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鬼婆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25本章字数:3535字

    眼前确实是最好的防盗阵--龙纹阵!

    九条龙首分别在汉白玉棺材的周围,然后有九条纹络,像龙纹·一样,弯弯曲曲,蔓延到汉白玉棺材。

    显然,这肯定是龙纹阵,一个巨大的阵法,稍有不慎,遭受灾难的不仅仅自己,还有自己的家人和后代子孙。

    爷爷和张正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墓室中,墓室宽阔无比,周围都是用非常坚硬的墙壁,十分牢固,爷爷不知道那是什么材料,但是爷爷却知道眼前自己所面临的危险是前所未有的。

    因为隐约间,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自己的眼前晃悠,自己和张正根本难以捕捉到痕迹,张正将自己怀中的血泥八卦拿了出来,可是依旧没有任何的作用他依旧难以定住怪物,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正的心中也是异常的紧张,因为他知道在主墓室中一定会有守墓灵兽,或是什么十分厉害的东西。

    眼下爷爷和张正确信自己所感觉到的东西一定是这些东西,搞不好自己和张正就会陷入了绝境,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娘的!什么东西!”张正狠狠地对着远处吐了一口痰,可是奇怪的是张正吐出一口痰没有落地,而是在空中不断的快速穿梭。

    “这!!!”爷爷见了也感觉的到匪夷所思。

    “快照!”张正一声提醒,爷爷就迅速的拿出手中的血泥八卦照了起来,顿时那口痰快速的移动,爷爷始终难以照的着,这让爷爷的内心十分的忌惮,同时也是无比的焦急。

    “我来!!”张正一把抢过爷爷手中的血泥八卦,然后对着那口正在移动的痰狠狠地照了过去。

    “嗖!”

    爷爷和张正只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然后就不见了,从墓室的门旁边走掉,逃了出去。

    “鬼婆婆!!”

    “什么?鬼婆婆???真的假的,不可能吧?”爷爷脑海之中不断的产生疑问,这位鬼婆婆只是民间的老人用来编故事,偏偏那些不懂事的小孩子而已,那里有什么真正的鬼婆婆啊。

    可是现在从张正的口中说出,还是让爷爷不敢不相信,真的有鬼婆婆。所以这一刻爷爷还是紧张地盯着墓室的门,防止鬼婆婆再次回来。

    “千真万确,确实就是鬼婆婆,很多年前,我就和我爹见过她,我敢确定一定是当年的那个鬼婆婆!”张正的语气无比的坚定,相当的肯定。

    “当年!你见过鬼婆婆?”这下张正眼珠子都瞪大了,实在难以置信,张正说他很多年前就见过鬼婆婆,这似乎真的让爷爷震惊了。

    “确实!当年我和我爹一块儿从柳村做完法事回来的时候,路过小柳坡的时候,见到的。”

    张正说着说着就陷入了沉思,仿佛回到了当年。

    “那一晚,我和我爹恨晚才回家,大约在子时的时候,我爹领着我,背着行囊,我们两人走在夜幕之中,路过小柳坡的时候就感觉到有点不正常,但是也是这种感觉,可是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不会害怕。”张正顿了一下,接着就快速的将自己所见到的一幕道了出来。

    “那一晚上,我记得很清楚,没有月亮,只有无尽的黑风正在呼呼的吹着,当时我只是感觉到有点冷,我爹感觉到我冷之后,便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披在了我的身上,然后带着我继续赶路回家,可是没有过多久,我爹就突然之间就停下了步伐,谨慎地看着周围。”

    “我当时记得很清楚,周围寂静无声,再加上小柳坡这个地方向来很荒野,埋得全都是死人,大大小小的坟墓估计不下百座,我爹当时就将我紧紧地拉在身边,没有让我离开他一步。”

    “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的眼前突然之间就出现了一道黑色的影子,然后我爹想都没有像。在我的周围洒下了一些符咒,然后就追了上去,将我自己一个人留在原地,也不管我还不害怕。但是确实那天晚上我还真的吓得不轻。”

    张正说着话的时候,嘴唇还在不断的打折啰嗦,心中十分恐惧。

    “后来呢?”爷爷问道。

    “后来我爹回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我问我我爹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爹说是鬼婆婆,想要吃小孩了!”

    “但是我一听,胆子都快要吓破了,赶紧仅仅的抓住我爹,不敢再动弹了,后来还是我爹将我抱回去的。现在看来,刚才我们所见到的就是当年我所见到的鬼婆婆了!”张正再次肯定的说道。

    “不会吧?有这么巧?再说这鬼婆婆到底是什么东西啊?”爷爷很是疑问。

    “鬼婆婆说白了就是传说之中的鬼母!”

    “什么,鬼母???”

    爷爷的心中立马想到了有关鬼母的事情。

    鬼母,住在南海的小虞山,又叫鬼姑神,虎龙足,蟒眉蛟目,形状奇伟古怪。她的本领更是大极了,能够产生天、地和鬼。一次就能生产十个鬼,早晨生下来,到晚上她就把她的儿子们当点心吃下肚子去。这身份也有点像造物主的身份,可惜是鬼,吃儿子的行为实在也并不体面,所以终于只好是“鬼母”罢了。

    可是这显然与事实不符合啊,再说鬼母在南海之上,这里怎么会出现鬼母呢?又怎么会将鬼母和鬼婆婆都车道一块儿去呢?

    也许是看出了爷爷内心的疑问张正于是又开始为爷爷解释了。

    “我们这里所说的鬼母就是那种生前由于吃了自己孩子的大恶之人,死后不得进入轮回,于是继续飘到在天地间,成了孤魂野鬼,专门以吞食小孩子的魂魄,这样日记月累之后,她的道行越来越高,就逐渐成为了人们常说的鬼婆婆,也就是鬼母。”

    张正刚说完吗,爷爷心中的疑惑就解开了,难怪这里会出现鬼婆婆,还是因为这里生产力低下,生产方式落后,难免会有人家贫困没有办法,便将自己孩子吃了以充饥。

    当然这种情况在我们今天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但是确实在那个年代,甚至更加久远的年代之中,活着才是唯一的也是最大的愿望,即使有的时候牺牲自己的亲骨肉,还是会有人做的,很显然鬼婆婆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代表。

    这个时候爷爷突然之间就想到了,为什么之前自己所见到的祭台之上,会出现那么多的婴儿尸体,原来全部都是献祭用的,这些可怜的小生命,全部都葬送子鬼婆婆的手中,甚至连魂魄都被鬼婆婆吞噬的干干净净。

    想到这里,爷爷就觉得这世间还真的有这种丧心病狂的人,实在是匪夷所思,遭受万人的唾骂。

    “喂!张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爷爷问道。

    张正的眉头也是皱的紧紧的丝毫不敢有所松懈,爷爷也是小心翼翼地看着周围的一切,非常害怕突然之间就出现了让人震惊的一幕,更或者鬼婆婆要是突然之间就回来了,那自己和张正要提前有所准备啊。

    “不管了!没有什么时间了,小鬼子随时都有可能进来,我们还是赶紧走到棺材前再说吧。”张正说道,爷爷听了很是赞同,毕竟自己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眼前的棺材之中的东西,虽然爷爷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爷爷却能够感觉得到,这里面的东西一定是极为的不凡,否则小鬼子也不会这样打动手脚了。

    “怎么进去?”这下爷爷犯难了,因为九条路,只有一条是能够走的,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九九归一之数,一时之间爷爷和张正根本不知道该踏进那条路上,每条路都是一模一样的,没有丝毫的异样。

    “该选哪一条呢?”张正犯难了,因为他也很难推算的出,这龙纹阵的阵眼到底在哪里,若是找到了阵眼,将它会坏掉,这龙纹阵就会不攻自破,完全失去了作用。

    可是爷爷和张正都知道,这龙纹阵中,凶险万分,稍有不慎就会丢掉性命,甚至连具尸骨都没有。

    爷爷和张正刚刚想到自己目前的处境,心中感到十分的压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让我好好算算!”张正说完就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将自己随身携带着的青铜八卦镜取出来,在八个位置上上,摆上相应的字条。

    然后张正就一直坐在那里,整整一天都没有吃饭,想东西快要想入迷了,完全陷进去了。

    乾代表天,坤代表地,坎代表水,离代表火,震代表雷,艮代表山,巽代表风,兑代表泽。

    张正有想到自己之前所遇到的一切便感到十分的震惊,因为之前在外面自己看了一下地势,这里的地势很特别,北靠山,明堂开阔,但是两边却没有砂山相互,不知道是什么回事儿,因为这是典型的对子孙后代不好的布局啊,墓中的主人既然选择了这里,就不会不过考虑到这种情况,可是这又是为什么呢?

    爷爷想不通,可是张正正算的风生水起,额头之上都是滚滚的汗水。

    “生门在哪里?这里,这里还是这里?”张正不断的自言自语,头一直在不停的摇着,表示否定自己的想法。

    “乾三连,坤六;震仰盂,艮覆碗;离中虚,坎中满;兑上缺,巽下断。简释:《说卦》曰:“天地定位,山泽通气,雷风相薄,水火不相射。”张正的口中不断的念叨着,也在不断的计算着。

    “我是一九二三年生,一百减去二十三剩下七十七,七十七再除以九,余为五,根据乾一,兑二,离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所以我的命门为巽位!”张正终于算出了自己的生门位置。

    然后爷爷也学着张正的方法喀什算起自己的生门了。

    “我是一九二四年生,一百减去二十四就剩下七十六,七十六再除以九,余为四,根据乾一,兑二,离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我的生门是震位!”爷爷也算完了自己的生门,内心感到十分欣慰。

    然后自己就要走上震位,前去闯一闯,但是张正一把拉住了爷爷,没有让爷爷走了下去 。

    “我先来!”

    “不行!”爷爷这话说的斩钉截铁,但是还是没有拉住张正,张正牙一咬,使劲地甩来爷爷,然后一步就走了进去,脸上的肌肉瞬间就蹦的紧紧的,心中恐怕多少也是有点害怕的。

    “张正!”爷爷大声吼道。

    “别过来!我没事儿的!”可是张正这话刚刚说完,张正就突然之间狠狠地摔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