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意料之外的东西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0:12本章字数:2736字

    半月天说完话就望向了我,我自然是赶忙摇头,说道:“我的好奇心还没那么强,我自己身上的事情还没弄明白呢。”

    说完我就准备进堂屋了,半月天却急忙拉住了我说道:“哎哎哎,谁说没关系了,说不定就有关系呢?”

    我一听半月天这话里的意思,好像还知道些什么,我就停了下来,问道:“能有什么关系?”

    半月天说道:“你也知道我,我这么精明个人,怎么可能会做无用功呢,你想想你见到的那些事情,和王村的事情有什么相似的地方。”

    相似的地方?我细想了想,倒还真有,就是王村的王二狗被剥皮了,而且李老头也被人下了蛊,变成了人皮,这不是还是跟人皮有关吗?

    我忽然想起了半月天之前跟我说的那个人皮店铺里的诅咒,我看着半月天试探的问道:“你是说,王村的人是受到了巫术的诅咒,那个血咒?”

    半月天点了点头,但是马上跟我解释说道:“我只是怀疑啊,毕竟我也不知道那个人皮诅咒是怎么回事。”

    “可是,不是很奇怪吗?”我疑惑的问道:“那王村的人如果是被诅咒死了,那我们村的李老头是怎么回事?怎么会也死了呢?”

    半月天也是摇了摇头说道:“不清楚,可能是他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吧,就被人临时下了蛊。”

    “你怎么知道是临时下的蛊?”

    半月天说道:“肯定是临时下的蛊,那么凶恶的蛊虫,不可能在人体内长存的。”

    说着半月天眼中露出了一丝精光说道:“这就说明,王村的事情,不但有鬼作祟,而且还有人参与其中,而且苗疆的蛊术要种在人身上,就一定要能够接触到这个人才行,所以说会下蛊的那个人就在能接触到李老头的人当中。”

    能够种下蛊的人,就在能接触到李老头的人当中?

    而且蛊术这个字眼,我一下子想起了一个人——林夕。

    那晚,在房间里缠上我的肯定是那个林夕,故意假扮鬼,其实是她就是那个会蛊术的人,虽然不知道她在我身上下了什么蛊,但是她也让我来云村,很有可能王村的事就是她搞得鬼。

    而且我这才想起来我有事情要问家里人,但是现在还不能问家里人,因为那张照片里照到了我和半月天,我还不想让半月天知道我知道了那张照片的秘密。

    “好了,你俩别聊天了,准备吃饭了。”我妈做好了饭,然后冲着我俩喊道。

    虽然只是简单的煮面条,但是家里的东西怎么都比外面的好吃,吃着饭的时候我忽然问道:“对了,咱们村有没有一个叫林夕的人。”

    我发现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爸和我妈的手同时抖了一下,我爸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没有,你从哪听到这个人名的。”

    我怀疑的看了看我爸和我妈,说道:“我俩大学同学,一直谈恋爱来着。”

    我话音刚落下,我爸就惊讶的说道:“你说什么?她……”

    “哎哎哎,不对啊,你记得你大学对象叫林芷瑶啊,什么时候又改名叫林夕了?”一旁的半月天一边向着嘴里塞面条,一边说道。

    我靠,我这时候真想弄死他,我爸刚才明显都要露出马脚了,我这才说道:“哦,那是林芷瑶的小名,她说是我的邻居,我就说嘛,要是邻居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老爸明显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哦,那什么,大学能处个对象挺好的,就是咱家里这条件不行啊!”

    我随便打了个哈哈就敷衍了过去,不过我这么一问,至少弄清楚了两件事,一件就是云村确实有一个叫林夕的人,另外一件就是半月天不知道林夕的存在。

    可是林夕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一点印象都没有,难道我相机里照的那个人就是林夕?又或者那个相机照出来的是鬼?

    我一边吃着饭,一边想着,一定要找个机会好好问问我妈,这个相机当时到底是谁拿着照相的,而且那个葬礼到底是怎么回事。

    农村没有什么休闲活动,基本上吃过饭后就睡了,我和半月天也回到了屋子里,刚躺下,半月天就看着我问道:“说说吧,那个林夕是怎么回事?”

    我问道:“什么怎么回事?”

    “装,接着给我装,”半月天斜着眼睛看着我说道:“你那点心思还跟谁藏着掖着,这个人,不对,这是那个鬼的名字,就在云村对不对?”

    我还没回答,半月天就说道:“好了,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我猜你回来也不是因为我跟你说的吧?这个林夕,怎么没听你跟我提起过。”

    我没提过吗?我记得那天我问半月天那些云村的照片是谁给他的,他明明跟我说是林夕给他的啊!

    但是我这才忽然想到那天的前一晚,半月天就走了,我见到的是个纸人,而且那些对话也都是我潜意识里臆想出来的,所以说半月天并不知道林夕这个人的。

    如果那些照片不是林夕给他的,那是谁给他的?而且他还这么着急来云村是为什么?我可不认为他是真的来帮我。

    我还想再问半月天点事情呢,但是半月天已经打着呼噜睡着了,我也吹灭了油灯,准备休息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换地方的原因,我迷迷糊糊的始终睡不着,总是能听到周围有若有若无的脚步声。

    翻来覆去的好久,忽然我一翻身,手臂摸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猛的我就睁开了眼睛,在我面前的是一张目光空洞的女人脸,紧紧的贴在了我的面前。

    我大叫一声马上趴了起来,我这么一惊慌的后退,直接把半月天从床上给挤掉地上去了。

    我赶忙拿起床头的手机,向着刚才那边照去,我确实没有看错,那张女人脸还在。

    半月天这头猪掉到地上都没醒,我直接一脚就踹在了他身上:“死胖子,快起来给我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半月天这才迷迷糊糊的爬了起来,我也趁着这个功夫把油灯点了起来,屋子里马上就亮堂了许多。

    我的手颤颤巍巍的指着床头那边,半月天这才睁大了眼睛看了过去,说道:“我的乖乖,你咋把这东西带来了?”

    我心中却还有点疑惑,但是缓过之前那个紧张的劲了,我这才看清,那张女人脸是从我的包里露出来的。

    我心中忽然产生了一点不妙的感觉,果然半月天伸手把我床头的包拿了过来,又顺手拿起拨油灯灯芯的小棍,小心的挑起了那张女人脸。

    不会有错的,这就是我在之前703房间里见到的那张人皮,我感觉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可不记得我有把这个人皮带过来,但是怎么这张人皮就跑到我的包里了。

    半月天看着我问道:“你从哪里弄到这个的?”

    “703房间啊,就在那个床板下面,但是我可没想带她回来,我躲还来不及呢。”

    半月天也是拧了拧眉毛,说道:“好吧,怪不得那些个东西能跟过来,原来这有个领路的。”

    我看着那张人皮,就觉得瘆的慌,而且我总感觉那张女人脸是在恶毒的看着我,我指了指这个人皮问道:“那这个该怎么办?”

    半月天也看了看,忽然把这张人皮伸到了我的面前,妈的,吓得我差点就跳窗户跑了,半月天看我吓的那样说道:“能怎么办,这种带着怨念的东西,得找个风水宝地好好安葬了才行,没事,睡觉吧!”

    说着半月天随手把那张人皮扔在了床边的椅子上,打了个哈欠,我当然不同意了,我说:“你把它给我弄远点,我害怕。”

    半月天啧啧了两声说道:“瞅你那点出息。”

    说罢,就把那张人皮重新塞到了包里,然后扔到了门口。

    灭了油灯之后,半月天很快就又睡过去了,但是我却迟迟睡不着,只要一闭上眼睛眼前就会出现那张人皮特别凶恶的眼神,我总觉得这张人皮的出现不是偶然。

    正想着,忽然窗户上出现了一个影子,一个女人的影子,似乎在向着屋子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