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不要照镜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0:45本章字数:2570字

    “沫沫,你在哪?”田立忠问道,已经跑出了屋子,

    “我在洋楼楼顶啊。”沫沫的语气突然变得很怪异,说不出的诡异。她为什么会在杨楼顶呢?

    田立忠的脸色便的铁青,折回屋子拿走了车钥匙,何海生一猜想就是田沫沫出事了,便跟在了田立忠的身后。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田立忠的车开的很快,那么诡异的洋楼,沫沫为什么要去哪里,还有沫沫说的那和黑影到底是谁?

    他都来不及想,他现在只想接沫沫回家。

    到了洋楼的时候,洋楼很静,四周只有风吹着树叶的沙沙声,跑进了洋楼,突然路过二楼的时候看到一个黑影一闪而过,他顿了一下赶紧跑上了顶楼,顶楼什么也人也没有,他想起了那个黑影,心里很慌,急忙下了楼跑进了屋内。

    里面很黑,那面铜镜发着淡淡的光,成了这个房间里唯一能看清的东西了。

    “沫沫,你在哪里?”田立忠的声音有点颤抖,可是四周很静,没有任何的动静,田立忠慌了,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人他急忙转身看到了打着打火机的何海生,吐了口气,打火机闪着光,照在何海生的脸上,他的脸上有些不自然,突然柜子开了,沫沫走了出来。

    “爸爸,何叔叔你们怎么在这啊?”田沫沫的声音很轻快,好像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

    “沫沫你吓死我了。”田立忠低喃一声搂住了沫沫的身子,好像一松手就会不见了一样。

    “爸爸,你们身后有个人。”田沫沫的声音突然变了曲调,在黑夜里显得那么的诡异。

    何海生急忙转身却发现什么也没有。

    “我给你们开玩笑的。”沫沫突然笑了,可是在田立忠和何海生看来,沫沫根本不太正常。

    “沫沫,你怎么了?”田立忠摇着田沫沫的身子问。

    “没什么啊,我想起来了,那天我和巧巧一起来洋楼,她跌倒了,一个影子跑上了顶楼,我就跟着去了。”田沫沫有些颤抖的说道。

    “那影子你有没有看到是谁?”何海生突然凑上前来问,田立忠皱了下眉头看了一眼何海生却发现何海生的身后出现了一双眼睛,突然四周亮了,是手电筒的光。

    房间出现了嬉笑声,一群穿着校服的同学围了上来。

    “叔叔。”一个女生上前乖巧的喊出声。

    “你们怎么在这?”田立忠有些吃惊,这里有十几个学生,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爸爸,我们来探险的啊。”沫沫调皮的眨了下眼睛,田立忠和何海生松了口气,但是又有些担心。

    “这里不能乱逛,快回家把。”何海生语气带着责怪的意思,一群同学都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然后一个个的转身下了楼,只是突然其中一个同学回头看了一眼,而这一眼把田立忠下了一跳,那个回头的女生,长得和林巧巧一模一样。

    他一惊,飞快的下了楼拉住了那个女同学,那个女生一头乌发,用奇怪的表情看着田立忠,田立忠吐了口气,原来看花了眼。

    开车走在路上,后座的田沫沫在闭眼休息。

    “沫沫,你还想起来什么了?”田立忠小声问道。

    “没有了。”田沫沫慵懒的吐出几个字。

    “老田,送我回警局。”何海生看了一眼沫沫扭头看向了田立忠。

    车转了个弯,慢慢的行驶在马路上。

    李莫的案子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始终没有什么进展,张永辉那边也没有了什么动静,张玉坤还是呆呆傻傻的,田沫沫还是没有想起什么。

    田沫沫刚走进教室就被刚追来的吴镇峰喊住了。

    “沫沫,早啊。”吴镇峰笑起来很好看,田沫沫笑着拍了他一下。

    “最近心情不错啊?”田沫沫笑道,看着吴镇峰开心,她也开心。

    “因为你每天在我身边啊。”吴镇峰红着脸说道,拉起了田沫沫的手,突然被一旁的学生撞开了。

    那个学生是他们班的,叫李谦,他摔倒在地上,站起来捂着腿一脸不好意思的看着田沫沫。

    “对不起啊。”李谦道歉说道。

    “没关系。”田沫沫笑着说,拉起了吴镇峰的手,立即惹来周围人的唏嘘,她不好意思的埋下了头。

    突然周围的人讲起了鬼屋。

    “今天晚上去探险吧。”讲话的是个女生,扎着马尾一脸的兴奋。

    周围的人都说好,当然还有李谦,个个都很兴奋,只有田沫沫和吴镇峰皱起了眉头。

    “还是不要去了。”田沫沫劝道。

    “你这种胆小鬼,自己害怕就呆在家里睡觉。”那女生一脸的嘲笑趣味。

    “去就去,今天晚上校门口集合。“田沫沫的脸色变了变,一脸的不服气,说完拉着吴镇峰就走了。

    “沫沫,还是不要去了。”吴镇峰脸上忐忑不安。

    “我都答应了,去吧,反正这么多人呢?”田沫沫拉着吴镇峰的手撒娇道。

    吴镇峰无奈,只好揉了揉田沫沫的脑袋,把她拉进自己的怀中。

    夜晚的时候,吴镇峰拉着田沫沫出了校门,门口已经等着几个人了,加上他们总共有七个人,人到齐了,李谦转身率先走在了前头,鬼楼好像在黑夜里发着光,吸引着人过去,探索里面的奥秘,可是也想一个侩子手,不知道何时就会出现传说中的鬼。

    几个男生走在前面,到了洋楼,李谦推开了铁门,先走了进去,众人也跟这他们走,田沫沫的手心有些冒汗,被吴镇峰紧紧的握着。

    走在拐弯的时候李谦突然不见了,有人打开了手电筒,一楼空荡荡什么也没有,他们上了二楼,男生走在前头。

    突然夏兰大叫的一声,有人开始慌乱了。

    “我开玩笑的。”夏兰又吐了口气,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李谦不知道去哪了,人群里开始有人抱怨。

    “这小子上哪去了?真是,一点组织性都没有。”张生开口,回荡在楼道里,显得很突兀。

    田沫沫咽了口吐沫,扭头朝楼下看了一眼,却看到一个人影闪过,难道是李谦。

    “李谦在这。”突然人群中有人喊出声,田沫沫扭头看见二楼的屋子里李谦正坐在那里。吴镇峰感觉李谦很不对劲,拉住沫沫不让她过去。

    其中一个男生走上前推了他一把,李谦慢慢的转过头来,目光极其的幽怨,看着众人,但又不像看着众人,而是众人身后的围栏。

    “你小子怎么了?”张生感觉李谦不正常朝后退了几步。

    “围栏有鬼,我就是那个鬼。”李谦幽幽吐出这句话,吓了众人一跳。

    “别逗了。”其中一个女生笑出声。

    李谦突然看向了她,眼中有些幽怨,突然快速的钻进了柜子里,有个男生小心翼翼的打开柜子,里面什么也没有,都倒吸了口凉气,朝后退了几步。

    田沫沫好像想起点什么,头疼的厉害,吴镇峰替她揉了揉额头。

    “李谦你给我出来,别装神弄鬼了。”张生大喊一声,房间里除了心跳声,什么也没有。

    有些女生开始有些害怕了。

    “我们不会要死在这把?”夏兰颤抖着声音说。

    “瞎说什么,这个世界上没有鬼。”吴镇峰突然开口,拉住了田沫沫准备下楼,突然楼道下出现了一个黑影,众人看得清楚清楚,而与此同时,房间里的传来了诡异的笑声,一个男声。

    楼下有黑影,屋内有笑声,众人进退不得,其中一个女生还哭了。

    “先进屋。”吴镇峰皱眉拉着田沫沫进了屋子,众人也跟在后面。

    屋内的笑声止住了,角落里突然亮了,众人看去,李谦正坐在角落里开着手电筒,拿着把梳子梳头,还不时‘咯咯’的笑两声。