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pter1:挑衅的唇印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5:11本章字数:1777字

    酒店的豪华套房内,洗浴室传来潺潺的水流声。

    二米宽的席梦思大床上,躺着半裸着美背的女人。婴儿般弹指可破的肌肤,一头柔亮乌黑的长发狂乱散开。

    妖娆的女人,像一朵盛开的罂粟,带着致命的魅力。

    童天爱闷闷地呻吟了一声,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脑子嗡嗡得响,头痛得快要炸开了!揉了揉太阳穴,猛得瞪大了眼睛。

    这里是哪里!为什么她会在这里!

    她记得昨天喝醉了,然后走在街上。

    看见大街上一个女人在哀求男人,显然是被这个男人抛弃了。她二话不说,冲过去就将那个男的骂了个彻底。

    然后就吐了,再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却怎么也想不起下面发生的事情。

    身上凉得有些过,童天爱低下头望去,这才发现自己居然什么都没有穿!

    差点惊叫出声,连忙捂住嘴,却是心惊胆战。

    “失……身……”这两个字,像卡带的录象带片段放大在眼前。

    不过,现在已经顾不上其他了,逃之夭夭再说!

    扭头看向洗浴室,男人挺拔的身影透过玻璃门,若影若现地晃动着。

    童天爱抓了抓自己的长发,飞似地从床上蹿了起来。扫向满地凌乱的衣物,却发现自己的T恤残留着呕吐过后的污渍。

    皱了皱眉头,抱着被单蹑手蹑脚地走向床的另一边。

    拾起地上的文胸以及裤子,又赶忙拿过男人的衬衣慌乱地穿戴。

    男人过大的衬衣显得她更为娇小玲珑,童天爱瞥了眼浴室内的身影,吐了吐舌头。

    转身又寻找着自己的背包,发现它正安静地躺在角落里。踮起脚尖小跑向它,香奈儿的口红从背包里滑落。

    这可是方晴那丫头的宝贝,丢了可就死定了!

    弯腰拿起口红,扭头瞄了眼洗浴室内的男人。

    童天爱的脑子里忽然升起一个邪恶的想法,脚步瞬间僵持在原地。熟捻地将口红涂抹于自己的粉唇上,来回狠狠地刷了好几遍。

    低下头,就这样吻上了床单。

    抬起头看着自己的杰作,满意地点点头。

    笨蛋,还不快逃!童天爱瞥了眼男人的身影,在心底叫了一声。轻轻地打开了房门,一个闪身消失不见。

    洗浴室的玻璃门被霍地拉开,男人只在下半身随意地围了一条浴巾。修长精壮的身躯,不亚于顶级的模特,见不到一丝多余的赘肉。

    鹰眸扫过空无一人的卧室,瞧见床单上那两片樱红的唇印,英挺的眉宇突得皱起。

    握着毛巾的手,瞬间僵住了动作。眸中寒光迸现,嘴角扬起兴味的笑。

    这是她对他的挑衅吗?

    很好,这个胆大的女人,他,秦晋阳,一定要让她自动出现在他面前。

    第二天。

    台湾各大报纸大幅度版块同时刊登头条通缉令。

    整个版面只有一名女子全裸的美背。

    细致的线条,让人蠢蠢欲动。如海藻般的长发遮掩着,无法窥探那令人向往的容貌。

    一旁洁白的床单上,樱红的唇印大刺刺得让人遐想。

    照片旁只有一行小字——

    知道是谁,自己主动出现在我面前。否则,后果自负。

    “哇,天爱!你看这个报纸,难道是通缉令吗?”

    “瞧瞧照片上那个女人,好风情好妩媚噢!恩!有做情妇的本钱!就是不知道她长得怎么样呢!”

    方晴低头看着报纸,若有所思,忍不住连连惊叹。

    “恩!是吗!”一旁的童天爱连正眼都没有瞄上半分,无所谓地说道。

    童天爱心里想着昨天的事情,从那里一走了之后,回到家马上洗澡。

    听说如果“做”了,就会痛,还会有落红。

    她记得那天早上没有在床单上看见,而且她根本就没感觉,应该没事吧!

    方晴突然大叫了一声,“啊——”

    童天爱被她的咋呼声惊吓到,哀怨地望向她,“大小姐!你不要这样一惊一诈的!会吓死人的!”

    “快来看啊!天爱!你知道是谁发的这个通缉令的吗?”

    方晴连忙将她拉近自己身边,手指着版面那龙飞凤舞的三个字,“是秦晋阳哎!秦晋阳你知道吗?”

    “秦晋阳是谁?”童天爱瘪了瘪嘴。

    方晴很不淑女地翻了个白眼。

    “拜托!你连秦晋阳都不知道?”

    “他是秦氏财团总裁,年仅二十八岁,身高一米八五,英俊多金,最主要的是他还是单身!全台湾的女性同胞都想嫁给他啦!”

    “是吗!那你去嫁给他吧!”童天爱单手托着腮,好整以暇地瞧着她一脸激动的表情。

    “只可惜他曾经对外宣言,绝对不结婚。”方晴懊恼地皱眉,惋惜地说道。

    忽然眨了眨眼睛,一双眼变成桃花,“不过做他的情妇也很好啊!”

    童天爱看着她热衷的模样,伸出头瞥了眼报纸。

    恩!这个女人身材果然不错!视线瞄到那一颗小小的红痔,突然眼睛猛得瞪大。

    连忙伸手,隔着衣物摸了摸自己左边肩膀的红痔。一把抢过报纸,死盯着女人全裸的背部,一张脸迅速充血,红了个彻底。

    无辜地瞪大了眼睛,回想起昨天套房里偶尔的恶作剧,头皮一阵发麻。

    天呐!她惹到恶魔了吗!

    懊恼地望下看去,将这个男人的名字念了八百遍,不,应该说诅咒了八百遍!

    “秦晋阳……秦氏财团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