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孟婆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0:13本章字数:3136字

    “有半边脸有凸起的奶奶?”本能的我的脑子里就想起了一个诡异的身影,孟婆。

    王诗雨看着我点了点头,说道:“就是那天你送我回家的那天,我忽然想起自己有话没有跟你说,但是折回去之后我就见那个人拎着一个袋子去了王村,我心里怀疑,就跟着去了,这才看见他把这个埋在了王村的村口,正当我奇怪的时候一回头就看见了那个奶奶。”

    我点了点头,示意王诗雨继续说下去,王诗雨继续说道:“那个奶奶说是来帮你的,说那个东西就是你落下忘记拿的,她在你走之前放在了你的包里,那个奶奶还说那东西对你很重要,所以让我挖出来带给你。”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这个人皮是孟婆放在我的包里的,看着那张恐怖的人皮,我觉得有点难以理解,孟婆怎么知道这个人皮对我来说很重要。

    而且第一次和林芷瑶进错屋子的时候,出来的时候我的手里面就抓着这么个人皮,会不会也是孟婆对我用了什么手段,想让我带走这个人皮。

    但是偏偏那个时候半月天出现了,而且还把人皮掉包了,可能也是孟婆又拿回来然后重新放回了703房间。

    不过当时我能发现这个人皮,还有一个人在背后,就是林芷瑶给我发的那个信息,那个人说她既是林芷瑶又是林夕,难道意思其实是说她就是附身在林芷瑶身上林夕的鬼?

    而且那次埋完人皮之后,当晚那个人皮就又重新回到了窗前,也有了合理的解释,很有可能也是孟婆给我弄回来的。

    可是到底是为什么,这个人皮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而且还有一点,孟婆怎么来云村了?

    记得那天孟婆离开的时候,半月天确实是在孟婆的耳边说了什么,孟婆就神叨叨的嘟囔了一句:一个死人,一个活人,然后孟婆就离开了,当时半月天到底跟孟婆说了什么,难道也是让孟婆来云村了?

    王诗雨见我发冷,又是把袋子在我面前晃了一下,说道:“你带走?”

    看了看那张人皮我真的有点害怕,摇了摇头,然后我就有点惊讶的看着王诗雨说道:“你见到这个人皮不害怕吗?”

    王诗雨看了看手上的人皮说道:“这个?跟我在王村见到的情景根本不能比。”

    我这才想起,王诗雨在王村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我有点尴尬的说道:“对不起啊。”

    王诗雨苦笑着摇了摇头,我问道:“那你怎么知道半月天对孙铁蛋子动手的?他到底是要干什么啊?”

    王诗雨也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总之他好像是要在我家找东西,他故意招鬼上孙铁蛋子的身,所以借机来找东西,你也知道孙铁蛋子他爹死之前是村长,可能他想找点关于村子以前的东西,总之他应该不会害孙铁蛋子的。”

    确实,我们宁家以前是云村的大族,但是后来人越来越少,所以村子里的村长后来就换外人当了,孙铁蛋子他爹之前就是村子里的村长。

    虽说是村长,但是我还真不清楚半月天能来云村找什么,总不能是村长贪钱被惦记上了?

    有点想不明白,而且那天他去王村,可能也是想要去找什么东西吧,不过是瞒着我的而已,不过现在我更加在意的是孟婆竟然也来云村了。

    我又是和王诗雨闲聊了几句,这才离开了,回到屋子里的时候半月天果然在屋子里翻找着什么东西,见我进来,忙说道:“哎呀,我这烟瘾上来了,偏偏没火了,我这找找看看有没有个洋火啥的。”

    “那你也别乱翻别人家啊,”我有点气愤的说道:“好了,人家就是孩子闹了会,见到妈就不闹了,咱俩回去吧。”

    说着我就不由分说的把半月天拉走了,半月天也不好强求,所以就跟着我回去了,路上自然是免不了一些嘟囔。

    在路上我就在考虑,我得想办法见孟婆一面,我觉得应该能从孟婆那里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可是孟婆会在哪里呢?

    回到家里之后,家里的人好像都休息了,我和半月天也回到了屋子里,准备休息了,但是忽然我就发现我放在床上的包有人动了。

    半月天跟我一起出去了,家里人也不太可能会动我的东西,忽然我心里想到了一个人,孟婆来我家里了,而且还动了我的包。

    我没有告诉半月天,不露声色的打开了这个包,果然就看见了一张纸条,半月天直接就躺倒在了床上,很快就呼噜呼噜的睡了起来。

    我小声的叫了半月天两声,见他没反应,这才借着月色看起了纸条:村东池塘。

    我赶紧把纸条捏在了手心里,这个孟婆似乎知道我想要见她,这才给我放了这个纸条。

    想了一下,我就决定还是要去看看,正当我想着的时候,忽然我就感觉窗口有人的影子映在了我的身上。

    我急忙回过身看了过去,一只眼睛正在窗口向着屋子里望,只是看到那只眼睛我就知道这个外面的人是谁了,孟婆竟然还来到我家里了。

    马上那个人影就不见了,我也马上起身出去了,刚出门就看见前面一个黑影从拐角那里消失了,我也马上跟了过去,一路上跟着那个黑影来到了村东头的那个池塘。

    前面的黑影也停了下来,佝偻着身体,似乎在看着眼前的池塘,孟婆还是咯咯的诡异的笑了两声,才说道:“你来了。”

    犹豫了一下我也走到了池塘跟前,问道:“孟奶奶,您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孟婆转头用那只诡异的眼睛看向了我,嘴角划着诡异的笑意,说道:“你想知道什么?”

    “所有的事,”我说道:“我想知道所有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人皮,我女朋友,还有村子里的,那个胖子,还有你为什么装疯卖傻的?到底是为了隐瞒什么?”

    我一口气把所有自己能想到的事情都问了出来,我的声音很急切,我很想知道,不想要逃离出去,从这一切事情中逃离出去。

    孟婆佝偻着身体走进了我,把脸凑近了我,似乎在仔细的看着我,忽然又是诡异的笑了起来:“你想逃?我告诉你,逃,是逃不掉的。”

    “逃不掉什么?”

    “一个诅咒,流传了千年的诅咒。”

    我有点疑惑,问道:“什么流传了千年的诅咒?”

    孟婆笑了两声,随后摇了摇头,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孟婆怎么忽然问这个,我虽然疑惑但是我确实不知道,所以就摇了摇头,孟婆继续说道:“我是林家庄幸存下来的人。”

    孟婆这句话好像一块石头砸进了我的心里,林家庄幸存的人?不是只有林夕一个吗?而且林夕还被太爷爷沉塘害死了。

    就是在这个池塘,孟婆故意把我约在这里,我心里忽然想到,难道这个孟婆就是林夕变成的鬼?

    我惊慌的后退着问道:“你……你是死去的林夕?”

    孟婆又是诡异的笑了几声,说道:“你知道林夕?看来你家里的老东西也没对你瞒着啊!可我不是林夕,我是林夕家里的丫鬟,当年诅咒发生时,勉强逃过了一劫。”

    我心中还是有点疑惑的问道:“可是当时整个村子的人不是都死了吗?只有林夕逃了出来。”

    孟婆摇了摇头说道:“她没死在村子里,我也因为不是林姓的人,所以才勉强逃过了一劫,不过这个不是我要跟你说的,我想跟你说,当年的诅咒又发生了。”

    我问道:“你是说王村的事?那个诅咒到底是怎么回事?”

    孟婆又是摇了摇头说道:“我当年只是林家的一个丫鬟,怎么能知道那些呢,但是我知道这些都和人皮店铺有关系,使用了人皮店铺里人皮的人,都会受到诅咒。”

    说着孟婆就用那只诡异的眼睛看向了我,我惊讶的说道:“你是说我用了人皮店铺里的人皮,所以受到了诅咒?”

    孟婆没有说话,不过我却忽然想起了那张孟婆一直给我的人皮,我就问道:“那张人皮你说对我很重要,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用那张人皮对谁下了诅咒?”

    孟婆摇了摇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说道:“你知道人皮店铺里的人皮是怎么剥下来的吗?”

    “这个剥皮的工序很复杂,不是一个人可以的,而是至少需要三个人,一个负责剥皮,一个负责赶尸,一个负责绘画人皮。”

    我有点疑惑的问道:“为什么要这么多人,一个人应该也可以吧?”

    “当然不是,我之前也跟你说过,人皮是能够寄宿人的魂魄的,所以剥皮的手段不能用传统的手法,而是需要用苗疆的蛊虫来剥皮,这样剥下来的皮很完整,至于赶尸,是因为刚剥完皮的尸体怨念很大,有阳气的人接触不好,所以需要赶尸,至于绘画的话,一方面是为了收藏人皮的时候美观,另外一个方面就是为了能锁住魂魄在画里。”

    这些还真是我不知道的,不过我有点疑惑的问道:“你来到云村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

    孟婆说道:“当然不是,我是为了让你对自己所处的环境能有一个了解,更重要的是你要,帮我找一个人。”

    “谁?”

    “林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