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真想大白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24本章字数:2628字

    “不可能!!”张福龙失声惊吼道。

    但是他努力的回想,可是却什么也想不出来,但是接下来于心的话更加让他震惊了。

    “正儿是我们的儿子!!”

    “轰!!”张福龙耳边响起阵阵的轰鸣声,实在难以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事情。

    张正也瞪大的眼睛,呆在原地,怔怔地看着这一切,觉得就像是一场梦幻一般,一切都是那么虚幻,有戏剧性!“你说慌,我明明是我妈的儿子,怎么可能是你的儿子,再说你都已经死去将近二十年了,我今年才刚刚二十,怎么可能?”张正嘶吼着,实在难以相信这个结果。

    “不会的!不会的!于水不会骗我的,你姐姐不会骗我的!”张福龙双手死死地扯着自己的头发,整个人都陷入了疯狂之中。

    于心双眼依旧流着鲜血,看着张福龙,然后道出了让张福龙难以置信的一幕。

    “当年,你本应该和姐姐洞房的,可是你却走到了我的房间,所以那一晚是我们在一起的。后半夜的时候姐姐来了,看到了我们的情况,但是姐姐却没有说些什么,扶着你回去了!”

    于心说完又顿了顿,继续说道:“后来我发现自己怀孕了,而姐姐也看了出来,我当时十分羞愧,但是姐姐很大度,没有责备我,她告诉我,她不能生孕!!!”

    “不会的!不可能!于水跟我说过,我们只要一个孩子就行了,我当时就答应了,所以她不会骗我的!!”张福龙大声吼道。

    “可是!我怀孕的时候你不在,你跟你爹一块儿出去办事情了!等到你回来的时候,正儿已经出生,我也……”于心说完就哭了起来。

    张福龙还是不肯相信。

    “好!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你拿什么证明正儿是我们的孩子!”

    于心不语,张福龙又吼道:“你说啊!我不怕你说出来!!”

    终于,于心抬头,望了张正很久,然后说道:“福龙,你应该知道,若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我早就下狠手了。而且昨晚,是我有感正儿有危险我才出现的!”

    这下张福龙完全呆住了,他知道母子连心一说,但是他还是不愿意相信。

    于心看到张福龙的表情,又再次道出了一个最关键的原因,这回,张福龙不得不信了。

    “福龙你知道吗?你曾经对我说过,那三块儿古玉除了给我们的孩子,谁也不能给的!”

    这下张福龙完全愣住了,因为这话也一直在他的心中涤荡。

    “可是!你刚才还说我们的孩子没有了,现在又说正儿是我们的孩子,你让我怎么相信你?这有做何解释呢?”张福龙终于抓住了一个漏洞。

    但是于心又再次爆出了一个惊天的秘密,让张福龙直接崩溃。

    再给你们十分钟,再猜猜是什么情况,故事原型绝对是真的哦!

    “福龙,我们应该有两个孩子的!”

    “什么?两个孩子??”张福龙头都大了,实在难以相信竟会是这种情况。

    “对!是双胞胎!!”

    “双胞胎!!”这一回不仅张福龙眼珠子都瞪掉了,就连站在一旁的张正,爷爷,包括大胡子也是大吃一惊,满脸都是难以置信。

    这下张福龙和众人崩溃了!

    张福龙不得不相信了,张正也没有什么话说了,神色复杂的看着于心。

    “福龙我对不起你!我们的另一个孩子叫张直,两个孩子合起来就像你一样正直!”于心双眼没有流血了,看着张正,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当年我和姐姐商量好了,正儿留给你们,我带着直儿离开,可是没想到在路过水库的时候,我……”

    于心一说到此处就哽咽住了,忍不住又哭哭啼啼了。

    再猜猜!!我就不信还有人猜出来!

    “怎么了?直儿呢?难道不在了吗?”张福龙问了一连窜的话。

    于心哭泣着点了点头,这下让张福龙几乎崩溃,他竟然扑上去,一把紧紧地抓住于心的双肩,拼命的摇晃。

    “为什么?为什么?你倒是说啊!”张福龙嘶吼着。

    “我对不起你,福龙,没有保护好我们的直儿,以至于他惨遭王计生这畜生的毒手!”

    “王计生!!”张福龙怒不可遏,头发都竖了起来。

    于心又哭哭啼啼的道出:“那天夜晚,我带着直儿想偷偷的离开村子,不让人发觉,可是没想到在水库边上遇见了喝的醉醺醺的柴地主家的儿子,柴非!他见我一人抱着孩子,便对我起歹心,想要对我施暴,我宁死不从,他气的一脚将我踹进了水中,然后又将我拉起,准备对我不轨。”

    “我当时全身无力,柴非便将我……便将我……”

    于心说不下去了,哭得撕心裂肺,整个面孔上都是鲜血。

    “狗日的柴非,老子一定要平了你的狗坟!!”大胡子咬着牙,狠狠地说道。

    “可是……可是……可是福龙你知道吗?柴非这混蛋,糟蹋完了我之后,又想杀我灭口!”

    “我当时真想一死百了,可是我舍不得孩子啊!正巧王计生从旁边走过,见到孩子脖子上带的古玉,他财迷心窍,想要取走,我拼死抱住孩子,不让他取走属于我们的东西。”

    “可是!可是这个王八蛋!竟然将我再次糟蹋,还出手活活掐死了我们的孩子!并和柴非一块儿将我推到了水里,活活将我淹死!”

    “我恨那!我恨!”于心撕心裂肺的嘶吼着。

    “娘!”张正失声叫了出来,“噗通”一声跪在了于心的面前,重重地磕了几个响头。

    “啊!!张福龙崩溃了,他怎么也想不出会是这种悲惨的结果,这个结果比杀了他还要痛苦。

    “这狗日的,两个畜生,禽兽!老子要一枪嘣了他们!!”大胡子怒目撑圆,口中狠狠地骂道。

    “那你的尸骨为什么会打捞不到呢?”张福龙问道。

    可是于心却哭的更加凶猛了:“我哪儿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等我发现自己的尸体时,全身都变的不堪入目,被绑在磨盘之上,投入了水底!”

    “你不知道??”张福龙不敢相信。

    “我不知道,头七的时候我一直在柴非和王计生的家门附近,想要报仇。”

    “那柴非的死?”张福龙问道。

    于心含着血流点点头,然后望着张福龙狠狠地说道:“没错,是我干的,而且我还吞了他的魂魄,让他永不超生,我恨死他了!!”

    “可惜,王计生这个混蛋二十年了,每天夜晚就不曾出门,我很想冲进他家,杀了他,可是忌惮他家门头上的八卦镜,我不敢进去!”

    于心说完又蹲在地上哭哭啼啼起来。

    张福龙心中也十分仇恨,但是很无奈,因为王计生已经死了,而且尸体已经没了。

    “那,这条大蛇是怎么回事儿?还有高岗之上的事儿你知不知道?”这是张福龙一直想要了解的事情。

    “我在水库底整整呆了二十年,怎么不可能跟大蛇熟悉呢,当年我的鬼魂回到了水里,却发现自己因为积累了大量的怨气,再加上自己的尸骨不知道被下了什么诅咒,根本无法超生,而且有时总是控制不过自己,疯狂的害人,吞噬魂魄,就变成了如今的这副模样!”

    “但是高岗之上的事情我确实不知道,那里很恐怖,我不敢去,有一种很强大的力量在排斥我,我根本无法靠近。”

    张福龙听完于心的话,就知道此事儿肯定不能够善终了,但是现在目前的状况,自己还是赶紧让于心转世,早点进入轮回,不能在做厉鬼了。

    “于心,你还是赶紧投胎吧,我和正儿已经生活的好好的,你就不用担心了。”张福龙说完就背过身去,对着“我也想转世,我也想早点投胎,可是我不行啊,我跟本离不开这片水库方圆十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