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笼罩的阴霾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0:11本章字数:3183字

    尸变?我床底下什么时候多了个尸体啊?难道这么多天我一直都是睡在一张有尸体的床上?

    还没想出来哪里出了问题,我的思绪就被床那边更加巨大的声音给打断了,那只手臂已经从床下伸出了一大半了。

    半月天急忙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同时从口袋里拿出了他的那个装着童子尿的小瓶子,这次他可顾不得用手拧开瓶盖了,直接用嘴把瓶塞给咬了下来,直接倒在了那个手臂上。

    只见那个长满白色绒毛的手臂似乎受到了巨大的伤害,手臂一点一点的缩回了床下。

    “愣着干嘛,快点去找点公鸡血或者黑狗血去,”半月天见我呆呆的站在一边急忙对我喊道:“我这点东西可压不住这东西多久,它一出来,咱们都要玩完。”

    我可是头一次见到这么恐怖的场面,这才反应过来,嘴里嘟囔着:“公鸡血,公鸡血。”

    忽然我就想起来了,之前梁师傅叫我弄的公鸡血可能还没有用完,想着我就急忙跑进了浴室里,果然那盆子里的公鸡血还剩下少许。

    “公鸡血还有这点够用吗?”我拿着那个盆子跑到半月天的身边问道。

    半月天一手压着床板一手接过了我拿的盆子说道:“太特么好了,正好可以用上。”

    半月天接过了盆子,我问道:“这个鸡血都凝固了,还能行吗?”

    半月天没有理会我,直接用手抓了一把,然后把凝固的血块捏碎撒在了那条手臂上,只见那条手臂上面升腾起了滚滚的白烟,最后手臂无力的耷拉在了床板下面。

    半月天这也才松了一口气,无力的坐在了床边上,我就觉得这胖子心真大,那个床板下面可是有尸体的,他竟然就这么坐在上面了。

    半月天摸出了一根烟,点燃吸了起来看着我说道:“看来,我猜的果然没错吧,就知道你家里进来脏东西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说道:“还真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床底下怎么会有一个尸体。”

    半月天猛的吸了一口烟然后说道:“我说的不是这个东西,尸变的尸体还算不得脏东西,我指的是别的东西,说说吧,这个公鸡血是怎么回事?别跟我说是你买回来炒菜吃的。”

    本来之前我还怀疑半月天想要害我,但是现在看来并不是,所以我就把昨晚幻觉的那个鬼婴还有打破那个尸油瓶,以及梁老师来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

    半月天听完之后眯着眼睛说道:“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个老头就是要害你的人,你不要相信他的话。”

    我听了之后吃了一惊,问道:“什么?他怎么可能是鬼呢?他是林芷瑶的老师,而且看他那样不像是要害我的啊!”

    半月天听了我的话直接笑道:“图样图森破,你小子太年轻,我给你看证据,你就知道该相信谁了。”

    “什么证据?”

    半月天吸完烟直接把烟仍在了地上踩灭,然后问我道:“那老头跟你说方山没死?而且最近还刚刚联系过?”

    我点了点头,半月天转过身看着床下的尸体,继续问道:“那你觉得这个床下的是谁?”

    我还真想不到会是谁,毕竟谁也不会想到自己睡着的床下就有个尸体,不过听半月天的意思我也能猜出一些了。

    半月天直接把我的床垫子掀了下去,然后有挪开了床板,说来也巧,正在这个时候忽然就来电了,突然的光亮一下子把屋子里的一切都照亮了。

    床下躺着的尸体正是方山,惨白的面孔,瞪大的眼睛,仿佛看见了什么十分恐怖的事情似的,更加诡异的是他的身上,竟然穿着那件古装的衣服,那件我以为是人皮的衣服。

    现在似乎能够知道是谁说谎了,方山明明已经死了,但是梁老师却说没有,而且还故意把我支走去买公鸡血,难道那个梁老师真的是鬼?

    我看着方山的尸体感觉十分的恐怖,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尸体是什么时候放在我的床下的,不过我记得之前我确实梦见过床下有一个女人的尸体,也就是见到半月天的那天早上,难道这一切都是跟随着我的梦来的?只不过尸体变成了方山。

    半月天伸手在我的眼前晃了晃说道:“吓傻了?”

    我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只是不知道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办,我感觉自己好像陷入了一个阴谋里面。”

    半月天撇了撇嘴然后坐到了沙发上说道:“你就不应该相信那个老头,这一切都是他算计你的,他想要杀了你。”

    半月天的话让我听了心里一阵发凉,我问道:“那为什么啊?总要有个理由吧?而且我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啊!”

    “那是你以为你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半月天十分认真的看着我说道:“这世上的事情都讲究个因果循环,你会遭受这样的事情,肯定是有原因的,你还记得那个帖子上的照片吧,你在命案现场出现过,你怎么解释?”

    看着半月天,我忽然想起了刚才那个日记本上的内容,那确实是我的笔记无疑,但是我不记得我写过那些东西。

    “算了,”半月天摆了摆手说道:“总之能够确定的就是那老头要害你,而且应该是很早之前就算计好的了。”

    我疑惑的问道:“很久之前?什么意思?”

    “从这个尸体尸变的程度来看,肯定不止一天了,估计是那时候从警局丢的时候,就跑到你这里来了。”半月天说道:“你还记得那天我跟你在茶楼聊天说有事离开,就是因为方山的尸体没了,只不过没想到是被转移到你这里来了,而且你不觉得你睡的床奇怪吗?”

    我看向了我的床那边,这个时候因为没有床垫和床板了,所以能够看的更加仔细了,我这么一看才发现,这个床的造型像极了棺材,而且在床下中间的部门还有一个竖着的隔板,好像是把两个棺材摆在了一起似的。

    “棺材?”我的声音有点颤抖的问道。

    半月天继续说道:“没错,估计在你和你女朋友来之前这个床就被弄成了这个样子,睡在棺材上,不做噩梦才怪呢。”

    听着半月天的话,我又联想到了楼下那个一模一样的屋子,我心里更加确定了这一切真的是有人在算计我,可是这个房子明明是我女朋友找的啊!难道是我女朋友要算计我,半月天说她跟我谈恋爱之前就死了,难道让我睡棺材其实是要拉我去陪葬的。

    我越想越觉得可怕,半月天拿出了U盘直接坐到了电脑旁说道:“这几天别睡床上了,睡沙发吧!”

    我去了,这个死胖子竟然还想让我睡在这个房间里,这又是棺材又是尸体的,我要是在呆在房间里能睡得下才怪。

    “要睡这你睡吧,我可不住了,”我脸色不悦的说道:“为什么我就非要住在这里。”

    半月天斜着眼睛看了一下我说道:“不是我非要你住在这里,是你女朋友非要你住在这里,你也知道这个房子是你女朋友找的,她为什么会找这么诡异的房子住?而且她早就死了,让你进这么个鬼宅,当然是她想你陪她了!”

    说着半月天凑近了我,低声说道:“说不定这棺材做的床就是她弄的,即使她没死,她也肯定是不怀好意的,甚至你说的那个楼下的房间也是她弄的呢!”

    听了半月天的话,我没有出声,因为林芷瑶确实有点可疑,如果她真的没死的话,那她应该来找我,跟我解释这一切,但是她没有,那就是林芷瑶死了,可是之前我又真实的见过她,说的话还和我完全相反,难道她是真的有事情要利用我?

    还很可疑的人就是梁老师,他来找我到底有什么目的,难道也是跟半月天说的一样是为了害我,不然方山的尸体怎么会诡异的出现在我的床下面。

    半月天见我不说话,故意咳嗽了几声说道:“咳咳,那什么,你要是真想要离开这里住也不是没有办法。”

    我这才从自己的沉思中醒过来,马上向半月天追问道:“什么办法?”

    半月天捏着自己的下巴,做出了深思状说道:“就是给你做个替身,替你呆在这里。”

    “替身?”我疑惑的问道:“什么替身啊?”

    半月天说道:“就是扎个纸人,然后给它穿上你穿过的衣服,再用你的血在衣服上写上你的生辰八字,这样一来那个纸人就能和你产生相同的气息,让鬼怪以为你还在房间里了。”

    “扎纸人?”我问道。

    半月天点了点头,说道:“不过这个我可不擅长,等明天我会找人帮你弄。”

    我点头同意了,半月天说要借用一下我的电脑,我说可以,然后半月天就开始用我的电脑看他从监控室里拿来的视频了,但是他却不让我看。

    显然他想瞒着我什么,也正和我意,因为我也要看我手机里的那段视频了。

    我手机里拍摄的就是半月天从电梯进入我房间里再出来,一直到他进入电梯里这段,好在手机拍摄的还比较清楚。

    半月天确实是从我的房间里出来的,而且很快就进入了电梯,我实在是看不出哪里可疑,但是反复看了好多遍之后我忽然注意到了一个让我惊悚的地方。

    就在半月天关门的瞬间,我透过门缝隐约的看见屋子里面有颗披头散发的脸,苍白的面庞贴在门缝似乎在向着外面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