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悼亡画师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0:11本章字数:2511字

    我一下子想起了半月天说的话,鬼物是能够影响人的心神的,显然这里有鬼想要杀死我,或者说想要害死我的根本就是我的女友——林芷瑶。

    可是既然我女友林芷瑶是鬼的话,那么之前我在8楼遇见的又是谁?如果她真要害我的话,那个时候可是绝佳的机会,可是林芷瑶的那种表现真的不像是鬼。

    我觉得自己越来越想不明白了,连续的恐怖事件的刺激,我感觉自己的精神真的好累,我只好从浴室里爬起来想要回到床上好好歇息歇息。

    因为半月天给我的那个小瓶子摔碎在了浴室里,而且那个恶臭实在太难闻了,所以我就把浴室门关上了,顾不得再思考这些事情,躺在床上我就睡了过去。

    等到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因为我听见了敲门的声音,但是喊得却不是我的名字,而是林芷瑶的名字。

    我看了一下表,现在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迷迷糊糊的起身走到了门口问道:“谁啊?”

    “是我,我是林芷瑶的绘画老师。”

    林芷瑶的绘画老师?我忽然想起来了,昨天在8楼遇见林芷瑶的时候确实跟我提过她的老师,她说她跟着她老师画死人画像的。

    我透过猫眼看了一下,外面站着一个穿着中山装梳着平头的老人,眼窝十分深,颧骨还很突出,看着就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

    “你是林芷瑶的老师?”我打开了门谨慎的问道。

    外面的老人见我打开了门,笑着说道:“是的,你是林芷瑶的男朋友吧?”

    我没回答他的问题,因为在我对能带着自己学生去画死人画像的人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好感。

    我说道:“林芷瑶不在,你有什么事就对我说吧!”

    “哦,是这样的,几天前林芷瑶让我查的那幅画,我已经有点眉目了,所以特地来告诉她的。”

    那幅画?我忽然想到的就是那个穿着古代衣服的妖艳女子的画,可是林芷瑶明明说是拿去临摹的,怎么会是让他老师调查去了呢?

    “你看,咱们进去说怎么样?”老人站在门外对我说道。

    我这才反应过来说道:“哦哦,进来吧,不好意思啊,最近有点精神不太好。”

    林芷瑶老师这才走了进来,不过刚刚进屋,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但是四处看了一下之后也没有说什么。

    “还不知道老先生怎么称呼呢?”我招呼林芷瑶的老师坐在沙发上,倒了一杯热水问道。

    “我姓梁,不嫌弃就叫声梁老师吧,”梁老师说道。

    “梁老师,你说的那幅画是什么画?难道那个画还有什么大来历吗?”我问道。

    梁老师说道:“那个画的来历我还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那上面画的画应该和我画的属于同一种,都是为了祭奠死人的悼亡画。”

    “悼亡画?”

    梁老师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年轻人现在可能不知道悼亡画,因为现在都是照个遗照然后作为给死者的供奉了,但是古时候没有那手段啊,所以都是人给死人画画像,然后拿来供奉的,这样画出来的死人画像就是悼亡画,而且这种用黑墨画上的画像也被寓意着能承载着死者的一部分灵魂,因此即使到了现在也还有画悼亡画的人存在,只不过现在敢做这个行当的人变得太少喽。”

    原来是这样啊,我说怎么会有画死人画像的人存在,原来这是一个古时候的职业呀。

    “那你就是为了告诉林芷瑶这个才来的吗?”我问道。

    梁老师摆了摆手说道:“哪的话啊,林芷瑶那丫头在画悼亡画这方面的天赋可比我还要高上一点呢,她应该一早就认出那个是悼亡画了,我要告诉她的是,那个画上人的身份,从那个画上人的服饰还有头饰方面能够看出来,应该是一位古渤海国的郡主或者公主之类的人。”

    “想不到梁老师还懂得历史方面的知识啊,”我有点惊讶,因为我就是学历史的,但是都没有认出来这些,但是这个梁老师竟然认出来了。

    梁老师笑着说道:“哎,当然不是我认出来的,我是找了一位故交的儿子,他是一家古玩店的老板,因此对这些方面懂的比较多一点。”

    “古玩店的老板?”我的心里莫名的抖动了一下,试探性的问道:“那个老板的名字叫什么?”

    “方山。”

    “什么?”我惊讶的问道:“方山?”

    梁老师看我的样子有点奇怪的问道:“怎么?你认识?”

    方山不就是前段时间来找我买画的那个年轻人吗?而且那个方山不是已经死了吗?半月天甚至说他是死了之后才来找的我,是走尸了,难道这么大的事,梁老师会不知道?

    我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说道:“还算认识吧,他来找过我说要买那幅画。”

    “买那幅画?”梁老师显然有点惊讶,眼睛里闪过一点十分锐利的光,但是转瞬就消失了。

    对于这点我没有隐瞒梁老师,我继续说道:“这几天你有和他联系过吗?”

    梁老师点了点头说道:“有啊,今早他还给我打了个电话呢,怎么了?”

    梁老师的话,顿时让我心里咯噔一下,方山难道没有死?

    如果方山没有死的话,那就证明半月天说了谎话,可是实在看不出半月天有什么需要骗我的地方,那就是梁老师说谎了,可是也不太可能,梁老师也没必要拿这个事情骗我。

    “没什么,我就是随便问问,”我尴尬的笑了笑掩饰下自己的疑虑,说道:“那好吧,那我会把这个事情告诉林芷瑶的。”

    梁老师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对了,你不会因为我让林芷瑶画悼亡画就不让她跟着我了吧?”

    我也是笑了笑说道:“没有的事,这个林芷瑶也跟我说了一些,我尊重她的选择。”

    梁老师笑了起来说道:“好,好,年轻人果然还是比较开明的,要不然悼亡画这个手艺要是断掉了的话,可就太可惜了,我借用一下卫生间,然后我就走。”

    说着梁老师起身向着浴室那边走了过去,我这才忽然想起来,之前打碎的那个小瓶还没清理呢,这么臭要是被梁老师闻到了多不好。

    不过等到我想到的时候已经晚了,梁老师已经打开了浴室的门,而且看梁老师那个反应显然是已经闻到了那股恶臭。

    “那个,我不小心打碎了个东西,也忘记……。”

    但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梁老师忽然就打断了我的话说道:“尸油?你这里怎么会有这么浓的尸油的味道?”

    “尸油?”我疑惑的问道,但是马上我就联想到了半月天给我的那个小瓶里的粘稠的黄色液体,难道那个就是尸油?

    梁老师掩住了口鼻说道:“这个东西可不是一般人能弄到的,什么人给你的?”

    我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半月天可是跟我说过的,他说不能让我相信别人的。

    见我的样子,梁老师显然着急了说道:“你个混小子,不知道尸油有什么用吗?尸油是专门养鬼的。”

    说着梁老师直接关上了浴室的门,说道:“赶快,你去楼下弄点公鸡血,越多越好,要破鬼怪的手段就要以秽治秽,不然这尸油含的秽气非得把你这房间养成鬼窝不可。”

    梁老师说的十分的着急,再加上我最近确实遇见了太多诡异的事情,所以我也着急了,急忙我就跑出了房间,向着楼下的市场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