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杀旱魃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23本章字数:3219字

    传说中,旱口桩是因为人死后,埋在了不对的地方,才导致死后尸体不腐,发生了尸变,全身长满白色的尸毛,变成了真正的旱口桩。

    据说出现过旱口桩坟头,不是塌陷,也不会打洞,而是直接将坟头撑裂开了,从坟冢中蹦了出来祸害人。

    于是爷爷便和张福龙一块儿还有张正赶往高岗之上,再仔细查看了一番,这回张福龙很顺利的就找到几缕白色的尸毛,已经确定这座坟冢中出现了旱口桩!!!

    “回去召集人手,带上三大盆黑狗血,过来挖坟,好好治一治这个鬼东西!”张福龙对爷爷和张正说道。

    两人听见了,赶紧一路小跑着回到了村中,向村民说明了此时,一开始村民都不相信,但是还是害怕万一真的是旱口桩,自己就有可能遭受不幸。

    所以还是都跟着爷爷和张正带上工具和黑狗血来到了高岗之上。

    到了高岗之上,众人看到裂开的坟冢,才辨认出,那是张树根爹的坟墓,没有想到竟然变成了旱口桩。

    “给我挖!”张福龙一声大吼。

    不过再挖之前,张福龙将其中一盆的黑狗血全部泼在坟头之上,这是为了辟邪气,然后才让众人开始挖。

    众人没有挖多久,就挖到了石灰做的夯土,在用斧头和锤子的强大作用之下,很快就将所有的石灰夯土化成了石灰粉,露出来下面的棺材。

    棺材保留的还挺好的,上面竟然还有朱漆的痕迹,张福龙让人赶紧抬出来,但是在抬得前一瞬间,张福龙再次将一盆黑狗血泼到了棺材之上,然后再让大家伙共同发力抬出来。

    于是大家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渐渐将棺材抬了出来。

    棺材刚一抬出来,张福龙就赶紧上前将上面的封纸撕掉,换成天师符。

    然后又看了看天气,发现太阳火辣辣的,便扯着嗓子大声喊道:“来!大家伙儿只管开馆,太阳这么大,我就不信晒不死这鬼东西!”

    于是众人便叮叮当当的敲了起来,但是也有胆小怕死的不敢上前,躲在一旁,呆呆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不一会儿,就将棺材上的铆钉全部取出,但是张福龙没有让众人立即就开棺,他得等,他要等到一个最好的时机,一个阳光最盛的时机。

    当太阳升到最高的时候,张福龙终于等到时机了,赶紧让中人揭开棺材盖,自己则端着一盆黑狗血,紧张的地看着棺材一点一点的被打开。

    当棺材被打开的时候,张福龙一下子将盆中的黑狗血全部泼进棺材之中。

    过了一会儿,张福龙才敢慢慢地靠近,却发现棺材之中什么都没有啊!

    张福龙顿时就慌了,这旱口桩竟然不再自己的巢穴之中,这倒是怪事儿。张福龙在坟地上来回的渡着步子,不断的思索。

    他在想,这旱口桩喜阴不喜阳,人员多的地方他就越不会出现,相反,人越少的地方,它就会出现。

    张福龙好好想了一下周围附近的坟场和乱葬岗,看看有什么地方符合这个条件。

    想了一会儿,始终没有发现有什么地方的坟场符合这个条件,张福龙急死了,脑袋都快想破了。

    “赶紧回去,将张树根的家人招聚在一起,接完可能会有变故发生。”

    听到张福龙的话,众人赶紧纷纷四处散开,该回家的回家,该报信的报信。而爷爷和张正则跟在张福龙的身后前往北方走去。

    爷爷知道向北五里有一处非常野的地方,当年那里闹过不少鬼,还出现过砍死人的地方,虽然没有坟场,但是还是有零零散散的几个坟头的。

    没有用多长的时间,爷爷和张正还有张福龙就赶到了那个地方,我当年小的时候也去过那个地方,好像那个地方就做康屋顶,究竟为什么这么叫,我真的不清楚,只记得当年我从那里走的时候,只有一条窄窄的小路,而且小路两边是两个很深的水塘,水塘的周围零零散散的有几座坟头。

    据爷爷说,那一天,当他们到达哪里的时候,张福龙很快就发现了尸毛,但是张福龙每个坟头都细细的看了一下,竟然发现,每个坟头都很正常,,没有什么所谓的裂缝,也没有什么尸毛留下来,完全不像是有旱口桩的地方。

    可是这时,他感到身后有异响,不由得回过头去,却看见于心的所化成的厉鬼正在自己的身后一双死人的眼珠子死死地盯着张正看到,让张正当时就一下子坐在了地上,紧张的看着于心。

    于心没有多余的动作,仍旧不断的盯着张正看着,脸上仍旧是布满了血痕,胸前插着九把刀!!

    “小···小···姨,你···”张正实在说不出话来了,都快吓哭了。

    “我就不信了!难不成钻进水里了?”

    “对了,水里!”爷爷赶忙提醒道。

    这当场惊醒了张福龙,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平静的水面,根本难以发现一丝的蛛丝马迹。

    “在水塘周边找找,看看有没有所谓的尸毛!”

    张福龙说完,爷爷和张正便开始绕着水塘仔细的寻找起来,没有过多久,爷爷就看到水塘的边上,竟然有尸毛!1

    爷爷赶紧叫来张福龙,张福龙走过来一看,便当场认出了这就是旱口桩身上的尸毛。

    但是众人又面临一个巨大的问题了,因为看着样子,这旱口桩是多斤了水中,自己一时半会儿还真的拿他没办法。因为那是不像现在这样,家家都有抽水机,抽水泵,可以将水塘之中的谁全部抽走。

    所以三人根本没有办法,只好暂时回村,将张树根的亲戚都聚到了一起,又让人将张树根的尸体和恰家人的尸体全部烧了,因为晚了可能导致,众人的心情。

    张福龙回到了村中,将张树根的亲戚全部聚集在一起,因为他怕晚上出了什么意外。

    他跟大家解释,张树根的爹已经发生了尸变,成了旱口桩,现在自己没办法引出来,也没办法解决它,怕众人遭受它的袭击,所以还是将大家找在一起,或许还能够避得开。

    就这样,大家吃完饭之后,就一直在等,而张福龙则是坐在门前的一把椅子上,慢慢地呼吸着。

    等到夜晚的时候,张福龙将大家都聚在一个院子中,好方便照顾,而众人则是等待着旱口桩的到来!!

    在夜晚到来的时候,张福龙让大家伙都聚集到院子中,点上天灯,将院子照的灯火通明。

    张福龙告诉爷爷,这里旱口桩已经不敢来了,因为它怕光。

    可是谁知道等到半夜的时候,有两个亲戚实在憋不住了,去上厕所,结果两声惨叫传来,张福龙当场夺门而出,可是还是晚了一步,两人都死了。

    张福龙一怒之下,一个人拿着铜钱剑追了出去,愣是绕着村子跑了两个多时辰,还是没有抓住它,而且连个影子都没有见到。

    等到张福龙回来的时候,院中的人都是惶恐惊惧,一个个都吓破了胆,都不敢再出去了。

    张福龙几乎都磨破了嘴皮子,才让众人放下心来,旱口桩白天是绝对不敢出来的众人这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各回各家睡觉了。

    但是忙了一晚的张福龙却始终睡不着觉,无奈之下,叫醒了正在熟睡的爷爷和张正,三人简单的备了些东西,出门了。

    张福龙首先跑到康屋顶去看了看,竟然发现在水塘边有一大滩鲜血,还有一地的尸毛,这让张福龙感到很诧异。

    他又绕着水塘仔细观看了一会,发现除了鲜血和尸毛,似乎没有什么奇怪的。

    这让张福龙和爷爷等人感到很意外,不知道旱口桩是不是还在水塘之中,但是为了安全起见,张福龙还是在水塘的周围做了些手脚,布了些陷井,然后才带着爷爷和张正再次赶往高岗之上。

    到了高岗之上,三人惊奇的看到,原本抬在一边的棺材不叫了,而且坟墓又被重新填上了。

    三人感到明显的不对劲,于是张福龙让爷爷和张正回家取来铁锹和锄头准备再次挖开坟墓。两人一路小跑回家,取了挖坟的工具就回来了,刚回来,张福龙也没让两人歇息,就开始挖了起来。

    不一会儿就挖开了,果然里面露出了棺材,而且又被重新钉上了铆钉,贴上了一种张福龙不识得的符咒。

    看着棺材,张福龙明显感觉到自己三人根本抬不起来,所以索性直接在坑中将铆钉拔出来,揭掉上面的符咒。

    当三人小心翼翼地打开棺材时,爷爷第一个凑上前去查看。

    但是任爷爷怎么也不会想到,棺材之中竟然会出现如此怪异的事情,而且来的是这么突然,以至于爷爷眼珠子都掉了一地。

    张福龙和张正也感到爷爷的不正常,赶紧上前查看,结果脸上的表情全部都僵硬了,呆在原地,怔怔地发愣!!

    里面有什么?

    三人实在不敢相信,里面躺着一个另外人旱口桩,但是还有,可是三人怎么也想不到,浑身长满尸毛的旱口桩如今只剩一半,脸上也都是长长的白色尸毛,完全看不出面孔。

    而另一个死人如今也只是一半,两个半面拼成了一整个尸首。

    张福龙不知道另一个死人是什么人,但是根据死亡呢程度和尸体上的尸斑数量来说,应该就是这两天死的。

    所以三人不由自主地想到这人就是王计生。

    所以张福龙赶紧让爷爷和张正去抱点柴火,将这这东西给烧了。

    两人于是就回去了,不一会儿就挑着两担柴火回来了,可是他却看到周围竟然来了些村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