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中咒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0:12本章字数:3222字

    又是三十年前的那场灾祸,我倒是听半月天提起过,三十年前那栋楼翻新的时候强拆了一个店铺,但是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个店铺到底是做什么生意的,只听半月天提起过一嘴是做死人生意的。

    “王半月是死婴?”我惊讶的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孟婆咳嗽了几声,没有马上回答我,而是佝偻着身体看着面前的油灯,又是诡异的笑了笑说道:“咯咯,是一个已经死了的女人产下的孩子。”

    孟婆说完忽然就抬起了头,瞪大了那只长在凸起上的眼睛看着我说道:“你知道那个店铺是做的什么买卖吗?”

    孟婆的举动吓了我一跳,我稍稍向着旁边挪了挪身体,摇头道:“不知道。”

    孟婆又是咯咯的笑了两声,然后坐直了身体,眯着眼睛说道:“我啊听别人说过,那个店铺很少有人进去的,而且卖的也都是一些人物画,不过我亲自进过一次那个店铺,店铺里生意好着呢,只不过来来往往的都不是人,都是鬼,只有我是唯一的活人,而且墙上挂着的也根本不是画,咯咯……,一张一张的都是人皮!”

    孟婆说道这里的时候脸上竟然浮现出了一种莫名的兴奋,继续说道:“三十年前的时候一伙有钱人撵走了那个店的老板,看见那些挂在墙上的画,竟然一把火给烧了,剥皮而死的人,魄不入冥界,魂不入轮回,只能寄宿在那张皮囊上,那些人皮都是带有诅咒的,结果唯一的寄宿之所也被烧了,那些鬼当然会报复了,那栋楼里留下的血手印全部都是血的诅咒,你住到了那里,显然也是被诅咒的人,血咒重现了,咯咯咯……”

    血咒重现?噩梦中出现的那个女人,镜子上的婴儿手印,诡异的人皮出现,似乎确实都和孟婆说的一样。

    我急忙看着孟婆说道:“那孟婆我现在该怎么办?这个血咒怎么才能解除掉。”

    孟婆只是怪笑着,然后才看着我说道:“还是要从源头入手,我猜你招致血咒应该是动了不该动的东西吧?”

    动了不该动的东西?我忽然想到了最开始的那个画,那个画卷上的女人我总感觉她是活的,难道其实那个画也是孟婆说的那个店铺里的东西?

    是我把那幅画从地板下面拿出来的,我心里懊恼,早知道就不动那个画好了,但是这个时候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会去动那个画?

    因为我女友的怪异举动,她会不会是故意在一开始做出那些怪异的举动,然后引诱我去拿的画,这才使我招惹上了这个血咒。

    难道最开始就是我女友要害我?但是到底是林芷瑶还是林夕?她俩到底现在死的是谁,活着的是谁,缠着我的到底是那个活着的,还是已经死了的?我感觉自己的脑袋乱的都要炸了。

    我忽然想到了半月天,我看着孟婆问道:“对了,那个半月天如果是死婴的话,那他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还有他的尸体怎么会……”

    我正说着,我忽然注意到孟婆身后出现了一张女人的脸,惨白惨白的脸孔,血红的双唇,正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吓得我差点从凳子上跌下来,我慌张的指着孟婆的身后,结结巴巴的说道:“奶……奶奶,你……你的身后。”

    孟婆听完我说话,缓缓的转过了身,这时我发现那个苍白面庞的前面又出现了孟婆的脸,孟婆说道:“我的身后是镜子,怎么了?”

    我小心仔细的看了看,确实是镜子,正对着我和孟婆这边,但是为什么那个镜子里竟然会映出我梦里那个女人的脸。

    我起身揉了揉眼睛,又向着镜子里看了过去,才发现了更加诡异的地方,就是那个女人的动作和我的动作一样。

    我在镜子中的影子怎么会变成了这个女人,是我出现了幻觉了吗?还是说我其实被那个女人给附身了?

    我急忙上前把镜子给取了下来,然后对着孟婆说道:“奶奶,您没有看见吗?我在镜子里的影子怎么是一个女人的影子?之前还没有啊!”

    孟婆一听我的话,很是平淡的说道:“这个啊,据说将死之人啊,就会在镜子里看到附身在自身上的鬼。”

    “将死之人?”我一听就慌了,忙说道:“奶奶,你是说我快死了?那我该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直接抓住了孟婆的胳膊,但是这么一摸孟婆的胳膊我才发现了不对的地方,孟婆的胳膊怎么这么凉?而且干枯瘦弱的胳膊里面好像一点肉都没有似的。

    孟婆另一只手挪开了我的胳膊说道:“也好办,就是之前我跟你说的,必须得从源头入手。”

    源头?还是那幅画吗?我张了张嘴刚要说点什么,孟婆张了张嘴打了个哈欠说道:“天都快亮了,我要休息了,听我的就离那个胖子远点,他是死婴,却被人强行续了阴命,我猜的不错的话他缠着你是要借你的阳寿改自己的阴命。”

    说着孟婆就闭上了眼睛,可我该怎么办啊,我忙又是叫了孟婆两声,孟婆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而且借着昏黄的灯光我看孟婆好像没有呼吸的样子,胸口一点起伏都没有。

    再加上刚才摸着孟婆的身体冰凉,我心里还是有点不放心,我小心的把手向着孟婆的鼻子下面伸去,想要试试鼻息。

    但是忽然孟婆就睁开了眼睛瞪着我,干枯的手掌直接抓住了我的手腕:“你干什么?”

    孟婆忽然一下子醒过来吓了我一跳,因为之前我叫她都没反应,我说道:“没……没什么,我就是担心奶奶您的身体。”

    孟婆松开了我的手,然后说道:“赶紧去吧,你的时间不多了。”

    说罢孟婆又是闭上了眼睛,我这才赶忙离开了孟婆的这个房间,心里想着事情。

    之前半月天对我说梁老师没死,因为我见过梁老师,但是现在孟婆也没死,那就说明半月天之前帖子里的照片应该也不是孟婆的尸体,而且林芷瑶的尸体也没见,那就是说那个房间里死没死过人都是值得商榷的了。

    如果没死过人的话,半月天到底是什么目的骗我说那个房间里死过人,忽然我想到了一种可能,最先开始跟我说有鬼的存在的就是他,那个画也确实可能是女鬼,但他一直想让我相信其他人是鬼,想让我远离林芷瑶和孟婆他们,这样一来我就只能依赖半月天了,然后其实他才是鬼,说要帮我其实是想要拿我来续他的命,也就是说做个纸人什么的,很有可能就是为他续命的仪式。

    我觉得很有可能,不过那个帖子最后的照片里有我又该怎么解释呢?如果真的没有死人的话,我怎么会在那个时间出现在那里?

    思前想后我实在是想不通,不过毋庸置疑的是一定要解决那个女鬼的问题,我正想着,忽然就感觉肩膀上搭上了一只手。

    我低头看了一下竟然是一只沾满了鲜血的手,再一回头这才看见一张满是血水的脸,是半月天。

    半月天竟然起尸了,此刻的半月天满头都是鲜血,然后身上也是沾染了鲜血,嘴角歪歪斜斜的叼着一根烟,眯着猩红的眼睛看着我。

    这尼玛死胖子,变成鬼了还不忘吸烟?吓得我当时就想要跑,但是半月天直接一拳就砸在了我的脸上,把我打倒在了地上。

    我惊慌的看着半月天,一边退后一边说道:“别杀我,你要续命也别找我,我可是无辜的啊!”

    半月天呸的一口把嘴里的烟头吐了出去,然后指着自己的额头说道:“你是无辜的?还特么有比我无辜的吗?好心帮人还被人抡了一铁锹。”

    说完半月天直接就坐在了地上,重重的喘着气,又是摸出了一支烟,在烟盒上敲了两下说道:“说吧,你把那个棺材里的纸人看成谁了?”

    纸人?我一听疑惑的问道:“什么棺材里的纸人?”

    半月天摸出打火机,点燃了烟,向着一个方向指着说道:“就是咱俩挖的孟婆的棺材,里面的尸体不见了,被替换成了纸人,上面有人下了阴纸咒,所以第一眼看到的时候会把这个纸人认成心里最怀疑的人的模样。”

    “我怎么相信你?”我从地上爬了起来,掸了掸身上的土,然后挠了挠右手的手腕问道。

    半月天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吸了口烟说道:“跟我来。”

    想了想我觉得半月天如果真的是要害我的话,完全没必要这么折腾,所以我就跟着他再次走到了孟婆的墓地那里。

    棺材依然是半开着的,半月天走到了那个棺材跟前指着说道:“自己看看吧!”

    我也走到了跟前,这才看清里面确实是一个纸扎的人,我说道:“该不会是你把这里面的尸体换走了吧?”

    半月天一听又要拎着拳头上来了说道:“你看我这血流的,我现在像是个假人吗?被你抡的那一下我才刚起来,哪有时间又是弄尸体又是扎纸人的。”

    我一听也确实是,如果半月天说的是真的的话,会看成最怀疑的人的样子,那孟婆就可疑了,因为在来这里之前,是孟婆在窗口给了我纸条,所以我才怀疑的半月天,所以就把这个纸人看成了半月天,那就是说孟婆是故意要让我远离半月天的?

    我这才挠着右手的手腕说道:“我把这个纸人看成是你了,那你呢?你当时也愣在了那里,你看成是谁了?”

    半月天吸了口烟说道:“我把里面的尸体看成是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