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诡异的笔记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23本章字数:2949字

    我叫秦江,去年刚刚在警校毕业,毕业之后成为一名法医,在江海市公安局法医处工作。

    我经手的案子,因为特别的保密需求,多数都没有公开,虽然如此,当我面对到那些死者的遗体的时候却丝毫不敢马虎大意,因为死者的尸体,是会“说话”的,哪怕漏掉最微小的一个环节也会导致凶手逍遥法外。

    做了将近一年,我就已经厌烦了这一份工作,准备辞职去干点别的,可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生了一件事情,改变了我的一生。

    “铃铃铃……”一声急促的电话声从床头柜上的手机传了出来。

    “谁啊?这么讨厌?”我慵懒地从被窝里伸出手,抓起手机,看到手机屏幕上来电显示是“姐姐”,忙接通电话,慵懒地问道:“姐,你怎么这么晚打电话过来?”

    电话那边没有人回答,我只从听筒里听到了呜咽的风声,和一些因为信号不好而产生的电流声,我这时才挣开眼睛,并且下了床,走到窗边,让信号可以好一点,忙又问道:“喂?姐,你怎么不说话啊?”

    电话那一头传来了姐姐的声音,声音很轻,很无力:“弟弟,记住我的话,一定不要追查我的死因,否则下一个就是你,还有一定要照顾好小妹!”

    我大声地对电话喂了几声,听筒里传出的只有电话挂断的忙音,我忙重新拨回去,听筒里面传来一个甜美的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姐姐也是一名法医,在临市江城市公安局工作,平时最喜欢搞一些恶作剧吓唬我了,我觉得这次一定也是这样的,“无聊!”嘴里嘟囔了一句,又躺回到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我再一次被手机铃声吵醒,拿过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忙接通问道:“你好,我是秦江,请问您是哪位?”

    “你好,我是江城市公安局的,请你马上赶到秦兰的公寓,秦兰死了!”电话里的声音冰冷,似乎没有任何感情,说完这句话便当即挂掉。

    姐姐秦兰的公寓。

    室内的摆设还如同我往常来的时候一样,没有特别的变化,要说变化,只有客厅当中一块白色的布,从外形可以看出,白布下面盖着一个人,具体的说,是一个人的尸体。

    起初接到那个电话的时候,是始终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是当我坐了半个小时的火车,然后再打车赶到姐姐家,见到楼下停放着的警车和救护车,以及这满屋子忙前忙后的警察,我意识到,这是真实的!

    一个身材魁梧,穿着警服的男子站到我的面前,平静地说道:“你就是秦兰的弟弟秦江吗?”

    我木然地点点头,然后眼前的警察掏出自己的警官证,对我说道:“你好,我是重案六组的组长卢建辉,之前就是我给你打电话叫你过来的。”

    我见状也忙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警官证,卢建辉见到之后忙说:“原来是自己人,那我就不用多说了,你先去见你姐姐最后一面吧!”

    我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步走到白布的旁边,用颤抖地双手将白布掀开,躺在地上的这个人的面孔是多么的熟悉,正是我的姐姐秦兰。

    “姐!”我一把扑倒在姐姐的尸体上,嚎啕大哭起来。

    哭了有一会儿,卢建辉走过来,轻轻地把我从姐姐的尸体上拉开,然后对着旁边两名警察使了一个眼色,两名警察会意,走过来将姐姐尸体上的白布重新盖好,然后装到尸袋中,抬了出去。

    我带着哭腔地问道:“我姐姐是是怎么死的?”

    “无症状死亡!”卢建辉回答。

    “开什么玩笑?什么叫无症状死亡?”身为法医的我显然不能够接受这个回答,转过头怒气冲冲地问道。

    “法医在你姐姐的尸体上没有检验到任何外伤,根据屋内摆放的物品位置来判断,也没有过厮打搏斗的痕迹,所以我们初步判定为无症状死亡,具体的死亡原因,还要等待进一步的尸检结果。”

    这时一名警察走过来对卢建辉说道:“组长,已经勘察完毕了,可以撤了!”

    卢建辉点点头,然后扳正我的身子,用十分关切的语气说道:“节哀顺便吧,咱们既然是同事,我希望你能够相信我们,一定会查明你姐姐的死因,抓住凶手的,也希望你能尽量协助我们,尽快到局里做一下笔录。”

    警察都走了,现在房间里,心里说不出的痛苦,想起姐姐活着的时候,我和小妹常在这里欢聚,小妹出生后不就父母就因车祸去世,留下大姐一手把我和小妹带大,大姐亦母亦姐,如今她死了,要我如何不伤心,如何不难过?

    地上一圈用白色石灰画出的人形线,那是姐姐生前最后留下的痕迹。

    我走进姐姐的卧室,卧室里的摆设与她生前并无差别,我见到书桌上摆放着的两张照片,一张是姐弟和小妹的合影,一张是姐姐小时候与父母的合影,我拿起两幅照片手指轻轻地在姐姐的脸上抚摸着。

    突然,我的目光被桌子上一个半抽出来的抽屉吸引住了,我将它抽出来放在桌面上,发现里面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我不禁眉头一皱,这不是姐姐的风格。姐姐素来喜欢干净、整洁,她自己都承认自己是有一个轻微洁癖的人,她是不可能让自己的东西就这么随随便便的堆在一起的。

    我的心里有那么一个想法闪过,我感觉这个抽屉里的东西,可能会与我姐姐的命案有关联,我便开始整理起抽屉里的东西,什么U盘、胶带、未拆封的签字笔、剪刀神马的一样样地拿了出来,摆放到桌子上。

    很快抽屉里的东西便全部被我清空,我一看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啊,这是我再猛然看了一眼抽屉,发现它的底部有些异样,忙将抽屉翻转过来扣在桌上猛磕了几下,只听得哗啦一声,抽屉底部的木板掉了下来,连带着还掉下了一个黑色封皮的笔记本。

    我一看心里大喜,没想到姐姐在抽屉原有的底部上面有放了一块相同的木板做成一个夹层,然后将这个笔记本放在中间,我正在为自己的发现感觉到沾沾自喜,伸手触摸到那个笔记本的一瞬间,我的后背猛地一寒,一种说不出的阴森的感觉瞬间蔓延到了我的全身,我将笔记本捡起来,站直了身体,四周观察着,不知为何我的直觉总是在告诉我,这个房间的某个角落,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

    我观察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到什么异样,转头观察起手里的笔记本,他的外皮是那种仿木制外观的封皮,通体除了中间纸张部分意外都是黑色,这通体的黑色让我感觉十分的不安。

    我用微微颤抖的手,打开了笔记本,在笔记本的扉页上面写着:“这是一本预知死亡的笔记,如果你不想死,就千万不要往后看!”字迹已经有些褪色了,看来已经写上去很久了。

    我不解这其中的含义,刚想翻到下一页。“喵!”一声尖利的猫叫传入我的耳朵,紧接着一道黑影在我的眼前闪过落到桌子上,我吓了一大跳,一抖手将笔记本扔到地上,定睛往桌上一瞧,原来是我姐养的猫——“小黑”。

    我忙轻声唤道:“小黑,快到哥哥这里来。”小黑和我们已经很熟悉了,以前每次来的时候见到它,它都是很温顺,很听话的,可是这一次却不一样,小黑用它那深邃的猫眼很警惕的盯着我,背高高地弓起,显的很愤怒,我叫了它一次见它不过了,刚准备再叫就见小黑又是喵的一声,从我的面前穿过,逃出了屋外。

    就在小黑逃出去的一霎那,我就听到背后“哗啦”一声,转头一看,窗帘仿佛是被人拉过一样,将窗户牢牢的挡住,屋内的光线瞬间暗了下来,而就在我观察窗帘的同时,房门伴随着“嘭”地一声巨响自动关上了,我急忙重新抄起地上的笔记本,跑过去转动门把手,想要重新打开房门,可是房门纹丝不动,而于此同时,我听到了屋外沉重的脚步声。

    通过声音大小可以大体推断声音来源的大体位置,我听到这个声音起初是在楼道中,很轻,很微弱,然后越来越大,这时我才想起来,玄关的大门还开着,那个脚步声在玄关处停了一会儿,然后走进里,脚步声越来越响,越来越近,我惊恐地望着眼前这扇打不开的房门,哆哆嗦嗦地退到窗边,怀里死死地抱着那个黑色的笔记本,只听到那个脚步声走到我是门前便停住不动了。

    “咚——咚——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