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二十年前往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23本章字数:3391字

    张福龙看到张正走进屋中之后,便起身,端着桌案上的碗,小步走到了院子之中,又让爷爷回去搬了一个桌子,然后将碗放在上面,这才将露在水外面的符咒点燃,然后围着桌案走,每走一步便口中大喝一声,最终不断的念着一些爷爷所听不懂的声音。

    原本进展好好的,但是突然之间不知道为什么,正在燃烧的黄符突然之间就灭了,还没有完全燃烧就彻底熄灭了。

    张福龙一看到这种状况,就知道该来的麻烦始终都会来的,所以只好暂时停下,叫上爷爷,带上铜钱剑,走出门去。

    走到了大门口,爷爷看到原本铺的好好的石灰粉现在变得凌乱不堪,地面上原本直直的两排脚印也变的弯弯曲曲,显然是被什么东西扭曲了,这让张福龙的眉头当场皱的紧紧地,无法舒展开来。

    张福龙赶紧用符咒在自己眼前晃了三下,爷爷随后也照做了,但是当他们睁开眼扥时候,却发现什么都没有,这让爷爷感到有点不正常。

    “追!”

    张福龙大吼一声,飞身追了下去,爷爷不明所以,但是跟了上去。但是很快爷爷就明白了,因为爷爷看见前面有一群水鬼正在捉着小狗子的魂魄,爷爷怒了飞身上前,迅速的甩下张福龙,将怀中的噬魂令取了出来,对着前方的一群水鬼扔了过去。

    “啪”一声就狠狠地砸在了前方,顿时让那群水鬼纷纷跳着躲开,尖叫声让爷爷不禁都感到心头发麻。

    张福龙这时直接冲了上去,手中的铜钱剑一出,将一群水鬼全部拦住,截下了小狗子的魂魄,让那群水鬼一个个纷纷惊恐万状。

    这时候爷爷也冲了上来,一把捡起地上的噬魂令,冲着被张福龙拦住的水鬼就要拍过去。

    “住手!”

    张福龙一声猛喝,吓住了爷爷,也让爷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没有拍下去,否则这一群小水鬼还是没发挡住爷爷的。

    但是爷爷不解,为什么不让他动手,所以爷爷带着好奇,问了出来:“为什么,难道他们不该杀吗?”

    “该杀,担不是现在,还有更厉害的在后面呢!”

    张福龙一句话让爷爷当场当场镇住。

    “什么,还有黑手吗?”爷爷再次问道。

    张福龙看了一眼眼前的一群水鬼,没有出声,只是缓缓地点了点头,然后告诉爷爷这些水鬼只是一个幌子,真正的黑手将会有更大的阴谋。

    刚说完,张福龙突然顿住,爷爷也想到了什么,两人同时对视一眼,然后失声叫了出来:“中计了!!”

    是的,张福龙刚一说到黑手,两人就想到现在张耀的家中没有张福龙,估计镇不住了,这些小水鬼只是个幌子,他们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了。

    想到这里,爷爷废话不说,转身就跑,而张福龙则是拿出一道黄符念了句咒语,然后打向小狗子的魂魄,然后就快速的带着小狗子的魂魄往回跑。

    等到爷爷回到张耀的家中时,爷爷已经可以听见屋内传来张耀老婆的阵阵哭泣声,还有张正的痛苦哀嚎声。

    爷爷赶紧跑到屋里,却看见屋内一片狼藉,张耀正一脸惊恐的模样,张正则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而张耀的老婆则是抱住小狗子,眼泪流的哗啦啦的。

    “坏了!”刚赶回来的张福龙一拍脑门,大叫不好,然后赶紧上去将躺在地上的张正扶起来,看看张正没有收到多大的伤害,他才稍微放下心来。

    但是当他查看小狗子的时候突然发现小狗子的三魂之声一条命魂,七魄也只剩两条了,小狗子危在旦夕,呼吸都没有。

    “什么情况?”爷爷问道。

    哪知张耀颤抖着说道:“有··有···有鬼!”

    张福龙一把抓起张耀问道:“什么样子的,快说!”

    这是张耀的老婆反应过来了,一下子跪在张福龙的身前,指着门外说:“是红衣鬼!是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鬼!!”

    红衣服的女鬼!!!

    张福龙心中大惊实在不敢相信,因为这种鬼一定是哥巨凶,胜似凶恶的恶鬼和凶鬼,这种女鬼一般都是死前心怀巨大的怨恨,死后阴魂不散化成了厉鬼!

    再结合小狗子的魂魄给水鬼掳走,张福龙当时就想起一个人,一个二十年前淹死的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张正的小姨,也就是张福龙的小姨子。

    二十年前,本村曾经发生了一起惨案,而受害人就是张福龙的小姨子--名为于心,也就是张正的小姨,张福龙老婆于水的妹妹。

    当年于心夜晚回家,结果遭到地主儿子的强暴,于心是个好强的女子,死都不肯同意,结果好不容易挣脱了地主儿子的魔爪,但是走到水库边上,怎么也想不通,就跳进了水库,以至于最后连尸骨都没有找到,据说那一天他穿的是一身红色的衣服。

    但是张福龙没有在家,直到很久以后张福龙再回来知道了这悲惨的一事儿,但是当时的张福龙也没有想到于心会阴魂不散化为厉鬼。

    想到这里张福龙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心想若不是因为自己是捉鬼驱邪的,估计早就被于心找上门了。

    现在张福龙估计于心已经回到了水库中,但是小狗子的魂魄也被她带走,张福龙虽然借用了爷爷的噬魂令,但是也只能够勉强的维持小狗子七天不死,但是这七天之内他要是降服不了于心的厉鬼,夺回小狗子的魂魄,估计纵使是天师下凡,估计也是白搭。

    想到这里,张福龙牙一咬,叫上爷爷,拿着一把黄符气势汹汹的冲出门去。

    爷爷不明所以,但是也跟在了张福龙的身后,尾随他而去。

    一路上,张福龙都是满腔的怒火,手中的铜钱剑握得紧紧的,眼里几乎冒出了火来。

    到了水库边上,张福龙二话不说,就将自己手中的一叠黄符点燃,然后对着宽阔的水库水面静静地站着,好像是在说等待着什么。

    爷爷不懂,但是很快水中就传来一样,水面之上哗啦啦的作响,让爷爷不禁感到头皮一阵发麻了········

    爷爷心头一紧,看来要出现大动静了,可是张福龙则不是这么以为的,因为现在水库面上竟然出现了一条巨大的带有触须的鱼,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但是却是像个水牛般大小,露出幽光的眼睛。

    爷爷当场就差点崩溃了,差点扭头就跑,结果被张福龙一把按住。

    “别动!这水里很古怪!”

    爷爷一听,赶忙乖乖的不动了,呆在原地,紧张的看着水中的水怪沉沉浮浮,溅起了一阵阵的水花!!!就这样,一直等了半个时辰,水怪终于沉入了水底,不见踪迹,爷爷这才放下心了,而张福龙也摸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看来也是被吓的不轻啊。

    没有见到于心的鬼魂,张福龙并不甘心,一直呆在寒风中静静地等到了天亮,但是始终不见于心所化成的厉鬼出来,但是见到了几只水鬼走来回来,看到张福龙一脸煞气的站在水库边上,赶忙绕道走开了。

    当天亮之后,张福龙才叹了口气,招呼爷爷回到了张耀的家中。

    看到张耀惊恐不定的眼神,还有张耀老婆伤心欲绝的表情,张福龙幽幽的叹了口气,叫上正在打盹的张正,准备离开。

    “噗通”一声,张耀的老婆跑到张福龙的身前,给张福龙跪下了,又重重地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让张福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龙叔!求求您一定要就我家小狗子啊,我求您了!!”

    张耀的老婆含泪说完,又重重地磕了几个响头,将额头都磕破了,流出了鲜血。张福龙看到张耀的老婆这般伤心欲绝,心里不忍推辞,可是此刻在他的心中完全没有办法啊,昨晚他烧了那么多的招魂符,于心都不肯出来见他,他实在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下手啊。

    想到这里,张福龙叫上爷爷和张正,抱了一堆纸钱,跑到水库边上的高岗之上,找到于心当年的衣冠冢,烧起纸钱了。

    张福龙在坟前跪了很久,最后纸钱烧完的时候,张福龙才幽幽的叹了口气,说起了话来。

    “于心啊,当年我真的是很爱你,很想娶你的,可是突然之间你就走了,以至于等到了很久之后我才知道原来你走的这么凄惨,我心痛啊!!!”张福龙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一个半百之人了,竟然哭的像个小孩子,这让爷爷感到面面相觑,尤其是张正,眼珠子都瞪掉了,没想到他爹当年竟然有这么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儿。

    “其实我这些年一直憋在心中,谁都没有说。现在我就告诉你,当年我爹算到,如果我要是娶了你,我们就会发生相克,到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不怕死,但是我啪你死,所以就干脆娶了你姐姐,可是没想到···没想到···你还是走了!!”

    张福龙哭的完全像个小孩子一样,张正在一旁听的清清楚楚,作为一个男子汗,他也哭了的稀里哗啦的。

    “于心,他们都说你是跳进水库中自杀的,可是我总觉得这件事不可能,你是那么一个坚强的女子,我始终还是不能接受你跳水自杀的事实啊!!”

    张福龙顿了一下,狠狠地朝着一旁吐了一大口唾沫,然后又大声吼道:“于心,我张福龙的为人你也很清楚,既然你成了厉鬼,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要是听见我所说的这些话,就好自为之,不要再祸害人间了,赶紧将小狗子的魂魄还回来,有什么冤情,你托梦给我说,我一定帮你沉冤昭雪!!”

    张福龙说完就起身了,招呼爷爷和张正将坟墓周围的杂草拔去,又用自己的双手捧了一坯黄土放在了于心的衣冠冢之上,算是自己的心意吧。

    “于心,二十年了,虽然我和于水也一直生活的很好,但是我始终没办法忘掉你,前些日子于心跟一个亲戚离家去远方做长工去了,临走的时候还在问我,问我什么呢,还不是当年为什么要娶了她,而没有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