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鬼婴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0:11本章字数:2542字

    半月天摇了摇头说道:“一个活口都没有,连尸体都没有留下,唯一能在里面发现的除了那些工人的工具以外,还能看见的,就是印在墙上的血手印了。”

    “血手印?”我的心中紧绷着,但还是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半月天抬手指了指浴室那边说道:“对,整个七楼的房间全部都是那样婴儿的血手印。”

    听着半月天的话我就觉得头皮一阵发麻,重新出现的血手印,还有一个人皮的出现,都和那一年一样,我小心地问道:“你是说,当年的鬼,现在又出现了?”

    半月天看了看我说道:“我也不知道。”

    我很奇怪八十年代的事半月天怎么能知道的这么清楚,所以我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那时候估摸着你也就是个小孩吧?”

    “这个案子后来是我师傅处理的,所以我才能知道这些的,当年我师傅因为欠了别人一个人情,所以才决定出手帮助那个开发商的。”半月天说道:“我师傅说这里的怨念太重,所以需要大量的人气才能够镇压得住,因此这栋楼就被加盖到了现在的22层,但是因为7楼的阴气实在太重,住不得人,所以7楼就被封闭了起来,因此8楼就变成了实际上的7楼,即使电梯里你按7楼也是到8楼的。”

    半月天说道这里的时候阴森的看着我说道:“所以说你知道了吧,你之所以现在住在这里,是你女朋友害的,或者说是你死去的女朋友害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连忙摆手打断了半月天的话说道:“我知道她已经死了,我只想知道我怎么才能摆脱现在的这些?”

    我是真的害怕这种一直在恐怖中的感觉了,我想要逃离这种环境。

    半月天听了我的话沉吟了一下问道:“你真的想要摆脱你现在的状况?”

    我自然是把头点的像个蒜杵子似的说道:“当然了,有什么办法吗?”

    半月天点燃了一根烟说道:“咳,其实解决这个说简单也简单,就是我需要你能够听我的话。”

    “当然啦,我肯定会听你的话的。”

    半月天刚刚救了我,而且人看着也不坏,所以我自然是答应的,我继续说道:“那你让我先怎么办?”

    “我要你,先留在这个房间里。”

    “啊?”我惊讶的喊道:“还让我呆在这里干什么?你知道这里有多危险,我万一要是再被鬼给害了怎么办?”

    半月天笑着又拿出了他那半瓶童子尿晃了晃,说道:“放心,不有我的神物保护你呢嘛,放心好了。”

    我一想到那股骚的哄的味道我就一阵反胃,喊道:“滚,谁用你那个骚的哄的东西。”

    半月天一看,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哦哦哦,拿错了,是这个。”

    说着半月天就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透明的小瓶子,晃了晃,里面是一点油状的粘稠液体,总之看着就有点恶心。

    半月天看着我那拧成一团的眉毛说道:“可别小看这点东西,这可是我花了好大的价钱才弄到手的呢,辟邪很管用的,你把这个带在身上保证你不会有事的。”

    我小心翼翼的用两根手指头接过了那个小瓶子问道:“那我到底要在这里等什么呀?你确定我等在这里就能够彻底解决这些事情?”

    半月天起身拍了拍手,然后说道:“你要等的是真相,同时也是我在找的真相,你忘了那个照片了出现的你吗?我估计你很可能和我师傅一样,卷到了那件可怕的事情里面,咳,总之跟你说了你也不知道,你就现在这里等着吧,先这样,我那边还有点事情要处理,记住,除了我不要相信任何人。”

    半月天说完叼着烟就走了,咣当一声关上了房门,只留下我一个人在这个房间里了,顿时我就感觉到了一股阴森的感觉。

    我警惕的看着四周,只希望能快点天亮,这种情况下我可是睡不着的,只好坐在了沙发上想着这些发生的事情。

    在半月天说的那个故事里的事情基本上都发生在我的身上了,梦里出现的诡异女人,墙上婴儿的血手印,只不过我身上还发生了更多的诡异的事情,真的是那年的命运要重现了,还是真的只是巧合?

    想着我就坐在了沙发上,不过刚坐下我就感觉自己的屁股好像坐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才发现,这不是半月天用来装那个人皮的袋子吗?

    吓得我一下子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袋子口并没有封闭的太紧,所以露出了一点,我看着好像不像是人肉的颜色,而像是布条一样。

    我壮着胆子轻轻揪起了那个露出部分,细细看去,果然好像不是人皮,而是一件衣服。

    知道是衣服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所以我就扯出了这件衣服,展开来看了看,不像是现代的衣服,感觉好像是古代的衣服。

    其实刚才在电梯门口的时候我也没有看清楚自己手里捏的是什么东西,只不过之前因为刚看见过一张死人皮,所以就下意识的认为自己捏着的是死人皮了,但是为什么半月天也说这个是死人皮呢,而且还说是货真价实的死人皮。

    现在看来林芷瑶消失之后落在我手里的其实就是这个衣服,我看着这个衣服觉得特别的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看着看着,忽然我的眼前就浮现出了一个妖娆的身影,我心里猛的一惊,这不是那个画像上的女子身上穿的衣服吗?

    正当我想着的时候,我就感觉浴室里传来了淋水的声音,就好像有人在放水洗手似的。

    本来我就因为浴室里有血手印心中十分害怕,这下子浴室里忽然传来了声音,更加让我害怕了。

    不过我觉得即使出了房间门也不见得安全多少,而且我手里不还有死胖子给的防身的物品嘛。

    捏着那个小瓶子,我心里觉得踏实了一些,放下了手里的衣服,我就壮着胆子向着浴室走了过去。

    果然浴室里的水龙头被人打开了,但是还是什么都看不见,忽然我就感觉自己脚底下踩到了一个软乎乎的东西。

    低头一看,竟然有一个婴儿跪趴在地上,而我脚下踩着的是那个婴儿的手,婴儿此刻正抬着头对我诡异的笑着。

    吓得我脚下一个不稳,直接就摔倒在了地上,我感觉自己的脑袋重重的嗑在了地上,抬头一看,正好那个婴儿的脸就对着我的脸还是在笑着。

    我急忙就想要爬走,但是没想到那个婴儿竟然直接扑到了我的身上,双手紧紧的掐着我的脖子,圆圆的眼睛十分的空洞,但是脸上却露出了十分诡异的笑容,还发出了十分刺耳的笑声。

    我想要挣扎,但是我竟然发现这个婴儿的力气竟然这么大,无论我怎么用力都没有办法挣脱,我感觉自己都已经快要窒息了。

    情急之下我也顾不得手里的那个护身符了,显然这个护身符并没有什么用处,所以我直接就把手里的小瓶子给甩了出去,专心想要挣脱这个婴儿的手。

    砰的一声,那个瓶子被摔碎了,随后我就闻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腥臭味,简直比上次那个梦里的女人吻我的味道还要重的多。

    而我眼前的这个婴儿竟然一下子消失了,我这才发现掐着的不是什么婴儿,根本就是我自己的手。

    我这才急忙松开了手,环视了一圈,发现我真的是在浴室里,只不过除了镜子上的那个血手印以外,其他的地方什么也没有,根本就没有什么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