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相机里的葬礼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0:12本章字数:2785字

    感觉浑身发凉的我直接回头看了过去,却见之前还在跟我说话的半月天不见了,只有一地的小蛇,难道之前的半月天是我的幻觉?

    而且这个床下面的人皮竟然不见了,反倒是变成了半月天的尸体,我又是看向了那个床下的尸体,半月天的眼睛依然是那样直勾勾的看着我。

    你不会知道那种之前还在说着话的人,忽然变成一具尸体看着你的感觉是怎样的,我只感觉这个屋子四处都透着阴森,身上起满了鸡皮疙瘩。

    我想逃,但是我转念一想,会不会是半月天故意要吓唬我,我强壮着胆子,小心的蹲到了床边,对着里面说道:“死……胖子,不……不带你这么吓人的,啊!”

    但是忽然里面半月天的脸上浮现出了诡异的笑容,眼睛猛然的看向了我,笑着说道:“他死了!”

    吓得我的身子直接向着后面倒了过去,因为这个脑袋虽然是半月天,但是这个声音却和我昨晚梦见的那个女鬼的声音一样,说罢,半月天脸上的表情更加的扭曲了,那个女人的笑声更加响了。

    我连滚带爬的就从地上爬了起来,慌慌张张的就跑出了703这个房间,我急忙跑回了楼上,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我就直接下楼了,这个楼我真的是一秒也不想多呆了。

    我刚刚以为半月天多少能够保护自己一下,但是马上他就死了,难道是因为那个女鬼不想半月天去,所以才把半月天弄死了。

    而且那张床下的人皮不见了,看来那个人皮真的就是有鬼附着的,那个鬼只想让我自己回云村。

    慌慌张张的跑出了楼,我就感觉一阵莫名的轻松,看着头上还不太高的太阳,我的心里很安心,但是我现在该去哪里呢?

    咕噜咕噜!

    肚子一阵响声,我决定还是先去吃点东西吧,于是我就近找了个面馆,三两口吃光了一碗面条,我就开始想我身边的事情,我感觉自己的身边各式各样奇怪的人都聚齐了。

    画悼亡画的诡异老头,装疯卖傻神叨孟婆,会赶尸疑点重重的半月天,还有玩弄苗疆蛊术的女人,这些人到底是为什么跑到了我身边,就因为那么一张人皮店铺的画?

    而且我和这些人到底是什么关系,那张照片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原本应该平静的生活会变成这样?

    我越想越憋气,双手忍不住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面馆的老板见状直接走到了我这边,问道:“怎么着,小哥?吃的不高兴了?”

    这老板膀大腰圆的,我急忙解释说没什么,结完帐就走了,在街上走着走着,忽然我就想起了那个没电的相机,说不定里面会有点什么。

    我急忙就找了家电子商店,给配了个充电器,只是充了一会电,我就赶紧找了个网吧的单间,然后打算好好看看里面的内容了。

    打开相机,我就开始查看里面的相片,第一张照片就是那个林芷瑶三人的合影,确实在我包里发现的那个才是真正的照片,也就是说照片里除了林芷瑶三个,还能够看出我和半月天来。

    毋庸置疑的一点就是我们肯定互相都是认识的,我继续往下翻看,后面的照片好像都是普通的景,不过我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些照片的正中央有着一块凸起,好像是一个坟。

    我为什么要拿这个相机照一个坟呢,我慌忙的继续把照片向后翻看,忽然在相机的照片中出现了一张女人的脸,苍白的脸色,红艳的双唇,眼角处流着血泪,凄艳的表情似乎是拿着这个相机自拍,正是梦中的那个女鬼。

    虽然我心中有那么点感觉,我和她是认识的,但是我还是感觉到一种诡异的情绪在心里蔓延。

    我的手指轻轻按下了下一张的按钮,照片中的场景猛然更换,出现的是一支出殡的队伍,但是奇怪的是不知道为什么照片是歪着照的。

    我继续翻到了下一张,照片里出殡的队伍最前面的两个人,是我爷爷和奶奶,看到这个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心里出现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我急忙向着后面翻看,又是一张歪歪斜斜的照片,照片中出现了一口红漆棺材,伏在棺材上哭泣的是我的父母。

    看到这个我就感觉自己脑袋嗡的一下,能让我的家人这样出殡的除了我还有谁?难道那口红漆棺材里装的尸体就是我?

    我慌忙看了一下这个照片的日期——2014年6月10日PM2:59。

    难道说那个时间,我就已经死了?我赶忙甩了甩头,使劲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把,疼的我龇牙咧嘴的,就差嚎了。

    我现在不是在做梦,这个照片也应该是真的,我急忙又向下翻看了一张,这张有点奇怪,是我母亲的手伸在了相机的镜头前,似乎想要拿这个相机,在指缝间露出了母亲那张惊讶的脸,似乎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再往前就没有相片了,看完这些相片我心里忽然浮现出了种种不好的联想,这个相机是我的,而且看这个样子,当时我很可能已经死了,但是如果我死了的话,这些照片是谁照的?

    而且最后一张照片我母亲的那个样子,好像拿着这个相机照相的人很出乎我母亲的意料。

    放下了手里的相机我就开始仔细的回想以前的事情,但是我忽然发现了一件恐怖的事情,我发现除了我和林芷瑶恋爱这半年的事情,其他的事情我都记不清了。

    人如果过得很好的话,可能很少会回忆从前的事情,但是最令人害怕的是,当你想要回想以前的事情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记不清了,好像那段时间的事情原本就不存在似的。

    难道我真的那个时候就已经死了?那我这段时间的记忆是怎么回事?我感觉自己的脑袋混乱的成了一团浆糊。

    但是这个时候,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是给我拍照的人,就是那天给我发信息,告诉我秘密都在床底下的林夕,说不定她就是那个给我拍照的人,不然她怎么会知道这些东西在703的床下面呢?

    想到了这些我就下定了决心,我要回云村,我要找到隐藏在我身上的秘密,不是因为半月天,是我自己想要知道答案,我要弄清楚家里那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我的葬礼。

    想着我就离开了网吧,准备出发,出发前我就想要先处理一下半月天的事情,虽然半月天很可疑,但是毕竟也帮助过我几次,他死了,不管怎样也要处理一下他的尸体吧!

    想着我就拨通了报警电话,说道:“永鑫小区9号楼3单元703发生了一起命案,你们赶紧处理一下吧。”

    “是吗?那先生请你留在那里别走,我们十分钟就能赶到,能描述一下具体情况吗?”

    我继续说道:“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只是碰巧看见了,你们赶紧处理一下吧!”

    说完我直接就挂断了电话,而且还关机了,毕竟是第一次报警,作为第一个发现尸体的,我不会被当做嫌疑人吧?不管那么多了,反正我要回老家了。

    云村是一个挺偏僻的村落,非常闭塞,属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下边的一个村子,至于这个村子到底归属那个乡镇我还真不知道。

    坐了很久的火车,客车,最后又坐了两趟马车,折腾了将近两天,傍黑天,才算是到了云村的村口,云村不大,只有几十户人家,但是从小在这里长大的我,一回来就能感觉到熟悉的气息。

    云村村口有着一条小河,河上架着一个小桥,刚挎着包走上桥,我就在桥头碰见了村里的三奶奶。

    三奶奶家里老头死的早,所以没事三奶奶就喜欢绕着村子转,见我回来了,先是眯着眼睛看着我,似乎没认准我是谁,但是马上就笑逐颜开的说道:“哎呀,这不是村里的大学生回来啦,快让三奶奶瞧瞧。”

    我赶忙走到了三奶奶的跟前,打招呼道:“三奶奶,您这身子骨还挺硬朗的啊?”

    三奶奶也笑着跟我寒暄,忽然三奶奶就看向了我身后说道:“这是把你对象领回来啦?这姑娘长得真俊。”

    我急忙看向了我的身后,却是空无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