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谁在看着你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44本章字数:2743字

    田立忠想都没想径直冲向二楼,在房间里发现死去的李翰墨,松了一口气。

    何海生等人上来的时候却被楼梯上方悬着的旗袍吓了一跳。

    “沫沫?沫沫?”田立忠大声呼喊,回应他的是嘈杂的雨声。

    “沫沫也来这了?”何海生认识田立忠的女儿,活泼好动,胆子很大。

    “我刚接到她的电话,就赶过来了。我认识这个人,叫李翰墨,他父亲是某军区的团长,沫沫跟他玩得很好。”田立忠进了屋,四处搜寻,沫沫肯定在这栋房子里。

    何海生看着李翰墨死不瞑目的样子,有些发怵。房间是古色古香的,他身后是个大衣柜,正对着梳妆台上的镜子。

    何海生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觉得自己的容貌似乎发生了扭曲,背后突然传来急促的呼吸声。

    何海生办案这么多年,什么案子被见过,现在竟然觉得毛骨悚然。镜子里映出没有完全合拢的大衣柜,何海生几乎不受控制地凑上前去,然后瞪大了眼睛,他在衣柜里看到了一双眼睛,一双幽怨的眼睛。

    何海生下意识地回头,田立忠也听到喘息声,毫不犹豫地打开衣柜,里面除了些陈旧的衣服什么都没有。

    “老田,我要是说我刚刚看到里面有双眼睛你信不信?”何海生牙齿有些打颤。

    “老大你别吓我们啊,这哪有什么眼睛?”两个年轻的警察缩了缩肩膀,其中一个说。

    “你们刚才听到喘息声没有?”田立忠也觉得奇怪。

    “听,听到了。”年轻一点的宁明俊颤着声音说。

    咚,咚,咚,衣柜里突然传来三声像是敲门一样的声音,宁明俊和另外一名警察吓得后退了一步。

    何海生凑到前面去看,脑袋几乎埋到了衣柜里,突然惊悚地把头缩了回来,脸色苍白。

    他又看到了那双眼睛,幽怨的,怨毒的眼睛,亮得可怕,好像暗夜里独自亮起来的火把。

    “眼睛,眼睛!”何海生大口喘着气,脑袋刚才撞了一下衣柜顶也顾不上。

    “老大,什么眼睛啊?”宁明俊疑惑地上前,何海生竟然拉住了他。

    “也许是沫沫。”田立忠突然把衣柜里的衣服全部扒拉出来,发现里面竟然有一个暗格。

    “老田,沫沫不可能那样看着我。她发现我们来了为什么不出来啊?”何海生竟然有些害怕田立忠把那双眼睛抓出来。

    田立忠顾不得那么多,女儿肯定在这里,他必须找到她。

    田立忠霍地打开暗格,一个穿着白色孝衣的人蹲在小小的暗格里,何海生又看到了那双令他背后发凉的眼睛。

    “沫沫?”田立忠认出女儿,把她拉了出来。

    外面的两个小警察松了一口气,原来是田警官的女儿。

    “沫沫,你怎么穿成这样?”田立忠脱掉女儿身上的孝衣,那衣服像是放了很多年,有股霉臭的味道。

    “沫沫好像不大对劲啊。”何海生上前,田沫沫的眼神不再像刚才那样逼人,却有些涣散。

    “沫沫,你怎么了?告诉爸爸,发生了什么?”田立忠也发现女儿的诡异,拍了拍她的脸。

    田沫沫终于把脸转向她爸,幽幽地说:“围墙有鬼,谁都逃不掉。”

    何海生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正是洋楼的围墙。闪电照着树叶映在墙上,看着是有些恐怖。

    田沫沫目光从围墙上收回,落在死去的李翰墨身上。突然她抱着头,尖叫着:“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一路朝阳台上冲去,田立忠记得阳台栏杆正对着门的地方断了,连忙出去拉着一脚已经踏空的田沫沫,将她甩回走廊上。也许是田立忠太过着急,力度使得有点大,田沫沫头撞在了墙壁上,晕倒了。

    “老田,你先带沫沫回去吧。我们在这守着,一会法医什么的就来了。”何海生虽然觉得这洋楼有些邪乎,可本职工作还是得做。

    田立忠背着田沫沫往车子方向走,却总觉得背后有双眼睛在看着他。脚步不由得加快了,田立忠将女儿放在车上松了一口气。

    但是突然又觉得哪里不对,女儿晕坐在副驾驶上,突然变成了刚才他撞倒的人。

    田立忠使劲闭了一下眼,再睁开,确实是自己的女儿。但是下一刻他却慌了,那个人呢?那个被他撞倒的人呢?

    刚才太着急,没来得及送他去医院,头都撞破挡风玻璃了应该伤得很重。

    好不好是他醒过来后自己去医院了?田立忠摇摇头,发动引擎,车子划出几步又吱嘎一声停了下来。

    田立忠坐在驾驶座上,愣愣地看着完好无损的挡风玻璃。刚才那个人明明把挡风玻璃撞碎了,还把头伸进来跟他说了一句话,怎么会这样?

    田立忠第一反应是有人恶作剧把玻璃换了,可看到挡风玻璃左下角的油渍时,额头开始冒汗。那是他早上吃生煎包的时候,不小心溅到上面的,因为工作太忙都没来得及擦掉。

    田立忠又摸了摸女儿坐的座位,上面很干燥一点血迹都没有,刚才那个人分明流了很多血。

    田立忠觉得玻璃上好像有什么,凑近了去看,想起刚才那个人突然把头伸进来跟他说什么围墙有鬼,又忽地缩了回来。他看清了,玻璃上是一个手掌,一个小孩的手掌印。

    田立忠疲惫而有些恐惧地发动车子,不管怎么样得先送女儿去医院。虽然田沫沫额头在流血,但是田立忠还是开得很慢,这一晚发生了太多离奇的事情,他必须谨慎一点。

    医生检查说只是轻微脑震荡,田立忠松了一口气,叫来田沫沫的姑姑帮忙照顾田沫沫,自己还得去事发现场看看。

    田立忠开着昨晚那辆诡异的车再次来到了烈士墓园下,折腾了一晚,现在雨停了,天也慢慢亮了。

    田立忠这次没有急,而是一边走一边观察着这栋洋楼。

    外面的围墙有些破旧了,田立忠望向二楼的方向,那里人影攒动,警官在办案。田立忠顺着昨天田沫沫指的方位,对到围墙上,发现上面印着一个血手印。

    田立忠几乎立刻就想到了自己车上那个连雨水都没有冲刷掉的手印,不过这个手印是大人的。指节修长,手掌挺宽。

    田立忠鬼使神差地把自己的手拿上去印了一下,幸好合不上。只是这血印子颜色鲜亮,却不像是刚印上去的,倒让人觉得这围墙开始修的时候就有了。

    田立忠皱着眉继续往里走,在大门口发现一块石头,石头上沾满了红漆。他想到沫沫的手上似乎也有这种红漆,难道昨天晚上这楼里不止他们两个人?

    “田警官你来啦。”宁明俊刚好下楼,碰上田立忠。

    “老何还在吗?”田立忠觉得他必须跟何海生求证一下,自己昨晚到底有没有撞到那个人。

    “还在上面呢,我去旁边学校给他们买点早饭,给您也带一份吧?”宁明俊笑着说,田立忠点了点头。

    “老何!”上了楼,田立忠一边喊一边查看那断掉的栏杆,印子是新鲜的,应该是昨晚断的。栏杆断了却没有人掉下去,只有沫沫有这样的身手。

    “老田,好不容易休假你过来干什么?不在医院照顾沫沫吗?”何海生知道田立忠早年丧妻,一直没再娶,对这唯一的女儿十分宠爱。

    “我来看看,毕竟跟沫沫有关。有什么线索没?”

    “除了这个断掉的栏杆,什么都没发现。但是经过雨水的冲刷这个栏杆上的指纹都没了。”何海生叹了口气。

    “看栏杆折损处,照这力度,应该有人摔下去才对。李翰墨不可能,那就是沫沫。肯定是沫沫撞断的,又在紧急时刻抓住没断的栏杆爬了上来。”田立忠肯定地说。

    “从脚印上看,也的确是沫沫。你的意思是沫沫昨晚跟李翰墨发生了争执?不对,我们看了现场的脚印,沫沫好像在窗口站了很久,然后她的脚印只出现在阳台和通往衣柜这一条上。而李翰墨的脚印遍布整个屋子,而且梳妆台上的梳子上还有他的指纹。”何海生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李翰墨对镜梳妆的模样,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