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抽丝剥茧的线索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45本章字数:3311字

    田立忠只觉的头昏昏沉沉,他从来不信鬼神的,可是还是有些动摇,因为他现在正拿着那把梳子在梳头,他赶紧把梳子丢在桌上,那把梳子仿佛被人下了咒语一般,安静的躺在那里,可是却感觉随时可以摄制人心。

    “你太累了,回去先歇着,明天再查。”何海生拍了拍田立忠的肩膀。

    田立忠揉了揉眉心,许是真的累了吧,开车去了医院,却发现田沫沫已经离开了,他打了电话,那边许久才接通。

    “喂,沫沫你在哪啊?”田立忠焦急的问。

    “爸爸,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巧巧死了。”田沫沫嘶哑的声音传来,田立忠能听到那边很嘈杂,还有田沫沫的哭声,他心里一紧。

    “沫沫,你现在在哪?我现在去接你,你别乱动”田立忠感觉喉咙发痒,却也顾不得。

    挂了电话,田立忠开车准去学校接田沫沫。学校因为洋楼的多起命案,闹得人心惶惶,沫沫一定不安全,更何况沫沫已经知道巧巧死了一定很难过。

    到了学校的时候,人都已经散了,因为何海生已经跟媒体接触过,洋楼的事是人为的,而凶手已经落网了,学校稳定了很多,只是还有几个咋刺的学生在闹事。

    起初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张立坤,可是如今的张立坤已经傻了,被收进监狱。

    而林巧巧在张立坤入狱后,才死的,凶手不可能是杨玉坤的,难道还有另一个人,而或是,凶手真的是一只鬼。

    这时候电话响起了,田立忠接下,一听是何海生的声音,就皱起眉头。

    “老何,媒体的事,你为什么要那么说?”田立忠语气不善。

    “不这么说,学校的学生哪能安心上课,我不想因为我们没有找到凶手而连累那些学生。”何海生的话语很轻。

    田立忠叹了口气,是啊,不这么说的话,恐怕整个东城二中都开不下去了。

    “老田,我要告诉你个消息,你听后别冲动。”何海生话语很轻,可是却让田立忠心里一跳。

    “我在那个砸落的木桩上发现了血迹,你的血是新鲜的,而那干了血迹好像是三个小时前,也就是林巧巧死的时候,那血和你血很吻合,所以很有可能是沫沫的。”何海生很平静的说。

    “而且和林巧巧衣服上的血是一样的。”

    “这不可能。”田立忠想要忍住自己的情绪,可还是失败了,他大叫了一声,猛的用手砸了下方向盘,然后挂掉手机,开车去学校。

    可是田立忠自己清楚的知道,三个小时前沫沫确实出现在洋楼附近,可是他绝不会相信,一定是凑巧。

    田沫沫对于中间的一段时间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只当是自己昏睡了过去。

    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多了,大门口的守卫闪着灯,见到是田立忠,微笑着打了声招呼,田沫沫一直在宿舍楼下哭,眼睛都红了,吴镇峰就守在一旁,一脸的无助,看到田立忠,急忙擦了把眼泪。

    “叔叔,沫沫她一直哭,我真是没用。”吴镇峰哑着嗓子说。

    “沫沫,好了,别哭了,爸爸在这。”田立忠心疼的搂住了自家的女儿,田沫沫好像真的安静不哭了,只是扬起了脸。

    “爸爸,我看到巧巧进了洋楼,她死了,是鬼,一定是。”田沫沫眼神有些涣散,说出来的话却很平静。

    田立忠心里压抑的厉害。

    “沫沫,这世界上没有鬼。”田立忠说着,却感觉自己说出的话连他自己都有些怀疑。

    入警的第一天,田立忠的长官就警醒了所有的探员,第一诫便是要相信,这个世上,没有鬼!

    “叔叔,沫沫刚才一直哭着说围栏有鬼。”吴镇峰有些怕的说道。

    “沫沫你告诉爸爸,你为什么要去洋楼的顶楼呢?”田立忠不悦的皱着眉头,轻声说着,怕沫沫会再次受不住刺激。

    “我,想不起来了。”田沫沫突然抱着头,一脸的痛苦,田立忠心疼的抱起她,出了校门,把她放在副驾驶座上。

    “想不起来就别想了。”田立忠吐了口气。看向了车窗外的吴镇峰,他正一脸着急的看着田沫沫,他心里有些愧疚,这孩子这么晚了还守在自己女儿的身边,自己却忽视了他。

    “你家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吧?”田立忠说。

    “不了,叔叔,我自己回去就好,你带沫沫回去吧,她哭了一晚上了,需要好好休息。”吴镇峰忐忑的说道。

    “那好,你注意安全,现在凶手还在逍遥法外。”田立忠也担心沫沫,也不想强硬的拉上吴镇峰。

    “叔叔也是,要注意安全啊,我听人说洋楼那边半夜总是有人痛哭,偶尔还会有幽怨的人站在洋楼向外看,不过那些应该学校为了吓唬学生,不让学生外出而编造的鬼话连篇,我不怕。”吴镇峰内敛的笑,然后有礼貌的摆手。

    “叔叔再见。”

    田立忠扯开嘴角笑了一下,忽然在吴镇峰的身后不远处出现了一双眼睛,和洋楼里铜镜的眼睛一样,在黑夜里发着光,及其的渗人。

    他吓了一跳,眨了下眼睛,再睁开却什么也没有了,只有漆黑黑的一片,许是真是太累了,眼花了,他系好安全带发动车子走了。

    吴镇峰也转身,只是若田立忠看到了,一定会拉回他,因为他去的地方就是洋楼的方向。

    这一夜睡的很不踏实,总能梦到稀奇古怪的事情,凌晨五点钟的时候,何海生就来找他了,两人坐在房间里抽着烟,烟雾缭绕,各自都是一脸的忧郁。

    田立忠突然想到昨天见到的张永辉,那人为什么会在洋楼呢?

    “对了那个张永辉是怎么回事?”

    “张永辉企业老板,想要买下洋楼开发。”何海生吐了一口烟磕上了眼睛,又突然睁开。

    “张永辉是个老板,为什么要买下洋楼,那里又不是繁华的地段,买来也不能做什么生意啊?”田立忠恨不能理解,更何况,洋楼多次发生命案,这时候张永辉要开发?

    “张永辉自己说是来开发的成鬼楼,供拍摄和旅游。那个林巧巧的父亲曾经和张永辉有过来往。”何海生突然想到就说了出来。

    “他们什么关系?”田立忠眼睛一亮,好像抓住了什么重要的线索。

    “是下属,之前林巧巧的父亲林大志是张永辉的下属,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前段时间他突然辞职了。”何海生皱眉说。

    “查清楚是因为什么事,张永辉有嫌疑。”田立忠心里松了口气,因为林巧巧的死他的女儿田沫沫在场,他心里总有些不安,现在又有了新的线索,他一定要抓住。

    “我现在就去田沫沫的家里。”何海生起身超屋外走。

    “我跟你一起去。”田立忠也站起身子,却被何海生拦下了。

    “你在家陪着沫沫吧。”何海生笑道,却很认真。

    田立忠叹了口气,转身进了屋,田沫沫还在睡觉,只是她在睡梦中还喊着吴镇峰的名字,看来这丫头真的很喜欢吴镇峰啊,田立忠无奈的摇了摇头。

    走出门就给吴镇峰打了电话,电话响了一声那边就接住了,看来是醒的很早。

    “叔叔。”吴镇峰涩涩的开口。

    “镇峰,我想让你来陪着沫沫。你有时间吗?”田立忠开口道,因为今天是礼拜天,学校不上课,他还要去办案,吴镇峰这孩子一直都不错。

    “好啊,叔叔,我马上过去。”吴镇峰的语气带着兴奋,田立忠只是摇着头挂了电话,看来吴镇峰对自己的女儿是真的喜欢,这样也好,他没有多少时间陪着沫沫,就让吴镇峰代替他吧。

    半个小时候,吴镇峰就来了,脸上微红,带着瑟瑟的笑容。

    田沫沫也醒了,吴镇峰去了厨房给他们做早餐,他已经很久没有给沫沫做过早餐了。

    “镇峰,你怎么来这么早啊?”田沫沫打着哈欠,眼睛黯淡着,看着气色不是很好,吴镇峰皱了下眉头。

    “沫沫,你是不是昨晚没有睡好啊?”吴镇峰替田沫沫揉了揉黑眼圈,有些心疼的说道。

    “是啊,做噩梦。”田沫沫撅这嘴巴,样子很可爱,让吴镇峰心里痒痒,凑近她的脸亲了她一下。

    田沫沫的脸立刻红了,转过头不看吴镇峰。

    屋内突然响起了清幽的曲子,田沫沫和厨房里的田立忠都被吸引了,看着吴镇峰用口哨吹着曲子。

    这曲子很悠扬,却让人很舒心,田沫沫眯了眯眼睛,靠在了沙发上,有些懒散。

    田立忠笑了一下,继续做鸡蛋饼。

    刚做好的时候,就接到了何海生的电话。

    “老田,林大志说曾经和张永辉是下属关系,辞职是因为薪水太低。”何海生说。

    “那张永辉怎么说。”田立忠有些着急,这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不能这么断了。

    “一样的说法,不过,林大志现在的工作比之前的工资少了好几倍。”何海生声音再次的幽幽传来。

    “林大志在说谎?可是为什么?”田立忠摸不着思绪,要说林大志和张永辉有仇,可是为什么要这么说?要是没仇,为什么要说谎。

    “你女儿想起来什么没有?”何海生轻声问。

    空气有些压抑,田立忠叹了口气。

    “我和你一样,相信跟沫沫无关。”何海生和沫沫没相处过几次,但是他很喜欢沫沫,那个爱笑的女孩。

    田立忠挂了电话,看着沫沫吃着早餐。沫沫,你为什么会去洋楼的顶楼?他在心里喃喃道可是他不敢问,他不想沫沫受到伤害。

    “叔叔,张老师怎么样了?”吴镇峰在一旁怯怯的问道,生怕会惹祸。

    “收监了。”田立忠皱眉道,现在的张立坤在监狱里,神志不清,他突然想到那天张立坤爬出停尸房,他突然觉得心口被人勒住了一般,这幕后的黑手到底是谁呢?是不是和张永辉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