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李国强之死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45本章字数:2939字

    “你在哪?”田立忠忐忑地问。

    “在太平间,各种迹象来看,他是自己爬出去的。”何海生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房间里,冷气太重有些受不住。

    “我马上回来。”田立忠挂了电话,抬头又看见那栋洋楼,洋楼上有一个顶,那顶上似乎挂着什么东西。

    田立忠来不及细看,匆匆往何海生那赶。这段时间接二连三地出命案,一个都没破,着实让人伤脑筋。

    还有沫沫,她姑姑那边学校没联系好,他总是不放心。

    “老田,你总算来了。”何海生引着田立忠进了尸体存放间,冰柜还是开着的。里面的冰渣被推到了前面,看上去是屈膝带过来的。

    “监控呢?”田立忠立刻想到他要是出去的话,肯定会被监控录下来。

    “这监控看得让人瘆的慌。”何海生带着田立忠来到监控室,点开昨晚的监控。

    张玉坤确实是从冰柜里自己爬出来的,爬出来后还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对着摄像头阴测测地做了一个口型。

    田立忠反复看了好几遍才看出来那几个字:欢迎上榜。要不是之前看过李翰墨他们手机里的短信,他也猜不到这几个口型是什么意思。

    “后面还有更离谱的。”何海生颤抖着手点了播放,监控里的张玉坤走出房间,好似一具行尸走肉,却能准确找到出口。

    只是走到拐角的时候,张玉坤突然回过头,对着摄像头诡异地笑了一下。田立忠立刻想到了那晚他撞到他的时候,他突然把头伸进车子里阴森地说话的样子。

    田立忠情不自禁地往后坐了一点,仿佛想离那个人远一点。接着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一幕出现了。

    张玉坤突然用头猛烈地撞击墙壁,直到血肉模糊才满意地对着摄像头笑了一下。

    紧接着画面抖动了一下,张玉坤就这样凭空消失了,而刚才他撞过的墙壁,一点血迹都没有。

    再看右下方的时间,刚好十二点整。

    “他不会真的是鬼吧?”宁明俊吞了口唾沫问。

    “天底下要真有鬼还要我们警察做什么?”田立忠故作镇定地说。

    “可是各个出口的监控都没有再出现过张玉坤,他就这样不见了。况且当初法医鉴定过的,他已经死了。就算没死,在冰柜里躺一天一夜也被冻死了。”何海生心有余悸地说。

    “你有没有发现张玉坤躺的那一格,冰特别薄,特别少?”田立忠始终不愿意相信什么鬼神。

    “你是说有人做过手脚?”何海生回忆了一下,好像是这样。

    “不排除这种可能。”田立忠皱眉,把录像又从头看了一遍。

    “这个张玉坤会不会就是杀害李翰墨和他妈的凶手?不然他怎么知道那句话。而且看他的样子,分明是在跟我们警方挑衅。”何海生没有再看录像,坐在椅子上点了根烟。

    “老大,咱们这次是要跟鬼斗吗?”宁明俊喝了一口水,张玉坤阴森的笑老是在脑海里回放。

    “不,我们要揪出鬼。”田立忠定定地看着屏幕说。

    “你知道怎么做了?”何海生坐起来,刚好看见张玉坤拿头撞墙那一幕,暗骂了一声又半躺了下去。

    “现在还不知道。”田立忠头也不回地再次回放录像。

    “你他妈别看了,看得人心里发慌。老子办案这么久还没遇到过这种鬼事儿!”何海生灭了烟,骂骂咧咧地站起来关了田立忠面前的电脑。

    田立忠也不反抗,皱着眉沉思。这情形似乎有些似曾相识。

    “老何,你还记得那次我去接沫沫的时候撞到了一个人吧?那个人正是张玉坤,那次他也是凭空消失了。我算了一下,从市区到那里至少要半个小时。那天晚上下暴雨,肯定还不止花半个小时。而我在山上待的时间明显没有半个小时,他是怎么离开的?”田立忠突然想到这件事情。

    “而且你的挡风玻璃还莫名其妙地好了。”何海生又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真的有鬼。”宁明俊拍拍胸脯说。

    “这样看来,张玉坤的嫌疑很大。他故意撞上我的车,想让我遇见你,跟你一起上山。然后发现李翰墨的死,还有沫沫。难道他是想救沫沫?”田立忠又糊涂了。

    “不管怎么样,他有杀人动机,为什么其他人没有死,只有李家的人死了?而且两次死亡都跟他有关系。我看八成是他做的,只不过看在沫沫是他学生所以网开一面罢了。”何海生下了定论,田立忠也无从反驳。

    “按理说害死他父亲的是李国强,为什么他杀了李翰墨和李太太,却留着李国强?而且他为什么要留下线索让我们知道事情是他做的?”宁明俊提出了疑问。

    “李翰墨死的时候他出现在现场过,也被录了下来,说明他提供的不在场证据是假的。李太太死的时候,又出现了他写的情书,事情的确很蹊跷。”田立忠表示赞同。

    “有什么蹊跷的,你看他昨晚的那个表情,摆明了是在告诉我们老子不怕你。这种变态杀手遇得还少吗?”何海生不以为然地说。

    “糟了,李国强!”田立忠突然想起来,拿电话打李国强的手机,里面却传来一句阴森的话:“欢迎上榜。”

    “快去那小洋楼,李国强八成已经死了!”田立忠拿了衣服急匆匆地往外走。

    宁明俊嘟囔着:“我就知道不会放过他。”

    “见鬼,都来过几次这鬼地方了!”何海生一边咒骂一边下车。

    “老大,你别这么说啊,怪吓人的。”宁明俊打了个寒战。

    几个人来到洋楼外面天已经快黑了,田立忠拿着手电筒,终于看清了今天早上没看清的东西。那洋楼顶上多出来的东西,是一个人,那个人十有八九是李国强。

    田立忠打开铁门,匆匆往里走。那面围墙上又多了一个大手印,三个手印看上去很和谐,像一个幸福的家庭。

    爬上楼顶的时候,李国强的尸体让众人忍不住呕吐。明明才放了一天,这尸体却像是在这挂了一个月,皮面已经腐烂,裸露在外面的地方还能看见蛆在涌动,而且居然还有些鸟去啄食他的肉。

    田立忠命两个人把李国强的尸体放下来,毕竟是多年的好友,他心里还是有点堵。

    “尸体烂成这样,怎么找得到死因啊?”宁明俊捂着嘴看了一眼,又迅速转过了头。

    “你都能找出来还要法医干什么?”何海生看了田立忠一眼,知道他心里不好受,拍了拍他的肩膀算是安慰。

    “还有一个手机。”何海生带着手套从那腐烂的尸体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手机,手指触碰到下面的肉,软软的像稀泥。

    田立忠接过来,毫无意外地发现里面有一条短信:欢迎上榜。不过这个号码跟李翰墨死时收到的短信号码是一样的,却跟李太太死时收到的短信号码不一样。难道这不是一个人干的?

    “有一段录音。”田立忠点击播放键,里面传来李国强镇定的声音:“老田,别去查了,我儿子和我老婆都是我杀的。我老婆跟那个张玉坤早就有一腿,前段时间我才发现李翰墨根本不是我的儿子。

    我气得不行,想我李国强一辈子为人民服务,到头来却落得这样的下场。我给李翰墨发了短信让他去鬼屋,没想到他把沫沫也带了过来。

    沫沫是个好孩子,于是我等李翰墨进去后就把大门锁了。后来想想沫沫是个胆大的孩子,肯定会想办法进去。所以就在门口放了一块沾了红漆的石头,我想她看见自己满手是血总会吓得晕过去。

    没想到你这女儿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我在二楼的房间里放了药,让李翰墨产生幻觉,然后他自己吓唬自己就撞在那颗我提前放好的钉子上面了。

    一切都按着我的计划进行,只是吴桂芳她为了和那个小白脸在一起竟然把我十年前的那件事情抖了出来。我被抓了进去,当然不能让她一个人在外面潇洒。于是我四处托关系,把自己弄了出来。吴桂芳其实不是自己上吊的,我给她下了迷药,然后把她挂在吊灯上,把那张人皮粘在她脸上。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她自然会挣扎,挣扎着凳子就倒了,然后她就把自己吊死了。

    我怕你们查到我,于是把张玉坤的情书寄到了家里,想让你们以为是张玉坤杀的她。现在我一无所有了,对这人世再没有什么牵挂。”

    录音戛然而止,所有的事情似乎都像李国强说的那样。可田立忠总觉得哪里不对,张玉坤那晚看自己的眼神,沫沫那晚看自己的眼神,还有他们说的那句想同的话都不像是李国强能做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