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有嫌疑的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0:13本章字数:2623字

    窗外一只诡异的眼睛对着屋子里观望着,是孟婆。

    我有点惊慌的坐了起来,然后问道:“孟婆?你怎么来了?”

    外面孟婆推开了窗户,眯缝着眼睛看了看我随后就把那只诡异的眼睛定格在了林夕身上,我忽然想起来了,孟婆确实是让我帮忙找林夕的,现在林夕果然出现了,孟婆一下子就来了,但是孟婆怎么知道的呢?

    “丫头,抬起头,”孟婆看着林夕说道。

    林夕显然被吓了一跳,这才反应过来是之前给她那个人皮的老婆婆,所以缓了口气说道:“奶奶,是你啊!”

    孟婆诡异的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佝偻着身体绕到了门口走了进来,上下打量了一下林夕,说道:“你,是谁?”

    孟婆的这句话让我吃了一惊,怎么回事?孟婆不是一直在找林夕的吗?怎么会林夕在眼前却不认识呢?

    而且林夕的反应也不对,眼前的这个林夕如果真的是五十年前和我爷爷认识的那个林夕的话,她肯定会认识孟婆的,而且她们之间似乎有着什么恩怨,眼前的这个林夕怎么会这么淡定。

    我忽然心中冒出了一个想法,眼前的这个林夕也是有人假扮的。

    但是不对啊,她已经承认自己是冒充的林芷瑶了,没必要再假扮林夕啊,想不通的我只能静观其变了。

    孟婆随后就看见了放在一边的那张林夕丢下的人皮,随手拿了过来,看了一下之后说道:“人面蛊?样子倒是有几分像林夕,可你不是。”

    孟婆说着就叹了口气,佝偻着瘦弱的身体想要离开,我马上喊道:“孟奶奶,她不是你要找的林夕吗?她确实是林夕。”

    孟婆没有说话,回头看了看我俩之后说道:“都是你们自己的命数,我还是不参与的好。”

    说着孟婆又是叹了口气离开了,我看着孟婆的背影实在有点捉摸不透,我就只好看着林夕问道:“她说你不是林夕。”

    林夕睁着无辜的眼睛看着我,说道:“你看我的眼神,我真的是林夕啊,陪伴了你许久的林夕,你听我跟你说啊,咱俩刚恋爱的时候,你就带我去吃了麻辣小龙虾,你喜欢吃辣,但是我吃辣过敏,结果我……你还记得吧?还有那次……。”

    眼前的林夕一直跟我说了好多,也就是说她真的冒充了林芷瑶的名字,陪了我那么久,这么说来她真的是林夕。

    但是孟婆也没有必要在这件事上说谎啊,毕竟孟婆就是要找林夕的,我有点晕了,不过看着林夕那无辜的眼睛,我感觉她真的不是害我的那个人。

    而且这次从那个血棺里逃出来,也是林夕从河里救我出来的,我看了看林夕说道:“好吧,我相信你。”

    说着我就拉过了放在床头我的书包,从里面拿出了一张照片递给了林夕,林夕有点疑惑的接过了这个照片,问道:“这是什么?”

    我指着照片说道:“你看,这个是你,这个是刚才那个孟婆,你没印象吗?这个边上镜子里的是我,你能告诉我这个照片是怎么回事吗?”

    林夕手里捏着这个照片,表情有点困惑,摇了摇头,我看林夕的样子真的不知道,只好说道:“你真的不知道啊?”

    林夕看着我点了点头,显然要么是林夕真的不知道,要么就是她不想说,不过不管那种眼前的这个林夕都是值得怀疑的,因为如果她真的不知道的话,就说明她不是林夕,是有人冒充的,可如果她不想跟我说的话,就说明她不是真的要帮我。

    我看了看孟婆扔在一旁的那个东西,问道:“这个是什么?刚才孟婆说是人面蛊?”

    林夕随手就给拿了起来说道:“这个啊,就是能随意模仿一个人的面孔的蛊虫,我奶奶教给我的。”

    竟然还会有这种蛊虫,那该不会我身体里真的有半月天说的那种奇怪的鬼蜮虫吧?

    我倒是没有问这个,而是问道:“可是你为什么要假扮成王诗雨呢?”

    林夕似乎想起了什么伤心的事情,说道:“王诗雨真的死了,但是她死的比较晚,而且她是在我眼前死的。”

    我有点不理解,记得那时候爸爸跟我说了,王村只有王诗雨一个幸存者啊,怎么会后来也死了?难道说那个诅咒是逃不掉的?

    林夕说道:“当时王村的人全都失踪的时候,王诗雨因为没有在村里,所以逃过了一劫,但是那个诅咒很厉害,暂时可以逃过一劫,时间长了还是会死,王诗雨死的时候只有我在身边,所以我就用人面蛊的虫子复制下了那张脸,以王诗雨的身份留在了云村。”

    “那,那个婴儿是……”我有点好奇那个婴儿,就问道:“听半月天说的,是个鬼胎?”

    林夕摇了摇头,说道:“那个婴儿,我以为是王诗雨的孩子,但是不是,你来之后没多久那个婴儿就不见了。”

    听林夕这么说,我忽然就想起了那个血棺里的婴儿,难道那个婴儿其实是有人喂养的?故意留在了王诗雨的身边?

    而且我很怀疑半月天到底死没死,记得之前也两次见过半月天死掉的景象,可是他都活的好好的,难道这次也是一样的?

    而且如果那个坟真的是我爷爷埋的话,怎么会在那样的一个血棺里留下王二狗的尸体和两个啃食尸体的婴儿。

    总之半月天现在一定是不怀好意的那个人,最开始就他给我设了个局,才把我弄成现在的样子的,不过眼下我真的有种无处用力的感觉,我的家人都没了,我身边却连个值得信赖的人都没有。

    正想着,忽然门就被人踹开了。

    “他娘的,差点就没命回来了,”半月天边骂着边冲进了屋子,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一边的林夕说道:“哟,家里来客人了。”

    我这个时候一下子紧张的不知所措了,显然面前的这个半月天照着我的话就来了,显然他没有死,但是却比他死了还让我感觉恐怖,半月天为什么一直缠着我?

    我看着半月天问道:“你不是死了吗?”

    半月天叹了口气说道:“别提了,没死也差不多了,我先喝口水再跟你细说。”

    半月天话虽然是对我说的,但是他的眼睛却始终看着林夕,林夕也看着半月天说道:“宁安哥,你别信他的话,他肯定没安好心。”

    半月天提起水壶倒着水说道:“吆喝,这小丫头片子脾气还挺冲的,我是来帮你宁安哥的,要没我,他早死八百回了。”

    说着半月天就咕咚咕咚的喝起了水,林夕说道:“死胖子,要你教训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找什么东西。”

    半月天喝完水擦了一下嘴角,没有理会林夕,我看着半月天问道:“能解释一下那个棺材是怎么回事吗?我明明看见你死了。”

    半月天拉过一个凳子,一屁股坐在了上面,凳子好像也有点支撑不住那胖子的身躯,一阵晃动,半月天说道:“是你爷爷搞的鬼。”

    我心里有点疑惑的问道:“搞什么鬼了?”

    “你别以为是谁给你弄了幻觉,你看见的那些我也看见了,血棺里喂养的两个婴儿,是尸婴,专吃尸体长大的尸婴,我也搞不清你爷爷为什么要喂这种邪物,不过估计是为了你,”半月天摸出了一支烟,小声的说道。

    林夕听了也是吃了一惊:“你们见到尸婴了?”

    看林夕的反应,半月天不像是说谎,不过我爷爷怎么会弄那么邪的东西呢,本来我以为那个棺材里应该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或者人的尸体,但是里面竟然是王二狗的尸体还有两个尸婴。

    “那这么说,那个棺材里除了尸体和两个尸婴,真的什么东西都没有了?”

    半月天点了点头,说道:“什么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