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五章 至阳驱毒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26本章字数:3608字

    张正按照分金定学术,加上自己对九幽阵法的熟知程度,很快就知道了剩下的八座虚坟,然后一点情面也不留,直接果断的将手中的大旗插在虚坟之上。

    这个时候,惊人的变故发生了,原本还在张牙舞爪的僵尸群突然之间变得惊恐无比,一个个相见了鬼似的,都想拼命的逃脱八卦大阵,可是这个时候爷爷突然之间和石女一起将手中的君王幡和白骨幡狠狠地插在地上,然后持着手中的七星剑和弯刀冲了上去。

    “小心!”爷爷还是出声让石女小心了,算是对石女的一种关心吧。石女的眼中流露出感动的神情,仿佛间有一滴眼泪流了出来,打湿了她的脸庞,然后她坚定的点了点头,亦无悔的冲了上去。

    “杀!”这个时候赶尸匠师徒也觉得时间到了,两人就按照张正事先商量好的,一旦九幽阵法破解,这些僵尸就没有什么威慑力了,只管屠杀。

    所以这一刻爷爷,石女还有赶尸匠师徒四人强势出手,手起刀落,一颗颗头颅掉下,猩黄的尸水非常恶臭,让爷爷和石女感到一阵阵的厌恶。

    众人杀得不亦悦乎,杀到了最后,石女直接将自己的看家本领用了出来,一阵召唤,顿时从四面八方窜出来无数只毒虫,密密麻麻的一大片,铺天盖地。

    “都退出去!”石女厉声警告,众人知道在不退出去就要出于危险了,于是赶紧都退了出去,这个时候,石女已经召唤了无数的毒虫,全部爬满了八卦阵中的场地。

    接下来,爷爷才第一次见到这么多毒虫的厉害,因为只消片刻,这些东西就爬满了这些僵尸的全身,僵尸在疯狂的甩动着自己的躯体,可是没有一柱香的时间,这些僵尸竟然全部被吃的干干净净,只剩下一副洁白的枯骨了。

    “这·····1”众人的心中真的是震惊无比,因为这也太厉害了吧,只是爷爷搞不通,为什么石女之前不讲这些手段施展出来,那样自己也就不用遭受那么多的痛苦了。

    石女听到爷爷的抱怨,知道爷爷心中想的什么,所以只好好好跟爷爷解释,她说这些僵尸之前由于九幽阵法的保护,周围根本就没有毒虫敢靠近,一旦靠近了就会被此地的阴气杀死,知道九幽阵法出现之后,毒虫才能够进入这片地区,这也就是石女为什么等到九幽阵法破解之后,才会使用自己秘法,召唤无数只毒虫瞬间抹杀掉所有的僵尸。

    “乖乖!你还真是个能人啊!”爷爷很难得的赞叹了一句石女,石女笑的很开心,以至于爷爷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如此的喜欢她的那种微笑。

    “喂!看什么啊?”石女白了一眼。

    爷爷很尴尬的挠了挠头,表示自己的意思,然后突然之间就说了一句:“你能不能还给我笑一个?”

    “靠!”张正直接忍不住爆粗口了,真是受够了爷爷,没想到爷爷还真的陷入进去了,这可是件难事啊。

    石女听得爷爷的要求也是惊得下巴都掉了下来,不过她在看到爷爷期待的眼神的时候,突然之间就笑了起来,很甜很阳光,以至于在场的所有人的都被深深地感染了。

    天渐渐地亮了,当东方的一轮太阳升起的时候,爷爷第一个醒来,看了看旁边躺着的石女,美丽的脸庞映入了自己的眼中,让爷爷一阵痴恋,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还在家中等着自己,他的心中顿时又开始乱了起来,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当剩下的四人都完全醒来之时,爷爷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这个时候,突然之间爷爷感觉到自己的后背一阵刺痛,不禁失声叫了出来,张正赶紧掀开爷爷的一副看,却见到爷爷的后背之上一道深深的痕迹,里面还有丝丝的黑血流了出来,甚至有点腥臭的味道。

    “坏了!尸毒昨晚并没有清理干净!”张正说道。

    这下急坏了爷爷,同时石女比爷爷还要紧张,不断的追问着张正到底该怎么办,爷爷会不会死去之类的。

    “学连不会死的!”张正坚定的说道,随后他又问石女湘西最高的山峰是哪里,他现在要帮爷爷疗伤,这里的事情暂时要缓一缓了。

    石女知道爷爷还有救的希望之后,赶紧起身带着众人赶往湘西最高的山八面山,因为在那里才可以找到至纯的天地灵气,才能够接收到至阳之光。

    八面山在黔江城的西北,南至火烧岩梅子关,西至凤池山,北至板凳岩,面积30平方公里,东西南北四路可通、八方能上。地接南海、石会、现属城西街道辖,最高处钟顶山海拔1720米,天然植被葱郁,奇花异草富集。

    石女带着众人一起,一路上,奔波劳累,经过了整整三天才赶到八面山,到达了八面山之后,张正观察了一下地势,最终确定了八面山的的确确是整个湘西最高的山峰,所以就带着众人上山了。

    爷爷这个时候已经不能够动弹了,他全身都是浮肿,后背之上的黑血现在已经变成了脓血,脸上已经一片铁青,肿的已经面目全非了,根本看不到眼睛和鼻子了,模样十分悲惨。

    山势非常险峻,再加上山路原本就难走,众人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将爷爷弄上山顶。

    到了山顶,张正一看周围,就知道自己没有来错地方,这里真的是一处绝佳的至阳之地,天地灵气感觉十分充沛,张正看到这样的情况很高兴,因为这对于治好爷爷的伤来说有大大的增加了一丝的筹码。

    张正选取一处最平坦的地势,然后用青竹杆搭起了一座帐篷,帐篷的地上,试衣服阴阳八卦,然后张正就将爷爷扶到帐篷的下面,让爷爷坐下。

    然后张正又让赶尸匠师徒在旁边搭起两个帐篷,供自己自己住,因为爷爷要在这个地方疗伤七天七夜才能够有可能排出自己的尸毒和尸毒产生的死气。

    于是四人就陪着爷爷在山顶之上艰难的度过了三天,这一天爷爷的双眼终于睁开了,但是神色还是有点不正常,眼神还是非常浑浊的,但是这一点就足以证明,爷爷的伤应该能够好的起来。

    尤其实石女,在看到爷爷的醒来的那一瞬间,眼泪立刻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滴答滴答的,都快赶上下雨了。张正和赶尸匠师徒在一旁看见了都感到十分的感慨,因为在爷爷昏迷不醒的三天之类,石女都是每天以泪洗面的,这种情况让三人看了心中很不是滋味。

    所以这就更加加重了张正的心理压力,因为一旦救不活爷爷,自己不仅对不起奶奶和孩子,就看这石女自己恐怕也不好收拾啊。万一到时候石女突然之间发难,自己和赶尸匠可真的就得喂虫子了,那场面想象都恶心恐怖。

    结果又过了一天,第四天的时候,爷爷能够简单的说话了,爷爷说出的第一句话就是:“痛!全身好痛!”

    张正知道这个过程爷爷虽然不能够动弹,但是那种痛苦恐怕也只有爷爷才能够体会,一位在深夜的时候,山顶之上的温度都是极为的寒冷的,可是一身单薄一副的爷爷还在不断的冒着汗水,有时甚至自己全身都汗湿了。

    后来爷爷在跟我将这断让他最痛苦的经历的时候,浑身还是颤抖的,因为这种疼痛给他带来的伤害还真的是太深刻了。

    第五天的时候,爷爷能够缓缓地动弹了,可是双手却是紧紧的握着,浑身都在颤抖,牙齿咬的吱吱响,看的出来一样还是痛的十分难受。

    石女看到爷爷这种状况,真的是心如刀割,哭了一整天,最后哭的实在累了,才沉沉的睡去。

    第六天的时候爷爷全身浮肿一瞬间就好了大半,说话也流畅了许多,这个时候石女才止住了哭泣,因为爷爷现在的这个模样已经可以让他放心了,但是爷爷全身都已经麻了,爷爷很想起来走走,可是只要他一动弹,自己全身都会产生针扎似的疼痛,让自己忍不住倒吸冷气。所以尽管十分难受,爷爷还是忍住了。

    终于在爷爷痛苦的等待之中爷爷等来了第七天,这一天爷爷感觉自己全身真的不疼痛了,全身没有一点的浮肿迹象,完好无初了,可是张正为了彻底消除爷爷身上的尸毒,决定再多带上一天。

    这下爷爷真的是不干了,因为现在爷爷全身都是发麻的,尤其实屁股,难受的要死,自己实在是承受不了这种非人的待遇了,因为这比杀了他还是难受。可是在张正和众人的一致要求下,爷爷只好很无奈的答应了,但是爷爷还是坚持自己站起来稍微活动活动一下自己的身体,因为你可以想到一个人连续坐七天,动都没有动一下,这简直就是常人难以忍受的,更何况是本身就好动的爷爷呢。

    于是再稍微活动了自己的身躯之后,爷爷才坐下,艰难的忍受着自己内心十分痛苦的煎熬,索性在这听歌过程之中,石女始终在陪伴着爷爷,一直都在跟爷爷讲一些苗疆古老的传说。

    “传说中,苗疆的巫神是我们至高无上的存在,但是有关于巫神的传说,却是一段非常心酸的历程。因为巫神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对相爱的兄妹。”石女讲到。

    “什么?这都行?这不是乱伦吗?”爷爷当时就瞪大了眼睛,感到十分的诧异。

    “切!真是大惊小怪,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很多近亲联姻的传统吗?苗族就是一个这样的种族,所以在苗族之中有兄妹相恋的是很正常德事儿,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石女漫不经心地说道。

    爷爷很无奈,因为这还真的是一个不正常的种族,要知道在爷爷脑海之中近亲相爱也只会出现在表兄妹之间,亲兄妹之间出现这种事情似乎真的有点匪夷所思呢。

    “那后来呢?”爷爷问道。

    “后来苗族发生天灾横祸,整个苗族的人死了许多,大家都是人心惶惶的,到处都是瘟疫流行,整个苗族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为了解决苗族的危急,兄妹两人不得不启用了苗族最古老的一个誓言,并付出了最大的代价,来拯救苗族。”

    “什么代价?”爷爷急于知道下文,所以催的很紧。

    “代价就是牺牲两人的爱情,并且合为一体,背对背,永生只能听到对方的声音,不能够见到对方!”

    “什么!竟然会有这么恶毒的诅咒,真的是太邪恶了,要知道惩罚一个人最好的办法不是让他遭受百种痛苦,而是让他遭受一辈子的精神折磨,一辈子痛苦至死!”爷爷吃惊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