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福尔马林里的尸体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0:11本章字数:3083字

    “她没死?”林芷瑶惊慌的指着孟婆的头,随后躲到了我的身后。

    我也是吓了一条,难道是孟婆没有死结果却被埋了,所以她又自己从坟墓里挖出来了?可是不对,林芷瑶之前说孟婆是泡在福尔马林液里面的,不可能是活人的。

    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就是孟婆变成鬼了。

    正在我想着要拉着林芷瑶跑路的时候,忽然我注意到动弹的似乎不是孟婆,而是孟婆露出的身体下面有东西。

    果然,在孟婆的脑袋下面,竟然钻出了一只黄皮子,眼泛精光,正四处打量着,诡异的是这个黄皮子竟然一点都不怕人,反而是盯着我和林芷瑶在看。

    黄皮子自古以来都象征着妖邪,此刻这个黄皮子的举动就更加邪异了,我觉得不管现在孟婆是死是活,都不要紧,我还是赶紧和林芷瑶离开才好。

    我抓紧了林芷瑶的手,然后一边小心的后退一边紧张的看着这个直勾勾盯着我俩的黄皮子。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后退了两步,我就感觉那个黄皮子似乎诡异的对着我笑了一下,然后这个黄皮子忽然就从孟婆的坟墓里钻了出来,双腿站立的站了起来。

    我急忙和林芷瑶停了下来,这个黄皮子的举动太不寻常了,难不成是被鬼附身了?不然怎么会有黄皮子主动跟着人的呢?

    我见林芷瑶有点害怕,我就说道:“没事,我把它吓唬走。”

    说着我就从地上弯腰捡起了一块石头,向着那个黄皮子扔了过去,但是那个黄皮子却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对着我和林芷瑶嘶鸣了起来,倒是吓的我和林芷瑶退后了几步。

    本来我还没弄明白这个黄皮子是什么意思,但是忽然我就感觉四周的草地传来了持续不断的沙沙声。

    我和林芷瑶这才看清,本来单单听着这个沙沙的声音我就感觉浑身发毛,后来才看清四周聚拢过来的都是小黄皮子,密密麻麻的少说也有几百只。

    见到这个状况我直接拉起了林芷瑶的手说道:“快跑!”

    虽然不了解具体是怎么个情况,但是这么诡异的情况跑才是王道,我和林芷瑶的身后一直追着这些黄皮子,但是我比较奇怪的是,为什么我俩跑的方向没有这些黄皮子,但是其他的地方却有呢?

    来不及考虑那么多,我俩就跑到了一个房屋前面,说也奇怪,我和林芷瑶刚到这个屋子这里,身后的黄皮子就不追了。

    林芷瑶一看这个屋子马上就紧张了起来说道:“宁安,这个屋子是梁老师住的屋子,我以前画画的时候就是来这里画的。”

    我看了看身后,那个为首的黄皮子还在那里张望着我俩,我忽然感觉好像是这个黄皮子故意把我们撵到这里来的,可是这个未免太诡异了吧?

    难道是梁老师的鬼作怪的,管他呢,反正我本来也是要来找被梁老师抱着跳楼的那个画的,那个画是一切事情的起因,所以要解决就要先从那个画入手。

    想着我就对林芷瑶说道:“走,咱们进去看看吧!”

    但是林芷瑶却一把拉住了我,说道:“别了,我有点怕!”

    我拍了拍林芷瑶的手说道:“要不你在外面等着我吧,我去找找那个画就出来。”

    林芷瑶一听脑袋摇的更加厉害了,说道:“那我还是跟你进去吧!”

    我也知道经历了这么多诡异的事情,对于一个女生来说有点太吓人了,但是林芷瑶来都来了我也不能把她自己扔下啊!

    想着我俩就进到了这个小屋的院子里,我一看这个院子还算不错,院子里还有菜园子,有几棵果树。

    “对了,你那个梁老师怎么没住家属楼啊,还专门住这么个地方,”我一边看着院子一边问道。

    林芷瑶似乎在小心的看着四周说道:“我听梁老师说过,梁老师住不惯楼房,说还不如住个平房自在,而且他是学校的老职工了,所以学校就应他的要求给他盖了这么个小房。”

    “我很奇怪,”我接着说道:“你说梁老师无儿无女的,那他死了是谁给下葬的,还在之前那里立了个碑呢?”

    林芷瑶没有回答我,只是紧张的看着四周。

    我看林芷瑶的样子似乎有点紧张的过分了,我就问道:“你怎么了?我怎么看你这么紧张呢?”

    林芷瑶掐了我一把说道:“我可是看着梁老师跳楼死的,而且你还见到他变得鬼了,我能不害怕嘛!再说了咱们怎么进去啊?”

    我想了一下说道:“看看吧,实在没办法了撬锁也要进去。”

    说着我和林芷瑶就走到了这个小屋的门口,但是比较奇怪的是屋子竟然没有上锁,我试着推了一下,竟然真的就把门给推开了。

    我和林芷瑶对视了一下,感觉真是人走茶凉了,没儿没女的梁老师死后连家里都没人管了。

    想着我就和林芷瑶进入到了房间里,刚一进屋我就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但是还说不上来是什么味道,我忙捂住了鼻子对林芷瑶说道:“你有闻到什么味道吗?”

    林芷瑶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啊,可能平房家里就是会有什么味道的吧!”

    我也就没怎么往心里去,用手在墙上摸了摸,想要开灯,但是却没有摸到开关,林芷瑶说道:“梁老师家里不用电灯的,照明只用油灯的。”

    我想这个梁老师还真是怪人啊,我拿出了手机照明,果然在桌子上看见了一盏油灯,我一看这个油灯,竟然和我之前见到孟婆的那个屋子里的一样。

    看到这个我心里忽然有点发怵了,我又想起了那昏黄的灯光照在孟婆那诡异脸上的情形,难道我见到的那个孟婆真的是鬼?

    正在我想着的时候林芷瑶就把那个油灯点了起来,昏黄的灯光把屋子照的明亮了一些,林芷瑶说道:“咱俩一块找吧!怎么说那个画也成了梁老师的遗物,学校的人很有可能把它送回来的。”

    说着林芷瑶就向着一个房间里走了过去,我也打算找找看,就在墙壁上四处看着,想着画会不会被挂起来了。

    不过正在找画的时候,忽然我就看见墙上挂着的梁老师的遗像,因为之前想到之前见到的梁老师可能是鬼,所以现在我再一看这个黑白的遗像我就感觉浑身一阵凉意,还有那个孟婆。

    想着我就不敢看梁老师的遗像了,不过我这找遍了房间也没有找到那幅画,按说一般人应该只会把那个画当作普通的画才对,死人的东西应该会送还到死者家里才对啊!

    正想着我就随手拉开了一个抽屉,这么一打开这个抽屉不要紧,我却发现了一张奇怪的身份证。

    我之所以说是奇怪的身份证,是因为这个身份证上的照片是林芷瑶,但是名字却不是她,名字是林夕。

    林夕?这个名字我感觉好像在哪里听过呢?不过这个身份证上的人确实是林芷瑶不会有错的,难道是梁老师拿林芷瑶的照片伪造了这么一个身份证?

    看着这张照片我忽然想起了那个老家邮过来的日记本,上面好像就有林夕的名字,难道真的有林夕这个人?而且这个林夕还和林芷瑶长的一样?

    一瞬间我想起了半月天对我说的那些话,林芷瑶早就死了,有人在冒充林芷瑶接近我,再加上这个叫做林夕的身份证的出现,一切似乎都顺理成章了。

    难道陪在我身边的这个人根本不是林芷瑶,而是这个叫做林夕的人,她到底接近我有什么目的?

    我觉得有必要先试探一下这个人,想着我就把身份证放到了兜里,不过当我喊林芷瑶的时候却没人回答我,我马上去到刚才林芷瑶去的房间,却发现了一件让我感觉诡异的事情,林芷瑶消失了。

    可我明明没有看见有人从出口出去啊,而且本来这个油灯就十分昏暗,我也没注意到林芷瑶跑到哪里了,正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见卫生间有声音,难道是林芷瑶去卫生间了?

    卫生间里没有灯,所以我就把桌子上的油灯拿了过来,借着昏暗的灯光我向着卫生间走了过去。

    我发现我越靠近卫生间刚开始闻到的刺鼻味道就越浓,好像是药剂的味道,我一下想起来了,林芷瑶说过梁老师把孟婆的尸体泡到福尔马林里,难道卫生间里放的是福尔马林?

    不过之前孟婆的尸体已经出现在外面了,至少这里面有的不会是孟婆才对,想着我直接打开了卫生间的门,果然,那种刺鼻的味道铺面而来,就是福尔马林的味道。

    我先把油灯伸了进去,照了照,能看到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浴缸,我慢慢的走了进去这才看清,那个浴缸里竟然有一个人的身影。

    看到这一幕我的腿都要软下来了,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心里的好奇,我把油灯凑近了一看,躺在里面的不是别人,正是林芷瑶,此刻的林芷瑶瞪大的眼睛,披散着头发,直直的看着天花板。

    吓得我直接后退了好几步,但是我心里却疑惑了,这个尸体究竟是谁?是半月天口中半年前就死去的林芷瑶,还是一直跟着我的林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