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九曲十八弯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23本章字数:3250字

    铺上了柴火,爷爷和张正一把火就将整个棺材给点了,大火整整烧了半响才熄灭,棺材和棺材中的拼尸什么都没有了。

    但是还有更大的悬念挂在众人的心头,大蛇呢?于心哪儿去了?王计生是被谁挖走的,又是谁杀了旱口桩?

    这些问题深深地伏在了众人的心头,但是有无法排解,爷爷只好回家了。

    这件事儿成了无解之谜,一直到两个月后,突然出现了一件怪事儿,才让诸多的疑问渐渐揭开。

    那一天爷爷正在水库边上放牛,也没见到什么,可是就是自己在回家的时候总是感觉浑身不对劲。

    到了家中,爷爷突然之间感到自己困得不行,于是进门将牛栓好之后,倒头就睡。

    睡梦中,爷爷感觉自己好像来到了高岗之上,却看见整个高岗之上的坟头全部被挖开,里面的棺木全都露了出来,尸体被抛的到处都是,惨不忍睹的景象和阵阵的恶臭,让爷爷几乎快撑不下去了。

    爷爷看见许多尸体都是拼出来了,有的竟然还在动,让爷爷到场寒毛都竖起来了。

    爷爷感觉这哪里是一座墓地,分明是地狱啊,到处都是让人惊恐的景象。

    爷爷在坟地中不断地奔跑着,直到最后在也跑不动了,才停了下来,看看眼前,竟然是于心的坟墓。

    爷爷刚刚感到一阵惊讶,随后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不由自主的转身,却发现于心面目狰狞,眼睛流着鲜血的现在自己的身后!

    爷爷当场吓的跳了起来,结果一下子惊醒,却发现奶奶正坐在自己身边,正温柔的给自己擦拭额头上的汗水。

    “怎么了?”奶奶问道。

    爷爷冲奶奶一笑,说道:“没事儿?”

    “还没事儿,肯定又是做恶梦了,流了这么多的汗,还吓醒了!”

    对此爷爷,只好憨憨地笑了一下,然后一把抱住奶奶,不让她在多说一句话。

    爷爷当时以为这只不过是一个梦而已,可是没想到,后面的事情就来了。

    于心的坟墓被挖,白骨又被绑在了放在张福龙门前的磨盘之上,大早上的,张正一开门,把自己差点吓尿!

    而张福龙看到这一幕,不禁又是潸然泪下,自己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内,闷闷不乐。

    当爷爷赶到张福龙的家中时,张正已经再次将于心的白骨收拾好,准备再葬掉。

    正巧张福龙出来了,红肿着眼睛让张正将于心的白骨火化了,不能再埋了。

    于是张正和爷爷一块儿,找个地方,架上柴火,将白骨全都烧了,骨灰按照张福龙的嘱咐,全都撒在了水库之中。

    这事儿本来过去就过去了,可是半夜的时候,张福龙家的门又砰砰的响了起来,一直响了很久,张正才眯着眼睛起来了,打开门一看,竟然什么都没有。

    张正当时就警觉了起来,浑身的汗毛当时都竖了起来,警惕的看着周围,手也颤抖了起来。

    张正当时可不敢独自一人出去,伸出头望了一下,发现什么都没有。

    于是张正就赶紧关上大门,稍稍抚平了一下心口,然后就准备回到屋中睡觉。

    可是,这时又有什么东西在敲门,这一下子,张正当时就肯定,定是有什么怪事儿,赶紧跑到屋中将张福龙的铜钱剑去了出来,怀中揣上一叠符纸,胸前挂着青铜八卦镜,去开门了!!

    打开门一看,门前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洒满了白纸铜钱,风一吹,全都刮进了院子中。

    由于有至宝在身,张正索性壮大了胆子走了出去,看了看周围,却看到另一半血淋淋的旱口桩【有人问我,旱口桩是什么东西,旱口桩是我们这儿的俗称,实际上它应该叫做旱魃】。

    张正当时就吓住了,头皮一紧,紧张的防备着,眼前的旱口桩和另一半王计生拼在一起,全身血淋淋的盯着张正看。

    张正当时双腿发软,可是一想到,这家伙祸害了不少人,顿时就愤怒了,也不拍什么恶心和恐怖的,抡起手中的铜钱剑,直接扑了上去,对着这鬼不鬼的东西,就狠狠砍了下去。

    “噗!”

    很反常的一幕出现了,这东西竟然不多不闪,也不动,任由张正一剑劈在他的身上,然后将他狠狠地踹倒下。

    “砰!”两半尸体倒在地上,然后分开,露出恶心的内脏,让张正忍不住趴在地上狂吐了起来。

    可是这时,他感到身后有异响,不由得回过头去,却看见于心的所化成的厉鬼正在自己的身后一双死人的眼珠子死死地盯着张正看到,让张正当时就一下子坐在了地上,紧张的看着于心。

    于心没有多余的动作,仍旧不断的盯着张正看着,脸上仍旧是布满了血痕,胸前插着九把刀!!

    “小···小···姨,你···”张正实在说不出话来了,都快吓哭了。

    可是于心仍然死死的盯着张正看着,张正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水留了下来。

    突然于心竟然伸出鬼爪,想要摸向张正,这让张正当场忍不住颤抖起了,嘴唇不住的直打罗嗦。

    “你给我住手!”

    “啊!!”

    关键时候,张福龙不知道什么时候冲了出来,手中拿着天师令狠狠地盖在了于心的后背上,让她惨叫一声,躲开了。

    于心嘶吼着一闪而过,张福龙也顾不上追,赶忙上前,将张正扶起,看看他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受了些惊吓才放下心来。

    张正还惊恐着回想着刚才的一切,自己的魂斗快要吓没了,幸好张福龙及时赶到,否则自己还真的不可能对付了于心的厉鬼。

    但是张福龙通过刚才也知晓了一点,这旱口桩和王计生的尸体估计跟于心都脱不了关系,刚才于心很容易就可以杀掉张正,可是他却没有动手,所以这一刻张福龙认为这肯定有问题。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上的,张福龙还没有起床,就听见有人在敲门,张正也被吵醒了,由于昨晚被吓得不轻,所以也不敢去开门,于是张福龙披上衣服,跑出去开门了。

    打开门一看,门口站着村中的人,他告诉张福龙,高岗之上又出事情了,与此同时爷爷也得到了消息,等到爷爷跑到水库边上的时候,远远看去,高岗之上已经围满了人。

    爷爷看到张福龙父子站在一座坟前,一句话也没有说。爷爷跑到跟前一看,竟然和自己梦中所发生的一模一样。

    所有的坟墓果然被挖开,

    里面的尸骨全部露了出来,诸多的拼尸全部散落在地上,恶臭熏天,众人纷纷忍不住捂住口鼻。

    张福龙紧张的看着这些拼尸,眉头皱的紧紧地,心情十分沉重。

    爷爷上前问张福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张福龙告诉爷爷,这片坟场被人做了手脚,成了养尸基地,他早就发现了,只不过他算出来,发现这里的尸体还没有完全成精的,所以暂时也就放下心来了。

    现在突然之间,这里的每一个坟头,全部被挖开了,里面所养的尸体,全部落了出来,这一下子打乱了节奏,使张福龙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实在无奈之下,张福龙只好让人现将这些尸体烧了,不然肯定会发生什么大事情的,毕竟这些尸体用现在人的眼光来说,上面肯定有很多细菌和病毒,一旦散开,估计所造成的损失真的难以预料。

    众人也理解张福龙的想法,有些死者家属也没有异议,都纷纷跑到稻场之上,挑来稻草,将所有的尸体堆在一块儿,然后在张福龙的一声令下,将其点燃。

    大火熊熊的燃烧,这片高岗也随着这些尸体被完全焚毁也告一段落了,有一座坟场,变成了一处真正的高岗了,因为没有人再敢去了。

    完了这事儿还没有完,我的家乡就遭到灭顶之灾,因为那个年代,日本正在侵华,已经蔓延到我的家乡。

    家乡的人纷纷恐惧小鬼子,比怕鬼还要怕,也因此组织了抗日游击队,我爷爷和张正则毫无犹豫的就加了进去。

    干了几仗,我爷爷只受了点轻伤,张正也和我爷爷一样,受了伤,但是再一次战役之中,爷爷和张正的游击队落败,被追赶到水库边上,当时已经到了末路,爷爷和张正还有剩下没死的人心中一横,想到水库之中的怪事儿,头皮不禁一阵发麻。

    但是后面的小鬼子追得十分紧,众人实在没办法,只好牙一咬,心一横,纷纷跳入了水库之中,想到死就死吧,死到水中喂鱼也比死在鬼子手中要好。

    所以当爷爷跳进水中的那一瞬间,爷爷就抱定的必死之心,心想说不定还可以做个淹死鬼,到时候做鬼也能杀鬼子。

    可是在爷爷和张正他们跳进水中的一瞬间,却没有感觉到自己有种落水的感觉,反而感觉到自己站在柔软的什么东西之上。

    爷爷和张正感觉到不对劲,回头一看,竟然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于心的鬼魂,面色狰狞,眼中流着鲜血,脸上全是伤痕,胸前插着九把刀。

    爷爷和张正当时就有同样的感觉,见到了于心好像比见到小鬼子还要亲切,张正还失声喊一了一声:“小姨!”

    爷爷当场差点晕倒,低头不敢在看,可是却发现自己好像站在什么东西之上。

    爷爷觉得不对劲,再看看周围。

    我靠!好大的一条蛇啊!!!

    爷爷当场就想跳下去,无奈被张正一把拉住,没有让他跳了下去,后面的人也吓得不轻,纷纷颤抖着望着于心的厉鬼还有脚下的大蛇,有许多人双腿一软,瘫了下去。

    大蛇快速的在水中游着,后面噼里啪啦的响起了枪声,爷爷一听感觉到十分不妙,就要跳水逃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