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照片里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0:12本章字数:3014字

    人皮忽然睁开的眼睛空洞洞的,吓得我一下子把这个人皮扔了出去,只听“吱吱”的叫声从人皮里面传了出来。

    一只毛色殷红的小耗子从那个人皮的眼睛里钻了出来,对着我吱吱的叫了两声,这才爬到了床里面去。

    我心里觉得奇怪,这个耗子竟然浑身都是殷红色的,看着这张人皮,我心里十分害怕,因为之前见到的人皮都是在梦里,这亲眼见到了一个,还真不是一般的恐怖,生怕那个人皮再活过来。

    不过显然是不可能的,我艰难的吞了几口唾沫,这才猛地一把扯出了那个包。

    没有理会那个人皮,我直接看起了这个相机,无疑这个相机是最有可能保存什么相机的了,但是我按了几下开关之后发现竟然打不开了。

    没电了,我懊恼的拍了两下这个相机,然后继续翻看这包里的东西,忽然从衣服的夹层里掉落出了一张相片。

    我拿起相片一看,顿时心里就是一惊。

    因为这个相片是和梁老师家里发现的那个一样的相片,相片里是梁老师和林芷瑶还有孟婆三人的合影,但是也有不同,这个相片比梁老师家里的那张相片要大一些。

    这个相片多拍到了一些东西,这张相片的边缘地方拍到了衣柜上的镜子,镜子里映出了两个模糊的身影,一个人在照相,另外一个人站在旁边,嘴角噙着笑意看着林芷瑶三人。

    让我真正吃惊的是,照相的那个人是我,而站在旁边的那个人是半月天。

    这下子我心里才真正的迷糊了,这是什么情况,我在给林芷瑶三人照相,而且那个时候的我竟然还跟半月天在一起。

    这说明了什么?我和半月天早就认识了。

    我感觉自己的头皮瞬间炸开了,之前的种种疑点现在都能解释清楚了。

    之前有我出现在703门口的监控,我还在疑惑为什么里面办案子的人会看不见我,其实半月天他们根本不是看不见我,而是因为认识我,所以才没有理会我的。

    可是新的疑点也出现了,这张照片无疑证明我们是真的认识的,我们为什么会一起出现在这个房间?为什么我丢失了记忆,而其他的人装作不认识我,但是却在接近我?

    我又是看了看半月天,我的后背一阵发凉,我觉得自己正在被卷进一个精心设计的阴谋里面,这个最可疑的人无疑就是半月天。

    刚才半月天说孟婆疯掉了,但是之前孟婆跟我交流的时候虽然行为诡异一点,但是跟我说的话还算正常,再想起之前孟婆说过,看我有点面熟,说不定就是在暗示我,我们认识了。

    而且那天半月天的出现也很怪异,偏偏要等我从孟婆的屋子里出来才跟我碰面,而且孟婆分明是活人,怎么可能会导致我的手中尸毒,显然是半月天为了让我相信孟婆死掉了,所以才在我手上种下了尸毒。

    但是我还是有点奇怪,既然我们都认识,孟婆刚才怎么会在半月天面前那么表现,好像是故意让半月天以为自己疯了似的。

    我忽然觉得这些人都是在我面前演戏,林芷瑶的死,孟婆的疯,梁老师的失踪,半月天在我身边,还有那个一直在暗处帮我的林夕,好像这些人都想要告诉我些什么,但是又不太敢接触,似乎在防备着什么。

    想到林夕,我拿出了那张在梁老师家里发现的身份证,我很奇怪林夕的身份证怎么会在梁老师家里,我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林芷瑶和林夕是一个人,但是半月天不想让我发现这点,所以才一直给我灌输林芷瑶死了的思想。

    不过我的日记上到底为什么写的林夕已经死了呢?

    我从身后的屁股兜里取出了那本日记,又是翻开到了那页,仔细的看着,忽然我才发现了自己看走眼了一个地方。

    日记本里写的好像是——林夕:确认死亡,而不是——林夕,确认死亡。

    我又是仔细的看了看,上面那个笔迹确实不是很清晰,但是仔细看还能看出点印记来。

    这样一来的话,意思可就不一样了,难道说这个信息是我要留给林夕看的?而这个日记本从家里邮过来是为了告诉这边的某人一些信息?但是是谁给邮过来的呢?

    想着我又是看了一眼那个窗洞下面的人皮,如果这些东西真的是我的的话,我怎么会放着这么一张人皮在包里。

    我又拿着桌子上的相机看了看,难道真的是我给她们照的相,可是为什么会来这里呢?

    放下手里的相机我拿起半月天给我的那几张照片,半月天还想和我一起去云村,难道他还有什么不良的居心?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又是来了一条信息:我就在你后面。

    还是之前的那个号码,难道那个林夕到我身后了,但是房间门还关着呢,而且我也没有听见脚步声啊!

    我立刻就转过了身,但是背后却一个人都没有,难道这个林夕是故意吓唬我的?但是又是看了几眼之后我就发现了一个令我恐怖的发现。

    那幅画,那幅诡异的女人画像不知道什么时候挂到了我身后的墙上,这幅画不应该是被林芷瑶带走了吗?怎么会又挂到这个墙上了,难道我手机上的信息是这个鬼发给我的?

    我死死的盯着墙上的那幅画,画像上的女人依然没有什么变化,只不过我越看越觉得心里害怕,果然就在我感觉心里的恐惧蔓延到极点的时候,画像上的女人又开始诡异的咧起嘴对我笑了。

    我甚至能在耳边听到她的声音:你来了?

    我一下子就从沙发上窜了起来,想要跑出房间,但是刚跑到门口拉门的时候我就感觉这个门拉不开了,无论我怎么使劲都打不开。

    忽然我一下子瞥见了猫眼上出现了一只眼睛,一只血红的眼睛,似乎在向着屋子里张望,几乎同时我感觉一只冰凉的手臂攀上了我的脖子,房间的灯也熄灭掉了。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就好像第一晚见到那个女鬼,她吻我的时候一样,手臂缠上了我的脖子。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瞬间吓的不会动弹了,房间里这个是人还是鬼?

    两条冰凉的手臂攀上了我的脖子,随后我能感觉到一股冰凉的气息在我的耳边,好像是有人喘气一样。

    房间里一片漆黑,但是眼睛看不见的情况下,其他的感官却很敏锐,我能清晰的感觉到一个女人的头贴近了我的耳边,用舌头舔了一下我的耳朵说道:“我一直在等你,等你来救我。”

    正说着,我就感觉似乎有什么软趴趴的东西爬到了我的腿上,这种冰凉软绵绵的感觉,我一下子想起了刚才从包里拿出来的那个人皮,难道那个人皮真的活了?

    我强忍着心里的恐惧,颤抖着声音问道:“你到底是谁?是人是鬼?”

    这个女人贴在我的耳边,咯咯的笑了起来,虽然环境很恐怖,但是这个声音听起来却很好听,说道:“我是林夕,也是林芷瑶,你可以把我当人,也可以把我当鬼。”

    这个女人说着,我就感觉她的脸挪到了我的正面,嘴里呼出一股寒气扑在了我的脸上:“我在云村等你。”

    说罢,这个女人直接吻住了我的嘴,和第一次在梦中接吻的感觉一样,很快我就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一早了,我一个人躺在了门口,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慌张的四处看着,这才发现屋子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死了很多条蛇,这些蛇身体都是纯白色的,看着就很诡异,而且一下子还死了这么多,一眼看过去就觉得头皮发麻。

    吓得我直接拧开门就要跑,但是我回头看了看桌子上的相机还有照片,我咬了咬牙,还是回去去取了,把相机和照片收拾好之后我急忙就跑出了703,回到了803。

    进屋一看我发现半月天还在睡觉,我赶紧找了个包,然后装好了这些东西,弄好了这些之后我才反应过来,自己嘴里还是一股腥臭的味道,我急忙到卫生间里去洗漱了一下,这才感觉好多了。

    坐在了沙发上我就开始回想昨晚的事情,我现在实在分不清那到底是画里的幻觉还是现实中真实发生的。

    她说的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她是林芷瑶也是林夕,是活人也是死人,就是她是林芷瑶的话,她怎么会知道云村的存在?还要在那里等我?

    而且半月天也要去,难道他和林芷瑶一样也是有什么目的的,而且房间里诡异死掉的蛇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小心的打开了包,看了看那个相机,觉得应该给它充充电,说不定里面有什么重要的信息能够解开我身上的疑团。

    正想着我忽然感觉背后有什么东西,我急忙回身看过去,只见原本睡在床上的纸人出现在了我的身后,一双空洞洞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我看,半月天给我做的纸人竟然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