲下葬。

    这件事情在我们的村中引起的反响可真的是不一般,以至于到了现在还会有人拿这件事来说事。

    再去邢村的破庙之前,张福龙父子和爷爷一块儿,忍着阵阵恶臭,将院子中的两个怪物抬到乱葬岗中埋了。

    据张福龙隐隐约约的猜测,这两个怪物恐怕是尸体的变异,有人在实行养尸计划。

    听了张福龙的话,爷爷和奶奶还有太公,包括张正在内的都感到很吃惊,似乎都没有想到竟然会出现这等怪异的事情。

    但是爷爷却隐隐觉得,这些怪事儿,无一例外,全部指向了一个共同的地方——邢村的那座破庙。

    所以张福龙很快就带着几人,仍旧是留下太公一个人在家,爷爷带上奶奶跟着张福龙父子一块儿去邢村的那座破庙看一看。

    走到大约一个时辰,二十里地终于走到了,隔着小树林,爷爷就能够看到那座破烂不堪的古庙,这让爷爷的心中再次紧张了,那天晚上恐怖的记忆再次涌上脑海,让爷爷忍不住再次打了哥寒蝉。

    当走到庙门口的时候,张福龙突然让爷爷和奶奶停下,爷爷不明所以,但是当他看到庙门口有一摊摊的血迹时,爷爷彻底震惊了.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庙的门口竟然会有这么多的鲜血,所以他还是带着奶奶跟在张福龙的身后,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庙中。

    走进去的那一刹那,爷爷就突然发现院子中的棺材不知道怎么就突然之间就不见了,这让奶奶更加的伤心欲绝,还好有爷爷的一直安慰,奶奶才不至于做出什么傻事儿。

    但是这个时候爷爷也突然惊奇的发现,庙堂之中的大门竟然紧紧的关闭着,而且庙堂之前也是血迹斑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