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情窦初开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44本章字数:2857字

    “你怎么了?”吴镇峰小声问。

    “没怎么,敲敲看脑袋有没有被吓坏。”田沫沫吐舌头,吴镇峰突然红了脸,拿着拖把一声不吭地往另一边走了。

    田沫沫看着他的背影,突然觉得很温暖。他像爸爸一样在危急的时候保护她,在她需要关怀的时候陪伴她,这样的感觉真好。

    “这是不是你最喜欢看的那本书?”吴镇峰去而复返,手里拿着一本《小王子》。

    “你怎么知道?”田沫沫惊喜地翻开书,她都找了好久一直没找到这本书。

    “我看你借了好多次了,我也挺喜欢看的。”

    “吴镇峰,你是不是暗恋我啊?”田沫沫开玩笑地说,没想到一向内敛的吴镇峰回了一句:“不可以吗?”

    田沫沫心跳加快,脸刷地红到了耳朵根,拿着书慌乱地说:“我先回去了,一会查寝了。”

    “现在才七点多。”吴镇峰抬了一下手表。田沫沫的脸更红了,故意凶巴巴地说:“我就愿意现在回去!”

    吴镇峰无奈地笑道:“我家要拆迁了,很快我就没有地方住了。”

    本来羞愤得要走的田沫沫听他这么伤心地一说,心顿时软了下来:“你住哪里的?拆迁了可以住学校啊。”

    “我住在家里的老房子里,交不起住宿费,我不能住学校。”吴镇峰脸上浮上苦涩的笑。

    “那你怎么办?”田沫沫也不能说我帮你交住宿费,也不说爸爸会不会同意,吴镇峰自尊心那么强的人,肯定不会要。

    “你觉得我应该让他们把房子拆了吗?那是我们家的老房子,好多年了都。”吴镇峰眼中有了湿意。

    “你想做钉子户?”田沫沫拿不定主意。

    “我不想,可是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吴镇峰重重地叹了口气。

    “那就不让他们拆,这些不法奸商就想着自己盈利根本不顾及老百姓的感受。”田沫沫义愤填膺地说。

    “你真的这么觉得?”吴镇峰眼睛一亮,好像终于找到了支持自己的人。

    “但是你也不能硬拼,扛不过就搬吧,免得人受伤了。”田沫沫语气软下来说。

    “你们也在这里看书?”张玉坤突然发现了他们,手里拿着一本书走过来问。

    “我们在勤工俭学,张老师我还有事先回寝室了,老师再见。”年少时最怕被老师撞见跟异性同学在一起,田沫沫也不例外落荒而逃。

    “你喜欢她?”张玉坤指着田沫沫小白兔似的背影问吴镇峰。

    吴镇峰脸突然红得像是要滴出血道:“没有,我们就是普通的同学。”

    “老师并不反对你们谈恋爱,只要不影响学习,这种单纯的爱情是很让人羡慕的。”张玉坤像一名长者抚摸着吴镇峰的头说。

    “张老师以前也喜欢过吗?您的高中同学。”吴镇峰小心翼翼地问。

    “高中是我最痛苦的时候,我的父亲死了,尸体下落不明,母亲抛弃我改嫁。我根本没有心情去谈情说爱。”张玉坤满脸苦涩,回忆起来还是觉得十分痛苦。

    “老师想过解脱吗?”吴镇峰突然问。

    “怎么解脱?”张玉坤好奇。

    “脱离这苦海。”吴镇峰直视张玉坤眼里有与这个年纪不相符的成熟。

    “老田,我们找到新的证据,证明那天张玉坤进过那栋洋楼。”何海生打开一个影像资料,画面很模糊,可还是依稀看得出是张玉坤。

    他在洋楼外徘徊了很久,最后推开门进去,然后十分惊慌地冲了出来。

    “这是学校里天文小组的人拍摄下来的。”何海生解释。

    “为什么没有拍摄到沫沫他们进去的情景?”田立忠问,转头看见吴镇峰这孩子紧张地坐在凳子上。

    “你来做什么?”田立忠对这孩子印象不错,老实诚恳。

    “他就是他们学校天文小组的,今天我们去学校了解情况,就发现了这个视频。”何海生替吴镇峰解释。

    “都两个多月了,怎么现在才发现?”田立忠一边重复看影像一边问。

    “因为那天是星期五,本来我们小组要观察闪电,可是大家都想早点回家,就干脆把机器架在那里对着最高的地方让它自己录。后来过了一个周末,李翰墨出事了,我们都把这件事情忘记了。星期一收机子的是一个新来的,不知道我们星期五拍了这个,就直接把机子收起来了。”吴镇峰仔细地解释道。

    “合着你们把这机子架在那录了两天?”何海生哭笑不得,一拉视频果然有好几十个小时。

    “我们也不是故意的。”吴镇峰不好意思地挠头。

    “这是兴趣小组,你们不感兴趣干嘛还参加啊?”田立忠也觉得哭笑不得,不过这个证据却是非常重要。

    “因为最近没有什么大的天文现象,每天观察星星月亮,打雷闪电,同学们都没什么激情了。”吴镇峰老实地回答。

    “那你是怎么发现这个视频的?”田立忠问。

    “你们不知道吗?明天有日全食,我打算先把机子拿出来检查一下,结果就发现这个视频了。”吴镇峰说起日全食很兴奋。

    “谢谢你为我们提供了这么重要的证据。”田立忠郑重地跟吴镇峰握手。

    吴镇峰紧张而不好意思地低头弯腰。

    “去抓张玉坤吗?”何海生抬头问田立忠。

    田立忠对着电脑看了很久,总觉得哪里不对。张玉坤不像是有意图地走进洋楼,倒像是一个被牵着线的木偶,从洋楼出来后一路狂奔径直撞在了田立忠的车上。

    田立忠不由得想起他那时可怖的表情,和那句阴测测的话。一个凶手,应该不会这样暴露自己。

    “先跟着他看看。”田立忠猛吸了一口烟,烟雾缭绕中那栋洋楼浮现在眼前。

    “吴镇峰,你给我的这本心经很好,看完后我也觉得心里平和多了。想不到你这么年轻,就喜欢研究佛法。”张玉坤将批改好的作业本递给吴镇峰。

    吴镇峰傻笑着说:“这是我奶奶留下来的,我也是没事拿出来翻翻。”

    张玉坤点头,手指在心经上点了点。

    “张老师,有你的快递。”隔壁班的王老师递给张玉坤一个文件夹样子的包裹。

    张玉坤疑惑地拆开,他一向不在网上买东西的呀。

    当他拆开包裹后却整个人都呆住了,眼泪打在黑白的纸张上,上面附带着一些残忍的图片。

    “张老师,你怎么了?”王老师跟张老师一届进来的,两人都单身,王老师对张玉坤的想法,整个办公室的人都知道。

    “没事,我下午那两节课你帮我顶一下吧,回头我帮你上回来。”张玉坤拿上东西,魂不守舍地出了学校。

    “跟上。”等在外面的田立忠立马让宁明俊跟上去。

    不过张玉坤是走路的,车子不好跟,田立忠只好步行跟着。张玉坤好像遇到了什么很苦恼的事情,脚步有些虚浮,往上走了一段又退了回来,蹲在原地哭了一会,又下了决心似的往前走了一段。

    最后停在了那栋闹鬼的洋楼外面,他没有去大门边,而是摸着围墙到了另外一侧,趴在上面闷声痛苦。

    “难道他现在才知道他父亲是死在这里的?”宁明俊不解地问。

    田立忠没有回答,如果他现在才知道就说明杀李翰墨的凶手不是他,那到底是谁?

    张玉坤在墙壁上哭了一会,然后发了一会呆,急匆匆地往山下走。

    田立忠不能跟得太紧,突然一个电话进来了,是吴镇峰焦急的声音:“叔叔,田沫沫同学不见了。”

    田立忠下意识地看向身后的洋楼对宁明俊说:“你跟着他。”然后返身到了洋楼门前。

    正在他打算翻墙进去的时候,又一个电话进来:“爸,是我。我刚才肚子不舒服在厕所多待了一会,吴镇峰他脑子有病,干嘛给你打电话啊。自己还不见人影呢。”

    田沫沫抱怨着,田立忠松了口气说:“是我让他看着你一点,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的。我这边还有事情要忙,你在学校乖乖上课。”

    田立忠挂了电话,瞟了一眼洋楼,却看见二楼似乎有个人影,仔细一看又没了。

    田立忠疑惑,刚伸手去拽铁门上的锁,宁明俊突然出现说:“田警官对不起,我跟丢了。”

    “在哪跟丢的?”田立忠又看了一眼二楼,除了破了的窗户,什么都没有,或许是自己眼花了。

    “就在拐弯的那个地方,突然一下就不见了。”宁明俊也觉得邪乎,刚才还在眼前的人,一转眼就不见了,是会遁地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