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发现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0:12本章字数:2712字

    我和半月天同时转过了头,果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梁老师已经站在了我和半月天的身后,吓得我直接就从沙发上站起来了。

    可是不对呀,这个梁老师早就应该和林芷瑶一样死在那个803的房间里了才对,怎么现在又跑到这里来了?

    顾不上那么多我急忙对着半月天喊道:“快跑!”

    但是半月天只是一开始慌张了一下,马上就冷静了下来说道:“慌个毛。”

    说着半月天慢悠悠的站了起来,对我说道:“你瞎JB喊什么,都吓了我一跳,这个根本不是鬼。”

    我一看,这才注意到好像真的不是鬼,因为我和半月天都离开这个沙发了,但是那个人影还在那里俯身看着。

    半月天拿起桌子上的油灯靠近了,我这才看清,但是却更加惊悚了,这确实不是画,这是人皮,是梁老师的人皮,不知道什么时候挂到了我俩的身后。

    “这是人皮?”我小心的指着梁老师的人皮问道。

    半月天拧着眉毛看着这个画,然后又看着我说道:“这个是画而已。”

    说着半月天把那个画取了下来,我这才看清了,说道:“真的是个画啊,但是我刚才怎么感觉那么像梁老师呢?”

    半月天放下了手里的油灯,然后把那个画平铺在了桌子上,说道:“因为这个是悼亡画,能附着着人的灵魂或者怨念,猛地一看就会产生错觉,但是这个画不同。”

    悼亡画?确实那个时候梁老师提到过,是给死人画的,但是梁老师不是早就死了吗?那跟我说那些话的人是谁?

    “哪里不同了?”我问道。

    半月天说道:“你那天说的那个老头就是这个家伙吧?”

    半月天没回答我的问题,倒是先跟我问了这么一句,我点了点头,半月天继续说道:“我想你也应该能猜出一点东西了,死的就是收养林芷瑶的一家三口,林芷瑶,梁老师和孟婆。”

    我还真猜对了,不过心里却没有一点猜对的高兴,反而是觉得很惊恐,我到底是跟变成鬼的林芷瑶谈恋爱的,还是和那个可能是鬼的林夕谈恋爱,但是不管哪种,我无疑都是被鬼缠上了。

    “可是这和这个悼亡画奇怪有什么关系吗?”我问道。

    “你也知道悼亡画是画给死人的吧?”

    我点头。

    “这还不奇怪吗?你想想能给他画悼亡画的人都有谁?”半月天看着我问道。

    “梁老师和林芷……”话说道一半我忽然反应过来了,对啊,能画悼亡画的人只有梁老师和林芷瑶,但是他们一家三口明明都已经死了啊?

    “对啊,”我说道:“他们都死了,谁给他们画的悼亡画啊?”

    半月天伸出了两根手指头说道:“有两个可能,第一就是梁老师死后有别人给他画的,但是可能性比较低,因为会画这个画的人太少了,而且也没人有必要画这个,因为悼亡画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拘魂,拘魂在画里多是为了留个念想,梁老师无儿无女的谁会想要拘这个老头的魂呢。”

    “第二种可能呢?”

    半月天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凝重了起来,阴森的看着我说道:“第二种可能?第二种可能就是这个梁老师在自己死之前就给自己画好了自己的悼亡画,拘了自己的魂。”

    我问道:“难道说梁老师在自己死之前就预料到了自己的死?所以才死之前画了那幅画的?”

    半月天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我也不清楚他到底是死没死。”

    我一听马上就皱起了眉头,然后问道:“怎么会不清楚呢,你那个帖子上的照片明明是有三具尸体,分明就是林芷瑶一家三口的啊?”

    半月天眯着眼睛看着我说道:“其实不是,那个帖子上的照片我作假了。”

    “我靠!”当时我就不自觉的脱口而出,骂道:“我就说那个照片你作假了吧?我怎么可能会出现在那个命案现场,果然是你把我P上的,就因为那张照片我特么都要被你吓死了。”

    半月天却摆了摆手说道:“有你的那张照片肯定不是我弄的,我说的是那三具尸体的照片我作假了,一个林芷瑶的,一个孟婆的,但是还有一具尸体消失了,就是那个梁老师的。”

    半月天说话时候的声音十分低沉,尤其是我俩现在就在梁老师住的这个屋子里谈论梁老师,我就有一种梁老师似乎在看着我俩的感觉。

    我狐疑的四处看着同时小声的问道:“消失了?什么意思?”

    半月天没着急解释这个,反倒是问我道:“你知道林芷瑶一家三口的尸体是怎么发现的吗?”

    这个死胖子净特么问废话,我说道:“我上哪知道去,我要是知道,打死我都不带住进去的。”

    半月天凑近了我说道:“是一个保洁的阿姨发现的,那个保洁那天正在清扫走廊的卫生,忽然就听见803的房间里边有婴儿的哭声,但是敲门也没有反应,反而还闻到了一股股的臭味,所以就找来了物业的人打开了房间,打开房间后那个保洁和物业的人就吓了一跳,里面哪有什么婴儿啊,床上只有三具尸体,所以当时物业的人就报案了,不过当物业的人走了以后,那个保洁又听见了婴儿的哭声,是在浴室里,所以就好奇的看了一眼,结果你猜怎么着?”

    当时我就急了骂道:“卖你妹的关子,赶紧说怎么着了?”

    半月天说道:“保洁打开浴室门之后正对着的就是镜子,但是镜子里映出来的却不是她,而是一个婴儿的脑袋,没有哭,而是对着那个保洁咯咯的笑着呢。”

    我听得只感觉浑身发凉,问道:“后来你们赶到的时候就只剩下两个尸体了?”

    半月天点了点头。

    “会不会和那个方山一样,走尸了?”我问道。

    半月天说道:“应该不会,当时我调了那的监控,除了物业报案的那个人和那个疯跑出来的保洁,没看见其他的人出来过。”

    鬼能消失我理解,可是尸体怎么会在房间里没了,还有那个婴儿,我忽然觉得那天我在镜子上看见的那个婴儿的手印还有幻觉婴儿掐我都不是偶然。

    “我怀疑那个梁老师根本没有死,”半月天继续说道:“所以那个命案发生之后我就发了那个帖子,故意伪造了三个尸体的假象,目的是希望那个剥皮的幕后真凶能看见,凶手肯定会觉得奇怪,本应该少了的一个尸体却没少,就会想办法查证,这样一来我就有机会抓到他了,就和你一样。”

    说完半月天就目光冰冷的看着我,直看的浑身一寒,我惊讶的说道:“难道你是怀疑我?”

    半月天马上就咧开嘴笑了起来说道:“当然不是,我只是打个比方,再说了,我是来帮你的,怎么可能会怀疑你呢,我的意思是还有一个可疑的人,就是梁老师自己,走跟我去调查一下去。”

    说着半月天起身就站了起来,我倒是奇怪,就问道:“上哪里调查去?”

    半月天说到:“半年前林芷瑶和那个孟婆的尸体就埋在了附近,如果梁老师没死的话,肯定会去有点祭奠活动的,应该能看出来。”

    大半夜的还去那个坟地我可有点害怕,所以我反对,但是半月天却说:“有我这么个大师跟着,你怕个球,走着。”

    半月天说着拿起油灯就要走,不过这个时候我忽然想起了一个事情,浴室里不是有林芷瑶的皮吗?那就是说杀害林芷瑶的很有可能就是梁老师啊,可又说不通了,林芷瑶是他的养女啊!

    对了,那个也有可能是画啊,跟刚才那个一样的画,想着我就想着卫生间那边跑了过去,想要证明一下。

    我刚拉开门我就发现自己面前似乎挂着一个什么东西,因为没有灯所以看不清楚,半月天这时候拿着油灯过来了。

    昏黄的灯光这才照清楚了我眼前的景象,原本被泡在福尔马林里的人皮,不知道被谁挂在了门前,泛白的嘴角裂开着,似乎在看着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