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血棺洗罪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0:13本章字数:2623字

    我急忙转了一圈看了起来,果然我的脚下是没有影子的,我的影子以前还在的,但是这次怎么不见了?

    半月天和林夕都是没有说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干着急,我仔细回想着,之前和半月天去王村的时候确实我还是有影子的,不过当时多了一个只有女人头颅的影子。

    在之后也好像是有影子的,影子丢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忽然想到了最近怪异的事情,就是我去了那个血棺,难道去了血棺之后我就已经死了,所以我的影子才没了?

    但是看半月天和林夕的反应不是啊,想着我就更加决定去血棺里那里看看了,我就说道:“走吧,快点去那里吧。”

    果然,这次有了亮光我们三个很快就走出了鬼打墙,走了不一会,就看见了不远处挖的那个坑。

    我心里还是有点担心林夕的,万一半月天说的是真的,眼前的这个林夕是冒充的话,我会不会真的死去,然后棺材里的那个林夕活过来。

    正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我就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猛然我就回过了头,却见一个小女孩站在地上,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哥哥,跟我一起玩吧。”

    小女孩的嘴没有动,但是声音却已经传到了我的耳朵里,而且这个小女孩惨白的面容我忽然觉得好眼熟,我一下子记起来了,这不是在703房间里见到孟婆的时候见到的那个小女孩吗?

    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女孩,我被吓的接连后退,一下子踩到了什么东西,不小心摔倒在了地上,慌忙之下,看见了一颗披头散发的头颅贴在了我的面前,女人惨白的面庞诡异的嘴角咧开着笑看着我。

    我急忙从那里滚开了一点,但是手上却马上触碰到了另一个人冰凉的手臂,一转头才看见是孙铁蛋子的尸体,似乎察觉到了我在看他,本来闭着的眼睛一下子睁开了,看着我就是那种很疯狂的笑。

    我只感觉头皮一阵发麻,起身就要跑走,但是还没站起来我就发现,周围的树上挂着的都是人皮,只不过这次的人皮是我们村子的,看着周围众多熟悉的面孔,我的心里说不出的惊恐。

    情急之下我爬了起来,四下看了下,才发现半月天和林夕都不见了,旁边只有那个小女孩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这个小女孩算上这次才一共出现了两次,但是这个小女孩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难道孟婆也来到这里了?

    “哥哥,跟我一起玩吧。”

    那个小女孩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我听见了两个婴儿咯咯的笑声。

    转头我就看见了之前血棺里的那两个血婴,是真的,那个血棺里真的有尸婴,我急忙就想要逃,但是我眼前的这个小女孩看见那两个东西似乎有点不高兴了。

    本来面无表情的神色,显出了一点恼怒,我只是这么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女孩我都感觉浑身一阵发凉。

    “走开。”

    只是两个字,但是那两尸婴马上就没有了咯咯的笑声,直接就那么消失了,然后那个小女孩就变回了面无表情的样子看着我,忽然她回头看了一下,说道:“我奶奶叫我了,下次再找你玩吧。”

    这个小女孩的话音刚落下,我面前的景象就逐渐的变幻起来了,原本那些树梢的人皮消失了,脚下孙铁蛋子还有那个女人的头颅也消失了,半月天也出现在了不远的地方。

    只不过场景却有点奇怪,半月天背着身子站在了血棺前,林夕不见了。

    我急忙跑到了跟前想要问半月天林夕去哪里了,忽然我就听见了那个血棺里有声音,是林夕微弱的声音:“救……救我,宁……安。”林夕从血棺里艰难的抬起了头,只见那颗头上面竟然长满了不知名的草,还会缓缓的蠕动,而且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林夕的皮肤下面钻了出来。

    林夕怎么会跑到那个血棺里了?而且还是这么一副凄惨的景象,马上我就想到了是半月天搞的鬼,听着林夕的声音,我忽然联想到了最开始我做梦的时候,有一次也是梦见我女朋友从床下艰难的露出半颗头颅,痛苦的叫我救她,难道这个就是场景成真了吗?

    我的拳头捏的死死的,看着半月天的背影喊道:“你他妈的,你到底做什么了?”

    半月天没有说话,只是背对着我,我捏紧了拳头慢慢的走进了半月天,咬着牙问道:“你背对着我是什么意思?是觉得一直欺骗我觉得没脸见我了吗?”

    半月天忽然笑了起来,只不过这个笑声和他以前的笑声不同,这次的笑声要显得更加的沙哑一些,半月天说道:“我确实觉得没脸见你,就现在的我来说的话。”

    半月天说着,猛然就转过了身体,半月天的整张脸全部都凹陷了进去,诡异凸起的眼球,凹陷进脸颊里的皮,整张脸好像一点肉也没有了似的,不只是脸,身上也不是之前胖子的样子了,完全是一副骨头一样。

    总之,现在的半月天好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一样,在我刚才产生幻觉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林夕跑到了血棺里,还变成了那副样子,而半月天也完全变了一个样子。

    半月天瞪着诡异的眼睛看着我,说道:“是不是很奇怪?”

    半月天笑看着我,但是那张只有皮的脸只是褶皱了一下,我没有回答半月天这个问题,我听着棺材里林夕的声音,我只感觉对不起林夕,毕竟我要是听她的,她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

    “果然,那个从头到尾一直在说谎的人就是你吧?”我愤怒的看着半月天:“你到底对林夕做了什么?”

    半月天听完我的话,仰着头笑了起来,说道:“我?这么跟你说吧,不应该说就是我,是从头到尾,所有人都在跟你说谎,只不过这些人中只有我跟你是站在一条船上的,而且这个人我也跟你说了,她不是林夕,你看。”

    说着我就看向了血棺里面,血棺里的那个“林夕”在那些草中不断的挣扎,最后面容和身材不断的发生变化,果然变成了一个我不认识的人的样子。

    我有点惊讶的看着血棺里发生的变化,难以理解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她是谁?”

    我还没来得及过多的反应,血棺里的这个人,血肉不断的枯萎消失,最后变成了一张空皮囊,而相反的是半月天的身体逐渐的充盈了起来,最后重新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

    半月天眼神中异常兴奋,重新捏了捏手掌,这才说道:“血棺洗罪,活人献祭,果然是真的,是真的,我从诅咒里摆脱出来了,哈哈。”

    看着半月天那欣喜若狂的样子,我渐渐地明白了,从一开始我的考虑就是错的,我一直认为棺材里一定会有什么东西,但是其实半月天要找的根本不是血棺里的东西,也不是什么族谱,而就是血棺本身。

    “活人献祭,血棺洗罪,看样子那个血棺需要活人献祭才能洗掉人身上的诅咒,半月天你不用我来献祭,估计是因为我不是活人的关系的吧?所以在一开始你就假装血棺里有东西,吸引我来窥伺血棺里的东西,而且你也知道村子里没有别的活人了,想要活人献祭的话,只剩下了那个林夕,而且只要我跟你走的话,林夕一定会因为某些原因跟着,这样你正好可以用她来献祭,我说的对吧?”我打断了半月天的笑声说道。

    半月天这才收拢了笑声,看着我说道:“说的不错,看来你还不算太笨,我早就说过,咱俩是一条船上的,是同一类人,这个我没有骗你,因为,咱俩都是只剩下半口气在阳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