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幻觉?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0:12本章字数:2999字

    看到这个照片我感觉自己的心脏猛的抽动了一下,怎么回事?我怎么成了躺在那里的尸体了,难道说我才是那个死了的人?我自己才是鬼?

    不对,不可能,我肯定还是个人,我想也没有人会质疑自己之前的人生全都是假的。

    那就只能是这个照片作假了,而且我想这个U盘对半月天来说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才对,半月天怎么可能把它遗忘在屋子里,除非半月天遇到了什么紧急的事不得不走,又或者他是故意想让我看见这个东西的。

    细想想半月天一直以来的举动,那个做好的纸人,难道孟婆说的才是真的,半月天想要用我的纸人来续他的命?故意伪造了这张照片?但是孟婆如果是好人,我怎么会中了尸毒呢?不过孟婆也不是有心要抓我的手腕的,是我当时要探她的鼻息,所以说孟婆是无心的?

    正想着忽然我看见了窗户上自己的倒影,电脑屏幕上的光照在我的脸上映在了窗户上,诡异的是我明明没有动作,但是窗户里我的倒影却在看着我诡异的笑。

    这一幕吓得我直接从椅子上跌落了下来,难道我真的死了?

    我惊恐的看着窗户里自己的影子,发现只是我的影子而已,只不过这个照出来的我,我却越看越觉得不像我,甚至有一种恐怖的感觉。

    哗啦!

    卫生间里忽然传来了马桶冲水的声音,我急忙回头向着卫生间的方向看了过去,卫生间没有亮灯。

    难道是半月天上厕所去了?

    不过半月天怎么不开灯呢,我小心的打开了客厅的灯,四处看了看,除了原本睡着我的床上多了一个纸人,其他的都没有什么变化。

    卫生间的门紧闭着,因为是那种带玻璃花的门,所以透过玻璃看见里面是黑漆漆的,也没有人出来,我小声的喊了声:“胖子?”

    没有人回应,我咽了咽口水,小心的向着卫生间那边挪了几步,又是喊道:“死胖子?出来!我要上厕所了。”

    但是还是没有声音,这时候我已经走到卫生间的门口了,我刚伸手点着卫生间的灯,忽然一只婴儿的血手拍在了卫生间门的玻璃上,同时里面还传来了婴儿的哭声。

    我觉得自己的头皮一下就炸开了,刚要转身跑,忽然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同时一个女人的声音喊道:“里面有人吗?有人在吗?”

    我看着门口不敢开门,甚至我都不敢从猫眼看一下外面的是谁,但是屋子卫生间里婴儿的哭声还在继续,我一下子慌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但是我刚转过头,就发现了一个更加恐怖的事情。

    原本躺在床上的纸人竟然变成了一具被剥掉皮的尸体了,同时还闻到了一股恶臭,这是怎么回事?我是出现了幻觉了吗?

    “怎么了?”就在这时候外面又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这屋子里面光有个婴儿哭,而且屋子里还有一股臭味,”外面的女人说道。

    这下子我才是彻底的慌了神了,床上有具尸体,而我现在正在这个房间里,一旦门被打开了,无疑我会被当成凶手的。

    我急忙打开衣柜,然后躲了进去,很奇怪的是那个纸人怎么会变成真的尸体。

    正当我想着的时候我忽然感觉那个婴儿的哭声离我越来越近了,我扒开一点衣柜的门缝一看,一张沾满了血的婴儿脸正贴在柜门的门缝看着我。

    吓得我直接坐倒在了柜子里,等我再一看的时候那个婴儿消失了。

    吱呀!房间门被打开了,我小心的趴到了门缝上向着外面看去,进来的是一个保安和一个保洁。

    正巧这个时候婴儿的哭声结束了,忽然那个保洁惊叫了一声,显然是看见了躺在床上的那个尸体,同时那个保安说道:“你在这看着点,我去报案。”

    我能看见那个保洁显然吓的不轻,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那个婴儿诡异的哭声又响起来了,还是从卫生间里传出来的。

    我忽然觉得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很是眼熟,但是一时间想不起是从哪里见到的了。

    那个保洁阿姨也是听见了这个婴儿的哭声,也顾不得害怕快步向着卫生间那里走了过去,急忙打开了门,诡异的是卫生间里虽然传出了婴儿的哭声,但是却并没有看见婴儿。

    正在这个时候保洁阿姨不经意抬头看了一下卫生间的镜子,镜子里正有一个婴儿的脑袋,看着那个保洁阿姨,声音也从哭声变成了咯咯的笑声。

    因为我这个柜子的门正好是对着卫生间的,所以我也看见了那个婴儿,我分明记得那天我幻觉出来的那个鬼婴就是这个,难道我那天出现的不是幻觉?

    果然那个保洁阿姨看见这诡异的一幕,吓得直接呼喊着就跑出去了,当我再看向那个镜子的时候里面什么也没有了。

    躲在柜子里的我,忽然想起来了,这不是林芷瑶一家三口尸体被发现的时候的事情吗?

    可是我怎么会亲眼看见这些事情,正当我感觉不明白的时候忽然我感觉旁边似乎有动静,我这才发现我躲的这个柜子里,挂的满满当当的都是人皮,一张张人皮空洞的眼睛似乎都在盯着我看,软塌塌的嘴角似乎在咧着嘴对我笑。

    “我在703等你。”忽然我的耳边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同时在柜门的外面还冒出了一张诡异的脸,半月天正从外面向着柜门里看了过来,他怎么会在这?

    顿时我心里的恐惧蔓延到了无以加复的地步,脑袋一阵迷糊,眼前半月天的脸逐渐的放大到了我的面前,抓着我不停的摇晃着,道:“做的什么梦啊?吓成这个样子?”

    半月天见我醒了过来,这才松开了我抽着烟看着我问道。

    我急忙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慌忙四下张望了一下,什么都没有变,床上的纸人,打开的电脑,还有抽着烟疑惑的看着我的半月天。

    我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长出了一口气,原来是个梦,只不过这个梦怎么会那么真实?这就是说我没有死,那个照片还有接下来的事情都是我的臆想?

    我摆了摆手说道:“没什么,就是最近的事情太多了,所以做了些奇怪的梦。”

    半月天也没怎么在意,说道:“你睡觉的时候我叫的扎纸匠人来了,我就做了这么个替身,还有你的血,之前给你放毒血的时候放多了,正好我就用来写你的生辰八字了。”

    说着半月天伸手指了指放在床上的那个纸人,我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看向那个纸人的时候就觉得心里很恐惧,因为刚才的噩梦实在太真实了。

    这次的梦太真实了,真实的每个细节我都记得,不过忽然我就想起了一个奇怪的地方,我梦见的那个地方应该是在703案发的那屋,但是半月天明明说尸体是有两个,一个孟婆的一个林芷瑶的,为什么我的梦里只有一个尸体?

    虽然我也知道是梦,但是我之前确实的见过孟婆,很有可能我的梦是真的,真的只有一个尸体,那么半月天就又可疑了,他为什么要说谎只伪造了一个尸体?

    我就问道:“对了,你确定那个死掉的人真的是孟婆吗?如果孟婆真的死了的话,那我见到的那个老太婆又该怎么解释?”

    半月天一听直接拉起了我受伤的那只手,说道:“看看,看看,你自己看看,你都已经中了尸毒了,你还不相信她已经死了?”

    “好吧,”我甩了甩手,然后起身站了起来说道:“我相信你。”

    一边走着我就走到了电脑那里,只见电脑下面果然还插着之前我梦里的那个U盘,这下子我倒是有点迷糊了,我之前真的是在做梦吗?还是真实的?会不会这个U盘里真的有一张我已经死了的照片。

    我看了看表,现在已经是午夜11点了,我转身向半月天问道:“那个贴吧里的照片你都是打上了马赛克的,那些没打马赛克的照片你有吗?”

    半月天点了点头说道:“这个当然有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想看看那些照片。”

    半月天皱起了眉头,问道:“你看那个干什么,血糊糊的,没什么好看的。”

    说罢,半月天摆了摆手,显然是不同意,难道那里面真的有我的照片?又或者我一开始看见照片的时候是真的,后来半月天采用什么手段让我产生幻觉了?

    不过我心想着可能性比较小,因为如果我真的死了的话,半月天一开始也不会缠着我了。

    记得做那个梦之前我一直被鬼压床,然后醒过来其实我就是在梦里了,只不过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呢,而且还那么真实。

    忽然我就想起了最后的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在我的耳边说道:我在703等你。

    现在回想起那个声音,我觉得就是我梦见的那个女鬼的声音,而且她说在703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