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午夜凶宅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24本章字数:3404字

    在我们县城的旁边有一些连绵不断的山,小鬼子天天进入里面,用大卡车装着东西,也不知道要干什么,大胡子派出一个人前去侦察,可是却很不幸被发现,抓获了,大胡子当场就急了,因为被抓住的人是游击队中最懂知识的一个,部队就是由于他才渐渐拥有了组织,然后才能够很顺利在这一带骚扰小鬼子。

    现在他被抓了,大胡子记得不得了,恨不得自己亲自前去解救他,只因为大胡子的伤势还没有好,胸前还扎满了绷带,动一下就会有黑色的鲜血流了出来。

    关键的时候爷爷和张正挺身而出,主动跟大胡子说自己要去解救这位被抓住的同志,但是要求大胡子千万不要将自己和张正出去的事情告诉太公和奶奶,大胡子答应了。

    可是刘玉却不答应了,因为她正好听到了这一消息,所以这一刻她竟然当着张正的面哭了,像个小媳妇一样拉住张正不让他走。

    张正也开心的哭了,但是还是掰开了刘玉的手,将自己脖子上挂的古玉交给她,告诉她这就是定情之物,等到他张正回来的时候,就是他取刘玉的时候。

    于是两人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带上装备,悄悄地离开了山洞,暗自想城中潜伏。

    两人潜伏到了城墙的外面,看见城墙上油鬼子巡逻,城门又紧紧的关闭,都纷纷皱紧了眉头。

    索性张正准备充足,拿出自己随身携带了隐身符咒,准备施法瞒天过海。

    这隐身符咒乃是张福龙亲自传给张正的,是张家的独门绝技,一旦使用可以隐瞒一炷香的时间,任何人或是鬼魂都看不到自己,它是用香炉灰加符水为墨,在黄色的符纸上画成的。使用的时候先在自己的脸上抹上锅灰烟,然后念咒语,再点燃符咒,就行了。

    两人没有使用过这种道法,所以前两次都先后失败了,知道第三次爷爷才成功的隐身,然后紧接着张正第四次才成功。

    两人使劲的敲着城门,“砰砰砰!”两人敲完之后觉得不过瘾,有用脚狠狠的踹着城门,顿时城门那面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爷爷和张正一听,笑了,躲在一旁。

    城门不一会儿就开了,先是开了个小缝,露出一双眼睛,看到外面并没有人时,又再次将城门紧紧的关闭。

    这下爷爷和张正又再次上前狠狠地敲门,完了又是踹又是踢得,不一会儿城门又开了,和先前一样,守门的两个士兵骂了一句之后又再次将城门关上了。

    如此反复,一直到敲到了第五遍的时候,终于里面的士兵忍受不了,将城门打开,走出一小队鬼子,在周围紧密的搜查着,爷爷和张正看到时辰一到,赶紧闪身进入了城里,刚进城,爷爷和张正的隐身符就失效了,索性两人跑的快,已经蹲在一个角落之中,避过了小鬼子城头之上扫过来扫过去的探照灯。

    进入了城中,爷爷和张正径直奔向鬼子司令部,在鬼子司令部着实考察了一番,结果发现鬼子司令部守备森严,根本混不进去,也无法知道关押人的地点到底在哪里。

    无奈之下,爷爷和张正准备冒险一试,先闯伪军的司令部,截了伪军头子黄大麻子,问出个缘由来。

    两人小心翼翼地来到伪军的司令部,那里守卫明显比鬼子司令部守备松懈,而且有些站岗的人员已经睡着了。

    这就导致爷爷和张正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就潜入了黄大麻子的房间,却发现黄大麻子不再房间之中,房间内只有黄大麻子的老婆正在熟睡。

    于是爷爷和张正转身便离开了这里,来到一处角落之中,眉头皱的紧紧的。

    两人正在小声的商量时,突然冲出一队鬼子,爷爷和张正一看就知道不妙,赶紧拔腿就跑,随后就感觉到身边有子弹呼呼的作响。

    爷爷和张正不敢回头,不断的寻找着墙壁躲过鬼子的追捕,一路之上,有惊无险,终于成功的甩掉了鬼子,但是两人却惊讶的发现眼前是一座宅子一座空无一人的宅子,爷爷和张正见到里面没有人,加上两人1确实累的不行,所以就没有再去闯鬼子司令部。

    推开门走了进去,爷爷和张正立马就感到一阵阴风迎面扑来,院子中的一颗老槐树上还挂着一条白绫,地上好像还有干涸的鲜血痕迹。

    爷爷和张正可不是仅仅就被这种东西所吓住,两人一路走来,见惯了无数的鬼怪,睡过乱葬岗,杀过鬼王,斩过恶鬼,凶鬼。经历过常人无法经历的一切。

    所以两人撬开紧闭的堂屋门,走了进去,迎面看到的就是一张中堂,上面写着:祖宗昭穆神位之类的。

    起初爷爷并没有在意,可是不禁意之间,爷爷突然看到在中堂之上竟然隐隐约约画着一个龙首!

    这下爷爷和张正汗毛都竖了起来,看着熟悉的龙首画像,张正和爷爷对视一眼,眼中露出了十分慎重的神情。

    但是两人的依旧壮大了胆子走上前去,发现前面的桌子上供奉着几个灵位,上面的字迹都看不清楚了,模模糊糊写着不知道什么,连个名字都无法看清楚。

    突然一阵风吹起,堂屋门晃动了一下,让爷爷和张正反射性的扭过头去。

    “哗啦”一声,中堂突然被吹落,爷爷和张正反应过慢,直接被中堂盖住了。

    “不对!”爷爷心中一惊,嗖的一下拔出了自己背后的七星剑,一把将盖住自己的中堂划开,却看到眼前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堂屋门在风的作用下,不断的晃动着。

    张正也拿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铜钱剑,紧张地看着周围的一切,心脏剧烈的跳动着,爷爷仿佛都能够感受得到。

    “张正,我感觉这里阴气很重啊!”爷爷说道。

    “我也有这种感觉,可是我明明看过这里好像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啊,应该没有什么鬼怪!”

    “可是,我感觉很不对劲啊!要不我们晚上就不要在这里过夜了,我们出去蹲墙角吧!”爷爷颤抖地说着。

    “怕什么!出去太危险了,搞不好一出去就被抓,到那个时候就只有等死的份了!”张正虽然害怕,但是一想到刚才给一队鬼子追赶,自己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了。

    “好吧!有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难不成我们杀过鬼王的人还会怕这区区的一所住宅吗?”爷爷浑身的怒气都膨胀了起来,手中的七星剑嗖的一声出鞘,狠狠地插在了地上,发出铿锵的声音。

    “今晚就是刀山火海,黑白无常来我也接着了,哼!”爷爷说完就一屁股坐在满是灰尘的椅子之上,然后放松身体,望着周围,发现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

    张正看了一会儿,也发现没有什么东西,于是上前将堂屋门紧紧地插上,阻挡住了呼呼的阴风,然后坐在爷爷的身旁。

    由于长途奔波,加上一路逃命,所以两人很快就睡着了。

    睡梦中爷爷好像梦到了自己的眼前有一个人影,爷爷看不清楚,于是尾随着她一块儿走到了院子中,却发现院子中的槐树上吊着一具尸体,那是一个女子的尸体,穿着一身的白衣,眼珠子瞪得大大的,舌头都伸了出来。

    爷爷被眼前的情况吓了一大跳,连忙转身准备离去,可是当他转身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眼前站着一个女鬼,和树上吊着尸体一样,狰狞的面孔,当场吓得爷爷灵魂都冒出来了。

    爷爷大声的叫道,转身就要跑,可是身体不知道为什么就不受控制,反而跟着女鬼向远处走去,爷爷心都快要出来了,全剧烈的颤抖,死死地盯着前面的女鬼,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呜呜······”前方的女鬼竟然传来阵阵的哭泣声,爷爷不明所以,这女鬼竟然哭了起来。

    “喂······”爷爷刚刚出生,女鬼就刷的一下回头,狰狞的面孔对着自己,一双血色的大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吓得爷爷当场闭住了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走着走着,爷爷就跟着女鬼来到了一口井边,突然女鬼停下了,然后扭头看着爷爷,吓了爷爷一个大跳,然后女鬼扭过头去,一下子跳了下去,爷爷不知道女鬼到底要表达着什么意思,怀着好奇的心理,爷爷小心翼翼地凑上前去,趴在井边,朝下看着。

    可是突然之间,爷爷看到自己在水中的倒影一下子变成了女鬼,吓得爷爷赶紧起身,可是却发现眼前站着正是女鬼,爷爷瞬间呆住了,还没有来的及反应过来,就一下子被女鬼推到了井中。

    “啊!!”爷爷惨叫一声,却感到自己的头被狠狠地撞了一下,然后瞬间惊醒。

    睁开眼却发现张正正死死地盯着自己,眼中充满了疑问和不解。

    “喂!你是不是做恶梦了?”张正问道。

    爷爷没有回答,只是简单地点了点头,然后用手擦拭了一下自己额头之上的汗珠,大口着喘着气,稍稍缓了一下心情。

    “你是不是梦见鬼了!”爷爷点头。

    “女鬼?”爷爷在此重重的点了点头。

    “而且是两个?”爷爷接连点了好几下。

    “然后呢?”

    这时爷爷突然之间爱你瞪大了眼睛,看着张正,眼中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你不会也做了和我同一样的梦吧??”

    “我想应该是!”

    这下爷爷完全崩溃了,感情这处宅子很不一般啊,完全就是一处凶宅啊!怪不得自己一进来就感觉到阴森森的,全身都在打寒颤,现在爷爷和张正都相信,这绝对是一处大凶之地,搞不好院子中的那条白绫就是女鬼吊死的地方,还有那口井,肯定有猫腻!!

    想到这里爷爷和张正额头上又开始冒着冷汗,两人稍稍考虑一下,还是决定先离开这里,因为这里很是不一般,搞不好命都搭在了这儿了。

    可是当两人开门的时候,却突然之间发现门被死死地锁上了,爷爷和张正费尽了力气,始终就是打不开,想到这里,爷爷和张正就感到十分恐惧,心中蒙上了一重深深地阴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