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鬼蜮虫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0:13本章字数:2512字

    从血红色的棺材里面传出了“吱吱”的指甲划东西的声音,我听着这个声音感觉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这棺材里竟然还有活物。

    我看着半月天问道:“怎么办?这里面有活着的东西?”

    半月天皱了皱眉,问道:“你怎么知道里面有活着的东西?”

    因为我在坑里面,离棺材比较近,而半月天还在上面,所以可能半月天没听见声音,我就说道:“我在里面听见了声音。”

    半月天一听也是跳了下来,说道:“乖乖,里边可别是个粽子啊。”说着半月天把耳朵贴在了这个血棺上。

    “没什么声音啊?你听见的是什么声音?”半月天抬起了头问我道。

    我马上说道:“就是那种指甲挠东西的声音啊,怎么会没有呢?”

    说着我也把耳朵贴在了这个血棺上,那个指甲挠东西的声音马上停了,我正觉得奇怪,忽然就听见棺材里传出了一个女人的笑声。

    “你听见了吗?里面……里面有人在笑,”我惊慌的说道,想要后退,但是我现在在坑里,根本没有地方让我退,我一下子跌倒了下来。

    手急忙撑住了地面,但是就这么一摸,手上却好像摸到了一张人脸,我低头一看,这张人脸却是孙铁蛋子的人脸,面色惨白,瞳孔放大的眼睛看着我:“救……我。”

    孙铁蛋子的声音十分微弱,但是却好像是在我耳边响起似的。

    吓得我急忙拿开了手,想要招呼半月天,但是半月天只是呆呆的看着这个棺材,好像根本没有看见我似的,我张开嘴喊半月天,但是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我的耳边只有孙铁蛋子微弱而清晰的呼救声和那个棺材里女人咯咯的笑声,忽然半月天转过了头,可是这个半月天的头上却是没有脸的,鲜血淋漓的面孔惨笑的看着我。

    我瞬间感觉自己好像是掉进了冰窟了,这是怎么回事?半月天的脸竟然不见了,正在我惊慌不已的时候,忽然从我的身后伸出了一只手,强行的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拼命的挣扎,想要逃离这个手,但是却无济于事,这只手竟然强行扒开了我的嘴,一股有着难闻气味的液体顺着我的嘴流了进来。

    我想要吐出去,但是却办不到,只好咽了下去,刚咽下去我就感觉自己的身体里发出了吱吱的叫声,随后这个声音就逐渐的湮灭了。

    而我眼前的景象也逐渐的清晰了起来,半月天一只手掐着我的脖子,一只手拿着一个瓶子,喘着粗气的看着我。

    见我清醒,半月天这才松开了手,骂道:“娘的,累死我了。”说着半月天一屁股蹲在了棺材旁的地上。

    我艰难的咽了咽嘴里的苦水,有点惊慌的看向了眼前的半月天和自己的脚下,但是却什么奇怪的地方也没有。

    “刚才怎么了?”

    半月天喘了几口气看着我说道:“你的身体里有东西。”

    我一听吓了一跳,惊慌的问道:“我身体里有东西?”

    “本来我还奇怪,你怎么会那么轻易的就中了鬼惑,而且还那么频繁,原来不是有鬼缠着你,”半月天说着,站了起来说道:“我猜的不错的话,是你身体里有一种蛊虫,有人种在了你的体内。”

    半月天这么一说,我忽然想起来,我发现林芷瑶在床前梳头的时候的事情,那天那个女鬼吻了我,而且还有一种腥臭味道钻进了我的嘴里,从那以后我就总能见到奇怪的东西了,难道都是我身体里的蛊虫搞的鬼?这么说来,对我下蛊的不就是林夕了?

    我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因为一开始我始终认为林夕是帮我的,至少我觉得我俩恋爱的情谊还在那,而且她要害我的话,应该会有很多的机会的,为什么迟迟不动手,反而是现在才动手。

    不过说到底,无路是我来云村还是遇见孟婆,都好像是林夕故意弄出来的,而且林夕会蛊术,这些都太可疑了。

    我咂了砸嘴,吐出了一口唾沫,看着血红的棺材,说道:“你能知道我体内是什么蛊虫吗?”

    半月天摇了摇头说道:“苗疆的蛊虫种类太多了,我也不怎么了解,但是你小子呀,算是捞着了,赚大发了啊。”

    我有点奇怪,这我体内都被种上蛊虫了,我怎么还赚到了,我就说道:“什么鬼东西,我赚你妹了啊。”

    半月天晃了晃手,取出了一支烟,又是晃了晃手里的瓶子说道:“我说的可不是骗你,我这东西可是能克尽天下邪物的,但是你体内的那个家伙挺厉害的,这灌下去了大半瓶,竟然都没出来,好像是陷入了沉睡,估计是苗寨的好东西,再说你,我看你八字的命格挺硬的,结果却接连不停的招鬼惑,能改命格的蛊虫,我猜这个蛊虫是苗寨的至宝——鬼蜮虫。”

    “鬼蜮虫?”这个我还真没听说过,但是听半月天话里的意思,就是说林夕为了给我种这个蛊虫,好像是下了血本了。

    当时我心里就在想,多大仇啊,这么舍得?

    说着半月天做了个沉思状,说道:“看来,这个血棺现在开不得啊,你刚才体内的虫子似乎跟这个棺材里的东西产生了呼应。”

    我一下子想起了之前棺材里传出的那个指甲盖挠棺材的声音,我惊愕的问道:“你是说这个棺材里有一只大虫子?”

    “当然不是,鬼蜮虫不能离开宿主存活。”

    我忽然明白了半月天的意思,我说道:“你是说这棺材里的尸体里面也有可能有一只鬼蜮虫?”

    “你身体里的那个蛊虫刚沉睡,万一要是受到棺材里的这个虫子刺激醒过来了,后过可是很严重的,你刚才被那虫子招来的鬼上身了,疯了似得要跑,要不是我这次谨慎带了点东西,我都不知道你接下来会做出什么事来,”半月天看着我说道。

    我想了想也是对刚才的事情心有余悸,但是我心里又觉得有点不放心,问道:“那这个棺材怎么办?”

    本来我心想的是这个棺材里有着什么秘密,我要打开看看的,但是忽然发生了这么一件事情,我反倒是不敢打开了,尤其是最后那个虫子在我体内叫的声音,我现在想起来也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半月天想了想说道:“这还真不好办,我也觉得这个里面隐藏着什么秘密,总不能又埋回去吧?”

    半月天说着就对我说道:“我看还是这样吧,你自己去云村桥头那里等着我,我自己打开这个血棺,这样你体内的虫子也不会受到影响,怎么样?”

    半月天的这句话马上就引起了我的怀疑,他想要支开我,难道这个血棺里真的有什么秘密,而且是他不想我知道的,再想起之前的那张照片,我俩是认识的,但是我丢失了一段记忆,他要是真的帮我的话,他不应该隐瞒我俩认识的事实的。

    想着我就决定要赌一把,我赌半月天对我说谎了,我体内的那个虫子是假的,不会受到这个血棺影响。

    “不用了,还是咱俩一块打开吧,”我笑看着半月天说道:“毕竟我想知道我爷爷为什么跪在这里,还有我家的村子的诅咒是怎么回事。”

    半月天嘴角撇了撇,说道:“好吧,一起看看。”

    说着我俩就动起手来了,棺材盖的并不是很严实,我俩轻轻翘了一下就撬开了,我俩对视了一眼,猛的一用力就掀开了这个血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