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血手印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0:11本章字数:2530字

    镜子上的血手印不是成人的手印,看起来像是个婴儿的手印,而且还十分新鲜。

    看着眼前这个娇小的血手印,我急忙喊道:“死胖子,快给我进来看看这个。”

    半月天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头都没抬一下就说道:“滚,谁愿意看你吐的那些玩意。”

    我有点着急的喊道:“不是那个,我让你帮我看看这个血手印。”

    “血手印?”

    半月天这才起身走了过来,顺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果然在浴室的镜子上看见了一个小孩的血手印。

    半月天扬了一下眉头看着我问道:“不是你小子故意吓唬我,才弄的这个东西吧?”

    我着急的说道:“你看我的样子,像是有心思吓唬你的吗?”

    半月天看着我的样子确实不像是装的,这才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白手套套在了手上。

    半月天抹了一点镜子上的血迹,用拇指和食指捻了捻,有放到了鼻子底下嗅了嗅,说道:“果然是新鲜的血迹,一点凝固的痕迹都没有,估计印上去的时间连五分钟都没有。”

    “五分钟都没有?”我有点惊讶的问道:“我们从进门到折腾到现在都不止五分……”

    我这才注意到死胖子的意思,显然他是在告诉我,这个在镜子上印上手印的鬼物,还没有离开这个房间。

    我一下子觉得后背发凉的转过头看了过去,因为之前还跟我聊天的女朋友忽然变成了一张空皮囊让我的神经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所以此刻再听见这样的话,自然会觉得十分的恐怖。

    “你是说,它还在房间里?”

    我喉咙里咽下一口吐沫,小心的问道。

    半月天没有说话,只是小心的打量着浴室,正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见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显然半月天也听见了,我俩相视了一眼,急忙同时冲出了浴室,客厅的门已经被打开了,而且我还看见在门口那里露出了半张熟悉的面孔,半张林芷瑶的脸。

    只是一瞬,林芷瑶的半张脸就从门口消失了,我一见,急忙就要追出去,半月天却一把拉住了我喊道:“你不要命了?”

    我疑惑的看了半月天一眼说道:“你干什么,我要好好问问她,到底为什么要欺骗我。”

    “你先看看你现在在哪里。”

    半月天的声音好像惊雷一样在我的耳边响起,我这才清醒了过来,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浴室的窗台上,差点就迈步走下去了。

    我急忙从窗台上走了下来,然后惊慌的看着半月天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半月天捏了捏眉头说道:“真是小瞧了这个小妮子了,差点连我也着了道了。”

    半月天看着我疑惑的样子说道:“怎么?还没明白,这些都是你那个死去的女朋友搞的鬼,你看见的是幻觉。”

    说着半月天走出了浴室,用手抹了一下脸上的汗水,重新坐到了沙发上,我看了一眼印在镜子上的血手印,也走出了浴室,坐到了沙发上。

    我现在已经完全相信我女朋友确实是死了,但是竟然会有人残忍的想到剥皮杀人。

    半月天抬手看了一下手表,说道:“哟,已经凌晨三点了,我也该回去了。”

    说着半月天起身就要走,不过我却不想让他走,要是这么晚把我一个人留在房间里,我感觉自己会被吓死的,变成人皮的女友,诡异的血手印,都让我浑身发毛。

    我说道:“别啊,你走了我怎么办,而且你还没跟我说呢,为什么你说这个楼没有七楼啊,难道之前我去到另一个房间也完全是幻觉,还有这个人皮是怎么回事?”

    说着,我用手指了指半月天捏在手里的袋子。

    半月天摸了摸那个装着人皮的袋子说道:“这个啊,应该是你从那个房间里带出来的,这可是货真价实的人皮。”

    我觉得背后一阵冰凉,因为我确实的记着自己进到另外的房间,而且还看见了那房间的床上放着的一张人皮,难道当时的我慌忙逃出来的时候牵的不是我女友的手,而是这个人皮的,也只能这么解释了。

    而且听半月天的意思,我进入另外的跟这个房间一模一样的房间并不是幻觉,而是真实的。

    “那那个房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既然说是没有七楼的话,我是怎么进入到那个房间的?”

    半月天看了看我,估摸着也是猜透我的心思了,一屁股又坐了回来,惆怅地说道:“这说来可就话长了……。”

    半月天说这里原来是一个老楼,只有七层楼,而这里的顶楼在那个时候更加邪乎,一般人根本不敢上到七楼,因为七楼这里总是会传出来诡异的女人的笑声和小孩子的哭声,听老人说整个七楼被什么人买下来开了个店铺。

    至于七楼到底是做什么的没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想知道的,不过到了八十年代的时候这个地段被一个楼盘的开发商看上了,于是就要在这里盖新楼。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这个七楼店铺的老板这才不得已露面了,按照当时的住户来说,那个老板根本不像是个人。

    这个老板是个瘦骨嶙峋的老头,不仔细看都能把他认作成个骷髅,这老板自然是不同意自己搬走,不过那时候强拆什么的很普遍,开发商只是派人过来扔给老头一兜子大团结,就把老头给轰走了。

    本来人们都很可怜这个瘦骨嶙峋的老头,但是被轰走的老头子在离开这个七楼的时候不但不伤心,反而嘴角还噙着一丝诡异的笑意,随后更是大笑着离开了这栋楼再也没出现过。

    很快开发商就开始动工了,其他楼层的翻新工作很顺利就完成了,只不过到了七楼的时候问题出现了,先是晚上工人们休息的时候总是噩梦连连,总是会梦见一个女人和一个婴儿诡异的笑声,后来是白天工作的时候总是能够闻到什么东西腐烂的臭味。

    工人们虽然也向开发商反应了,不过开发商觉得能赚钱就可以,所以也没当回事,不过就在一个工人砸墙的时候,忽然从墙壁里面掉出了一摊白白的软乎乎的东西,这个砸墙的工人好奇的用手扒了一下。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诡异笑着的小孩的脸孔,这是一张小孩的人皮。

    反应过来的工人直接吓的瘫软在了地上,马上又是向开发商那边通告了,这可是认命啊,开发商可不能不管了,于是马上派人到了现场。

    开发商负责人看了之后,直接下令要封锁消息,因为一旦被人知道这个事情的话,开发这些房子可就没有任何意义了,负责人派了几个胆子大的人收拾了那个小孩的人皮之后,下令继续动工。

    所有的工人都不敢,但是被开发商逼着也没办法,但是刚开始继续砸墙,就有工人发现墙里面还有人皮,刚来的开发商负责人一下子急了,心想着怎么接了个这么诡异的差事。

    但是还是硬着头皮下令继续拆墙,这一面墙拆完了,所有人才发现,墙里面像是挂衣服一样挂着各种各样的人皮。

    这下子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所有人都慌了,这些人皮根本不是人做的,因为人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所有人都意识到了是鬼做的。

    所有人都顾不得开发商负责人的阻拦,没命似的逃出了七楼,但是不论这些人怎么跑,都跑不出这栋楼。

    半月天说道这里的时候停了下来,我着急的问道:“那最后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